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眺望世界尽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眺望世界尽头

南城的小孩

  • 悬疑

    类型
  • 2021.05.25上架
  • 4.91

    完本(字)

6位书友共同开启《眺望世界尽头》的悬疑之旅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缺乏证据

眺望世界尽头 南城的小孩 3179 2021.08.26 20:57

  “我记得她那张天真无邪的脸;她是那么纯洁和善良。但却不情愿地留下了伤疤。她没必要这么做。他们把她从我们身边带走了,我无法用我想要的方式保护她。知道她再也不会回到我身边,我每天都很难过。希望我能克服它,试着按照她希望的方式生活。”

  泰勒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一滩血泪中。他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到达那里的。他环顾四周,看到一个女孩的尸体躺在他身上。他把她长长的卷发从她眼前拨开,又开始呜咽起来。他记得他为什么在那里,发生了什么,以及他是如何陷入那种境地的。

  “德西,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他说。“你为什么不来找我帮忙?”

  六个月前。

  德西,泰勒的妹妹。她上吊自杀了,但是没有人通知泰勒她自杀了,因为他没有办法联系到她。在她自杀之前,他18岁的时候离开了姨妈家,之后他只在她12或13岁的时候见过她一次。他不记得了,据他说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他唯一记得的是,他的姨妈告诉他,如果他试图向警察告发她对德西的所作所为,她就会切断他们之间的一切联系。

  当然,泰勒是那种说话算话的人,他因为姨妈涉嫌虐待儿童而去找了警察。当一名儿童保护机构的工作人员来调查泰勒告诉警察的事情时,姨妈、德西和妈妈都不在家。姨妈觉得泰勒是要去警察局显示他的“男子气概”,所以不管她告诉他什么威胁信息,她都不予理睬。所以,他们的姨妈强迫德西和她的妈妈上了一辆车,开车到城市的另一个地方,和姨妈的男朋友住在一起。

  “我们去了你姨妈的住处——”

  “后……姨妈。她是我们的后姨妈,并不是直接的那种关系。”

  “对,我的道歉。后姨妈。”她说。“嗯,我们去了她的住处,她不在那儿——”

  “胡说!”泰勒喊道。“你怎么知道?”

  “嗯,我们敲了敲门,试着从窗户往里看。我们认为,她意识到我们盯上了她,并突然离开了该地区。”

  “等等……你说‘我们认为’是什么意思?你在说什么?”

  “她学校的老师和校长告诉我们,她的腿、脖子和手腕上都有瘀伤、伤疤和烧伤痕迹。”

  听了这话,泰勒非常愤怒。当社工告诉他发生在他妹妹身上的可怕事情时,他努力保持冷静。但在他内心深处,他知道必须做点什么。唯一让他担心的是,他不能把妹妹和母亲从姨妈身边带走。

  “你知道你继姨妈的名字吗?”社工问道。

  “她的名字?安德里亚·史蒂文斯。为什么这很重要?”

  “我们可以把这些信息发送给警方,这样他们就可以追踪她,希望能找到她,当情况发生时,我们就会出去和她谈谈。”

  “那么,你说的‘我们’是指……?”

  “儿童保护机构,还有警察去质问你的姨妈。”

  泰勒站在一边,想着他现在不能做任何事来帮助他的妹妹,因为他不知道她在哪里。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希望通过把姨妈的名字告诉警察,让他们找到她可能去的地方。

  “嗯……原谅我吗?先生?”

  泰勒开始看到姨妈站在他面前。她就站在那里看着他就像他在她下面一样,就像他年轻的时候一样。当他站在那里看着她时,他开始看到血从她的鼻子和眼睛里滴下来,然后开始看到手腕和脖子上到处都是瘀伤和绳子的痕迹,好像有人对她进行了暴力折磨。然后他突然看到他站在他姨妈和她的女儿面前,她们躺在血泊中。他开始呼吸急促,想到这里就感到头晕目眩。

  “先生,你还好吗?”社工关心地问。

  他无法回答,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是什么原因使他突然想到他的姨妈和她的女儿躺在血泊中死了?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在想一个如此生动而疯狂的想法。他以前有过几次这样的想法,但都没有那个强烈。

  在被带到附近的椅子上后,泰勒被递给了一杯水,然后做了个深呼吸,并被要求送往医院;他拒绝了,说这只是一个突然的侵入性的想法,它不应该担心太多。但在他的内心深处,他仍然知道有些问题需要解决。

  “既然你刚才有点恐慌和焦虑,我几分钟后就回来。请随意在办公室里走动走动,伸伸腿,或者要水喝。我马上就回来。”

  社工走出主房间,走进一间办公室,大概是她的办公室,但泰勒不确定。此刻他对很多事情都不确定,他不确定他的姐姐在哪里,也不确定为什么他的姨妈就这么走了,一句话也没说就决定逃离儿童保护机构和警察。对他来说,什么都说不通,他不明白为什么会发生这些事情。他很担心他妹妹的情况和他阿姨让他们住的生活条件。

  “这事就是那个婊Z干的。”泰勒咕哝道。“我会找到她的下落,然后亲手杀了她。她不配活下去,更别说有机会解释自己了。她这样做。我想要答案,这就是我想要的。都是些他妈的答案。”

  泰勒站起身来,开始大步踱来踱去,由于愤怒和沮丧,他整个身体都在颤抖。他很有攻击性,动作也很大声,还大声自言自语,以至于一些人开始盯着他,看着他,因为他的意外行为就像一个精神病患者。但他无法控制自己因为发生在他妹妹身上的事。他知道他必须做点什么来找到他妹妹把她从地狱里救出来。

  20分钟后,社工走出了办公室,但就在她走出办公室的时候,警察走进了大楼。这让泰勒有点担心,但这让他感到轻松了一点,因为他知道他可以去警察局,告诉他们关于他的姨妈和她对他妹妹做了什么。

  “警官们,我很高兴你们来了。”社工说。“这就是我说的那个人。”

  泰勒困惑地看着那个社工,他不明白她的意思。然而,这并不重要,因为当泰勒在办公室的时候,社工告诉了警察,警察已经带着怀疑的眼光走进了大楼。她告诉他泰勒“恐慌症发作”,然后当泰勒在大声地对自己发泄时,她让他听起来像一个疯狂的、精神错乱的人,他的古怪行为。

  因此,泰勒没有得到机会向警察解释他妹妹发生了什么;警察决定去警察局问泰勒一些问题。这让泰勒很困惑,因为他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太太,有什么办法我们能私下跟威尔逊先生谈谈吗?”一个军官问。

  “哦,是的,当然。”她说。“这边请,请跟我来。”

  他们都跟着社工来到大楼后面的一间空办公室,但是,社工和警察都有意选择了房间。由于泰勒的无礼行为,他们觉得有必要让至少一名警官和他一起呆在房间里,而另一名坐在房间外面,以防发生不好的事情,需要呼叫支援。

  “你好,威尔逊先生,我想你在想我们为什么在这种情况下和你谈话。”警官说。

  泰勒环视了一下房间,看到有一扇大窗户,前面还有一个又大又长的车站似的地方。有更多的社工和其他警察站在那里,试图不让自己看起来像是在听,尽管他们确实在听。

  “嗯,我不知道为什么要把我带到这个房间来和您单独谈谈,我只是想谈谈我妹妹和我姨妈的事。我没想到会被扔到这种情况下,更不用说和一名警察交谈了。”泰勒说。

  “无论你要告诉社工什么;你可以告诉我。我可以像她一样帮助你。”

  “但你们不是儿童保护机构。”

  “我们可以和儿童保护机构一起,更好地帮助你和你的家人。”

  泰勒对这个警察很怀疑,他们说的话,他不知道该不该相信这个人。因为他不相信任何人,除了他的妹妹和母亲。所以,让泰勒信任这个对他如此咄咄逼人的人,在泰勒看来是很荒谬的。但他还有其他选择吗?他的妹妹不见了;天知道他们的姨妈会对他们做什么。除非他们的姨妈一开始就对他妹妹做了什么。

  她是吗?

  泰勒很确定,这就是他去儿童保护机构的原因,首先,因为当他不在的时候,那里发生了虐待。唯一的问题是……

  “……你根本没有证据证明发生了任何虐待行为,对吗?”警官问。

  “你说‘实际证据’是什么意思?”我敢肯定!”泰勒说。“找到我妹妹,她会告诉你的!”

  “那么,你是说你姐姐身上确实有伤痕和瘀伤?”

  “是的,我就是这么跟你说的!”

  “你最后一次见到你妹妹是什么时候?”

  泰勒不得不思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最后一次和他姐姐说话是在他十八岁的时候。那是他要去上大学的时候。但后来,他记起几个月前最后一次见过她,因为他收到妹妹的信说,她想他了,她想让他去接她和他们的母亲。

  “……所以,当我来到我们继姨妈最后一个为人所知的住处时,我敲了敲门。她打开它……”

  泰勒停顿了很长时间。房间里静悄悄的,泰勒正努力为姨妈留给他的可怕回忆做好准备。眼泪开始从他的眼睛里掉下来。

  “她告诉我,如果我去找警察或任何有关我妹妹的人,我就再也见不到我妹妹了。”

  泰勒当时基本上都哭了,他控制不住自己。他知道自己最终必须把它弄出来。

举报

作者感言

南城的小孩

南城的小孩

每周四22:00更新   请大家多多评论,您的任何建议都是对我的莫大支持!!

2021-08-26 20:57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