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穿越种田记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6 定音

穿越种田记事 烧柴煮咖啡 2082 2020.08.28 21:44

  李景福说到这里,又“吧嗒”了两下,吐了个大大的烟圈儿,方才继续说道:

  “当年你爹我,是从逃荒儿走过来的。

  逃荒路上,那卖儿卖女的事儿,多了去了。

  那时候,你爹我还是个半大小子。

  天天见到这种事儿,天天心里头憋闷得慌。

  我那时候就想,以后啊,万一我要是有那个福气,成家立业、生儿育女了,我绝对不能干这种事儿。

  哪怕真的吃不上饭了,大不了一家人饿死在一块儿,也不能卖孩子!”

  “今儿个这事儿,我就拍板儿了,咱们老李家,不卖孩子!

  老四,那二十两银子,你就当你没有那个命!”

  李景福的声音不高,一个字一个字的,说的很缓慢,却掷地有声。

  李榆垂下了头,长长地叹息了一声,闷闷地应道:

  “我听爹的。”

  李云柔的双眼,有一点儿湿润了。

  她一向是个聪明伶俐的孩子。

  之前李榆脸上,那明显很心动的模样,她怎么可能会看不出来?

  大姑为了表示亲近,非要拉着她坐在自己身边。反倒让她把大姑和大伯父、大伯母之间的眉眼官司,看得清清楚楚。

  看来今儿个这事儿,很可能是他们几个人合起伙儿来,谋算自己。

  有那么一瞬间,李云柔都有些绝望了。

  她真的没有想到,一向偏疼男娃的爷爷,竟然成了自己的救星。

  最出乎她意料的,是爷爷竟然有这份魄力,竟然挡得住二十两银子的诱惑!

  冯氏的眼泪,止也止不住,一个劲儿地往下淌。

  不过这会儿,却是喜极而泣。

  冯氏两边嘴角都翘得高高的,甚至连笑不露齿的规矩,都忘在了脑后。

  李桃简直要气疯了。

  莫非今儿个出门儿没看黄历么?

  怎么一个个的,都变着法儿的跟她作对?

  她一时间怒火中烧,竟然忘了尊卑,指责的话冲口而出:

  “爹!你说得倒轻巧!

  宋大官人那边儿,我都跟人家递过话儿了!

  这到时候交不出人去,你老让我怎么跟人家宋大官人交代?

  那宋大官人有钱有势,连县太爷府上,都是常来常往的。

  咱的小胳膊,怎么扭得过人家那大粗腿?

  咱们老李家,满打满算几十口子人捆在一块儿,也没个正经顶用的。

  不过是一家子泥腿子,还以为自己多尊贵呢?

  还整个不卖孩子!

  那可是整整二十两银子啊!

  就老四那样儿的,哪怕年年风调雨顺、无病无灾,他汗珠子掉地下摔八瓣儿,一辈子能攒得下来二十两银子不?”

  乔细妹忍不住危险地眯了眯眼睛。桃姐儿这孩子,原本就有些势力虚荣。

  没想到嫁了人以后,这个毛病竟然越来越重了。

  乔细妹刚想开口,就听见李景福的声音,已经不紧不慢地响了起来:

  “桃姐儿,这门亲事,你不是原本打算说给玉姐儿的么?”

  李桃一下子被噎住了。

  她忍不住恨恨地想,老李家人这噎死人不偿命的功夫,绝对是祖传的!

  只听李景福慢声拉语地又说:

  “玉姐儿是你老成家人,只要人家老成家人乐意,她的婚事,你咋安排咋是。

  柔姐儿却是咱老李家人。既然是老李家人,就得守我老李家的规矩。

  桃姐儿,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李桃哑口无言。

  她眼睛都气红了。脸色难看得,简直就像刚死了亲爹。

  宋走商许下的那一百二十两银子,早已被李桃看做了是自己的银子。

  她甚至都已经盘算好了这笔银子的去处。

  可是李景福这一拍板儿,这已经到嘴了的鸭子,就扑棱扑棱翅膀子,飞了!

  而且李景福话里话外,分明是在指责她手伸得太长。

  明明已经嫁人了,身为老成家的媳妇儿,却管上了老李家的闲事儿。

  可是,让她掏银子的时候,怎么就不说她不是老李家人了呢?

  李桃此时,只觉得无限委屈。

  李梅偏又语气凉凉地开口了:

  “李桃,咱娘总说咱们是亲姐妹,我就看在一母同胞的份儿上,认真劝你一句。

  做人不能昧良心!

  毕竟天道好轮回,善恶有报应!

  缺德事做多了,容易倒大霉!”

  李桃的火儿本来就已经拱到了头顶,此时听李梅说着意有所指的风凉话,终于再也按捺不住。

  她“嗷”地一声蹦了起来,大吼道:“李梅,我跟你拼了!”

  就要冲着李梅扑过去。

  她此时一腔恨意,无处发泄。只想抓花李梅那张令人厌恨的脸!

  可李桃蹦是蹦起来了,向前冲的时候,却没有那么顺利。

  她一不小心,不知绊在了什么东西上,“噗通”一声,摔了个结结实实的嘴啃泥。

  李云柔不动声色地悄悄收回了一只脚。

  李桃这一下摔得很重,趴在地上,缓了半天,都没爬起来。

  大家不知是吓傻了,还是对李桃不满,竟然没人想起来要伸手扶她一把。

  李桃只觉得这一跤摔得,把自己个儿的面子,也给摔稀碎。

  一片令人尴尬的寂静之中,李云柔走了过去,把李桃扶了起来。

  其实李云柔也不想扶她。

  但是没办法。

  这一屋子人,就她一个小辈儿。

  别人不扶也就罢了。

  她若是敢不扶,回头这一屋子人,有一个算一个,都得觉得她没良心。

  那些愿意相信她人品的,都得认定她没有眼力劲儿。

  李桃借着李云柔的手,挣扎着站了起来。

  恨恨地把李云柔的手甩开:

  “本以为你是个有福的,没想到也是个土里刨食的劳碌命!”

  然后又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土,恨恨地瞪了李梅一眼,转过身,对着李景福和乔细妹粗粗地行了个礼,撂下一句:

  “爹,娘,我突然想起来,家里还有点儿要紧事儿,这就回去了。改天我再来。”

  说完之后,也不等老两口儿回答,转身就走。

  李榆还有点儿舍不得她:

  “大姐,你搁这儿吃点儿饭儿再走呗?”

  李桃人已经走远了,声音却很响亮地传了回来:

  “不吃了!气都气饱了!”

  李榆一脸尴尬。

  转过头冲着李梅说道:“二姐,你也是,干啥非得惹大姐生气呀?”

  李梅凉凉地笑了:

  “老四,你可长点儿心吧!

  就你这点儿松子儿大的脑仁儿,别人就是把你卖了,你还得帮人家数钱!”

举报

作者感言

烧柴煮咖啡

烧柴煮咖啡

感谢大家支持。(づ ̄ 3 ̄)づ

2020-08-28 21:4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