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落霞染衣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玉灵丹

落霞染衣 凰上凰 3117 2020.05.23 14:21

  殷正年也知道自己那儿子喜欢个魔女,但是三玄圣母口中的魔王又是什么意思,难道那女孩是魔剑的主人?如果要真是这样的话那就不好了,殷泀空有圣剑,那女孩有魔剑,他们俩注定互相厮杀的敌手,是没有可能在一起的。还不如趁着空儿还没有完全深陷,赶紧让他远离那个女孩。

  在三玄圣母不断的攻击下,结界越来越弱,外面大军气势汹汹,怕就怕在殷家难逃此劫,这小扇子也不知道到哪里去了,她要是在的话,可能还会抵挡住这三玄圣母。

  云华教内,云染衣倚躺在象征着教主身份的大金软椅上,这时候小厮慌慌张张跑来。

  “不好了,教主!”云染衣听见这一声不好了立马坐起来。

  “发生了什么。”

  “殷家,殷家被三玄圣母围攻了!”小厮气喘吁吁。

  “赶紧召集人马,我们现在就过去殷家。”云染衣拿起魔剑,大步流星的向外面走去,没到一会功夫,人马已经齐全,李长青环胸,一脸不开心。“染衣,我们为什么要去帮那个什么殷家,那可是灵族啊。”

  “原来我被三玄圣母挑断脚筋,被关水牢,要不是得了殷公子相助,我怕是要死在那里了。而且我和那三玄圣母之间也有一些东西要解决。”

  说完,云染衣遍带着人马向前走,李长青才不信她的鬼话,继续满是抱怨的跟着。

  等云染衣赶到的时候,殷家结界已破,两伙人正厮杀着,三玄圣母吸收了妖王灵丹,灵力明显大涨,可惜她依旧没有舍弃自己灵族的身份,没有魔化,灵丹的强大妖力明显不是她这种灵族身子可以吸收的。但是即使这样,三玄圣母的力量还是提升了不止一星半点,本来她就是那种无人抵挡的高手,现在加上妖王灵丹怕是更加强大了。

  云华教大军加入进去,形势立马变了。

  三玄圣母看到这架势,立马怒上心头:“云染衣,我可真是小瞧了你,当年我就应该杀了你永绝后患。没想到你这半吊子丫头居然还得了魔剑。”

  云染衣鞠了一躬,狡黠的笑着:“多谢三玄宫主不杀之恩,谢谢三玄宫主轻视,没把我当一回事,让我在水牢里面自生自灭,可惜您没有想到,我还能活着,居然我还能活着,我就不会犯你犯的低级错误,能杀,我绝对不留活路。”

  云染衣风轻云淡的说完,这话让三玄圣母听着有生气又害怕。

  云染衣刚说完就迎来了三玄圣母全力的攻击,云染衣慌的赶紧掏出魔剑,一剑把那攻击劈成两半。也许是吓的,这剑气显得特别强。

  虽然云染衣心里是慌的一批,但是在外人看来,说出那样张狂轻蔑的话,还面无表情的一刀把三玄圣母的攻击解开,那可真是酷透了,就连三玄圣母也被她唬住了。

  云染衣握紧了剑,心里唏嘘着:“妈的,以后再也不那么多废话了,差点被打死,谁等你把话说完在打。”

  于是,云染衣有了经验,打架的时候一向不言不语,没有表情,像尚宫千秋一样,可惜她再也没有了战斗的机会。

  现在云染衣开始进攻了,魔剑跟她的默契越来越好,云染衣身形变换,不知何时已经到了三玄圣母的身后,那剑一砍下去,三玄圣母连忙去挡,可是根本没有抵挡得住,她没有想到,云染衣从水牢出来不到一年,实力进步这么大,她清清楚楚的知道,这都是魔剑给她的力量,她很快就会被魔剑傀儡。

  一见到血腥,云染衣双目失神,立马变成了另一幅样子。

  “不好,她要魔变了。”

  强大的魔力瞬间笼罩在殷家上空,春离望向三玄圣母的位置,她感到不妙,这样下去,宫主会被疯掉的云染衣给杀掉的。

  看着云染衣嘴角勾起,她立马向宫主身前赶去,云染衣挥剑,刺眼的白光扎的人眼睛生疼,那一瞬间,春离赶到了,她替圣母挡了一击,就这么的香消玉损了。

  三玄圣母看着春离倒下,真的是痛不欲生,不知道为什么,云染衣看着三玄圣母悲伤的样子,心里莫名的激动,她好享受这样奇怪的感觉。

  三玄圣母明显是没有准备好这些,她现在好后悔当时脑袋一热犯的错误,可是没有办法,云染衣大婚的时候,几乎整个魔教的人都来了,小扇子在那个时候说,不光所有魔教要灭了他们,就连灵族也不会放过她的。

  她今天只是想拼一拼,拼输了就死,这也没有什么。

  不久,云染衣拥有魔剑的事情传遍大江南北,江湖中无一不忌惮她会成为下一个云中鹤,这个女人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干出让生灵涂炭的事情。

  三玄圣母的事情结束了,现在大家又将下一个目标指向了云染衣。云染衣也是焦头烂额,就连殷家也开始决定如何对抗云染衣,不让殷泀空和云染衣有任何来往。可不管云染衣是否帮助过殷家。

  匡月楼现在也算是无欲无求了,每天喝茶练剑也不过如此,小扇子是愈发像白月清了,可惜年纪还未及笄,所以现在只能看着。

  这一天,小扇子带着满是目的的眼睛,伏在匡月楼的书案上,长长的头发披泄下来,倒是有一种神秘的诱惑。

  “你想姐姐吗。”

  “想。”

  小扇子起身,用手梳理着头发,明眸善睬。:“那我告诉你,有一种方法能让姐姐活下来,你愿意尝试吗。”

  “我当然愿意!”匡月楼睁圆了眼睛,身体前倾,手撑着桌子。

  “其实李建池一直有办法让姐姐活下来,玉灵丹就在他手上,活死人,肉白骨,这可不是一般的灵药,只要灵魂不散,任何一切都可以救活。”

  “李建池有玉灵丹?”匡月楼难以置信的说到。

  “对,传说中的一品灵丹就是被当年的云中鹤得去的。他们根本没有把你当自己人,连有这东西你都不知道。”小扇子凑近匡月楼,眼睛在阴影下显得更加漆黑诡异。

  “可这东西是云教主得到的,要抢,那也是云染衣的事。”匡月楼心跳加速,眼神闪躲。

  “你怕是不知道吧,云染衣的是云中鹤捡来的孩子,你也是被云中鹤养大的孩子,你和云染衣有什么区别?只要你想那东西就是你的。”

  匡月楼的思想开始动摇,小扇子继续说着。“更何况,当年云中鹤也是抢,你现在也是抢,都是抢,有什么区别!”

  匡月楼看着小扇子那张脸,听着这话,似乎是被蛊惑了一半,眼睛怔怔的看着前方。

  “你去抢,他不给你就杀了他。”

  “对,他不给,就杀了他。”匡月楼的眼睛失去了光芒。他起身离开以后,一缕黑烟从小扇子的眼睛里面漂出来,她的眼睛渐渐变回了正常的颜色。

  白花落地,满墙鲜血,李长青回来的时候已经满地狼藉。

  活下来的小厮们畏畏缩缩。

  “到底发生了什么。”他无法面对这些。

  “匡月楼带着一群人,问大长老要什么玉灵丹。大长老说不给,还把匡月楼骂了一顿,然后…然后他就把大长老杀了。”

  李长青低头思索,父亲提起过玉灵丹,那东西找就给了云染衣,根本不在他身上,他说不给只是不想让匡月楼把心思打到云染衣的身上。匡月楼到底是从谁那里知道的这些。

  对了,染衣有玉灵丹,能救我爹的只有她了。

  李长青脚一点地,身轻如燕,跳到房檐上,没多久就感到了云染衣的住处。此时云染衣正在练剑,对这发生的一切一无所知。

  练剑的院子很是干净,石板地砖扫的没有一点尘土,供休息的石桌放着水壶茶叶。

  她看李长青神色匆忙,悲伤的连嘴巴都泛白了,她就猜到了一定发生了什么。

  她上前。“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她劝李长青坐下。“到底怎么了。”

  李长青面色铁青。“匡月楼那混蛋把我爹杀了。”

  云染衣一听这,眼睛睁得溜圆。“什么!”

  “我爹死了!你不是有玉灵丹吗,快拿出来救我爹啊!”李长青抓住云染衣的肩膀死命摇晃着。

  这玉灵丹是个宝贝,大长老对她很好,可是她还是有点舍不得。

  “我…这…”云染衣低着头,轻轻挣开李长青的双手,站起身,背过身去。

  “你是不是不想!我爹对你那么好,如今他死了,你也不想救!”李长青情绪激动,一脚踢倒石桌,推开云染衣跑了出去。

  “你干什么去!”

  “我去找匡月楼报仇!”

  “回来!”云染衣追出去。

  云染衣把李长青追了回来,把他关进屋子里,他现在太冲动了,容易丧命。

  当夜,李长青失踪,云染衣寻遍无果,江湖上云染衣拥有魔剑的消息愈演愈烈,甚至传言,大长老和李长青都是云染衣杀的。

  云染衣真的很后悔,她当初要是说救大长老那什么都不会发生了,可是现在一切都晚了。

  传言,玉灵丹可以活死人,肉白骨,那终究也只是传说罢了。

  人死了,肉体腐烂,灵魂消散,纵使有玉灵丹那有有什么用。要肉白骨,就必须重塑肉身,找回灵魂,灵魂消失的话,即使肉身保存完好,那活下来的也只是一幅空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