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穿越种田记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36 败家

穿越种田记事 烧柴煮咖啡 2149 2020.09.07 22:49

  走到银楼门口,乔细妹深吸了一口气,抿了抿嘴唇,又轻轻扶了一下头上的木簪。

  端起了大主顾的架子,款步走进了银楼里。

  虽然她实际上什么都不打算买,但这气势上,却一点儿都不虚。

  纵使是那种以貌取人的伙计,见了她这般态度,必然也不敢小瞧了她。

  银楼里恰好有两拨客人。

  一拨是一个穿金戴银的中年女人,带着几个花枝招展的小娘子,正对着一盘镶金嵌玉的镯子挑三拣四。

  另一拨是一对年轻的夫妻,对着两支金步摇,犹豫不决。

  俩人显然是新婚不久,正是如胶似漆的时候。

  说句话,还不忘彼此递一个眼神。

  乔细妹远远地看了看他们两拨人手上的首饰,很是不以为然地摇了摇头。

  负责招待乔细妹的小伙计,自打乔细妹进了银楼,眼光就没从乔细妹身上离开过。

  从头到脚,细细地打量了她许久。

  小伙计觉得她这身穿着打扮,不大像是银楼的客人。

  可是看她那副淡定的模样,又不敢轻慢。

  安顿她坐下歇息,又给她上了茶,便不再说什么。

  此时见乔细妹对着已经摆出来的那些首饰摇头,忙堆出来一个笑脸问道:

  “这位大娘,敢问这些首饰,您可是都没看上?”

  乔细妹点了点头。

  漫不经心地问道:

  “贵店可有珍珠头面?”

  小伙计立马殷勤了起来:

  “要说咱们宝庆丰,可是全县银楼里,数一数二的老字号。

  这珍珠头面虽然难得,小店恰好新进了两套。

  我这就去取来,给您鉴赏鉴赏?”

  乔细妹微微颔首,小二道:“您稍等”。一溜烟儿地跑走了。

  很快,小二就双手端了个大托盘,从二楼绕出来,一步一步下了楼梯,小心翼翼地把那托盘摆在了乔细妹面前,让她观赏。

  小二对乔细妹说的,是两副头面,实际上,却并不成套。

  托盘上摆着一顶镶宝嵌珍珠点翠金头冠,一支凤点头掐丝累珠金步摇,一副明月珰,一对镶珠嵌琉璃金银缠丝手镯,一支镶珍珠梳篦,两个嵌珠戒指。

  乔细妹仔细看过了每一件首饰。

  那晶莹润泽,却只有绿豆粒大的几十颗小珍珠,让乔细妹露出了一个十分满意的笑容。

  小二顿时感觉眼前这位客人,简直深藏不露啊。

  他犹豫了一下,小心翼翼地问道:

  “大娘,请问您这是看中了哪一件?您若是诚心买,小店就给您个成本价。

  这顶头冠这般精美,足以做传家宝了,只需三百两银子。

  这金步摇,只需一百五十两。这副明月珰,只需八十两。这对缠丝镯子……”

  眼见乔细妹脸上的喜色更甚,小二顿了顿,不敢再说下去了。

  这老婆子,该不会是有什么毛病吧?

  怎么听见这个价格,不但不嫌贵,反倒一副捡到宝了的模样?

  难道这个价格,我报得便宜了?可这个价格,是掌柜的老早就定好了的呀!

  且不说小伙计如何心乱如麻,乔细妹指了指那托盘,笑眯眯地对小伙计说道:

  “好孩子,你把这些先收起来。

  烦请你给掌柜的通传一声,我这有笔生意,想跟掌柜的谈一谈。”

  银楼这样的地方,每天接待的客人,什么样儿的都有。

  看遍了全店的货品,最后却连个最不值钱的铜鎏金戒指都没买,反而这样那样,挑了一大堆毛病的,也大有人在。

  只是要找掌柜谈生意的,着实不多见。

  小二不敢怠慢,将托盘小心翼翼地端走了,过了半盏茶的功夫,便引着一个头发花白、蓄着山羊胡子的精瘦老者,走到乔细妹面前。

  双方行礼如仪,彼此客套了几句,老者便邀了乔细妹上楼详谈。

  乔细妹略一思索,便爽快地答应了。

  ……

  平安门外。

  一高一矮两个少年,正在跟收进城费的小卒打着商量:

  “这位军爷,咱哥儿俩身无分文,只有这两篮子野蘑菇,还指着它换几个铜板,买一点米粮。您就高抬贵手行行好,让俺们先过去呗?”

  小卒面无表情,冷冰冰地回答道:

  “规矩就是规矩,谁都不能例外。不交进城费,便不能入城。”

  小哥儿俩犹豫了半晌,又交头接耳,嘀咕了一阵子。

  头大个子矮的那个,便从衣襟里掏掏摸摸,掏出来一个冒着香气的油纸包,递给守着平安门的小卒:

  “这位军爷大哥,俺们实在是没有钱呀。

  除了这两篮子野蘑菇,这块麦饼,便是俺们全部的家当了。

  您看拿这个抵进城费,行不行?”

  少年头大个子矮,但一双眼睛黑漆漆、水汪汪、亮晶晶的,就像两粒黑葡萄。

  被这双眼睛盯着,莫名地就会忍不住心软。

  守城的小卒见这会儿也没有什么人要进城,上司也不在,又实在抗不过那双湿漉漉的眼,便不耐烦地挥了挥手:

  “算了算了,进去吧!就这一回,下不为例啊!”

  语气虽然很不耐烦,却也没要那少年手中散发着香气的饼子。

  那头大身子矮的少年人立马欢快地应了一声儿,给守城的小卒发了张好人卡:

  “谢军爷大哥!大哥真是个好人!好人好报!长命百岁!”

  一边脆声儿说着,一边拉着那细柳高条的另一个少年,撒着欢儿一般,跑进了平安门。

  兴冲冲地跑了一阵子,俩人便渐渐慢下了脚步,改为悠闲自在地溜达了。

  细柳高条的少年人眉头微蹙:

  “心姐儿,要不咱回去吧?我还是觉得,你那个主意不怎么样。”

  头大身子矮的“少年”,满不在意地摆摆手:

  “大哥,来都来了,不差这一会儿。

  再说了,咱之前不是说好了,在外头你得叫我二弟么?”

  细柳高条的“少年”依然蹙着眉:

  “可是,真要按你说的那样办,会不会太败家了?

  纸里包不住火。这事儿迟早会被家里人知道。

  到时候,咱俩准保得屁股开花。”

  “嘿嘿,那不能,到时候我准保把你摘出来。”

  “你可拉倒吧!我那是这个意思吗?”

  两个“少年”胳膊挎着胳膊,一路望着街道两边的店铺和摊位,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之中,还不忘了一路低声斗嘴。

  细柳高条的黑脸少年,是李云柔。

  而头大身子矮的黄脸儿少年,是李云心。

  乔细妹前脚带着李希仁和李希贤出了门,这姐儿俩后脚便拿了李希贤的旧衣裳,装扮成了两个男娃。竟是一路步行,来到了镇上。

举报

作者感言

烧柴煮咖啡

烧柴煮咖啡

求收藏,求推荐票,求书评。(づ ̄ 3 ̄)づ

2020-09-07 22:4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