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穿越种田记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35 潇洒

穿越种田记事 烧柴煮咖啡 2107 2020.09.06 22:31

  老李家的鸡蛋,都是当年的小母鸡下的,个头儿普遍不算大。

  但胜在新鲜,干净。

  若不是这片摊位,地方实在偏僻,怕是早都卖光了。

  小哥儿俩怀里揣着糖饼,一边卖着鸡蛋,一边等着乔细妹。

  李希贤见李希仁已经能渐渐地独当一面了,不免又有几分蠢蠢欲动,惦记起来怎么出手那张兔皮。

  此时,乔细妹已经从锦绣坊出来了。

  她带来的货全部出手了,但她的心情,却不怎么美丽。

  三十条细布帕子,总共卖了三百文铜钱。而二十个绵绫荷包,也只卖了三百文铜钱。

  六百文钱,看起来似乎很多。

  但扣除材料等成本,实际上能落到手的纯利润,还不超过一百二十文。

  细布帕子和绵绫荷包,都是需要好绣工的精细活计。

  这三十条帕子,二十个荷包,她带着几个儿媳妇儿一起,天天起早贪黑、见缝插针地赶工,也需要耗费两三个月。

  顾大成说,近期送到店里来的荷包比较多,花色也很新颖。

  乔细妹卖的这些,款式和花色,都比较老旧了。

  尤其是荷包,现在流行的都是京洲传来的新鲜款式。

  样子不时新,自然卖不上高价。愿意给她十五文一个,还是自己看在彼此合作多年的面子上,给她的人情。

  下回再过来,如果没有新款式,那么细布帕子,就要按照八文钱一个收,而绵绫荷包,只能按照十二文一个收了。

  乔细妹心下叹息。这越是需要用钱的时候,就越是容易出岔子。

  她这些帕子和荷包,款式确实算不上新鲜。

  但那花色和绣样,她每次都很谨慎拣择,很精心安排。

  既要力求出彩,又要保证不出格。

  为了这点儿活计,简直把一颗心操得稀碎。

  可笑容满面,还给她沏茶倒水的顾大成,就硬是能一本正经地说出来,她的这些精心之作,就快要卖不出去了。

  拎着空空的篮子,乔细妹漫无目的地沿街闲走。

  她今儿个受到的打击,稍微有点儿大。

  她每次在锦绣坊,还是要采购一些细布和绵绫的。

  虽然她一般都是买的布头,但材料的档次摆在那儿,即便是布头,也并不便宜。

  更不要说,今儿个这布头,也涨价了!

  绣线本来就是消耗品。

  绣针虽然不用次次都买,但隔一段日子,也就得换一些,或者添一些。

  要想出新鲜的花样子,本来就不容易。

  这新鲜的花样子,难免还需要用到新花色的布料、新花色的绣线。

  这可都是钱啊!

  乔细妹觉得自己没有把握,一定能想出什么新鲜的花样来。

  所以这一回,竟是连细布和绵绫的布头都没有买,就略有些茫然地出了锦绣坊。

  顾大成依旧一脸笑容,热情不改地把她送出了门。

  但乔细妹却觉得顾大成的笑容,格外地刺眼。

  她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了一回,恰好也赶上了策马狂奔的那些少年人,横冲直撞的场面。

  乔细妹存着心事,反应难免要迟钝几分。

  虽然也听到了远处传来的喧哗声,却不知这喧哗声背后蕴藏的危险。

  突然听到耳边一声断喝:“闪开!”

  “嗖——啪!”鞭子的破空声传来。“哒哒哒”的马蹄声也越来越近了。

  乔细妹终于醒过神来,却愣在了原地。

  眼见着一匹枣红马,上面坐着一个油头粉面的绿衣少年,正满目狰狞地扬起了鞭子,冲着她飞奔而来。

  那枣红马背后,还有四五个策马扬鞭的锦衣少年,紧随其后。

  一个个口中狂呼:

  “驾!驾!”“策!策!”“滚犊子!”“闪开!”“找死!”“滚!”

  乔细妹当然不想找死,但她腿软了,动弹不得。

  眼看着就要发生踩踏事故,乔细妹忍不住闭上了眼。

  今儿个出门忘了看黄历了?

  莫非这条老命就要交代在这儿了吗?

  乔细妹刚刚觉得自己怕是没救了,只觉得身子一轻。

  一股大力袭来。同时,耳边响起一声“得罪了”。

  她的腰部,就像是被铁箍箍住了一般,箍得生疼。

  睁眼一看,自己像是忽然学会了腾云驾雾一般,竟然飞上了半空。

  那些锦衣少年和他们的坐骑,短短一瞬间,已经冲过了自己原本站立着的那片地面。

  看着他们从自己身下冲过,她只觉得自己可能是在做梦。

  紧接着,乔细妹感觉自己又被那铁箍带着,轻轻松松地在半空中翻了个身,然后便安安稳稳地落到了地面上。

  目睹了这个瞬间的人群,沉默了一阵,轰然爆发出震耳欲聋的叫好声:

  “好!”

  乔细妹腰间那条铁箍一般的手臂,此时早已从她腰上撤了下来。

  刚刚那救人的英雄,此时正双手抱了抱拳,向周遭的人群,做了个罗圈儿揖。

  一贯口齿伶俐的乔细妹,此时竟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她心里很慌。手脚很软。忍不住一阵一阵地后怕。

  那救人的好心人,似是看出了她受到了惊吓。

  温言细语地劝她去看大夫,还招呼了一个在街边看热闹的路人一起,主动扶着她,把她护送到了普济堂。

  乔细妹吃了这一番惊吓,差一点便魂飞魄散。

  此时连话都说不利落,却还是顾不得嘴瓢瓢,一个劲儿地跟那好心人连声儿道谢。

  好心人把乔细妹留在普济堂门口,笑着摆摆手,便走了。

  乔细妹甚至连他的模样都没怎么看清。

  只记得,他仿佛穿了一身深蓝色的茧绸直裰。

  乔细妹这会儿后怕不已。

  浑身上下,跟饿过劲儿了似的,直突突。

  连路都走不得了。

  其实,若不是那好心人和那个路人,俩人承担了她的重量,几乎是抬着她往前走。她压根儿就到不了这普济堂的门口来。

  背靠着普济堂门口的柱子,歇息了许久,乔细妹才算终于缓过这口气来。

  看大夫自然是不可能看大夫的。

  那苦药汁子,喝得人胃口全无,还死贵死贵的。

  咱这庄户人家,怎么吃得起?

  不过是受了点儿惊吓,没什么大不了的。

  今儿晚上回家,让景福辛苦一趟,后半夜给她收收惊就成。

  乔细妹一缓过这口气来,就又成了那个生龙活虎、雷厉风行的泼辣老太太。

  她从普济堂门口噔噔噔地走开,径自奔向了最近的一家银楼。

  她去银楼,可不是去打首饰的。

举报

作者感言

烧柴煮咖啡

烧柴煮咖啡

求收藏,求推荐票,求书评。正在看书的朋友偶尔也吱个声呗,好让我知道自己不是在单机啊。(づ ̄ 3 ̄)づ

2020-09-06 22:3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