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眺望世界尽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绑架新闻(1)

眺望世界尽头 南城的小孩 4259 2021.09.08 16:06

  泰勒许久以来第一次睁开了眼睛。他躺在凯雅的腿上,她在梳理他的头发,她试图让他放松下来。

  他抬头看着她,不禁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他不知道那种奇怪的感觉是什么,但他无法否认。他仍然对她感到有点怀疑,还在问她为什么要帮他寻找他的妹妹。但现在,他记起了一些更重要的细节,他决定改变自己的客观目标,不仅要拯救妹妹,还要拯救母亲。

  他曾经觉得,当他真正坐下来,试图拼凑出那些导致他们不得不和姨妈住在一起的事件时,他实际上只是稍微改变了一点历史。

  “泰勒,你做得不错,”凯雅笑着说。“我为你感到骄傲。你感觉怎么样?”

  “我想我感觉还好,我还有很多话要说,但我觉得我已经把一些想法整理好了。伊莉斯,她有点不对劲。”

  “也许,可能是因为她只是个不正常的女孩?”

  “不,不可能那么简单。是她那晚给我写了那张纸条,是她那晚来找我聊天。她毫不费力地渗入了我的思想。这是一个困扰我很长时间的问题;至于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一直都想不出答案。”

  凯亚琢磨着那个叫伊莉斯的女孩是什么样的人,为什么泰勒和他的家人对她如此神秘。她没有特别的理由要表现得如此反常。给泰勒写那封信的目的是什么?

  当泰勒在他继父的家庭背景故事中提到这部分时,她对这个问题想了很久。她怀疑他的家庭,但同时,她几天前才认识泰勒,所以不知道该怎么看待他。

  但她知道,她在他身上看到了大多数人都拒绝看到的东西。他在她眼中是无辜的,也许是因为她对他有某种感情,但这很难判断,因为她不了解泰勒。但她知道她可以信任他,她不知道为什么她可以,但她知道自己可以。

  “是什么让你对伊莉斯感到不舒服?”凯雅问。

  泰勒有很多答案,但他不知道如何把它们组合成一个完整的句子,而不会听起来像一个白痴或偏执狂。当泰勒思考这个问题时,凯雅对他最初的故事还有一些疑问。比如,安德里亚是怎么知道泰勒的母亲会得到一笔钱的?除非他的继父在他去世之前做了什么?她不可能知道那笔钱的事。其次,安德里亚试图让泰勒和他的家人和她一起生活的目的是什么?她很难理解他们和她住在一起的目的。是的,他的继父死了,他的母亲病得很重。但这并不意味着她不能同时照顾泰勒和他的妹妹。

  这两件事都让凯雅非常担心,她无法回答这些问题。她无法为那些事实伤脑筋。

  泰勒对凯雅的问题想了很久,但他就是找不到一个可以证明他的偏执的答案。

  “说实话,我不知道。”他说。“我仍然无法描述她。尤其是在我十二岁的时候,她对我来说很奇怪。我发誓她把蜡烛对着德西,我对天发誓她对德西说了什么让她哭了。但包括我父母在内的任何人都说我没有证据。”

  “那么,你认为她是想通过在心理上搅乱你来报复你?”

  “我不这么认为,但我觉得一旦回顾我和安德烈住在一起时发生的事情,我就应该把一些碎片拼凑起来。”

  泰勒深深地叹了口气,坐了起来。他揉了揉眼睛,看了看凯雅,她仍然保持着同样的姿势,但现在她的双臂交叉在胸前。

  “所以,现在什么?”她问。

  “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想怎么做?”

  “做什么?”

  “试着回忆过去?我们已经做了一次。我们还有时间再来一次。”

  泰勒向窗外望去,伸了伸胳膊。

  “我很想,但我他妈太累了。”他说。“谈论我糟糕的童年让我更加疲惫。”

  凯雅忍住笑。她知道泰勒在尖叫着醒来之前确实已经睡了好几个小时。

  “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泰勒问。

  凯雅有一种感觉,那个问题将再次浮出水面。她知道她必须给他一个答案,让他信任她。

  “我是来帮助你的。”她说。“我可以把你说的话写下来,但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个好主意,因为那样的话,我们的证词就会对你姑姑不利,现在可能还有伊莉斯。”

  她开始有点沮丧,因为她可能是在浪费泰勒的时间。她开始觉得自己帮不了他了。

  “我该怎么办?”她心想。“我帮不了他。”

  她泪流满面,双手抱头。在那一刻,她觉得自己一无是处,毫无希望。

  泰勒看到她在哭,便走过来坐在她身边,开始安慰她。他不知道在这种情况下该怎么办,他以前还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然而,他感觉很糟糕,因为他没有任何帮助别人的经验,因为他几乎不能帮助他的妹妹,更不用说自己。

  “没什么。”他说。“不要担心想不出这个问题的答案。你不应该感到难过。你真的想花很多时间来帮我,而你从没见过我。大多数人听到这种情况会立即转身离开。所以……谢谢你。”

  泰勒的话打动了凯雅。她不知道他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她知道他是那种冷淡的人。但当她听到他说的时候,她内心感到很幸福。

  她抬头看着他,笑了。

  他也朝她笑了笑。

  “谢谢你让我相信,我至少能帮助需要帮助的人。”她说。

  “妈的,在这个时候,你可能要重新考虑你的未来,成为一名治疗师或其他什么。”泰勒笑了。

  她默默地笑了。过了一会儿,她感觉好了一点,不再哭了。

  “嗯,我可以洗个澡吗?”泰勒问。

  “是的。洗手间在走廊那头。”

  泰勒放开凯雅,站起身来,走到他的行李前,走向浴室。

  他打开水龙头,走进去开始洗。当泰勒站在热水里时,他开始听到一个声音。

  他向浴室外望去,看到德西正坐在马桶上看手机。

  “德西?你在这里做什么?”他说。“等等……你为什么在这里?”

  德西没有回应。

  泰勒没有想太多,因为有时候德西会在泰勒洗澡的时候走进浴室,坐在马桶上,通常只是和他说话。

  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见到他的妹妹了,所以她来到这里是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

  “嗯……德西?你还好吗?”泰勒说。

  德西仍然在忙着手机,没有回复他。

  他只是盯着她看了至少一两分钟,完全不明白她为什么没有反应。

  有人敲门。

  “嘿,泰勒,你在里面没事吧?”凯雅说。“你在跟谁说话?”

  泰勒没有意识到自己说话声音这么大,但他没想到她会走到门口,注意到他在说话。她好像坐在门边听他说话。

  “哦,没有人,”泰勒说。“我只是想大声说出一个想法。对不起,我会小声点的。”

  “好的。我只是问问。”她说。

  他等待着持续的寂静,然后从浴室里探出头来,看看德西是否还坐在那里。然而,她并不在那里。她可能去了哪里呢?她一分钟前还在那里。

  泰勒尽量不去想它,他已经浪费了太多的热水。他终于洗完澡出来了,就在那时他又见到了德西。但当他再次见到她时,她正坐在洗脸台上。她只是看着泰勒,对着他微笑。每当他看起来悲伤或为某事感到沮丧时,她总是给他的那种天真的微笑。他觉得他可以一直依靠德西的微笑来照亮他的一天,或者带走他的痛苦。

  “我忍不住要问你,你还好吗?”他问道。

  她还是没有回应。发生了什么事?她是哑巴吗?她是不是害怕得说不出话来,只是装出一副高兴的样子来掩饰她的恐惧?是什么?泰勒不知道该怎么做,也不知道该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他看着德西,忍不住流下了眼泪。除了闪回和她的黑暗幻象,那是他第一次真正看到她在对他微笑。大多数时候,这只是一个普通的微笑。

  “我知道你一定是害怕了,但没关系。我很高兴看到你没事。”他含泪说。

  他走过去拥抱她,但当他走过去时,他穿过了她。就好像她是鬼一样。他很困惑,他确信她是真的,而且此刻她正看着他。她不可能不是真的。

  这一事实使他哭得更厉害了。他知道自己又一次没能救回妹妹,因为他不能像他想的那样把妹妹抱在怀里。但她仍然面带微笑地盯着他,但当他抬起头时,他注意到眼泪开始从她的眼睛里掉下来,她的眼睛变红了。

  他知道他必须做些什么,但他不知道该怎么做。这就是问题所在。他感到血液沸腾,他感到愤怒的浪潮流过他的身体。然而,问题是他不在自己家里。其次,他不想让凯雅和德西害怕他的愤怒。

  事实上,在他心里,他不能让任何人看到他的样子。尤其是在他和他的姨妈和表妹搬到一起之后发生的事情之后。

  他感受到了他当时的愤怒和愤怒,他无法做任何事情,因为他是如此的无能为力。然而,他不能责怪自己,他太年轻了,什么都做不了。他完全是孤军奋战。他无法对任何人敞开心扉。

  甚至在他遇见凯雅之前,他就知道他不能依靠任何人,因为没有人会相信他。不管安德里亚和伊莉斯对德西和母亲做了什么,人们都很冷漠,没有人会注意到她们有什么不对劲。泰勒知道这一点。

  他抬起头,看见德西已经走了,她消失的方式和进来的方式一样:安静,没有任何预兆。

  这太棒了,现在他该怎么做呢?他一看到她就不敢相信;她刚刚离开,现在他哭得更厉害了。但他还是尽量压低声音不让凯雅听见。但他有一种感觉,无论他在做什么,她都在偷听。

  有人轻轻地敲门。

  “泰勒,是我,”凯亚说。“你还好吗?你在里面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泰勒试图擦干眼泪,很快地清了清嗓子,这样听起来就不像在哭了。

  “唔……是的。我很好。谢谢你来看我。”他说。

  “是的……”

  然后是沉默。他不知道她是否还站在门的另一边。但与此同时,他真的不在乎。他心烦意乱,无法正常思考。

  他终于振作起来,穿上衣服,走出浴室,回到客厅。他看到凯雅裹着一条毯子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你还好吗?”她问。

  “我很好。你还好吗?你看起来快冻僵了。”

  “我想是有点冷。你想和我一起看这个节目吗?”

  泰勒走向沙发,看屏幕上正在上演什么。

  “这是什么?”他问道。

  “我不知道。我只是偶然发现了一些孩子。”

  “我们可以看那个或者别的什么。”

  他坐在她旁边,他们一起看电视节目。他对这种情况感到有点不舒服,因为他以前从来没有像这样坐在女孩旁边。

  凯雅往沙发里靠得更远了,她把自己裹得更紧,以保持自己的温暖。

  “你有那么冷吗?”泰勒笑了。

  “闭嘴!你想让我热热身吗?”

  “不知道,不过我想我可以试试。”

  泰勒伸手抓住他最喜欢的连帽衫给了她。然后她看着他,开始有点脸红。

  “你在干什么?”她问。

  “你说你很冷,所以我让你穿我的连帽衫。这是我最喜欢的。”

  这时她真的脸红了。她穿上它,然后把自己裹在毯子里。她显然还是很冷。

  “你还冷吗?”泰勒问。

  凯雅撅着嘴看着他,顽皮地轻轻推了推。

  “是啊,我他妈冷死了。”

  然后泰勒抱起凯雅,让她躺在他的膝盖上,她的头靠在他的肩膀上。突然间,她觉得暖和多了,开始有点累了。

  “你现在觉得暖和了吗?”他问道。

  “嗯,有一点。我感觉舒服多了。”

  这时,泰勒也开始脸红了。他以前从来没有听过一个女孩对他说过这样的话,更不用说和一个女孩“拥抱”了。他不知道如何理解这种情况。他非常困惑。他知道他对她有感情,但他不知道该不该相信她。

  对他来说,在那一刻,他很矛盾。

  不过,眼下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他尽量不让自己变得兴奋。

  尽管泰勒十分清醒,但他注意到凯亚没有说话,而且一动不动。但她还在呼吸,这对泰勒来说意味着她还活着。但他不知道她只是在看电视,还是真的睡着了。不管怎样,他都不想打扰她。

  他低头一看,她的眼睛真的闭上了,呼吸很轻,睡得很熟。他以为她只是想暖身,但没想到自己会抱起她,并把她放在自己的膝盖上。尽管她穿着他的连帽衫,她还是裹在毯子里。

  “她看起来很平静。”泰勒认为。“她睡觉的时候是如此美丽,而她自己却没有意识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