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幻宇神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报名

幻宇神录 武星 5293 2003.05.04 14:57

    

  火红的太阳正从东方缓缓升起,微拂的轻风吹散人们心中的烦恼,你看那些人正享受着晨间的快感,欣赏着初升的太阳,人群中不时的传出愉快的欢笑声。

  人群传出一阵洪亮的叫声,“你看,要不是我拉你起来,你哪能享受到早晨的快感。再说了,早晨还是练功的最佳时机。”旁边的人道:“算你对了,这总行了吧,以后我每天早起练功,这好像不关你的事?”先说的那个人气地跳了起来,“我好心好意地提醒你,帮助你,你就是这样对待朋友的。”“你干吗哪壶不开提哪壶,要不要比划比划,看谁比较厉害。”

  以这两人的言行举止以及他们身上穿的服饰,眼前的两人无疑就是任逍遥和莱克。

  我心里暗道,你就是吃准了我不能用真气与魔法精神力,就敢如此嚣张的单挑,你也太小看我逍遥了,道:“谁怕谁啊,你还不是个酒囊饭袋,当心输不起哦。”

  莱克被我突然说话声吓退了一步,接着摆明了接受挑战,“好,我非把你给打趴下不可。”

  我道:“这里人多,不是合打架,找个地方我再好好教训你。”

  莱克七转八折的带着我来到一块空地上,四周被树林给包围着,这里平常很少会有走动,比试选在这里当真是个不错的选择。

  莱克抢先跳上道:“来吧,看我怎么收拾你。”

  我上前道:“这样比没意思,要不要来点彩头怎么样?”

  莱克心里想着,彩头,这到很有意思,莱克哼了哼,老成的道:“就照你说的做,这彩头可要我来说才行,怎么样?”

  “这没问题。”轻松的将话给接了下来。

  “那好,谁输了,以后就听谁的。”莱克胸有成足的道。

  “这话可是你说的,可别到时候出尔反尔。”

  “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你要是不信,我可以对天发誓。”

  “这个就免了吧,反正我信你就是了。”

  “闲话别么多,开始打吧。”莱克一付要打的样子。

  “那就开始吧。”

  莱克右手握剑,提步前冲,右手平升,剑尖直指眉心,我心里暗道,好狠啊,上来就发狠招。左脚后移,右脚向前移一步,左脚跟着转过来,避开莱克直指眉心的一剑,准备空手入白刃,右手以擒拿手法直扣莱克握剑之手,莱克见我如此胆子,长剑毫不留情的划了一个弧线,右脚稍微后移,直削我身前。我的第六直觉告诉我,此招若是没有成功,很有可能会败在他的手下,也就是因为这个直觉,并没有全力出手,暗骂一记莱克真狠,一个后仰,离开长剑功击范围。心里暗想着,如不尽快结束比试,到最后很有可能是我输的,既然这样,不如孤注一掷先拼一下再说。对着莱克大喝一声道:“接好这招,时越穿空。”两眼微闭,全身放松,心里暗念,穿梭空间,暂留时间,空间无回,去吧时越穿空,只见一条人影急速闪动,忽地眼前人儿只身下残影,空间魔法中的传送魔法加上时间系暂留魔法,使得在莱克的错觉上有种停滞的感觉,在视觉上只能看到的是灰影,如此,莱克感到这招威力太大,不能吊意轻心,准备拿出绝招来接下这招。全身真气凝聚于剑上,流转的真气不断的增加着,直见到莱克四周起了一个股旋风般的流转意动,而慢而快形成的旋风式的流动的真气,惭惭地将莱克处于真空隔离状态,漂浮而起,莱克大喝一声,“真空回旋斩。”全身的真气如旋风般的脱离而出,四周全被莱克这一招带起强烈的破坏性,我这招穿越时空是以魔法精神力为推动的,本来说是感扰不到的,原因就出在,四击的破坏性,而且这一招的回旋攻击,根本上就无从下手,没办法,谁叫我跟他赌上了,原式不变,跳跃式的来到莱克身前,以点穴手法直点莱克麻穴,为了不伤及莱克的经脉,我只好拿最不容易受伤害的穴位来点,也是最有效的点穴来准备结束这场比试,莱克在没有被我点到之前,抢先出手,他的真空回旋斩,快速的攻向我四周,在毫无办法的情况下,我按照原意,强行点了莱克的麻穴,身子全被他的这记真空回旋斩打得遍体鳞伤,衣服被割离得一条条的,这衣服完全可以说被毁了。落到地上,便昏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在莱克大声吼叫之下醒了过来,不由分说地大中骂起我来,“你这欠扁的混蛋,该死的逍遥,使了什么魔法,让我不能动。”

  我也毫无示弱,大声地反击,“你还说呢,一出手就那么重,想要我的命啊,幸好我福大命大,还死不了。”

  莱克大骂我只是想出出这口鸟气,见我醒了过来,道:“莱克啊,你就快来帮帮我吧。”

  我对着他哼了一声,头转了过去理也不理他,莱克急得没办法道,“你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了,再不快点,可要赶不上报名了。”

  这下可急死我了,道:“你不早说。”上前就将莱克的麻穴解开。“快走吧,赶不上报名的话,一切后果由你负责。”

  我俩不由分说地赶路,一个是用跑的,另一个是用轻功的,在路上一个人一点之下急速离开,另一个呢,在人群中乱穿,跑步的速度也够快的,虽然比不上用轻功的那个,但也算很过得去了。

  两人气喘吁吁来到爱宇学院的招生的地方,见四周还围着一大群的人,密密码码的数不清有多少人,反正就是很多了,对着莱克道:“不会吧,有这么多人。”

  “这样的情况恐怕比去年还要多上一倍,看来想进去还挺困难的。”

  “为什么这么说啊?”

  “你不知道吗,先报名,后筛选。”

  “你能不能给我说说?”

  “这个就是说,先从这里报名,然后还要通过监考老师的测试,不行的话,明年再来吧,或者去别的学院报到。”

  “不会吧,还要测试,我恐怕过不了关了。”

  “这次你不想弃权也行了。”

  “为什么呢?”

  “因为此届好像特别严格,就是为能够提高学院的实力,想在年轻一代中找出几个特生来,至于为什么这么做,我就不知道了。”

  “这可不行,反正我是一定要进去的。”

  莱克拉起我的手,一个劲的往里钻,那些被我和莱克撞到的人,个个火气都很大,一个个嚷着要收拾我们两个人,可我和莱克两人硬是这样子的往前挤,也比刚才好多了,行进的速度更是快了许多,那些被撞的人看到我们两人以这样的方式到达前面,也有许多人纷纷学着这两人,他们的运气也“太好了”,不时,身后传来许多叫骂声,打叫声,有的更是脏话连篇。

  这两个罪魁祸手已经来到报名处,只见报名处放着许多桌子,每个桌子前都有一位招生人员在,我们挤到这张报名处,一个漂亮的MM站在那里,一张可爱动人的小脸蛋,头发垂到肩膀,随着轻风微摆不定,穿着一身轻装白色长裙,动听悦耳的声音从她的口里传了出来,“请位两位是来报名的吗?”我和莱克两个早已被她的美貌所迷,站在她面前一动也不动,直直地盯着这位MM看。MM见这两人看得着迷了,不由大喝一声,还是刚才那句话,“请位两位是来报名的吗?”这两句语在表达语气方面不同,第一句表示欢迎,而第二句就有点赶人的味道了,我和莱克两人从刚才的失礼中回过神来,忙向着面前的那位MM道歉:“对不起,实在是太美了。”两人的异口同声地道出这句话,不由地惹着眼前的MM笑了出来,露出浅浅的小酒窝,还发出“呵呵”的笑声,带着笑声向眼前的两位男士道:“请问你们是来报名的吗?”还是同样一句话,这一次又带来了不同的效果。莱克抢着回答道:“当然是来报名的。”说完,那MM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两张纸,递给眼前的两人道:“请两位赶紧填好这张入学表,后面还有许多人等着呢。”这时早已传来许多人不满的声音,这是******谁呀,还不快点,各种话语层出不穷。

  两人接过MM递出的入学表,简单地看了篇入学表,快速地填写着,填好之后两人交给眼前的MM.

  MM说:“请两位带着这张缴费卡,请到学院正门那里缴入学的学费。”

  “逍遥,我可先说明哦,这入学你可一定要帮我付,要不然我可进不了学院。”莱克苦着脸求着我道。

  “放心好了,有我在肯定有你的。”我得意在他面前炫耀道。

  不多久,莱克拉着我来到缴费处,只见缴费处排着一条长龙,从门口一直通到外面大街上,长龙也够长,挨了好久,长不容易才轮到我们,当我们将缴费单提到收费人手中时,听他道:“每人一百金币,拿了号码,赶紧到学院的练武场集合,哪里会有你们的测试。”当我听到收费人提到每人一百金币时,笑得合不拢嘴的我现在反而成了苦瓜脸,我的天哪,一百金币啊,够我用上十年八年的,莱克你竟然如此阴我,你会付出代价的。心不甘情不愿的拿出两百个金币,舍不得递到收费人的手中,虽说这不是我自个的钱,但也不能如此乱花啊。我的钱啊……莱克帮我领了号码牌,直接来到学院的比武场。

  莱克照着牌上的号码找到指定的位置,来的早不如来得巧,当我们来到时,主考官正好测试完报名的新生,接下来就轮到莱克上场了。

  莱克上场比试,一付要主考官好样的架势,露出非常冷静的眼神,依然是右手握剑,但整个人的神情却不同了,早上同我比武时根本见不到这样的气势,我还以为他是个脓胞,现在我得重新估计莱克。

  莱克一付自信满满地道:“主考官我要出招了,接好了。”家传雷霆剑法中的第一式奔雷直落,长剑直抖而出,对着主考官直扫而出,只见长剑右下斜上刺出,直攻主考官身前要害。

  主考官哪能如此轻易让莱克得手,只见他悬浮离开地面,直飘向空中,莱克的长剑连他的衣服碰都没碰着,依我看来,主考官使得应该是风系中级魔法中的飘浮魔法,双手交叉,口中默念着,只见风系中级魔法中的乱风之刃从他的手上凝结而成,直攻地面的莱克。

  莱克面对大面积攻击魔法并不气馁,左闪右躲的,脚蹋家传独门绝技迷踪步,避过乱风之刃,拿准时机找出空档,雷霆剑法中的第七式落雷,右脚用力蹋向地面,跃上高空,超出主考官有半人之高时,长剑快速地挥向主考官。

  主考官见莱克有能力跃上比自还高,当下使出沉重术,硬生生地将身子沉了下去,没有硬接这一记,等待莱克落下时,准备给予一击。

  莱克快速挥剑之后,并没有实体的感觉,已知主考官躲过了这一剑,硬生生地止住直坠而下的身形,空中回旋反身,雷霆剑法中第十式落雷回旋,空中回旋,剑上力量倍增,长剑直朝着主考官头上劈去。

  劈空之声直传入主考官耳中,主考官见机不妙,筑起光系高级魔法光涟护幕,硬接下力量倍增的回旋落雷,两脚硬生生地被逼退一步,右手向手翻出,火系初级魔法火球术朝着莱克飞了过去。

  由于距离太近,免不了要中火球术,干脆来个不闻不问,勉强使出并未学会的第十一式霸之雷,由于此招力量之强,真气过大,使出来太费力气,在这种情况下,不得以拿出这一记霸之雷应付,身形后移,双手握剑,体内真气急速流转,脸上青筋浮现,面部肌肉急速变化,口中大喝一声“啊。”霸之雷急速挥出,将近挥出五十记,记记朝着主考官全身要害攻去,此招的唯一弱点就是攻击范围广,没有集中一点来得有效。

  主考官当然不是省油的灯,不退反进,欺身直进,居然硬碰硬,以指破剑,朝着莱克此剑最强出击去,拈花指法应声破去这一剑。

  莱克由于施放真气过多,真气消耗过多,终致不济落败。

  莱克回到场外对着我道:“接下来看你的了,可千万别让我失望哦。”

  迈着沉重的步伐走上台去,面对着如何接下主考官的应试,眼神上反而显露出一股焦虑之色。

  主考官道:“接下来比文的就行了,想必你不会不答应。”

  听到主考官这句话,我的心凉了一半,道:“当然没问题,那要怎么比。”

  主考官见我如此轻松的答应,道:“咱们就以十招定输赢,纸上谈兵的那种。”

  这主考官还倒挺合我的口味的,直说到我心里去,看来这次非赢不可了。“这回你输定了,纸上谈兵可是我的长项。”我也不怕告诉主考官。

  主考官心里想道,还够自大的呢,我让你输得非常难看。道:“你先出。”

  “我先出就我先出,听好了,我就用基础剑法中的直刺,来攻你的胸上要害,你如何破解。”

  “你也太小看我了,敢拿小儿科的问题问我,有够行,右脚后腿一步,左脚侧移一步,右手以擒拿手直扣你左手,你待如何破解。”

  “左腕下沉,左掌外翻,一记大开碑掌向胸下要害。”

  两人你来我往的,十招匆匆而过,斗得可谓是异常激烈,最终胜权在握的我赢了这场比试,前面的几招都是以最基本也是最常用的招式攻他,直到最后一招,我以自己在神之殿领悟的逍遥神剑第一式来赢下这一场,至于剑招还不到公开的时间,嘿嘿。

  主考官败下阵来一直不敢相信,自己居然会输给一个少年,而且最后一招更是要他性命的一剑,根本不知道如何防范,这怎能不教吃惊。吃惊过后,问道:“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任逍遥。”转身离去。

  主考官见我离去,赶紧叫住我道:“对了,最后一剑是什么剑法。”

  “这是我的家传绝技,恕我不便奉告,我可以走了吗?”

  “去吧。”主考官还在思索着破解之道。

  我和莱克两人领取主考官通过凭证,来到宿舍管理处,登记入住,一切手续办妥,一阵风似的跑出去玩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