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霍普的奇幻之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5 村长

霍普的奇幻之旅 暗夜歌者 2339 2019.07.26 22:33

  没有停顿,安塞西娅继续翻动手中的笔记本。笔记本后面每一页上都用着如同野兽的爪印一般的字迹记载着一些东西,每一页上的内容并不多。

  “三月一日,这个村子里越来越不正常,必须逃出去!”

  “三月三日,被拦下来了,那个人民兵队长,不让我离开村子,这里果然有问题,我要借着巡逻的机会绘制周围的地图,然后规划逃跑路线。”

  “三月四日,我看到了,是村长的孙子,他变成了一个八只脚的怪物……”

  “三月六日,血祭,村长打算将村子里的人都血祭了,我不能耽搁了,必须逃出去。”

  “三月八日,或许村长打算在水井里下毒?我需要先储存一点水。”

  “……”

  “四月三日,我错了,除了我,村子里的人都有问题,他们全部都疯了!”

  “五月六日,或许只有我疯了?”

  笔记本的内容到此戛然而止,后面的页面只剩下空白,而一阵有些凄厉的声音从周围传来,仿佛无数人在同时哀嚎。霍普看到,白色的雾气在房间中升腾而起,一张张痛苦扭曲的面孔从雾气中突显出来,朝着正在翻看笔记的安塞西娅涌去。

  然而,眼前的画面没有改变,并没有进入回合制的战斗状态,这让霍普有些反应不过来。

  “伟大的秩序之光庇护着我,净化吧,恶灵!”安塞西娅忽然合上笔记本,拔出长剑,大喊了一声。随后霍普看到安塞西娅长剑上冒出金色的光焰,随着长剑挥动,划过恶灵的面孔,光焰也顺着雾气蔓延而上,将周围的诡异白雾燃烧一空,耳边的哀嚎声也随之停歇。

  “这,是变成自动战斗的模式了?”

  等了两分钟,再没有更多的敌人跳出来,霍普准备控制着安塞西娅离开屋子。忽然,屋外传来了连续三道钟声,随后原本安静祥和的村庄仿佛被沸腾的油锅一样喧闹起来。人们尖叫着向自己的屋子跑去,在农田劳作的人们都丢下农具跑了回来,街上玩耍的小孩也在大人的拉扯下不情不愿地向屋内跑去。唯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鸡鸭还如往常一样,一百年躲避着人群,一边发出愤怒的鸣叫声。

  “这道钟声让我有一种想要藏在地下室里的冲动。”安塞西娅的脑袋旁弹出一个气泡,霍普想了想,决定还是先看看外面发生了什么。

  在霍普的命令下,安塞西娅向发出钟声的塔楼跑去,没过多久,刚刚见过的那位民兵的身影出现在了视野当中。他双眼赤红,手里握着兵器,在空气中挥舞着,不知在与什么东西做着搏斗。

  “这里发生什么了?”安塞西娅上前,对着民兵询问道,然而他却仿佛没有听到一样,依旧在拼命挥动着手中的长剑,如同一只疯狂的野兽。

  安塞西娅的脑袋旁忽然蹦出一个气泡,里面写着,“先把他制服了,再进行询问。”不过,没等霍普发出命令,就听到“嗖”的一声,一支手臂粗的长矛从空中疾射而来,贯穿了民兵的胸膛,将他钉在地上。

  长矛飞来的方向,还站着一位身上穿着奇怪服装的人,看上去就像是厚重的防护服,他脸上戴着乌鸦形状的面具,背上背着一个圆柱状的铁罐,腰间有两根连接在铁罐上的管道,管道内正不断向外喷射着淡白色的雾气。

  “生化武器?”霍普感觉还是不要靠近那个家伙比较好,然而此时,安塞西娅突然又自主行动起来,她将插在民兵胸口长矛拔出,向那个奇怪的敌人投射而去。

  黑色的长矛如同一道漆黑闪电一般划过天空,下一秒,霍普就看到那个穿着防护服的敌人被长矛钉在了地上,抖动了两下,然后彻底失去了生命。

  “所以刚才是进入战斗模式了?”霍普心中升起一股怪异的感觉。

  “民兵的状态不对。”安塞西娅的脑袋旁弹出气泡,“感觉这里就像是一个实验场。”

  看到安塞西娅气泡中的文字,霍普将画面转到已经死亡的民兵身上,这才发现,民兵的双手在不停抖动着,似乎想要努力地伸出手来。

  “还没死透吗?不对,是他体内还有什么东西,正在出来。”

  下一秒,“砰”的一声响起,民兵的胸膛炸开,一只形状类似于猫,但是身上没有任何毛发,额头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复眼的魔物从胸膛中爬了出来。

  魔物爬出来后,民兵的身体彻底停下了抖动。这只魔物扭头看了看四周,然后趴下身子,撕咬其民兵的血肉。此时,一道寒光闪过,魔物的脑袋掉在了地上,身子抽动了几下后不再动弹。

  安塞西娅走了过来,用民兵的衣物擦了擦剑上泛着绿色的血液,发现血液覆盖的地方,已经有了轻微的腐蚀痕迹。

  没有管已经死亡的民兵,霍普控制着安塞西娅走向另一侧被钉在地上的敌人。穿着防护服的敌人背后的铁罐上的管道已经断裂,白色的雾气不受控制地向外喷射出来,很快那一片区域都已经被浓郁的白雾覆盖。

  “这白雾可能极具危险。”远远地望了一眼那一团白雾后,霍普让安塞西娅停下脚步,转身朝村长的家里走去。塔楼这里是发出钟声的位置,而此时敲响钟声的民兵已经变成了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霍普没能在这里找到更多的线索。

  村长的屋子是整个村子里唯一一栋二层小楼,此时小楼的房门紧闭,从外面来看,里面一个人也没有。但是之前,霍普看到过有人跑进了村长的房子。

  安塞西娅敲了敲门,屋内没有任何回应。于是她抬起脚,一脚将房门踹开,走进了屋内。屋内的摆设没有任何出奇的地方,桌子上还放着半块面包,就好像屋子的主人突然遇到了急事,临时离开了房间一般。

  没过多久,霍普就找到了一处通向地下室的入口。将压在入口上的衣柜推开,掀开木板,安塞西娅顺着楼梯向下走去。

  “杰西卡,你来了。”没走多久,霍普就听到楼梯下的嘿暗中传来一个略微有些苍老的声音,“是啊,你早就发现了这些,或许我不该向你隐瞒的。”

  霍普顿了顿,让安塞西娅继续向下走去。楼梯比他想象中还要漫长,而越往下,周围就越是嘿暗,就连安塞西娅手中的光焰也只能维持身周两米内的光亮。

  “我一直在想,怎么摆脱这样的命运,你应该已经见过那些人了吧。”

  “是他们,就是那些人,把我们像猪猡一样圈养起来,在我们的身上进行着各种实验。”

  “每年上山打猎的人里,都有失踪的人,他们并不是被野兽杀死了,而是被那些人抓去进行惨无人道的实验!”

  “现在不一样了,我找到办法了,我找到反抗他们的办法了,加入我吧,杰西卡,让我们一起离开这个该死的地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