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霍普的奇幻之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9 是巫术

霍普的奇幻之旅 暗夜歌者 2378 2019.08.09 13:00

  让爱丽丝如临大敌的只不过是一些简单的暗示法术罢了,虽然不想暴露自己巫师学徒的身份,但是这并不代表着霍普完全不打算使用巫术。

  实际上即使不借助巫术的力量,仅仅依靠催眠术也可以做到这样的事情。霍普利用巫术,暂时改变了厨师,上菜服务员和老板三人的认知,而巫术持续时间结束后,他们也会遗忘霍普的模样,所以他并不担心自己会因为这件事情而暴露。

  至于那位一开始假装好心请客,吃了饭后又自己跑掉的少女,霍普已经懒得管了,以后有机会就报复回来,没机会就算了,反正他也不是什么记仇的人。

  唯一可能存在危险的地方,就是强大的巫师可能会从这细微的巫术痕迹中找到霍普的存在,但是霍普觉得这一点并不需要担心。如果找到他的巫师比较正派,那倒是一件好事,正好霍普找不到诺拉的其他巫师,而他实际上也没有做特别恶劣的事情。

  至于那些邪恶的巫师,为什么要这么费劲地针对霍普呢?他身上一无所有,没有任何可以被觊觎的东西。

  “明天去市场买点腌肉看能不能做召唤材料……”为了防止最坏的情况发生,霍普打算白天去购置一些材料,至于今晚,还是睡觉好了,连续释放了几个法术让霍普感到十分疲惫,以至于他现在什么都不想做。

  霍普不知道的是,在他入睡后没过多久,这家小旅馆三楼最大的房间内,害得他被扣下来刷盘子的少女爱丽丝急匆匆地跑了进来。

  门被猛然推开,撞在墙壁上发出“砰”的一声巨响,坐在沙发上的小女孩急忙把身旁的食物包装袋都扫到桌子下,大声叫道,“我没有偷吃,食物都被老鼠拖走了!”

  “那只老鼠就是小蕾米吧……”爱丽丝无语地吐槽了一句,走进房间望了望,然后问道,“阿尔伯特他们还没有回来吗?”

  “哈哈哈艾力斯特,我就说爱丽丝会想我的吧!嗝~”阿尔伯特的声音从爱丽丝身后响起,她回身朝外一看,半身人正吃力地拖着醉得不省人事的阿尔伯特爬上楼梯。

  “嘿,爱丽丝,我们回来了。”艾力斯特将阿尔伯特扔到地上,喘了几口气继续说道,“很遗憾,我们没有找到那位巫师。”

  “好吧,我就知道会是这样……”爱丽丝走了过来,将倒在地上已经发出鼾声的阿尔伯特拖进房间,然后将房门关好,对着阿尔伯特活动了一下手脚。看到这一幕的艾力斯特和小女孩蕾米识趣地转过了身,捂住了耳朵。

  下一秒,阿尔伯特发出凄厉的惨叫声,以至于楼下的霍普都因此惊醒。

  “明天得换个地方睡觉……”想了想,霍普从床上爬了起来,从钱袋中摸出两枚铜板,念动咒语,随后铜板融化成一滩金属液体。利用这一些液体金属,霍普在房间的门口布置了一个简单的警戒法阵,能够提醒他有入侵者出现。

  “还好房间没有窗户,不然材料恐怕不够。”做完这一切的霍普拍了拍手,重新躺回床上。

  此时,三楼最大的房间内,爱丽丝与阿尔伯特以一种旖旎的姿势缠绕在地上,只不过从阿尔伯特脸上痛苦的表情和额头不断渗出的冷汗来看,他并不是那样舒服。

  “醒了吧?”爱丽丝微微抬了抬阿尔伯特的手臂,隐约之间能听到“咔嚓”的声音响起。

  “啊——醒了醒了醒了!”阿尔伯特大叫着,“手要断了啊——快把我放开!”

  “下次还敢不敢任务期间偷偷跑出去喝酒?”

  “不敢啦不敢啦不咔嚓——”阿尔伯特的惨叫声戛然而止,过了几秒,他疑惑地问道,“我怎么突然感觉不到我的手臂了,你……”

  “抱歉,力气没掌控好……”爱丽丝松开了阿尔伯特的手臂,从阿尔伯特背上起来,随后这一只手臂如同面条一般软绵绵地掉在地板上,看得阿尔伯特的脸色逐渐变得惨白。

  “太惨了……”艾力斯特叹了口气,闭上眼为阿尔伯特默哀了几秒。

  “没什么吧,反正这种程度的伤阿尔伯特要不了几分钟就能恢复了。”小女孩蕾米倒是一点都没有意外,说着她看向了明显有事情要说的爱丽丝,“爱丽丝姐姐,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艾力斯特对蕾米的话微微点了点头,实际上要不是阿尔伯特特殊的体质以及不靠谱的性格,爱丽丝也不会用这种方式唤醒他。

  “是的,我有事情要说。”爱丽丝的语气严肃起来,“我今天可能发现了邪教徒痕迹。”

  “这么快?”阿尔伯特挑了挑眉,有些意外地说道,此时他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以一种放松的姿势坐在单人沙发上,断掉的右手无力地垂在一旁,“你们有发生战斗吗?”

  “并没有,事情是这样的……”爱丽丝将自己今天请人吃饭然后忘带钱的事情讲了出来,在她严肃的语气下,只有阿尔伯特轻捂着嘴巴偷笑着,另外两人都在认真地听着,“……最后我去还钱的时候,发现那个流浪汉已经不见,而酒馆的老板代替他在刷着盘子,厨师老板还有服务员几人看上去都很不对劲,就像是思想被操控了一样。”

  “所以,你怀疑那位流浪汉是一位邪教徒,他用邪术操控了酒馆老板来帮他刷盘子?”艾力斯特沉吟着,说出了自己的推论。

  小女孩蕾米沉默地盯着爱丽丝看了一会,开口说道,“爱丽丝姐姐,你居然自己偷偷跑去吃好吃的,不带上我!”

  “放心,爱丽丝,这件事大概率与邪教徒没有关系。”阿尔伯特一开口,就吸引了艾力斯特与爱丽丝的注意,而小女孩蕾米还在因为没有吃到好吃的而感到残念中。

  “为什么这样说?”爱丽丝疑惑地问道,虽然阿尔伯特平时行为很不靠谱,但是在对付邪教徒的事情上,他还没有犯过错,所以爱丽丝下意识地就怀疑起自己的判断。

  “很简单,你想想我们遇到的邪教徒都做了什么事情。”阿尔伯特站起了身,右手伸出一根手指,“首先,酒馆的那些人有受到什么伤害吗?”

  “好像……没有,我不是很确定。”爱丽丝皱起了眉,她似乎也想到了什么,“这件事我们明天再去看看眨眼小猪的老板还有厨师的状况就知道了。”

  “你们在说什么?”艾力斯特有些摸不着头脑。

  “邪教徒是向黑潮祈求力量,他们获得的邪术都是混乱邪恶的,没有办法在不伤害他人的情况下操控思想。”阿尔伯特微笑着解释道,“而且如果那个流浪汉是邪教徒,他不可能放过这些普通人。”

  “更重要的是,命运之书告诉我,我们不会这么早就遇到邪教徒。”

  “说不定命运之书错了?”艾力斯特小声嘀咕着,他还是有些没有弄明白阿尔伯特是怎么想的。

  “那么那个流浪汉是什么人?”爱丽丝问道,“他是怎么做到这些事的?”

  “是巫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