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幻宇神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2)

幻宇神录 武星 4419 2003.06.13 12:59

    “没事才怪呢,我看这小子的手都快废了,克思的力量绝对不是他所能够承所得住的。”不知在什么时候,魔狼的背后出现了一位犹如仙风道谷般的老人,留着长长的白胡子,衣服穿得跟我爷爷差不多,青衣色的道袍,宽松长袖中露出一双枯瘦的手来,将我扶了起来,然后一股如流水般轻凉的真气流进全身,在真气的轻抚下,体内的血气畅顺了不少,胸口中的闷气也随之消散了,跟臭老头比试肿起来的右手也消肿,恢复原来的样子,整个人觉得神清气爽了许多,做着准备活动,放松了一下自己,“哇,没伤的感觉真好。”吐了一口气,开心地嚷道。

  欣儿本来一副死要担心的样子,但看到开心的笑起来,脸上的阴云也随之被笑容所替代。

  白胡子老爷爷说:“小子,你还是第二个没死在克思爪子下的人,也算是够幸运的了,瞧你没学真气的样子,还能够撑到现在,真的很不错了。”

  我摸了摸后脑勺,道:“白胡子老爷爷,你的功夫好神奇,那股清清凉凉的东西流进我的身体,只那么一会儿功夫,身上的伤全没了。”

  白胡子老爷爷说:“那是真气,跟你所想的内力完全是一样的。”

  我惊讶的看着白胡子老爷爷,说:“老爷爷你怎么知道的?”

  魔狼跟红狐狸正和欣儿闹着欢呢。

  白胡子老爷爷带我四处游逛着,一边聊一边走,我不由惊叹道:“这里的好景色好美,现在能有这一个世外桃源真的不容易啊。”

  白胡子老爷爷见我说出这番感慨,沉思道:“是啊,宁静的乐土,奇花异草遍山林,动物们都安静和详的住在一起,希望这番和平能带给人世间。”

  我心里思索着,不明白地道:“老爷爷为什么你能知道我想什么似的。”

  白胡子老爷爷摸了摸胡子,神秘地笑了笑,说:“你能成功地溶合另一个意识体,没有发生分裂的人格倾向,但也因为这样另一个意识体的智能结晶因此而流失,而我能说出内力这个词来,因为我跟你的另一个意识体是同一时空的人,我生长在纷乱战争年代,只因机缘巧合,悟透生命真谛,来到这个时空,漂荡了近一个世纪,才找到这里宁静的乐土。”

  哇,老爷爷好厉害,居然能够穿越时间来到这里,问道:“老爷爷能不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能知道我的事情呢,我并没跟你见过面啊?”

  白胡子老爷爷说:“之所以能够知道,完全归功于你还没接触到的领域,魔法,对于你来说已经不陌生了,那名黑衣女子使的就是冰系魔法,那个小丫头也会水系魔法,而能够知道一个人的想法,那就是属于精神魔法的范畴了,你说神不神奇啊?”

  我惊讶道:“魔法居然有如此神效,那老爷爷能不能教我魔法?”

  白胡子老爷爷挥挥手,道:“不。”

  我不解地问道:“为什么呢?”

  白胡子老爷爷道:“因为你不是寻常人,普通的真气与魔法学得再好,你也不能将其发挥得淋漓尽致。”

  我大惊起来,心里想道,不可能啊,要是我不是寻常人,该不会连一只狼都打不过啊,没道理的事。

  白胡子老爷爷解开我心中的迷团,说:“克思并不是一只寻常的狼,而是属狼中的王者,更是属于究级魔狼的一种,对现在你的来说,根本不是它的对手,其实你的潜能尚未激发出来,真到那个时候,魔狼不再是你的对手了。”

  我再次询问道:“那有什么办法能提高我的潜能吗?”

  白胡子老爷爷说:“有,但是要靠你自己去寻找。”

  如果我知道那还用得着问你吗,老爷爷开口说道:“一切还要靠你自己,不管什么方法都可以锻练潜能,关键还要靠你自己做才行,我能说的也只有那么多了,时候也不早,和你那位也应该回去了。”

  “老爷爷我能不能再问……”老爷爷早已在不知不觉中离去。

  远处传来老爷爷的声音,“一切随缘,莫可强求。”

  欣儿带着我回到住处,只见外面一批人守在那里,欣儿认识其中的几人,但我不放心这个时候进去,悄悄带着欣儿潜到屋后,偷听什么人在跟伯母说话,但只能隐隐约约地听到,“义父务必要请我们回去,还请义母大人随孩儿回去。”

  伯母沉思了一番,说:“如果我说不呢,你会不会强行带我们回去。”

  那个低沉声音的男子说道:“孩儿不敢,义父说了,如果义母实在不愿回去,就让义母在此处安心静养,我们就此告退。”施礼转身出去了。

  对着门口的两人轻声说道:“把在屋后偷听男的给我抓回去,女的是三小姐,千万不要惊动她,否者提着你俩的脑袋来见。”

  欣儿牵着我的手,带着我来到伯母面前,欣儿满面笑容道:“妈妈,哥哥来这里做什么?”

  我看到伯母脸上露出满脸的愁容,面对着女儿满脸笑容的询问,满面愁容的脸不得不被女儿的表情所转化,露出浅浅的笑,面对着女儿的问话,只数语带过,“爸爸要你哥哥来接我们回去,但是我没同意,我就让他们走了,天都快黑了,我去做饭了,就带着你的弟弟去玩会吧。”

  伯母虽然被笑容所掩盖住不安的心情,但她的眼神却更明显的显现出担忧的神情,由此可以猜想到,欣儿的家里发生很大的变化,但为了让女儿无忧无虑的生活在这里,伯母深知露出担忧的神情会让女儿不安,看来此地不久之后也将成为是非之地,唉,到底我能够做什么呢,面对即将到来的变化,我却不能帮助他们。

  欣儿双眼目不转睛地盯着我沉思的样子,两只小脑袋晃来晃去的,一只小手伸到我的头上,正准备把我从沉思中敲醒,我的双眼忽然转到欣儿身上,正好跟欣儿的眼神碰在一起,欣儿反而被吓了一跳,自己本来可以捉弄一下,反而被他给嘲笑了,心里气不打一出来,眼中燃烧出浓浓怒火,嘟着嘴,愤愤地道:“你为什么突然盯着我看,害得我吓了一跳。”

  欣儿摆出来的架势分明是给我看的,要是我不给她捉弄,肯定不会罢休,想到这里我不禁叹了口气,欣儿还有如此心情,不由地脸上露出了严肃的表情,正好被欣儿逮给正着,头也不回,连话都不说一句,捂着个脸走开了,心里暗道,不会吧,得赶紧过去哄哄他,唉约一声……

  躲在不远处的那个被伯母称为义子的人,露出阴险的笑容,目露凶光,狠狠地道:“你们是干什么的,还不快动手。”然后就看到,我的背后出现了两个身影,就是那两个守门的人,一个施放魔法,手心里冒出浓浓的黑雾来,周围都看不到的身影,另一个拿着一把刀,快速的跟上,在我背后冷不防地敲了一击,想不到我这么不经打,就这么一下,人就倒地不起了,那个施放魔法的家伙,无奈收起了咒语,怒道:“******,真不经打,害得老子现在有气无处发。”

  旁边的男子道:“少说句吧,赶紧回去交差吧,否者出了事,小心自己的脑袋吧。”

  林之家族的一间客房里,正中坐着一个青年,年纪在十八岁左右,穿着一身非常华丽的衣服,五官端正,却非常的帅气,只是整个人阴沉了一点,摆着副臭架子,手心里把玩着圆圆的珠子。

  传来一阵敲门声,从屋外进来两人,左边的人长穿蓝身衣服,手拿钢刀,立在背后,手里提着一个人,右边之人身穿黑色衣服,一身黑色,给人一种黑暗的感觉。

  只听得一声喝道:“教给你们的事办得怎么样了。”

  蓝身衣服的人将我扔在地上,上前一步,道:“这小子很不经打,就被我这么一敲,就晕了过去,你看现在还没醒呢。”独自一个沉醉在独白中,却没看到主子一脸阴沉的样子,躲在旁边偷笑的黑衣服之人,心里道,谁叫你贪功,看你这回怎么死。

  “谁叫你说得那么多的废话,快给我退下。”坐在中间男子冷冷地道。

  蓝衣服之人赶紧闭上嘴巴,退到一旁不敢说话,深怕说错一句,落得个一死的下场。

  男子冷冷地道:“把他交给厨房里的老张,要他好好的折磨这小子一番,如果让我看不到满意的结果,让他洗好脖了等着吧。”

  这时我也从昏迷中醒过来,听得他们的对话,心里暗惊了一番,这时候可不能让他们知道我醒了,要不然,那个人一口一句要人死的样子,还真的怕怕的。这时,又被人提起来,过了一会儿,重重的将我扔在地上,嘴里大骂道:“妈的,为这臭小子,差点连命都丢了,老张,你给我听好了,要是看不到这小子整得不如意的话,你该知道什么下场。”

  厨房里的老张应了一声,道:“知道了,我办事你放心,我一定将这小子整得死去活来的。”

  蓝衣服之人道:“老张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上面发了话,要是办不好的话,要你洗脖子等着挨砍吧。”

  老张一听,连忙感激地道:“多谢明大人提醒。”上里拿上一点碎银子往他的怀里送,然后道:“这点小意思还请您收下。”

  蓝衣服之人道:“还是老张你明道理,好,这我就收下了。”

  等他走后,老张吐了口水,“呸”了一声,还不是狗娘养的东西,手里拿来一碰冷水往我身一倒,冷得我坐了起来,还没看清,脸上就是一记,就被扇了一个巴掌,道:“快给我去劈柴,要是劈不好,今晚的饭你就甭想吃了。”

  我就被拎到砍柴的地方,面对堆积如山的大木柴,心里暗道,还真是折磨人,就将这当成一种训练,即来之则安之,我倒要尝尝这番折磨的滋味,到时候也让他们见识一下我的手段。

  时间一天一天地过去,白天就从他们口中打听消息,这里是林家,是三大家族之一,财力方面胜其他二族,但在另外两方面就不及二大家族了,一到晚上,就到处乱走,熟悉林家的环境,林家还挺大的,足足走了我十五个晚上,才将整个林家走遍,接下来就是我整他们的时候了。

  第二天一早,北边起火,火势很足,动用了整个林家的下人,才勉强把火给控制住,第三天,在林家的大厅里摆着一个臭马桶,上面还放着一张画像,画的人当然就是那个想整死我的被林家收为义子的那个混蛋明,当时所有看到的下人都哄堂大笑起来,惹得那个混蛋明爆跳如来的样子,一副叫着找出此人一定让他死得很难堪,第四天,就不那么好办了,林家的人明白有人故意跟他们捣蛋,所以都加强了戒备,哼,我早就摸透了他们的规律,在林家夫人的宅子里,放了许多的老鼠,惊得一个个夫人们惶恐不已,但也有失手的时候,就当我要走的时候,迎面跟个人撞上了,鼻子里还闻到一股清香,心知是一位姑娘,赶紧捂上脸,夺路而逃,当她发现夫人们急地跳了起来的样子,就知道是刚才撞了自己之人所为,想起前两次,肯定是一人所为,这个家伙胆子到挺大的,敢跟林家对着干,这回居然惹到夫人们的头上来,看他穿着破旧的衣服,很明显是林家下人的衣服,什么时候出了一个这样的人物来,自己当要好好的查查,每月一次的比武,就要到了,正好看看是哪个敢大包天的混蛋跟林家对着干。

  为了促进林家的整体实力,林家老大林挺成下了一个规定,林家上下必需学武,以防不时之需,为了能够更好的促进比武热情,还将林家以往的职位变更,以胸前标志物来定,而林家的下人则有最低一成,繁有能力胜过青级之人,即为青级,职位上升一阶,依次类推,越高级,享受的待遇就越好,最高级以金色来标志,总共分为七成,金,银,紫,蓝,绿,青,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