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穿越种田记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8 上山

穿越种田记事 烧柴煮咖啡 2119 2020.08.20 21:20

  李云柔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谁跟你说的?咱爹咱娘哪来的私房钱啊?!”

  李云心有几分疑惑,就钻进了被窝。

  她面对着李云柔,右手撑着头侧躺着,简单地把自己偷听到的信息,跟李云柔分享了一下。

  李云柔摇了摇头:

  “我也不知咱奶这是什么意思。莫不是打上咱娘嫁妆的主意了?”

  可是,李云柔很是疑惑。

  忍不住自言自语:

  “咱奶不像是这种人啊……”

  在李云柔的印象里,平时老太太抠归抠,可从来没往媳妇儿们的嫁妆里伸过手啊!

  李云心觉得有点儿冷了,也有点儿困,忍不住整个人都懒洋洋地缩进了被窝儿:

  “姐,你就甭操这份儿心了。赶紧睡觉,明个儿咱们还得赶早儿上山去哪!”

  李云柔笑了:

  “你先睡吧。”

  她轻手轻脚地从被子口儿爬出来,只穿着中衣,哆哆嗦嗦地跨过了李云心,一路走到炕头儿。

  先把李希贤的胳膊从他脑门儿上弄下来,塞进被子里,还给他掖了掖被角。

  然后又调整了一下两个小家伙儿的睡姿,让他们躺得板板正正的,重新给他们盖好了被子。这才打着哆嗦,钻进了自己的被窝儿。

  李云心看着李云柔忙忙活活,俨然一副老母鸡护着小鸡仔的操心模样,突然觉得特别安心。

  她闭上眼睛,很快就打起了小呼噜。

  李云柔也闭上了眼睛,听着弟妹们均匀绵长的呼吸,和李云心独特的小呼噜,很快也坠入了梦乡。

  天刚蒙蒙亮,李云心就醒了。

  家里那只负责打鸣的大公鸡很是勤奋,几乎每天,都是村里第一个报晓的。

  李云心揉了揉眼睛,再次看清楚了眼前的一切。

  原来自己真的穿越了啊。

  此起彼伏的鸡叫声、犬吠声、鸟鸣声,和“家人”们的洗漱声、劈柴声、交谈声,松枝燃烧的“毕剥”声,形成了一曲莫名地令人心安的背景音乐。

  清晨明媚的阳光透过窗棂,隔着窗户纸照进来,光线明亮、温暖又柔和。

  这间卧房,被照得亮亮堂堂。

  姐姐李云柔、哥哥李希贤,妹妹李云舒、弟弟李希杰,竟然都已经不见了人影。

  他们的铺盖也都叠得整整齐齐,收在了炕柜里。

  此时偌大一铺炕上头,只有自己一个人,还慵懒地猫在被窝里。

  这,大概是自己这个“病号儿”的特权吧?

  李云心微微笑了。

  她把一条腿伸出了被窝,把放在炕头暖着的衣裳用脚丫勾了过来,塞进被子里,然后摸索着,一件一件在被窝里穿利落了,方才掀开被子,跳下了炕,踩着鞋子伸了个懒腰。

  突然听到一个嫩嫩的小嗓音从背后飘了过来:

  “二姐,你快点儿滴,就等你了!”

  李云心回头一看,是扎着两个小鬏鬏的李云舒。

  李云心乐了,痛痛快快地应道:

  “放心,耽误不了你的事儿,马上就好!”

  李云心一边说着,一边踢掉鞋子窜上炕。

  快手快脚地叠好被褥,都收进炕柜里。

  拿起炕沿边上一个笸箩里面的小笤帚,把炕面简单划拉了一遍,把笤帚扔回到笸箩里。

  就蹦下了炕,穿好鞋子。

  一串动作一气呵成,看呆了小小的李云舒。

  李云心在李云舒面前打了个响指:“走啦走啦!”

  她去了小厨房,舀水洗脸。

  洗完脸,就傻了,她刚想起来,自己没有擦脸巾!

  其实小厨房里是有一条擦脸巾的,但是那玩意儿,是四房一家人公用的。

  颜色灰蒙蒙的,很可疑。

  虽然没有什么怪味儿,李云心还是过不了自己心里那道坎儿。

  所以,还是自然风干吧。

  只是这个季节……

  连个蛤蜊油都没有,洗了脸又不能擦干。她的脸要是不皴,这渤海郡跟小刀刮似的北地春风,得多没面子!

  李云舒在前面带路,李云心在后头跟着,他们很快就追上了大部队。

  从十二岁的李云柔到三岁的李希杰,四房的孩子们,居然都在,一个都没落下!

  五个娃计划好了要上山寻找好吃的,所以一个个都很积极。

  鸡叫第一遍的时候,李云舒是第一个醒的。

  她醒了,就先把李希杰捅醒了。

  然后鸟悄地把大哥李希贤的被子扯了。

  李希贤被冻醒了,知道这坏事儿肯定是小妹干的,就张牙舞爪地,要找李云舒算账。

  李云舒笑得嘎嘎的。

  直接滋溜一下,就钻进了李云柔的被窝,拼命往李云柔怀里躲,又把李云柔给挤醒了。

  本来李云舒还想把李云心也给祸祸起来,不过却被李云柔给拦住了。

  李云柔笑眯眯地对李云舒说:

  “你二姐前些日子感染了风寒,现在身子虚着呢。咱们让她再多睡会儿吧。”

  李云舒皱了皱鼻子:“哼,二姐是懒虫!”

  李云舒毕竟才五岁。

  她强忍到了早饭后,就再也忍不下去了。

  吃完了自己那份杂合面儿野菜饼,拿手背抹了抹嘴,就噔噔噔地跑到卧房里,把李云心从被窝里薅了起来。

  ……

  这会儿子,这五个胆大包天的孩子,就乌央乌央地一起上山去了。

  李云舒一路上,兴奋地简直像只掉进了米缸的小老鼠,那脸上的笑,就没停过。

  她一边蹦蹦跳跳地在哥哥姐姐们之间窜过来、窜过去,一边叽叽呱呱地,自己就把早晨的这一段儿,给李云心讲了个明明白白。

  李云柔含笑听着小妹没完没了地叽叽喳喳,从包袱皮里摸了个黑里透绿、绿中带黄的饼子出来,递给李云心:

  “心姐儿,这是我从大锅里拿的,还热乎着呢。你错过了早食,先垫吧两口吧。”

  李云心接了过来,谢过了姐姐,就听到“咕噜”一声儿,非常响亮的咽口水的声音。

  她扭头一看,发现咽口水的,是小妹李云舒。

  李云舒的眼睛亮晶晶的。

  老李家的早食,本来就是限量供应的,她没吃饱。

  这会儿见了这还冒着热气的饼子,简直比见了冯氏还亲。

  李云心这副小身板,本来就有些虚弱。

  不吃早饭肯定是不成的。

  但是面对着一个五岁小孩这样的目光,她也实在做不到无动于衷。

  李云心把饼子掰成了三块儿,最大的一块儿分给了李云舒:

  “舒姐儿,你吃吧。”

  又分了一块儿给三岁的李希杰:

  “杰哥儿,你也吃。”

  自己捏着最小的一块儿,慢悠悠地啃了起来。

举报

作者感言

烧柴煮咖啡

烧柴煮咖啡

求收藏,求推荐票,求书评,求书单推荐。谢谢大家。   爱你们,么么哒。   (づ ̄ 3 ̄)づ

2020-08-20 21:2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