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穿越种田记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3 捞鱼

穿越种田记事 烧柴煮咖啡 2061 2020.08.06 14:32

  李云柔看着李云心惊喜又开心的表情,忍着笑意,用食指轻轻地点了李云心的脑门一下:

  “病了一场,着实憨傻了不少。竟是连这儿都忘了?”

  “这里比外头暖和许多。咱们家每年春天,第一波野菜,都是到这里来挖的。”

  “现在这里的婆婆丁和荠荠菜,应该都差不多长起来了。正是鲜嫩好吃的时候呢!”

  李云柔说着,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

  又体贴地关照妹妹:

  “你这风寒刚好,需爱惜自己,不要逞强。去玩儿吧!

  愿意挖菜就挖两颗,不愿意就歇着,晒晒太阳。

  反正待会儿等我挖完了,再分给你点儿就行了。”

  “嗯嗯。”

  李云心乖巧地点头应下。

  还一直仰着被风吹得红扑扑的小脸儿,笑眯眯地看着李云柔。

  李云柔被她看得,简直心都要化了。

  忍不住又反复叮嘱了几句,见李云心句句都痛快答应,也放心了许多。

  她抬手轻轻捏了捏李云心的鼻子,就把篮子交还给她。

  自己一转身,奔着小山谷里最粗壮的那棵老榆树就过去了。

  李云柔一边脚步轻快地走着,一边把自己的裙摆掀起来,系在腰上。

  露出来裙子底下带着好几块儿大花补丁的夹棉裤子。

  紧接着,又把稍长的袖口也挽起来折了三折。

  来到老榆树底下,李云柔手脚并用,“噌噌噌”,三下两下,就爬到了树冠顶上。

  李云柔先挑了最嫩的一根树枝,轻轻一用力,就把它折了下来,回头扔给了李云心:

  “心姐儿,接着!先垫垫肚子,别饿坏了。”

  她们早上出门前,吃的是稀溜溜能照出来人影来的小米清粥,和黑得像锅底、硬得像石头的杂合面儿窝窝头。

  就这,还不管够。

  壮劳力能吃个八成饱。

  她们姐们俩这样儿的,就只能吃个半饱。

  赶了一早上的山路,还上坡下坡的,李云柔自己都有点儿饿了。

  李云心身子骨本来就弱,这会儿能不饿么!

  现在见了榆钱儿这种能直接入口的好东西,当然要优先喂饱了妹妹和自己啦。

  李云柔动作很利落。

  一边说着话,一边就选好了一个舒舒服服的位置,稳稳当当地坐下了。

  她掏出篮子里的包袱皮,左折右扭,眨眼间,就把它弄成了一个大大的布口袋。

  随手把篮子和布口袋都挂在了树枝上,李云柔就开始一把一把地捋榆钱儿。

  一边往布口袋里装,一边随手往自己嘴里塞一点儿。

  李云心接住了榆钱儿枝子,笑着谢过了姐姐。

  看着她把两条长腿垂在树枝间,一晃一晃的,偏偏还挺稳当,就忍不住莫名地觉着心情愉快。

  李云心笑眯眯地把根嫩嫩的榆钱儿枝子拿在手里,像啃鸡腿一样,把榆钱儿啃进嘴里。

  自己大概是饿了吧。

  这清香中带着苦涩的榆钱儿,竟被她嚼出几许淡淡的甜味儿来。

  李云心一边啃着榆钱儿,一边慢悠悠地溜达着,向着那条清澈见底的小溪走去。

  李云柔急得放开嗓子喊道:

  “别玩水儿!现在这水还冰凉呢!”

  “哎!我知道!”

  李云心脆脆地应了一声,却还是走近了小溪。

  她微微弯下腰,全神贯注地去看那还不到半米宽的窄窄溪水。

  李云柔见李云心走到水边,就停住了脚步,并没冒冒失失地下水,也就放下心来,转过头,继续一把一把地捋起了榆钱儿。

  那条小溪很窄,水也很浅,妹妹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

  榆树钱儿可是好东西,嚼一嚼,清香里带着微甜,空口都能吃饱。

  把它掺在杂和面里头,做出来的榆钱儿饼,可好吃了!

  她动作很麻利,这么会儿功夫,已经捋了小半袋儿榆钱儿了。

  间或还能扭头瞄一眼妹妹。

  见妹妹依然老老实实地站在岸边,就更加放心地专注干活儿去了。

  李云心愉快地盯着水面。

  水里有些黑影,在畅快地游来游去,是鱼!

  水里的鱼都不大。

  最小的差不多跟自己的小巴掌一样长,最大的也不足半尺。

  李云心上辈子是个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死宅。

  对鱼类的认识,基本上都来自于水煮鱼、酸菜鱼、菊花鱼、香煎鳕鱼、红烧带鱼、松鼠桂鱼、剁椒鱼头,贴饼子熬小鱼什么的……

  这会儿见了活的,她瞬间感到:动物世界看得少!书到用时方恨少!

  不认识这是什么鱼,也就不知道能不能吃啊……

  然而,心中刚刚闪现过这个念头,异相就又出现了。

  小溪上空,匆匆飘过几组黑字,还是跟自己的小拳头差不多大,看起来有点儿像弹幕:

  山胖头。嘎牙子。鲫瓜子。

  ……

  李云心不禁愣住了。

  我这穿越者福利,竟然这么快就到账了么?或者,只是某种奇特的幻觉?

  随着黑色字迹渐渐淡去,李云心干脆就丢开不想了。

  眼前有更值得她关注的事儿。

  鱼群一波一波地涌出来,很快就让小溪改变了颜色。

  它们欢快地追逐嬉戏,偶尔还会“哗啦”一声,跃出水面,活泼得让人一看就心生欢喜。

  李云心看着水里的黑色、棕色、土黄色、银色纷纭交错,彼此间挤得密密麻麻,嘴巴里就忍不住开始分泌口水——如果空中的“弹幕”没说错,这些,可都是能吃的品种啊!

  而且很美味!

  她把篮子里的包袱皮和小竹铲子都放在地上,随手把篮子伸进溪水里,对准鱼群的方向一划拉,再往上一提,竟轻轻松松地拎了一篮子鱼出来!

  李云心嘴边的笑容越来越大。

  她拎着篮子跑到离岸边差不多一米远的地方,把篮子里的鱼都倒扣在地面上,粗略数了下,大概得有十来条。

  虽然都只有巴掌长,配上块儿大豆腐,也够一个菜了!

  啊哈哈哈,今天有鱼吃啦!

  李云心开心地撒着欢儿,再次跑到了溪水边上。

  刚刚被她的突然袭击吓到,四散逃开的鱼群,不知什么时候又傻呼呼地聚集到了一起。

  哈哈,这儿的鱼可真够傻的。

  这地方的环境和气候,似乎都跟前世的东北有些相似。

  听说东北地界物产丰饶,“棒打狍子瓢舀鱼”。不知这边儿的山上,有没有狍子?

举报

作者感言

烧柴煮咖啡

烧柴煮咖啡

新书求支持。求收藏,求推荐票。

2020-08-06 14:3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