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眺望世界尽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引入(1)

眺望世界尽头 南城的小孩 7296 2021.09.02 10:00

  “好吧,让我们从头开始,泰勒。谈论这件事可能会唤醒你的记忆,也许会找到一些碎片。”

  “好吧……让我看看。啊,该死,我们必须通过那部分,不是吗?”

  “没错,一切。”

  “我真的不记得每件事;我的记忆有很多空白。我把童年的很多东西都屏蔽掉了。”

  “好吧,让我们看看会发生什么。当你开始说话的时候,你就会开始记得。”

  ——八年前——

  有几晚我都做噩梦。祝别人有好梦。大多数时候我的记忆都是空白的。至少,我周围的人是这么说的。

  像往常一样,闹钟把我从睡梦中吵醒。我会在焦躁不安的状态下翻了个身,看看闹钟。

  “别再搞这个了。”我心想。“我只想回去睡觉。”

  门会在…

  “泰勒!醒醒!”

  现在…

  谢谢这么说的人。

  “来吧,来吧!起来!妈妈和爸爸在等我们!”

  “德西,再给我五分钟,好吗?”

  她总是撅着嘴,板着脸失望地看着我。

  “你总是这么说。”她说。

  “如果你现在离开,五分钟后回来,我就把我的熏肉给你。”

  “成交。”她说着冲出了房间。

  刚才从房间里跑出来的那个“德西”女孩是我的妹妹。我非常爱她,她和我妈妈离我很近,对我的心也很敏感。我愿意为他们做任何事。德西只是一个小女孩,她不知道周围的世界是多么的残酷。她的生活才刚刚开始,她才四岁。还是三岁?我有时会忘记她的年龄,这通常会让我对自己感到不安。连我妹妹的生日都不知道。这有多棒?

  我终于从床上滚了下来,倒在地板上,在德西给我的那五分钟里,我一直躺在那里。最后,又有了三百秒的平静和安宁。它们慢慢地滴答作响。

  还剩296秒。多么伟大。

  我发誓我眨了眨眼就闭上了眼睛,因为我一睡着,又听到了她的声音。

  “泰勒!起来,已经五分钟了!”德西大叫着跑进我的房间。

  我知道平静最终会结束,但这并没有用,我必须站起来,面对这个世界。我翻过身来,看着德西。她走到我身边,坐在我的胸前,对我微笑。我忍不住摸摸她的小鼻子,看她对我的反应。我总是把妹妹看作是一个天真无邪的人,尤其是因为她只有4岁。但这并没有阻止她成为最外向的孩子。

  “你在干什么,德西?”我笑了。

  “我正坐在你身上呢。”她笑着说。“看到了吗?有弹性的!有弹性的!”

  她总是假装我的胸部是一张蹦床或是她一直想要的弹跳屋。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件事没有让我如此困扰,但只要她开心,我就无所谓了。

  “爸爸妈妈想见我,是吗?”我问。

  “不,傻子!该吃早饭了!来吧,你欠我培根!”

  她从我胸口跳下来,假装把我从地板上拉下来。从我12岁起,她几乎不可能把我抱起来。但为了让她觉得自己强大,我会同意的。

  我们走下楼,受到母亲和继父的欢迎。我父亲从未真正对我的生活产生过错综复杂的影响;因为他离开我母亲的时候我还很小,德西还没出生。混蛋,我一直很讨厌他就这样抛弃我们。我只是希望我的继父不会就这么站起来离开我们。

  “早上好泰勒。”我的母亲说。“你的盘子在柜台上,在赶公交车之前尽量多吃。”

  “好的,谢谢你做这个,妈妈。”

  与继父交谈并不总是件容易的事,因为他进入我生活的时间很晚,试图和他建立牢固的关系是很困难的。别误会,我确实跟他谈过;只是他有自己的问题要处理。他的家庭并不总是最好的人。至少,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他们时的第一印象。

  尤其是在见过他的姨妈安德里亚·史蒂文斯之后。

  我该怎么形容呢?那时,我不像我妹妹那样关心她。由于我的妹妹是我的母亲和继父的孩子,安德里亚被认为是她的亲生阿姨。不知好歹。什么一个笑话。

  “如果你愿意,可以打电话给安德里亚姨妈。”她总是告诉我。

  我不喜欢叫她。毕竟,我们根本没有亲戚关系,她跟我有几分亲近的唯一原因是因为我的继父。我没有任何理由跟这个人说话。她还有个女儿,叫伊莉斯,但我几乎没看见她……

  我听到一本书突然合上了。

  “早上好,泰勒。”他说把我从思绪中拉出来。

  “早上好。”我回答道。

  “你睡得好吗?”

  “我睡得很好,和往常一样。”

  “好吧,那就快吃吧。你得赶公共汽车。”

  “好吧。”

  我们之间的谈话通常就是这样进行的,总是那么无聊和毫无意义。我从来没有机会和我继父建立一种体面的关系,因为他的家庭很糟糕。他们总是挡着我的路。我是说,妈的,我都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他!不用多说,我们的关系有多糟糕和尴尬。

  我十二岁的日子并不好。不断做无意义的噩梦,在睡梦中看到那些想法。我想到的是暴力、恐怖和残害。你知道的,就像平常一样。有些晚上我会做恶梦梦到德西,梦到她会有什么坏事发生而我却无能为力。这总是一种可怕的经历。主要是因为我通常会在极度恐惧中尖叫着逃跑,墙壁会开始向我逼近,我感觉自己会被追赶我的东西或任何人抓住。最后,墙壁会在最后一秒关闭。就在它们完全包围并压扁我之前,我会突然醒来。我的肺并没有被倒塌的墙壁完全压碎,这让我感到安心。

  通常,在这样的恐怖表演之后,我会下床去德西的房间,只是想确认她还活着,没有发生什么事。通常情况下,一切都很好。通常。

  一天晚上,我发现她一个人在后院游荡,当我走近她时,她消失了,然后我被吓醒了。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我去问她这件事,她回答说她睡着了,不记得去过后院。然而,我安慰自己,这只是我的想象在对我玩一个残酷的恶作剧,我没有任何问题。毕竟,这种事不会发生在人身上,对吧?至少安德里亚是这么告诉我的。

  我后悔当初听了她的话。

  ——

  “叫他……先生什么的,怎么样?”我的母亲问。“你得给他起个名字,泰勒。”

  我想我永远不会叫他先生,叫他先生太奇怪了。我从没想过要给继父起什么名字,因为我从来没有真正接近过他。除了运动之类的,我们真的没有任何共同的兴趣。我记得他告诉我,他在成长过程中经常看动漫,当他告诉我的时候,我觉得那很有趣。最后,我们有了共同之处。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大多数时候,他总是在外面工作。当然,我不在乎他做了什么。所以,我们的关系只能到此为止了。

  我有时也会做一些没有意义的梦。那是一片空白,空空如也,一片漆黑。实际上,只是……什么都没有。我会去睡觉,然后醒来。这是它。不多也不少。那些“梦”发生的夜晚,我在床上坐起来,生闷气,因为我不知道该如何看待这些梦。

  有时我会看到闪现的文字,比如;“这不是真的。她要死了。你救不了她。”

  类似这样的事情。但我通常只是忽略它们,因为首先,我知道它们不是真的。我怎么会相信这种鬼话?比如“她快死了”?真是一派胡言,真的!

  但同时,我又忍不住觉得那是真的。我不知道为什么,但它不时地浮现在我的脑海里。几乎让我彻夜难眠。然后,黑夜变成了白天。不知怎么的,我有精力熬过那些不睡觉的日子。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我只是按照他们的说法“随波逐流”。重点是,我睡不着,所以,去他妈的!

  ——

  我还是想不出那个混蛋叫什么。我开始意识到,这个事实最终会追上我,并把我撞倒。妈妈一直缠着我不放。她为什么就不能放过这事呢?为什么名字这么重要?他又不是要死了什么的。

  至少这是我们的希望。

  我希望那句话没把我搞砸。

  他的家人偶尔会来我家做客。主要是他的妹妹安德里亚和她的女儿伊莉斯。或者她更喜欢别人叫她伊莱。她是个古怪的孩子。她比我小三岁,但比德西大四岁。所以说真的,我是我们当中年龄最大的。每当有不好的事情发生,比如有人会受伤。我经常因此而受到责备。即使我在房子的另一边,或者在楼上远离他们俩的房间里。德西出了什么事,都是我的错。伊莉斯从来没有被责怪过。

  “德西是自己弄成这样的。”她总是说。

  真是一派胡言。

  我被责怪,而不是她,就因为我没能阻止伊莉斯对德西做的那些事。不管那是什么。

  一天晚上,安德里亚和伊莉斯因为某种原因碰巧在这里过夜。我不记得为什么了。但我记得看到伊莉斯在玩打火机,应该是她妈妈的打火机,因为安德莉亚喜欢抽烟。然后,我看到伊莉斯把打火机举得离德西的胳膊很近然后,她走到德西身边对她耳语了几句。每当它让德西哭的时候,我的父母就会跑上楼去看她为什么哭。幸好我刚好站在那里,于是我说了出来,说伊莉斯把打火机靠近德西,对她耳语了几句,让她哭了。当被我的父母询问时,伊莉斯说她没有做过这种事。当我妈妈问德西她说的是不是实话时,德西慢慢地点了点头。

  我感到热血沸腾。她怎么能当着我父母的面撒谎?她说了什么让德西哭了?

  “她撒谎,妈妈!”我喊道。“我发誓她当时拿着打火机!问她!”

  “是真的吗,伊莉斯?”我妈妈问。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没有打火机。”

  她把口袋里的东西都掏了出来,伸出双手,告诉我她身上没有打火机。

  “泰勒,我不知道你看到了什么。但这可不是闹着玩的。”我的妈妈说。

  我简直不敢相信刚才发生的事。她怎么能这么快就把打火机扔,还装得若无其事呢?

  “我不可能撒谎!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也许因为你不喜欢伊莉斯。不管出于什么原因。”

  “这么说,你相信她胜过相信我?”

  “泰勒!别对你妈妈说这种话!”

  我赢不了那场争论。从一开始,这场战斗就注定要失败。我只是低下头,走回我的房间。我用眼角余光看到,伊莉斯在抚摸德西的头发时,给了我一个阴险的假笑。

  ——

  我躺在地板上,盯着天花板。

  “他们为什么相信我而不相信她呢?”我问我自己。“他们究竟看中了她什么才相信她呢?”

  我开始感到有几滴眼泪落在脸颊边。我揉着眼睛,努力不让自己哭出声来。但我忍不住哭了。

  “泰勒?”

  我转过身去,想看看是谁说的,但我一个人也没看见。我房间里太黑了,谁也看不清。

  “谁在那里?”我回答道。“是你吗,德西?”

  听起来不像德西,像是比他年长一点的人。奇怪。但与此同时,那声音确实有点吓到我了。但我试着忽略这种恐惧。

  “不要说话,只听。”声音说。

  “你说了谎,你什么都没看到。那都是你的幻想。记住这一点。任何东西,我的意思是,任何你看到或听到的东西都在你的脑海里。”

  “那是一派胡言。”我打断了。“我知道我看到了什么。”

  我不能移动身体;我知道我醒着。但我能做的,只有说话和移动我的眼睛。

  “为什么你认为你的表妹会故意伤害你的妹妹呢?”

  “我不知道,你告诉我吧。”

  我感觉到跟我说话的东西越来越大,越来越近,在我耳边低语。

  “也许她只是想引起你的注意。也许是因为她很孤独。也许是因为她想要力量。你想过她的感受吗?”

  “她怎么想并不重要。反正对我来说她已经死了。”

  “这就是你对继父一家的感觉?”

  “是的。”

  “那好吧,我们的谈话不必再继续了“

  “等等,你这是什么意思?”

  就这样,声音消失了。

  ——

  第二天早上我醒来时头痛欲裂。我不知道为什么,也不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对我来说几乎是一片模糊。

  我看了看我的闹钟,发现它被拔掉了。这很奇怪,通常,它从来没有被拔掉过。除此之外,旁边还有一张纸条。我一把抓过那张纸条,我的心几乎要沉到肚子里了。

  “那么,关于昨晚的事。我发誓你没看到。嗯…...也许这只是我自己的想象在捉弄我。尽管如此,你还是个怪人,泰勒。我想做的,只是做你的朋友。你昨晚看到或听到的一切都是假的。你。看到的。什么都没有。我不明白你为什么那样让我为难。我对你做了什么?什么都没有。绝对…...什么都没有。我跟你说实话,德西是个非常漂亮的小女孩。如果她受伤了,那就太可惜了。我们生活在一个邪恶的世界里,对吧,泰勒?我知道你在想什,‘哦,伊莉斯,你为什么要写这个?’嗯,因为昨晚我没有机会向你解释,而你忙着打断我的话。尽管我让你闭嘴听我说。但你不太会听从指示。不管怎样,谢谢你让我在你床上过夜。很舒服,看到你躺在地板上真的给了我一些奇怪的感觉,但没关系,我们都是奇怪的人。不管怎样,我希望你今天过得愉快。你看完留言后,我可能会去看看德西是否还好。爱你到心碎!你的伊莉斯!”

  我差点呕吐。那他妈的是什么?

  她昨晚在我房间吗?我开始想起来了。我记得昨晚听到了一个声音,但不是德西的。甚至当我去问他是谁时,他也不回答我。如果伊莉斯说,她是那个和我说话的人,那我为什么认得她的声音?她为什么问我是否关心她的感受?为什么我说了继父家的事,她就不跟我说话了?为什么我看到她拿着打火机的火焰离德西那么近?她对德西说了什么让她哭了?我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我感觉自己被压力压得喘不过气来。我对发生的一切都没有答案。

  我捂住耳朵,闭上眼睛,希望无论听到什么声音,都不会再试图侵入我的思想。不管昨晚伊莉斯和我之间发生了什么,我一整天都很紧张。

  我从床上起来,走出房间,找到德西的房间,她还在床上熟睡着。我就站在门口,祈祷她睡得很好。

  “她看起来很平静,不是吗?”一个声音说。

  我迅速环顾四周,看到安德里亚站在我身后。她双臂交叉在胸前,好像要冻僵了,就站在我身后。我都没意识到她向我走来。

  “你在那儿站了多久?”我问。

  “我,只是走过去。”她说。“我看见你就站在这里,所以我很好奇你在看什么。你妹妹是个美人,不是吗?”

  我忍不住对她突然温柔的行为感到厌烦。我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种情况。她是想表示友好吗?她是在骗人吗?她到底怎么了?她有没有意识到自从他们来了之后,她女儿的行为就很奇怪?她对伊莉斯做了什么吗?她管教她了吗?跟她说话吗?

  “你还好吧,泰勒?”她问。

  “你现在出了很多汗。到底出什么事了?”

  我低头看了看我的衬衫,发现上面有一小块汗渍,然后我用手在额头上擦了擦,感觉那里也有一些汗。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出汗,但我确实是。

  “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我说。

  那是一个谎言。但我不能让她看出我疑神疑鬼。

  “你看到伊莉斯了吗?”我问。

  “是的,她说她想去个地方,所以她现在正在洗澡,怎么了?”

  “她想去哪里?”我问。

  “既然我们是来拜访你们的;你继父提到过一个离这里大约一两个小时路程的游乐园,他问她想不想去,她说想去。”

  “我明白了。是她和我继父去,还是……”

  安德里亚带着一点紧张的抽搐环顾四周,然后她开始用食指搔她的脸。

  “不!不!显然我是要和她一起去的。但后来她说她只想和叔叔一起去,因为她有几年没见过他了。”她开始发出一声很不情愿的轻笑,好像她因为不能去而难过,然而她又竭力装出一副不在乎的样子。不管怎样,我十分怀疑。

  “那么,如果你留在这里,你打算做什么?”我问。

  “当然是去认识一下我的新侄子了!”她微笑着说。

  她搂着我,想给我一个侧面的拥抱。我不知道她会这么做,所以没来得及拥抱她。

  我尴尬地说。“也许你可以花点时间和我妈妈在一起。”

  “嗯,实际上,你妈妈告诉我她有一些约会要去,她想让你和她一起去。”

  “她什么时候说的?”

  “昨晚,记得吗?你走了,她说她想让你和她一起去看医生,这样你就可以离开家了。”

  我感到一阵寒意顺着脊背往下流。

  “我不知道,你确定她说过吗?”

  “当然,我确定,你自己去问她吧。”

  我慢慢地离开安德里亚,下楼来到父母的房间,敲了敲门。妈妈打开门,她还没完全醒过来。

  “早上好,妈妈,”我说。

  “早上好,泰勒。”她打了个哈欠。“你起这么早干什么?”

  “早睡早起是个好习惯。”

  “好的。”

  我等着母亲说一些关于她要看医生的事情,但她没有抽出时间来谈。我很好奇,她是忘记了,还是因为此刻太累而想不起来了。

  “妈妈,关于你的预约......”

  她一脸困惑地看着我。“你怎么知道我今天有?”她问。

  “安德里亚姨妈说,你跟我说过今天想让我陪你去。”

  “我告诉过你吗?我没想过让你一起去。”

  因为我妈妈刚才说的话,我有点担心。与此同时,我妈妈是一个脆弱的人。至少在我看来,她是。而且陪着她去医院对我也没有坏处,至少在她难过的时候,我能稍微安慰她。

  “妈妈。”我说。“如果你不记得叫我陪你去看医生,我还是可以陪你去的。”

  我这么说时,她忍不住流下了几滴眼泪。她试图把它们藏起来,但它们很明显,她忍不住。其实,有一半的时间我都懒得陪她去,因为在等待她看完所有医生的时候,总是那么无聊,没有什么事可做。

  她终于止住了眼泪,走到我面前,给了我一个小小的拥抱。只要她抱着我,我就能感觉到她的身体是多么的脆弱,多么无助。每次看着她都让我很沮丧。几秒钟后,我看到几滴泪珠落在她的衬衫上。

  “当然,儿子,你可以和我一起去。我们可以搞个节日来庆祝庆祝。你觉得怎么样?”她问。

  “听起来太棒了,”我流着泪说。“我去穿衣服。”

  “好吧,不用担心吃早餐,我们可以在去医院的路上吃。”

  “好的,妈妈。”

  我迅速跑上楼,经过德西的房间,看到她已经起床了。我走进自己的房间,想看看她是否坐在我的床上。但我进去的时候,她不在里面。真奇怪,如果我不在,她通常会在我房间等我。我在浴室里找她,想看看她是否在上厕所或刷牙,但她也不在那里。然后我听到一个老妇人的声音。

  我走进客房,发现安德里亚和德西在气垫上玩,背景里开着电视,播放的是一些儿童节目。我有点搞不懂她为什么不在我房间的床上等我。还有,为什么我去找老妈谈的时候,安德里亚不告诉我她要照顾德西?

  “谁是好女孩?谁是好女孩?你真是个好女孩!是的,你是!是的,你是!”安德里亚把德西抱在腿上说。

  她抱着我妹妹,我尽量不生气,尽管她应该还在睡觉。

  安德里亚看见我站在门口,便转过身来看着我。

  “嘿,泰勒。”她说。“你妈妈说什么了?”

  我试图掩饰我的沮丧。

  “她说她不记得告诉过我这件事,但我问她能不能和她一起去,她说可以。所以,我打算穿好衣服。但我通常从楼上回到房间之前,会先看看德西。”

  “这是你的习惯?”她问。“我不知道。”

  “是的,这是我们的小仪式。如果她醒来时,我不在她的房间里,也不在她的门外;她会起身走进我的房间,坐在我的床上,直到我醒来或从楼上回来。我总是比她起得早。”

  安德里亚不知道该对我说的话说些什么。我知道她不知道德西和我的仪式,但我更希望她在做这种事之前能表现出一点尊重。

  “好吧,我道歉。下次我一定问问她是否准备好起床了。”

  “等等,她不是自己醒来的吗?”我大声问。

  “她没有。我觉得她睡得有点晚了,所以想叫醒她,和她一起玩。”

  “她还是一个小女孩!!”

  “这有什么不对吗?你不是应该准备好和你妈妈一起去吗?我听说你们今天要在一起。”

  我的心跳开始加速。如果她和德西在这里,她怎么知道我和母亲今天会在一起?叫醒德西和她一起玩的目的是什么?她可以等她自己起床后再和她玩。这贱人以为自己是谁?

  我忍气吞声,走出房间,回到我的房间,关上了门。她刚才问我的问题让我非常生气,但我现在也变得非常偏执,因为我不明白那两个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伊莉斯显然是在寻找进入我思想深处的方法,安德里亚偷听我的谈话,偷偷接近我。我不知道是不是只有我这样,还是我开始完全失去理智了。但我知道我必须为德西坚强,但我知道我不能一直和她在一起。她最终会变老,但我害怕这个事实。但死亡也是不可避免的,这只是时间问题。

  

举报

作者感言

南城的小孩

南城的小孩

下次更新时间:9月9日上午10:00

2021-09-02 10: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