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穿越种田记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34 赶集(下)

穿越种田记事 烧柴煮咖啡 2069 2020.09.05 10:52

  这一路上,他们已经撞翻了好几个摊子了。

  各色货物乱七八糟地撒了一地。

  他们见了,不仅丝毫不觉着抱歉,反而当做什么有趣的事情一般,大笑着扬长而去。

  摊主知道他们的身份,一个个敢怒不敢言。

  等到几个小少爷去得远了,而且肯定不会回转来了,才敢痛骂出声儿。

  刚刚还跟李希贤推销过瓦盆的陈四妹,就因为收拢瓦盆的时候,手脚慢了些,就被一气踢坏了十来个。

  不仅如此,踩到了他家瓦盆的一个紫衣少年,竟然还嫌他碍事儿,“啪”一声,兜头甩了他一鞭子。

  李希贤看得怒火中烧,差点就要跟人理论。

  李希仁见了,急忙一把将他扯到自己背后,死死拦住了,不让他上前。

  好在那些嚣张无比的少年人,一门心思争强斗狠,压根儿就没人注意他们这个偏僻的角落。

  卖糖饼的大爷,见了李希仁一脸紧张、却仍然努力把弟弟护在身后的模样,忍不住连连点头:

  “都是好孩子啊!”

  李希仁的脸色薄红,他很是不惯被人夸奖。

  长这么大,聂氏和李柳,几乎就从来没有夸奖过他。

  不管他多么努力去干那些干不完的家务活儿,不管他多么努力去照顾妹妹李云翠和弟弟们,聂氏和李柳,简直就像压根儿就看不见他似的……

  李希仁想起来这些,就忍不住有一点难过。

  待到被那些恶少掀起的烟尘散尽,街面上的秩序才逐步回复了正常。

  李希贤扯了扯李希仁的衣襟,递给他一角糖饼。

  李希仁笑了,却没舍得吃。

  他把那一角糖饼,仔仔细细地包了起来,揣在了怀里。

  聂氏平日里,就最爱吃个零嘴儿什么的。

  每次有货郎过来,聂氏宁肯少换点针线油盐,也要换两包糖,留着慢慢吃。

  他要把这一角糖饼带回去,给聂氏吃。

  李希贤见他不吃,倒也明白他的心思,只简简单单地劝了一句:

  “二哥,你快吃啊,待会儿凉了就不好吃了。”

  李希仁摇了摇头,笑了笑,却没说话。

  李希贤就没有再劝。

  他转而去问卖糖饼的老大爷:

  “这些个都是什么人?这么嚣张,衙门也不管管吗?”

  老大爷一脸鄙夷:

  “那些个,各个都是有钱有势的大户人家的子弟。

  衙门差不多就是人家开的,你说怎么管?”

  李希贤不由得语塞了。

  老大爷笑了,拍了拍李希贤的肩膀:

  “少年人倒是有几分侠气。”

  正说着,那群纵马狂奔的少年人,不知为何竟然又折返了回来,很快便呼啸而过。

  已然基本恢复了秩序的大街上,再度鸡飞狗跳起来。

  卖糖饼的老大爷遥遥地指了指那群人,笑着对李希贤说道:

  “这帮人的模样,你可得仔仔细细记住了,记得越牢固越好。

  咱们小老百姓,遇见这些个祸头子,那就得早早地避开,远远地就绕道走。

  那个穿紫色衣裳的,是潘家的三少爷。

  那个穿绿色衣裳的,是庞家的小少爷。

  那个穿绯红衣裳的,是何家的四少爷。

  那个穿玄色衣裳的,是郑家的七少爷。

  那个穿月白衣裳的,是胡家的二少爷……”

  李希贤听得颇有几分不是滋味,但也知道,老大爷确实是一片好心。

  换个人,人家还未必会这么热心地指点自己呢。

  李希仁好奇地问道:

  “大爷,你老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呢?”

  老大爷爽朗地一笑:

  “这镇上的住户,谁不知道这几个货?

  再说了,我也姓胡。

  跟那个穿月白色衣裳的胡家二少爷,还算得上是八竿子打不着的远房亲戚呢。”

  小哥儿俩:……

  有这样有钱有势的亲戚,你怎地还在这里卖糖饼?

  大概是小哥俩儿的疑惑太过明显,老大爷看着他俩那显然很有些意外的模样,哈哈一笑:

  “那小子他爹,论起来,该算是我的堂兄。

  但其实已经出了五服了。只不过是百余年前,同一个祖宗而已。

  我们这一支,仗着这一层关系,去攀附胡家的,倒也不是一个两个。毕竟人往高处走么。

  只是我年纪大了,又是老轱辘棒子一个,懒得去凑这份热闹。”

  老大爷似乎很是享受李希仁和李希贤那连续不断的惊讶表情。

  话匣子一打开,似乎便怎么都关不上了:

  “这胡家的主业,是开生药铺子的。也有几家大小医馆。咱们整个县城的药材生意,差不多都是胡家锅里的肉。远了不说,咱们镇上的普济堂,就是胡家的产业。”

  “这胡家的二少爷,在这帮子纨绔子弟里面,勉强还算是个好的。

  除了喜欢大街上跑马,偶尔撞翻几个摊子、踢伤两个路人、欺负下我们这些小商小贩,倒是还没有什么劣迹。”

  小哥儿俩:……

  这还不算有劣迹?那啥样的算是有劣迹的?

  “潘家其实也还好。他家算是咱们这地方,仅次于大善人家的大地主。

  县里这镇上的客栈和绸缎庄,基本都是潘家的产业。那锦绣坊和霓裳阁,表面上打擂台打得热热闹闹,实际上都是潘家的铺子。”

  “潘家的三少爷,跟胡家的二少爷,关系最好。因为他们俩别的都不爱,最喜欢的便是舞刀弄枪,跑马打猎。”

  “郑家也是地主。人家开的买卖,是当铺和赌场。庞家开的,是酒楼和青楼。何家听说以前做过胡子,现在也买了许多地,做起了地主。还开着马场、牛市和车马行……”

  “这帮子坏小子里面,最不是东西的,顶数那个穿绿色衣裳的庞家小少爷。”

  “小小年纪的,便不学好!

  学人家寻花问柳,斗鸡赌狗,还常常混迹乡间,招惹良家女子。

  这些年下来,不知已经害了多少人家了。唉!”

  说道这里,老大爷不知想起了什么,脸色突然变得黯淡起来。

  突然就没了聊天的兴致,挑起了担子,转过身,大踏步地往远处走去:

  “俺先走一步。你们哥儿俩也早些回吧!”

  李希仁和李希贤记性都很好,胡大爷说的虽然多,小哥儿俩却都牢牢地记住了。

  小哥儿俩纠结了一阵,到底还是把鸡蛋重新摆了出来。

  既然乔细妹还没回来,他们就不急着走。

举报

作者感言

烧柴煮咖啡

烧柴煮咖啡

求收藏,求推荐票,求书评,(づ ̄ 3 ̄)づ

2020-09-05 10:5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