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眺望世界尽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绑架新闻(2)

眺望世界尽头 南城的小孩 3421 2021.09.08 16:07

  他开始轻轻地梳理她的头发,尽量不把她吵醒。“嗯……我想她不会介意我换台吧。”他想。他拿起遥控器,翻看频道,偶然发现了一个新闻频道,讲的是儿童绑架和那个孩子的谋杀案。

  他想把电视的音量调大,但又不想吵醒凯雅。但他对新闻频道播放的内容非常感兴趣。于是,他一时兴起,把电视音量调到他能听到的程度,但声音还是不够大,没能把凯雅吵醒。

  “关于几天前被绑架的10岁女孩,我们有了进一步的消息。她的住所受到虐待,据说她曾离家出走。但是,当警察询问父母她的情况时,他们说他们的关系很好,没有关于家庭虐待的情况。然而,警方对女孩离家出走的原因表示怀疑。另一则新闻,两周前被绑架的失踪儿童被发现在城市郊区的一个废弃棚子里。现在还不知道那个孩子是怎么死的,他们又是怎么被谋杀的。有人持怀疑态度,说这孩子是冻死的,有人说这是谋杀。警方和调查人员正在调查这起案件,并正在寻找线索和案件的答案。如果你有任何关于这两个孩子的信息,请尽快报警。现在回到电视台的新闻上来……”

  泰勒简直不敢相信他听到的。

  “有一个受虐待的孩子?又有一个孩子被谋杀了?其中一个孩子可能就是德西。不,不可能。安德莉亚是邪恶的,但她不会杀德西,对吧?”

  他开始非常焦虑,想知道为什么有人会杀害一个无辜的女孩。德西做了什么对安德里亚和伊莉斯生气的事?是因为她的长相吗?是因为她父亲的身份吗?他们不喜欢德西是因为她的身份吗?她们是否觉得,既然母亲病得太严重,无法阻止他们,于是就利用这个机会,继续虐待德西?

  他有很多问题,但他没有一个答案。他已经觉得自己辜负了家人,因为他把她们交给了姨妈和表妹。

  然而,泰勒进一步思考。德西十三岁,被拐走的那个孩子只有十岁。所以,那个孩子不是德西。因此,就留下了另一个被谋杀的孩子。

  不知道这孩子是谁。

  新闻没有透露孩子的名字,也没有透露他们的年龄。

  所以孩子可能是任何人。

  这件事吓坏了泰勒。

  他注意到凯雅在他的大腿上动来动去。看来电视的音量太大了。因此,出于礼貌,他很快把音量调小了。

  “刚才你的心率很高。”她平静地说。“到底出什么事了?”

  她抬起头,刚好能看到泰勒的脸,她的头仍然靠在他的肩膀上。她很舒服,她不想移动。

  “不,不是的。”泰勒说。

  出于某种原因,他不想告诉凯雅。不过,他已经开始慢慢地对她敞开心扉了。他心里仍然有一种不信任感,但他无法摆脱这种感觉。是好是坏,都不重要。

  他仍然觉得整个世界都在和他作对,他没有人可以求助。但是有一个人坐在那里等着听他的故事,也在等着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

  但在他心里,他仍然很矛盾。他很生气,想弄明白为什么他不能信任这个对他完全敞开心扉的人。他越想原因,就越对自己生气。

  “我有一种轻微的感觉,你在对我撒谎。”凯雅打断了他的思绪。

  “你是怎么知道的?”

  “首先,你在浴室里和某人说话,尽管这里除了我们和狗之外没有其他人。其次,当我走过的时候,我听到你在低声哭泣。第三,就在几分钟前你的心率还非常快,现在又开始加速了。最后,我看到你换频道看新闻了,所以一定是你看到了什么。我说的对吗?”

  泰勒试图掩盖,但他无法否认凯雅告诉他的事情。

  “你说得对。”泰勒咕哝道。

  “那是什么?”

  “你是对的。你现在开心了?”

  凯亚笑了,“再开心不过了。”

  泰勒恼怒地转了转眼珠,但他并没有对凯雅太生气。她确实说过她在研究精神病学和心理健康,所以当他听到她告诉他的这些事情时,并不感到惊讶。

  “那么,我睡觉的时候新闻在播什么呢?我想应该是好事吧?”凯雅说。

  “新闻频道,通常是一些有偏见的废话,他们想要吐出这些话来吸引关注。”

  “能告诉我是什么吗?”

  泰勒低头看了看凯雅,发现她也在看他。他开始有点脸红。

  “其实没什么。你不会想听的。”

  “我听过一些非常糟糕的屁话。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会害怕。”

  泰勒深吸了一口气,清了清嗓子。

  “好吧,如果你坚持的话。”他开始。“新闻说两个孩子被绑架了。一个十岁,另一个不知道。十岁的那个最近刚刚被绑架,然而,当警察询问她的家人,他们说没有虐待的迹象。”

  “我明白了……”凯雅说。“那么,她只有十岁?他们有没有说谁绑架了她?”

  “没有,警方正在努力查明是谁绑架了她。”凯雅感到一阵寒意顺着她的脊背往下流。

  “另一个孩子呢?”她问。

  泰勒叹了口气,看着她。“你真的想知道吗?”他问道。

  她看得出他眼中的严肃。她不想知道另一个孩子发生了什么,但她已经对故事太投入了,无法回头拒绝。她叹了口气。“发生什么事了?”

  泰勒清了清嗓子,又深吸了一口气。

  “另一个孩子也被绑架了。警察发现他们在一间棚屋里。他们没有描述孩子的情况,只说他已经死了。推测要么是冻死、要么是在另一个地方被谋杀。孩子的性别尚不清楚,他们仍在努力查明是谁。他们也没有给孩子起名字。所以,关于那个孩子的一切都是个谜。他们也没有孩子的年龄,所以孩子可以是一个小孩,也可以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他们还不确定,我相信警方会在未来几天公布更多信息。”

  凯雅感到眼泪从她的脸上流下来,她不敢相信听到的一切。

  泰勒不知道在那种情况下该怎么办。他只好用双臂抱住她,在她独自哭泣时安慰她。他只是做了他妈妈在他伤心的时候会对他做的事。这似乎起了一点作用,因为凯雅在大约15分钟后停止了哭泣。

  她一镇定下来,就抬头看着泰勒笑了。她的眼睛还因为哭而充血,但她很高兴他在那里安慰她。

  “这就是你生气的原因吗?”她问。“那让你想起你妹妹了吗?”

  “是的,这就是我开始生气的原因。”他说。“被绑架的女孩还太小,不可能是德西。然而,第二个被绑架的孩子让我很不爽,因为那个孩子可能是任何人。我很害怕那个孩子就是她,但同时,我不得不安慰自己。安德莉亚虽然是个非常邪恶的女人,但她不会去杀人。尤其是德西和我母亲。”

  凯雅看了看电视,发现新闻已经关了,正在播放其他节目。她舒展了一下身体,坐了起来,从泰勒的腿上跳下来,走进了厨房。泰勒刚刚讲的那个故事,她仍然心有余悸。但她知道,为了帮助泰勒,她需要找到克服恐惧的力量。

  泰勒注意到她在厨房里花了不少时间。也许她在找吃的。他不确定她在他睡觉的时候吃了什么。他站起身来,走进厨房,看到她正在用一个小玻璃杯喝着酒。她抓住自己的前额,她不是头痛就是偏头痛。

  “你还好吗?”泰勒问。

  “我没事。谢谢你的关心。只是听了那些故事有点紧张。”

  “我明白你的意思。”

  他靠在一个柜台上,站在那里,只是为了确保凯亚没有喝太多酒。

  几分钟后,凯雅看到泰勒仍然靠在柜台上,然后走过去,把她的头再次放在他的胸部。她手里拿着酒,但她只是需要有人陪在她身边。

  “大多数人不会给我讲恐怖故事。”她咯咯地笑了。“大多数人都不想和我做朋友,因为有些人觉得我很奇怪。然而,你这样的人却想和我这种的人在一起,尤其是在现在这样的时候。我是在开玩笑吗?你可能觉得我是个废物。”

  泰勒紧紧地搂着她。

  结果,她又哭了起来。她哭得更厉害了。她讨厌别人看到她喝酒,更别说在别人面前精神崩溃了。她应该安慰泰勒,而不是被安慰。她对此感到很内疚。正如她所说,她觉得自己毫无用处。她被打败了。

  “你没有什么好羞愧的,”泰勒安慰她说。“你没有做错什么。你没想到会有这样的故事。人们听到一个扭曲的故事后害怕是很正常的。每个人处理恐惧的方式都不一样,这没关系。”

  她的眼泪慢慢地消失了,她停止了哭泣。她把杯子放在柜台上,站在泰勒旁边,试图振作起来。

  凯雅说:“很晚了,你应该睡会儿。我没事的。谢谢你。”

  “你确定吗?”

  “我确定。”她靠过来,在他脸上亲了一下,微笑着向他保证她会没事的。

  泰勒看着她笑了。

  他从厨房走到沙发所在的起居室,吃了医院给他开的药。他关掉电视,闭上眼睛。

  ——

  泰勒环顾四周,看看是不是只有他一个人。他是还在做梦?还是醒着?他不确定。

  他的身体不能移动,但他的眼睛可以移动。

  四周一片漆黑。只有电视机亮着。

  “泰勒,你现在想什么?”一个声音说。“回顾那些事会扰乱你的精神,不是吗?”

  接着,他看到眼角有什么东西在动,但他不能完全移动自己的眼睛。他只能听到一个声音。

  听起来像是她的声音。

  她不可能知道他在哪里。不可能。

  他认出了一个慢慢进入他视野的身影。他以为是凯雅,因为那是她的公寓。

  “我真的为你感到难过,屏幕上的那些孩子把你搞得一团糟,不是吗?”的声音说。“如果那是你妹妹,那就太有趣了,对吧?”

  那个身影终于出现了,看起来像安德里亚的身影。但他看不见她的脸。

  那个身影越来越靠近泰勒的脸,直到它开始低声说话。

  “这只是时间问题,不要想太多。为这样的事担心,只会使你发疯。”

  他感到一根手指滑过他的脸颊。

  “晚安,还有……尽量睡个好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