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霍普的奇幻之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4 血色光柱

霍普的奇幻之旅 暗夜歌者 2320 2019.08.24 09:55

  “神选者原来有系统地图,我早该想到的……”

  “原来追杀我,互相残杀和猎杀亵渎者都是系统任务,这种模式怎么感觉这么熟悉……”

  “最后的胜者会获得神灵的力量?怎么感觉是最强大的蛊虫会成为邪神降临的容器?”

  从神选者这里得知的关于系统的内容让霍普回想起了一些前世的记忆,这和前世的网络小说里十分类似的设定让他不由得想到是否穿越者不止他一个人,

  “不管祂是不是老乡,都不影响我要继续收集系统兑换余烬。”

  将贫民区小巷里的两位神选者身上的系统吸收后,霍普与贾托没有停留,继续贴着地面飞行。而一直保持着恶意感知开启的霍普突然脸色一变,在他的感知中,对他抱有极大恶意的对象正在飞速减少,很快感知范围内就没有了极度想要杀死他的人,只剩下一些因为战斗的余波导致房屋被破坏而产生布满的市民。

  “什么情况?!”

  “这些人突然醒悟了,不想与我作对了?或者系统撤销了猎杀我的任务,改成保护我之类的?”

  “还是说有人触发了某种条件,一瞬间将所有神选者都干掉了?”

  “光之化身大人,您看那边。”贾托忽然带着霍普飞到了一处屋顶,指向诺拉城中心的方向,那里有着一道血红的冲天之柱,“那里有着极度邪恶的气息,黑潮与现世的通道即将被打开,有邪神正在试图穿越世界的屏障。不过按祂现在的降临速度,我们半个小时内传送离开都还来得及。”

  看到这一根骇人的血红光柱,霍普意识到发生的是最后一种情况,也是最坏的一种情况,这让他一时间有些心痛,

  “怪全被抢了啊!”

  光柱出现的一瞬,吸引了诺拉城里所有人的注意力,原本正在追杀堕落者的守卫和冒险者们纷纷发现自己追逐的对象忽然暴毙,血红色的光团从他们的口中冒出,投向屹立在诺拉城中央的光柱之中。

  在城南的街道上,一辆正在缓慢行驶的马车忽然停下,一位青年绅士与一位衣着华丽的老年人从马车上走了下来。

  “诺森特先生,这……”老年人看到远处的光柱,脸上挂着无法掩饰的担忧,看向身旁的年轻人,有些六神无主地说道。

  “事情有些出乎意料了,但是不用担心。”诺森特的话语似乎带有某种魔力,让周围人的心情都平复下来,不再感到慌乱,“议员大人,你可以先去城外的庄园内避难,这边的事情交给我处理就好我。”

  被称作议员的老者眼神逐渐呆滞,脸上的慌乱之色已经完全平复,“好的,诺森特先生,这边就交给您了。”

  说完,老人重新坐上马车,然后马车调头向诺拉城外驶去,留下诺森特一人站在大街上面露思索之色。

  “看来需要给他们一些帮助了。”

  一道风刮过,诺森特的身影如同细沙一般被吹散,消失在了街道的中央。

  另一边,阿尔伯特众人突然停下了脚步,所有人的眼神都迷茫了一瞬,随后恢复过来的时候,阿尔伯特发现自己的手中多出了一份羊皮纸制成的卷轴。

  “怎么了?怎么不走了?”艾力斯特顺着惯性继续向前跑了几步,这才发现身后的队友没有跟上来,回头一看,阿尔伯特正满脸凝重地看着手上的那份卷轴,爱丽丝抽出了腰间的短刀护在阿尔伯特的身边,而蕾米莉亚正扭头打量着四周,时不时抽动鼻子,似乎在寻找什么。

  “找不到啊,但是刚才肯定有人来过!”蕾米莉亚寻找了一会,又从口袋里摸出一包饼干,拆开包装,“吭哧吭哧”地吃了起来。

  “到底是什么人,这个卷轴可能很危险,阿尔伯特,我们先——不要!”

  爱丽丝警惕地打量着四周,脸上满是凝重之色,忽然,她看到阿尔伯特准备打开手中的卷轴,吓得赶紧扑了上去,然而还是慢了一瞬,卷轴已经被阿尔伯特展开,上面写着的文字映入了两人的眼帘。

  爱丽丝所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卷轴就是普通的卷轴,上面写着的文字也不存在什么魔力,只是文字所记载的内容让她一时陷入了震惊。

  阿尔伯特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说道,“不管那个人是谁,以他的速度,想要杀我们易如反掌,没有必要多此一举。”

  “所以,刚才有人来过了?”艾力斯特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抽出武器,如临大敌地防备着四周。

  “他应该已经走了,留下了这个。”阿尔伯特扬了扬手中的卷轴,“如果上面所记载的是真的,那么人类这一次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而我们将是拯救世界的希望。”

  “不,这不可能,邪神怎么会就这样突然降临?!”爱丽丝坐在地上,双手抱着脑袋,仿佛回忆起了什么不堪的记忆,眼底流露出无尽的绝望与恐惧。

  看着这位突然崩溃的女孩,阿尔伯特叹了口气,作为亲自将她从邪神祭祀仪式中救下来的人,没有谁比他更能感受到女孩内心对那种生物的恐惧和绝望。毕竟她的所有家人,包括她最喜爱的弟弟,都在她的面前被献祭给了那种生物,就连她的灵魂也差一点被送到了那种生物的身边,进行了接近一半的仪式让女孩近距离接触到了邪神的气息,没有彻底崩溃已经是女孩意志坚定了。

  “爱丽丝,没事的,这一次我们大家都在。”阿尔伯特上前抱住了爱丽丝的肩膀,见状艾力斯特与蕾米莉亚也都走了过来,围在了哭泣的少女的身边,“而且我们有了应对之法,一定能够解决这一次危机的。”

  满头雾水的艾力斯特瞟到了阿尔伯特手中卷轴上的内容,只见上面用歪歪扭扭的字迹写着,“红色光柱是邪神降临的通道,邪神即将降临人世,摧毁世间的一切,阻止邪神降临的方法只有一个,就是……”

  邪神降临?不久前还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半身人探险者的艾力斯特对这个词语有些陌生,他所接触过的唯一和邪神有关的东西就是那些会二段变身的堕落者。艾力斯特扭头看了一眼远处直冲云霄的红色光柱,砸了砸嘴,嘀咕道,“看上去也没有什么嘛,和以前一样砍死不久行了……”

  听到这话,正在吃饼干的蕾米莉亚扭头瞥了一眼和自己差不多高的小矮子,在心中暗骂了一句傻子,然后看向了远方的光柱,眼底流露出一丝担忧。与半身人不同,她能够隐约感觉到那道光柱中隐藏的恐怖气息,这邪神虽然还未完全降临,可是也不是他们这几个人可以对付的。

  怎么办,要不要逃走呢?蕾米莉亚看着地上正在哭泣的爱丽丝与正在安慰女孩的阿尔伯特,眼底闪过一丝犹豫之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