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眺望世界尽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引入(2)

眺望世界尽头 南城的小孩 4591 2021.09.02 10:00

  我从来没有机会和母亲呆在一起,我觉得我们都需要这一天。除此之外,我母亲决定让安德里亚照顾德西。这是我永远无法理解的。但我想我应该信任她。她是我的母亲,毕竟,我对她和她的决定有信心。

  “嗯,泰勒。”她说。“我很高兴你今天决定和我一起来,尽管我一直认为你觉得这种日子极其无聊。”

  虽然我觉得大部分时间都很无聊,但出于某种原因,这次我还是想加入她。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跟她一起来的目的是什么?

  “是的,这可能很无聊,但这些预约是为了帮助你,对吗?”

  “应该是这样。”

  “你说‘应该’是什么意思?”

  妈妈深吸了一口气,摘下眼镜,擦去眼角的泪水。

  “好吧,这很难向你解释清楚。现在我会给你一些信息,等你长大了我会更详细地解释,如果我能走那么远的话。”

  “你说你能走那么远是什么意思?你在说什么?”

  她放下叉子,把餐巾放在盘子上。她环顾四周,看是否有人在附近,是否能听到我们的声音。她清了清嗓子,又深吸了一口气,试图忍住眼泪。“泰勒。我很不舒服。我有很多疾病,它们可能在没有任何预兆的情况下杀死我。在我们说话的当儿,我或许在被它们慢慢杀死。”她说。

  我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些信息。这消息就像一辆进站的火车。我该怎么回应?我感到一种复杂的情绪:愤怒、悲伤、沮丧,只是……

  “真的吗?你为什么不告诉我这件事?”

  “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或者该怎么跟你说,而不是让你反应过度或过于担心。”她含泪说。

  “我怎么能不担心或不害怕呢?我妈妈就在我面前死去。”

  “泰勒,我正在尽我最大的努力获得帮助。”

  我感到愤怒在我的血液中流动。我继父知道这些事吗?他对此做了什么?他告诉我们他会使我们的生活更好。他到底做了什么来解决这个问题?

  “泰勒,我知道你很生气。但请不要生气。生气并不能解决问题。”她说。

  她说得对,我无能为力。我能做什么呢?我几乎不能保护德西免受安德里亚的伤害,我又能做什么来保护我母亲免受那些疾病的伤害呢?

  等等,我为什么说我不能保护德西免受安德莉亚的伤害?我怎么会这么说呢?她没做过什么让我去想那么极端的事。我唯一需要提防的人只有伊莉斯。

  她不可信。

  事实上,他们两个都不可信。

  但更紧迫的问题是我母亲和她身上发生的事。比如,她为什么要死?我知道人终有一死,但为什么她这么快就走了呢?坐在我这边的桌子上,泪水滴满了我的双手。

  ——

  当我们坐在餐厅里时,天开始下起大雨。

  妈妈看了看外面的倾盆大雨,她的心情更沮丧了。我们计划好了这个特别的日子,结果却被天气摧毁。她转过身来看着我,我仍悲伤地低着头,轻轻地哭泣着。

  “泰勒,”她说。“别担心。我还没死,我还在这里看着你和你美丽的笑容。不管你有没有意识到,你每天都在保护我。”

  我抬头看着她,看到她在微笑。

  “为什么?我不能做任何事来消除痛苦。”我说。

  她把手伸到桌子对面,轻轻地梳理着我的头发。

  “因为你,我每天早上起床对抗疾病,而医生却不知道如何解决这些问题。甚至在你出生之前,我就有这些问题。你父亲离开后,我不得不自己解决。然而,我需要找到一个继续前进的理由,因为我已经准备好为自己结束这一切。但后来我有了你,我找到了继续前进的理由。因此,我要对你说,谢谢你,你是我活着的理由。”

  我简直不敢相信她的话。我不知道我对她的生活产生了这么大的影响,比如,尽管经历了这么多磨难,她是如何继续前进的?最重要的是,我爸爸离开后,她就没有活下去的理由了。但她说因为我她才继续。但是德西呢?显然,德西对她很重要。因为德西对我很重要。现在,母亲告诉了我困扰她很长时间的事情,我又有了一个保护她和照顾她的理由。

  ——

  由于糟糕的天气条件,我们不得不回家,但没关系,因为我终于和我母亲度过了真正的美好时光。我打开门,看见德西朝我跑过来。我跪下来,一把抓住她,抱起她,紧紧地搂着她。

  “你好吗,德西?”我问。“你想我们吗?”

  她急切地点了点头。我忍不住看了看她的头发和发型。这对我来说很新鲜,显然不是她自己做的。但与此同时,我碰巧注意到她的眼睛有点红。她在哭,还是怎么了?也许是因为我不在这里照顾她。但我努力抑制自己的焦虑。

  “你和安德里亚姨妈玩得开心吗?”我问。

  天啊,我讨厌这么叫她。

  “很好。”她说。“她给我做了头发,然后伊莉斯和我们一起看电视。”

  安德里亚做了头发伊莉斯。她又来和她说话了。我不知道我不在的时候她对德西做了什么。我只是怀疑而已。我没有任何对她确凿的不利证据。但与此同时,从外表上看,德西还不错。她身上没有淤青什么的。至少在我看来。

  我把德西交给妈妈,然后上楼去脱掉外面的衣服。当我走近我的房间时,我看到伊莉斯正坐在楼上公共区域的电视机前。我看向她的方向,但她太专注于她正在做的事情,没有注意到我。于是,我回到自己的房间。

  一进房间,我就脱下湿衣服,重新穿上昨晚穿的短裤。我还看到了伊莉斯今早给我写的那张纸条,看起来好像没动过。

  “那么,我看你读过纸条了。”一个声音说。

  我迅速转过身来,看见伊莉斯站在我房间的门口。不知什么原因,她脸上有一种非常痛苦的表情。但我不想知道原因。

  “这么说,这是你写的?”我问。“你什么时候做的?”

  她自言自语地笑着,慢慢地爬进我的房间,一步一步地向我靠近。

  “当我们谈完之后,你决定倒在地板上时,我冒昧地在你的小笔记本上乱涂了几下。里面有很多好东西。比如,你喜欢的和不喜欢的。你对我们家的感觉,对你家的感觉,还有一些秘密,你知道的,一些男孩通常会对家人隐瞒的事情。”

  我感到一股冷汗顺着脸颊流下来。我不知道她在笔记本里看到了什么,但我担心她可能知道一些我家人不知道的事情。但同时,她也可能在耍我,也许是为了报复我昨晚对她的所作所为。

  “哦,还有关于昨晚的事。”她说着,慢慢地靠近我的脸。“这并没有发生。什么都没有发生。你没看到打火机。你没有看到火焰。你没看到我抱过什么东西,我是说靠近你妹妹的东西。你看到的是你想看到的。你想过这一点吗?”

  在那一刻,她离我的脸只有几毫米。她的话几乎都在我耳边低语。她的手放在我的脸颊上。然后我盯着她的眼睛,我感到我的心下沉到我的胃里。她的眼睛深邃而黑暗。那更像是一种凶狠的眼神在盯着我。她发出这种疯狂的傻笑也于事无补。

  在激烈的争吵之后,她慢慢地把手从我脸上松开,慢慢地退到一个比较舒服的距离。她捂住嘴笑了起来,然后转身走出我的房间。然后她微微转过头,我只能看到她的右眼。

  “别担心,今晚会睡得很恐怖。我不会一个人睡的。”她笑着说道。

  然后她微笑着走出了我的房间,就像她进来时一样。

  我忍不住感到恶心。刚才发生了什么?那是什么?伊莉斯不可信。她肯定有什么不对劲;我只是无法确定那是什么。但很明显,与伊莉斯相比,安德里亚似乎有点正常。我是说,她唯一一件完全不符合性格的事就是把德西从床上抱起来,然后还偷听我和我妈妈的谈话。总而言之,我不知道该怎么想,一切都太混乱了。

  ——六个月之后——

  这是一个意想不到的转折。事实上,我们都没想到他会发生什么事。就好像,他曾经在这里,现在又不在了。他们说他在工作时死于一场事故。他被送到海外去做工作。我不知道他的工作是什么,他从来没有告诉过我他的工作是什么。他照顾了我们,我有什么资格去问他的工作是什么?或者他是否喜欢这份工作?尽管如此,听到他的死讯,我还是很冷静。

  这家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从美国的另一个地方来告诉我们,他在那次事故中丧生了。当然,当首席执行官来告诉我们这个消息时,德西并不在场。妈妈不想让她为所发生的事担心,但同时,我甚至不认为德西理解死亡的概念。她当时只是个四岁的小女孩。谈到这样的话题,她似乎一点也不懂。

  “那么,这对我们来说意味着什么?”我的母亲问。

  “在这个时候,我们会给你钱来支付他的葬礼,还会给你他在与公司签约前支付的保险金。所以,你应该以此为生。唯一的问题是,他不会再回来了。”他们说。

  “等等,负债呢?”我问。“难道公司不对事故负责吗?”

  总裁摘下眼镜,叹了口气。

  “事故是无意的,从来就不是故意的。我当时不在场,所以不能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我很抱歉。”

  这个答案对我来说都不够好,更别说我妈妈了。我们怎么能接受这种狗屁回应?这是一场意外,这有什么意义?现在,我们要做什么?我妈要怎么照顾我们?

  首席执行官看到了出路,那是我们最后一次见到他们。

  ——

  葬礼进行得和其他葬礼一样。完全无聊,浪费时间。我继父的家人当然是来看他们的爱人被埋在一堆该死的土里。他们甚至来不及找到他的尸体。他们花了两三个星期才找到它!但那都是过去的事了,我再也不能为他做任何事了。我甚至没有叫他的名字。我后悔了吗?没有。我甚至不是他亲生的孩子。德西是他的亲生骨肉,伊莉斯是他的侄女之一。所以,我只有我妈妈。

  葬礼快结束的时候,安德里亚碰巧遇到了我们,听到发生的事,她并没有太难过。

  “我希望你们一切都好。”她说。“听到关于他的消息一定很难受。伊莉斯和我听到这件事都很难过。”

  我和我母亲都没有回应她。我们感情受挫,说不出话来。

  “别担心。你可以搬来和我们一起住。就像一个新的家庭。你会得到我们的爱,不需要担心住的地方,毕竟,那笔钱最终会花光的。”

  等等,她怎么知道那笔钱的?她不可能知道这件事。但我不能说什么。

  “那么,你想让我们跟你们俩一起住?”我的母亲问。

  “嗯,实际上是我们三个人。伊莉斯和我,还有我的新男友。”她说。“别担心。反正他也很少过来。”

  “可是你说的是三个?”我问。“他住在那儿吗?”

  “好吧,我们只能说……他经常来我家过夜。不管怎样,你们觉得如何?听起来是个好计划?”

  我的母亲充满了沮丧和悲伤,她知道她没有能力照顾德西和我。但我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我的意思是,这挺不错的。”她说。“我需要帮助。”

  “等等,你的病情呢?”我问。

  “哦,别担心,”安德里亚说。“我们可以把医院的预约调换一下,这样你妈妈就可以去更近的医院了。”

  “好吧,如果你这么客气的话。我看没有什么不可以的。”我的母亲说。

  安德里亚的脸因幸福而容光焕发。“太好了!我一定会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内来接你们。”

  就这样,她走开了,留下我和妈妈面面相觑。那种情况下我们该怎么做?

  “至少他们愿意帮助我们,对吧?”我的母亲问。

  “我以为你会有足够的力量来照顾我们两个。”

  “是啊,不过现在多一个帮手也不会太糟,不是吗?”

  我不能用这种逻辑来辩论。

  回到家后,妈妈开始把她的衣服和其他东西装进一堆箱子里。她甚至拿起了她和我继父的照片,我瞥见她在独自哭泣。我本来想去说点什么的,但我知道这是个坏主意。所以我先上楼收拾了我的东西,收拾完之后,我去了德西的房间帮她收拾了东西。

  我们听到门铃响了。我下楼去开门,去见安德里亚。我勉强地笑了笑,试图掩饰自己的冷漠。

  “泰勒,最近怎么样?你们准备好了吗?”她问。

  “我妈妈刚刚收拾好行李,我和德西基本上都收拾好了。”

  “我可以帮你把东西放到我的车里。”

  她进来了,我就走开了。我关上门,上楼去拿我的东西,开始把它们放进她的车里。过了一会儿,我们所有的东西都装进了安德里亚的车里。我母亲对房子做了最后的道别然后她和德西上了安德里亚的车。

  我是最后一个走出那间空房子的人。我们为什么要离开这房子?我们就不能呆在这里吗?这房子会怎么样?很明显,妈妈付不起钱了。但既然我们要搬去和安德里亚住,可能会省钱。我不知道该如何看待这种情况。我只知道一定会有事情发生。

  我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我关上了门,上了锁,慢慢地从我的庇护所后退了很长时间。现在我要面对一个新的局面。

  当然,不会有什么坏的,对吧?

  至少,安德里亚在去的路上是这么告诉我们的。

举报

作者感言

南城的小孩

南城的小孩

下次更新时间:9月9日上午十点

2021-09-02 10: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