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穿越种田记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7 私房

穿越种田记事 烧柴煮咖啡 2136 2020.08.19 21:46

  关键时刻腿麻了,这是老天要亡我吗?

  李云心一边暗暗吐槽,一边四处撒吗,想因地制宜,抓紧给自己找个理由。

  老实说,这个动作难度不小。

  因为腿上那无处不在的针刺感太过酸爽,她已经趴下了。

  最先发现李云心的,是三伯娘王氏。

  “唉呀妈呀,这不是心姐儿么?你搁这疙瘩干啥玩意呢?”

  王氏眉头皱着,嘴边却泛着笑意,大嗓门儿震天响。

  一时间,原本各怀心事,没注意到李云心的人们,也都纷纷循声望了过来。

  听着熟悉的东北口音,李云心觉得,要不是王氏头上的发髻、和身上的衣裳,明晃晃地提示着,这位是个古人,她简直要以为自己这是又穿越回现代了。

  王氏身材粗壮、肤色黝黑、头发浓密、脸颊长得很是方正,五官也是浓眉大眼那一挂的。属于那种女扮男装,绝对不会随随便便就被人认出来的类型。

  王氏弯下腰,伸出一只大手,平板板地张开五个手指,在李云心眼前晃来晃去:

  “心姐儿,心姐儿?回魂了!”

  李云心忍不住苦笑,心里越发着急忙慌,一时间,也找不出来什么借口。

  干脆把心一横,打定主意不吭声了:

  “算了,还是躺平任捶吧!大不了屁股开花!”

  王氏已经像拎小鸡仔一样,把李云心从地上拎了起来,大手重重地给她拍打身上的土:

  “这家伙,一个小丫头片子,咋还整得跟滚地葫芦似的?你瞅瞅这一身的泥!造的比小子都埋汰!”

  冯氏站在王氏身后,一脸尴尬,嘴里嗫嚅着:

  “她三伯娘,你不用忙,放着我来吧……”

  王氏就跟没听见一样,一直到把李云心浑身上下都拍了个遍,把她拍得筋酥骨软的,才把她放下了:

  “唉呀妈呀,这一身儿,造的这个埋汰!这得亏我力气大!这要不是我,换个人儿都拍不干净!”

  李云心拼了老命把差点夺眶而出的眼泪给憋回去,好不容易挤出来个笑脸儿:

  “三伯娘,我谢谢你啊!”

  王氏乐呵呵地又大力一拍李云心的肩膀,差点把她拍趴下:

  “你这小丫头片子,跟三伯娘瞎客气啥!”

  此时冯氏已经心疼地迎上来,把李云心搂进怀里:

  “心姐儿,这早晚了,你咋还不睡呢?可是要上茅房?”

  李云心正愁没有借口,可巧冯氏就给送到眼前来了,急忙点了点头,红着脸说道:

  “我本来是要上茅房的,走得有点儿急,刚到这里,就绊了一跤……”

  冯氏嗔道:

  “多大的人了,咋还是这么毛毛躁躁的……”

  李榆板着脸,不知在因为什么生气,听了这话,立马怼了冯氏一句:

  “还不是你惯的!”

  原本还有几分闹哄哄的人群,chua一下子就散了。

  王氏还想劝劝老四,却被李松硬拉着,回了三房的屋子。一路走,一路还忍不住回头张望。

  冯氏一贯是个好脾气,这会儿听了李榆没头没脑的气话,却也不恼:

  “今儿个累着了吧。你先回屋歇着,我陪着心姐儿上个茅房,待会儿就回来服侍你洗漱。”

  李榆原本一肚子的火气,这会儿见了冯氏温温柔柔的笑脸儿,便只得闷在肚子里:

  “那你快着点儿!”

  冯氏笑着应了,牵着李云心的手,陪着她一起去了茅房。

  李云心一丁点儿也不想面对旱厕的考验。

  但睡前去方便一下,是她上辈子,三十几年养成的老习惯。

  若是睡前不上一次卫生间,她指定得睡不着觉。

  算了,旱厕就旱厕吧。

  既然都穿越了,那就得到什么山,唱什么歌儿。

  越早适应越好。

  再怎么不适应,也不过就是自己多遭几天罪,还能穿回去咋地?

  谢天谢地,乔细妹是个镇得住场子的厉害人儿,老李家人,也都还算比较勤快能干。

  老李家的旱厕,虽然跟别人家的旱厕结构差不多,但起码踏板上面,收拾得干干净净,利利索索。不至于让人下不去脚。

  李云心捏着鼻子,完成了任务。整理好了衣裳,推开茅房的小门,大踏步地冲了出来。突然间想到一件事,不由得面如土色:

  她这个小身板儿,今年已经八岁了。

  再过上四五年,就该进入青春期了。

  在这种连手纸都不普及的地方,她能在短短的四五年里头,研制出来卫生巾么?

  刚刚意识到这一点,李云心顿时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冯氏见了李云心的模样,不由得十分担心:

  “心姐儿,你这脸色,怎地这样难看?是不是身上还不爽利?”

  说着,就用手背来探李云心的额头。

  李云心收起了担忧的模样,可惜实在憋不出来笑容,只好面无表情地说道:

  “娘,我没事。”

  冯氏换了一只手,又在李云心额头上摸了摸,最后还蹲下来,用嘴唇试了试温度,方才相信李云心的话,带着她回了四房的屋子。

  冯氏嘱咐她早点洗洗睡,就忙忙地打了一大盆儿热乎水,拿了帕子、猪胰子,进了卧房,去服侍李榆洗漱。

  李云心从小厨房里打了水,就在小厨房里简简单单地洗了脸、手,脚。

  等她把脏水泼了、灶台擦了、把小厨房拾掇利落了,回到卧房里时,炕头上已经挨排儿躺了一串儿人。

  哥哥李希贤和弟弟李希杰睡在炕头儿,妹妹李云舒挨着李希杰睡在中间,自己的铺位挨着李云舒,姐姐李云柔睡在炕梢。

  李希贤、李希杰和李云舒此时已经睡着了。

  李希杰和李云舒头对着头,脸儿对着脸儿,手脚很自然地搭在对方身上。俩人盖着一条薄被子,从被子外头,能清楚地看到他们身体的轮廓。

  两个小家伙儿睡得呼呼的,简直就像两只小猪仔儿。

  李希贤的睡相倒还算老实,躺得挺直溜儿,只把右胳膊伸到了被子外面,压在脑门儿上。

  李云柔还没睡,在强撑着眼皮,等李云心回来。

  不过也是哈欠连天,一副随时会睡着的模样。

  李云心不由得笑着嗔了一句:

  “姐,你困了就先睡呗,这么硬挺着干啥?”

  李云柔又打了个哈欠,眼泪都快出来了,她揉了揉眼睛,说道:

  “我这不是心里惦记着”,她指了指李榆和冯氏那一间卧房的方向,“睡不着嘛。”

  李云心点点头,忽然想起来一个问题:

  “姐,咱爹咱娘,有很多私房钱么?”

举报

作者感言

烧柴煮咖啡

烧柴煮咖啡

新书求收藏,求女频推荐票,求书单推荐,谢谢大家支持。   爱你们,么么哒。(づ ̄ 3 ̄)づ

2020-08-19 21:46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