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眺望世界尽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创伤后应激障碍

眺望世界尽头 南城的小孩 6304 2021.08.26 21:45

  泰勒醒来时躺在医院的床上。那天晚上,泰勒把姨妈对他说的话告诉了警察;他完全陷入疯狂,开始有严重的焦虑,并开始用他口袋里的刀割自己。警察试图阻止他,但他们自己做不到,所以他们不得不叫来另一名警察,并要求支援,因为泰勒的行为是如此古怪。

  有人敲门。

  “先生。你醒着吗?”一个女人说。

  他没有回应。

  “好吧,我这就来。”

  一名护士走进来,看到泰勒晕头转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于是他就进了医院。她走到他的床尾,拿起他的病历。当她看到泰勒因为严重的焦虑和自残而入院时,她显得很惊讶,而在那一刻,他看起来完全无辜。

  泰勒呻吟了一声,重新睁开眼睛,看到护士站在他的床尾。

  “威尔逊先生吗?”护士问。

  “是。”

  “你好,我是今天和今晚值班的护士。我刚看了你的病历上面说你因为严重焦虑症和可能的自残而入院你愿意告诉我吗?”

  泰勒抬头看着天花板,想要为刚进来的护士想出一个答案,护士还想问他一堆随机的问题。

  “好吧,首先……你是谁?”上次我开始对不认识的人敞开心扉,结果我进了医院。”泰勒说。

  护士笑了,双手抓住病历,把它拉到胸前。

  “好吧,如果我告诉你我的名字,会不会让你感觉好些?”

  “是的,当然。”

  他直率的回答让她有点吃惊,但她并不那么惊讶,因为他的焦虑和自残,还有警察和社工留下的纸条,说他在自言自语,咄咄逼人地来回踱步。但她保持镇静。

  “我叫凯雅·霍兰德。”她说。“我也不是注册护士。我现在在医学院,所以我只是个实习生。我想和你谈谈。”

  “哦,太棒了。又一个让我抓狂的人“

  “不,我在学习精神病学。比如心理健康之类的我只是喜欢假扮护士。”

  泰勒认为这个女孩完全疯了,基本上是在捉弄他。他不确定这个女孩是一个合法的人,还是她只是想激怒他,完全介入他的事情。

  “那么,你为什么还想和我说话?”泰勒更加咄咄逼人地问道。

  “我只是想知道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也许我能帮你。”

  “你想帮我吗?好的,当然。”

  她把病历放在身后的柜台上,在他床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她下定决心要让他信任她,因为她有一种感觉,他并不像社会工作者或警察说的那样疯狂。她只需要他相信她,信任她,但她不知道该怎么做。

  “听着,你可能不相信我,也不相信我。但请听我说。我相信你的故事。大多数提出虐待儿童故事的人来到这里,或向警察或儿童保护机构报告,要么被忽视,要么不相信他们,因为他们缺乏为自己辩护的证据。”

  泰勒回忆起警察问他是否有证据证明他的妹妹被虐待,以及这是如何导致他出现这种极端情况的。这让他开始恐慌发作,他坐起来,开始感到心跳加速,血液沸腾。他喘着粗气,开始流泪。

  凯雅坐在那里,一脸困惑和担忧,因为她不知道在这种情况下该做什么。她希望自己能多帮点忙,但又不知道该怎么办。她说不出话来,眼泪也流下来了。但她不知道缺乏虐待证据的说法会引发如此负面的触发。

  “嗯……也许如果你能告诉我你的故事,我可以确保你能得到你需要的帮助。”

  泰勒恶狠狠地瞪着她。凯雅害怕地坐在座位上,不知道她说的对不对,也不知道她是否引发了另一个触发。他的脸松弛了,他的目光消失了,变成了一张中立而忧郁的脸。

  “我告诉你又有什么用?”他问道。

  “如果你让我和你一起去,我可以把你和你姨妈、妹妹离开时所发生的事情记录下来。然后,如果我们能找到你的姨妈,我们就有可能和他们对质。”

  “你真的希望我们……不厌其烦地去找我姨妈和她去了哪里吗?然后当我们碰巧找到她的时候面对她吗?你他妈傻不傻?”

  凯雅的快乐和乐观的态度很快就被粉碎,变成了忧郁的沮丧。

  泰勒注意到这一点,开始感到难过,因为他意识到这个人是自愿放弃她的时间,甚至她的生命,以帮助他找到他的妹妹。只要他们还活着,就没有人为他们做过这样的事。自从他们的继父在泰勒十一二岁时去世后,他们就不得不自己照顾自己。德西可能还太小,不记得他去世时她只有三四岁。她知道父亲去世的唯一原因是,当她长大一点时,她的母亲告诉了她。但这并没有消除她后来感受到的痛苦。泰勒看到这种痛苦感到很愤怒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理解。他不知道这种情况是谁的责任,也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妹妹总是泪流满面。

  所以,当他终于意识到他开始把他的攻击性从这个愿意帮助他的人身上拿走;他开始哭了起来。

  “听......听着......”他说。“我......我......很抱歉。我很感激你主动来帮助我,我对你感激不尽。”

  凯雅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泰勒的床边,跪在床边。

  “没有理由感到抱歉。你很受伤,但你还是那么保护你的家人。我是谁,怎么会不想帮助你呢?”

  “大多数人在这个时候会想,‘是的,这很好,但这对我有什么帮助?’”

  “好吧,我尽力而为。我至少能给你这么多。如果你愿意的话。”

  泰勒靠在床上。

  “不妨。”他咯咯地笑了。“谁能拒绝免费帮助呢?”

  “如果你这么说的话,听起来好像所有的工作都是我做的。”

  泰勒意识到自己陷入了一个尴尬的困境。

  “好吧,这样吧;我负责说话,然后砸别人的脑袋。你来搜索。”

  “哦……你可以试着不让我们被捕,拜托了。”

  “哇,你真让我扫兴了“

  他们都笑了。

  ——

  经过几天的测试和验血,泰勒最终出院了。在看了精神病医生后,他接受了治疗这些想法和抑郁症的药物治疗。

  “嘿,等等!”女孩喊道。

  泰勒转过身来对着凯雅,凯雅跑在他身后,挥舞着她的右臂,示意他放慢速度,等着她。

  “嘿,泰勒。”她喘着气说。

  “哦,嘿……!你在这里做什么?你不是应该在某个医生那里实习吗?”

  “别担心。我休息了一年。我上课的时候都快疯了。“

  “我明白了。至少你做得更好了,对吧?”

  “没有,几周后我因为睡眠不足、妄想、抑郁、自杀念头、噩梦而住进了精神科医院。”

  “好吧,好吧……”泰勒打断了他。“我们先冷静下来,好吗?”

  凯雅镇定下来,深吸一口气,然后夸张地呼出一口气。

  泰勒在他的内心深处有一种感觉,他将要处理两个主要的问题。一个是找到他的姨妈和妹妹。第二个是他刚交到的新“朋友”。

  “你想搭车吗?我有我的车;如果你愿意,我们可以一起吃午饭。”凯雅急切地说。

  “当然。谢谢。”

  他们开始朝停车场走去。泰勒伸出手,让雪花飘落,融化在他的手中。

  看到凯雅走在他身边,他忍不住盯着她看。这个女孩,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想要帮助他。要么她自己就是个卧底社工,要么她就是个想帮他的医学生。但与此同时,泰勒也禁不住对她产生了怀疑。毕竟,她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找他的。以前没有人这样做过。所以对泰勒来说,这让他很偏执。

  但他忍不住看了看她的脸,他开始有点脸红。他只是想让她朝他的方向看。她没有穿护士服,所以看到她穿休闲装是他以前从未见过的。

  她瞥了他一眼,发现他有点迷失在她的眼睛里了。

  “泰勒?”她问。

  泰勒立刻意识到她在看他,尴尬地赶紧把目光移开。

  “对不起。我只是在看你的头发。是的,你的头发,我喜欢它的造型。”

  那是一个谎言。

  “你这么认为?”

  “是的,看起来很棒。”

  现在他无法摆脱这种情况,他不得不继续他开始撒的谎。当他们靠近凯雅的车时,他迅速试图转移话题。

  “好了,就是它了。”凯雅把她的车交给泰勒说。

  姨妈的身影在他脑海里闪过;他年轻的时候,她也有一模一样的车。泰勒大约十一二岁的时候,他们出了车祸。那天晚上路上一个人也没有,只有泰勒和他的阿姨。

  那张脸。

  她看他的眼神。

  他看着那辆车,看到了眼前发生的事故。

  这是故意的,不是吗?

  不,不可能。那绝对是荒谬的。

  等等,那不是他十六岁的时候吗?他不记得。他只是想起了导致事故的那些时刻,然后……

  什么都没有。

  “泰勒?”一个声音说。

  他迅速回到现实,看到凯雅正站在他身边,脸上带着关切的表情看着他。

  “你一定出了什么事,你完全不说话,对着我走神。”她说。

  “没什么。一切都好,我们可以走了。”

  他迅速绕过她,走到副驾驶座的门前,等她打开车门。他上了车,然后发生了

  “那么,你准备好出发了吗?”凯雅急切地问道。

  “当…...当然。”

  “你想去哪里吃饭?”

  “不在这里的地方,我什么都可以。”

  “太好了,我来给你个惊喜。”

  ——

  她发动了汽车,他们开始驶向凯雅要带他们去的地方。更糟糕的是,泰勒刚刚说他不在乎他们在哪里吃饭。有了这种想法,她可以带着他们去任何地方。

  但与此同时,他还有什么选择呢?

  他总不能拒绝这个人吧?

  对吧?

  泰勒感到反胃;他根本无法形成任何连贯的想法。他开始流汗了。他的腿在不停地动,眼睛在抽搐。他的思想开始飞速发展。

  同样的情况又发生了。他不想看他的左边。

  他深吸了一口气,慢慢地转过头,发现凯雅根本不在车里。她只是消失了。

  泰勒焦急地环顾四周,想看看她去了哪里,但他找不到她。他的身体完全无法移动,就像被粘在座位上一样。他开始恐慌起来;他知道他必须摆脱这种局面。

  他开始移动身体,试图挣脱安全带,但没有任何效果。那辆车看起来就像一直停在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这一切对泰勒来说都很奇怪,他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他终于挣脱了安全带。他试图把门打开。

  锁着的。

  他摇动门把手。什么都没有。

  他朝外面看了看是否有人在附近;没有人。

  作为最后的努力,他用胳膊肘击碎了玻璃,迅速爬出了汽车。他呼吸急促,他很害怕,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好像走了好公里。他走到路中间。

  沉默。

  他能清楚地听到自己的想法。他能听到妹妹的呼救声,他能听到姨妈告诉他,他再也见不到妹妹了。

  他跪下来,蒙着头;他失控了。

  然后他突然抬起头来,眼前一片漆黑。

  ——

  泰勒睁开了眼睛。他感觉不太好。他盯着天花板看了许久。

  有一个小女孩走进房间,起初他没有意识到是谁。

  “来吧泰勒,妈妈在等我们。”她说。

  他记得很清楚,那是她的声音。他终于找到了她。他迅速坐起来,从床上跳下来,立刻跟着妹妹下楼进了厨房。他看到了母亲和继父。

  “那么,我一定是回到了我十二岁的时候。在这一切发生之前。”他大声地想。

  然后突然有一道闪光。

  也许这只是他的想象。

  他坐在桌旁和他的家人一起吃饭。不知道什么原因,感觉有点不对劲。他就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他不在乎,他只是再次见到了他的妹妹和妈妈。

  “泰勒。”德西说。“我希望你能早点救我。”

  “你——你是什么意思?”他表示困惑。“你很好,妹妹。”

  “嗯……嗯,目前是这样,但是会发生一些事情,我不知道你会做些什么来解决它。”

  是什么迫使她那样说的?没有理由这么说;她很好。对吧?

  对吧?

  她才四岁,为什么会说这么奇怪的话?这很奇怪。肯定是有原因的。

  泰勒想和母亲谈谈,但她在医院里走了一整天,从一个预约走到另一个预约,实在太累了。她必须把精力花在真正需要的地方。但泰勒还是想跟她打个招呼。他确实很爱她,她不是最平易近人的人,但她也非常爱泰勒和德西。

  “你好,妈妈,是我,泰勒。你今天过得怎么样?”他焦急地说。

  她抬起头看着他,好像她在想别的什么。她笑了。

  “你好,儿子,很好。今天在学校过得怎么样?”

  泰勒不记得今天去上学了。他还在想他是怎么到那里的,发生了什么。但他知道,如果那天他没去上学,妈妈会很失望的。

  “很好。只是平常的一天。”他说。

  很明显,那是个谎言。

  “你的约会怎么样?希望我们有一些好消息……”他说。

  她失望地摇了摇头,眼泪开始从她的眼睛里流出来。她总是试图在泰勒和德西面前掩饰自己的悲伤。但她不是完美的。

  看到母亲哭泣总是让泰勒对这个世界非常生气,他永远不明白为什么那些事情会发生在他的母亲身上。如果他能修好它,他会的。但他慢慢意识到这比他想象的要难。

  那天和那一刻,泰勒想尽可能多地和妹妹呆在一起。

  她终于到了睡觉的时候了;她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哈欠。

  “泰勒,我困了。你能给我讲个睡前故事吗?”她问。

  “当然。”他微笑着说。

  他抱起她,带她回房间。他把她塞进床上,用毯子把她裹好。他挑了一本他认为她会喜欢的书。他挨着她坐在床边,清了清嗓子,开始读起书来。他打开书,看到第一页只有一句话。

  这不是真的。

  那不应该在那里。他摇了摇头,揉了揉眼睛,又看了看那一页。这句话消失了,书中真正的单词出现了。

  他长长地松了一口气,然后看着妹妹,她已经不知不觉地睡着了。他轻声地笑了笑。他揉了揉她的额头,一滴眼泪从他的眼睛里掉了下来。他只是很高兴再次见到他的妹妹。他不敢相信自己就要看到她没事了。他合上书,把它放回她的书架上,然后走回床边,在她的额头上吻了一下。他关掉了她的灯,悄悄地走出门去。

  “泰勒……?”她无力地说。

  他转过身来,站在门口看着她。

  “怎么了,德西?”他说。

  “我爱你。我想你。我希望有一天你能找到我。”

  他笑了,试图对那番评论不予理睬。

  “德西。”他说。“我就在这里,你很好。你不会有事的,我保证。”

  德西转过身去面对泰勒,但她的头发遮住了脸。他听见她在无声地哭泣。他走到她床边安慰她。他把她脸上的头发撩起,几乎吓得跳墙而去。

  “德!卧槽!你他妈的?你怎么了?”他惊恐地说。

  德西的脖子上缠着绳子的痕迹,她的眼睛里充满了泪水,嘴里还滴着血。泰勒也看到过同样的东西,但那是在他大得多的时候。他不知道它从哪里来,但这让他很害怕。

  “德西?德西!求你了,你没事吧?”他流着泪说。

  她没有动。他简直不敢相信。她就在他眼前死去了。

  他尖叫着跑出房间。四周的墙越来越近,一切都变得幽闭恐怖,他无法逃脱。突然,眼前一片漆黑。

  “泰勒,你还好吗?”一个声音说。“很快就会结束的。”

  ——

  泰勒惊慌失措地坐起来,尖叫着。他迅速环顾四周,发现自己在某人的公寓里。他是怎么去的?是谁帮助他到达那里的?他为什么会在那里?

  “嘿,泰勒,你还好吗?”一个熟悉的声音说。

  泰勒设法向右边看了看,发现凯雅正坐在他旁边的椅子上。她无意中听到他在睡梦中尖叫,这本身就把她从睡梦中惊醒。她一听说他醒了,就赶紧起来泡了些茶,希望能让他平静下来。

  “凯雅,我怎么……到……这儿来了?”他问道。

  “嗯,重要的问题是,你还好吗?”她说。“你真的在说梦话,然后突然我听到你声嘶力竭地尖叫,真的把我从睡梦中惊醒了!发生了什么事?”

  泰勒一直在纠结他是什么时候,怎么进的这间公寓。凯雅看起来穿着睡衣,所以可以肯定这间公寓是她的,对吧?

  “我在哪儿?”泰勒问。

  “你告诉我你是否还好,我就告诉你你想知道的。”

  “我不知道自己怎么样了。”他说。“一切都太……疯狂了。”

  “好吧,我想我很快就能从你那里得到更多的东西。”她严厉而温柔地说。“而是为了回答你的问题。首先,你在我的公寓里。第二,你是怎么来的?我发现你躺在城市的其他地方的街道中央。不难找到你,你也没走多远。一辆车差点撞到你,你就晕倒了。你能相信吗?”

  泰勒被她说的话弄糊涂了。他看到的是一片白色的空白,有一个十字路口。他在昏倒之前肯定是被车撞了。

  “你的车窗和座位是什么样子的?它们是损坏的吗?”他问道。

  “没有,一点擦伤都没有。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

  他简直不敢相信他刚才听到的。他发誓说他打破窗户,打破安全带是为了从她的车里逃出来。但现在她告诉他,她的车什么都没发生。到底发生了什么?

  “凯亚,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泰勒流着泪说。“我看到了她的脸。”

  “你妹妹的?”她轻声说。

  泰勒点点头,开始轻声哭泣。他不敢相信他在向一个素未谋面的人敞开心扉,在这种情况下他应该怎么做?他真的接触到了这个女孩。他试图变得坚强,但他做不到。她从椅子上站起来,坐在他旁边的沙发上,抱着他,让他在她的腿上哭泣。那是泰勒第一次能够把他的情绪发泄出来。他总是把自己的感情藏在妹妹的心里,因为他不想让她看到自己哭,因为他也不想让她哭。

  “今天你看着我的车时,我看到了你的表情。我的车让你想起什么了吗?”她问。

  他已经处于一个脆弱的位置,他觉得他可以慢慢地向她敞开心扉。他擦了擦眼睛,把头放在她的膝盖上,仰面躺着。他睁开眼睛,抬头看着她。

  “你真的想知道吗?”他问道。“说来话长。我还看到了另一件事,也把我从睡梦中惊醒。”

  她正在给他梳头,看着旁边的一堵墙。

  “我现在肾上腺素分泌旺盛,我说过我会帮你的。”她说傻笑。“我洗耳恭听。让我们从头开始。”

  泰勒难以置信地抬头看着她;终于有一个愿意倾听他而不是评判他的人了。

  “嗯,一开始是这样的……”

举报

作者感言

南城的小孩

南城的小孩

下次更新时间:9月2日晚上十点   欢迎您的评论,任何建议都是对我莫大的帮助和支持!!

2021-08-26 21:4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