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霍普的奇幻之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1 巫师格鲁特

霍普的奇幻之旅 暗夜歌者 2535 2019.08.21 08:42

  诺拉城外不远处的一处朴素的小庄园内,格鲁特刚刚结束了上午的魔法实验,从地下的实验室上来,靠在椅子上,喝着由女仆刚刚泡好的红茶,享受着温暖而不燥热的阳光。

  最近他的心情一直都很好,不仅仅是因为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愚昧无知的普通人跑来打扰自己,更是因为自己成功晋级成为了正式巫师,晋级时固化在基石中的韧性皮肤,让他不再担忧被那些粗鲁的战士伤到。平时他一直维持着这个消耗很小的法术,在法术的作用下,他相当于穿着一件皮革制成的护甲,让他不再脆弱得可以被小混混用拳头打伤。

  可是今天,他的好心情并没有维持很久,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入他的耳中,没等他皱起眉头,就有一个浑身散发着恶臭的士兵闯入了他的庄园。

  “格鲁特大人,诺拉城的守卫求见,说是有十分紧急的事情。”一位女仆走进房间,恭敬地对靠在椅子上的格鲁特说道。

  “我知道,让他……”格鲁特不耐烦地挥了挥手,“算了,让他在庄园外面等着,我出去。”不管是浑身带着血腥臭的士兵,还是浑身汗臭味的城卫或者是身上充满了各种难闻气味的冒险者,这些粗鲁的人他都很讨厌,在他看来,只有同样高贵的巫师才能和自己平等地对话。

  格鲁特走出房间,来到阳台上,对着水盆念出一段简短的咒语,随后那位年轻的城卫出现在水幕中,他的脸上带着一丝恐惧,站在原地不敢随意走动,这种反应让格鲁特十分满意。

  “说出你的来意。”没有靠近,格鲁特直接借助魔法让自己的声音出现在守卫的耳畔,被庄园内的草木遮挡了视线的守卫并没有注意到不远处小楼上的巫师,这种神奇的手段让他忍不住想要跪倒在地。

  “巫师大人!我们遇到了被巫术封闭起来的门,无法打开,请求巫师大人的帮助!”紧张的守卫感觉大脑一片空白,三两句话说不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只能简短地把大概的意思表达出来。

  听到守卫的话后,巫师格鲁特鼻腔里发出一声不屑的哼声,这些愚昧无知的普通人大概又是把生锈的门锁当成了巫术吧。

  虽然如果确实是弄错了,他会获得一些补偿,而那个弄错事情的守卫也会受到严厉的惩罚,但是他并不能拒绝这样的要求,这是与诺拉城议会的协定,议会提供他需要的魔法材料,而他则需要帮助解决一些奇异事件。

  没过多久,巫师乘坐着马车,在那位年轻的守卫的带领下,来到了零零碎碎杂货铺的门口,在这里聚集了十二位守卫,时刻盯着杂货店的大门的窗户,以防里面的敌人逃走。

  “格鲁特大人,就在前面。”格鲁特刚一下马车,一名有些严肃的中年人就在两名守卫的簇拥下走了过来,他并不记得这个人的名字和职位,他也不想去记这些无关紧要的东西。

  摆了摆手,挥开挡在面前的守卫,格鲁特走上前,在大门上轻轻一推,随后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杂货店的大门吱丫一声向内打开。

  “你们……”刚准备开口嘲讽的格鲁特忽然眼神一凝,这间小小的杂货铺里弥漫着一股魔力的气息,而且大门上确实看得出有法阵的痕迹。

  “高位的巫师,远远比自己强大的巫师,而且这个法阵,即使是材料简陋也掩盖不了它精妙的结构,到底是什么人?”格鲁特内心情绪有些复杂,他对这位未知的巫师感到敬畏,同时他的心情又有着一丝激动,在这个贫瘠的世界里他已经很久没有遇到同伴了。

  被格鲁特惦记的巫师贾托和霍普正在诺拉的街巷中迅速穿梭着,他们的身体呈现出半透明的质感,路上遇到的人也都对他们视而不见。

  “找到了!”前方不远处,一名剑客打扮的神选者正警惕地望着四周,他敏锐的直觉让他感受到了无穷无尽的恶意,但是他却始终发现不了恶意究竟从何而来,这让他感到更加不安。在他的系统地图中,渎神者的位置正在飞速转移,速度快得有些不正常,让他心中升起了一丝放弃的想法。

  不过没等他将想法付诸实际行动,他就发现系统地图中,代表着渎神者的红点迅速靠近了他的位置,紧接着,他面前的空气中突然出现了两个怪人。“矮个的少年是渎神者,旁边的人是谁?其他神选者?”心头升起疑惑,他将手放在了腰间的长剑上。

  “人类定身术。”然而,渎神者身旁的黝黑大汉只是轻轻吐出一段让人听不懂的晦涩咒语,剑客就感觉自己的身体陷入了僵硬,完全无法动弹。

  紧接着,一柄短刀在他的眼中不断放大,随后他感觉世界都开始旋转了起来,而自己的身体也出现在了眼前,似乎少了些什么。

  “余烬+500”

  关掉系统弹出的提示,霍普对贾托说道,“继续狩猎吧。”

  “好的,光之化身大人。”贾托点了点头,手中法杖轻挥,两人的身影再度变得半透明,开始在诺拉城里穿梭。

  阿尔伯特一行人对城市里正在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他们还在西南角的废弃仓库里,只不过审问的人除了腊肠外还多了一位少女。少女脸上画着灰扑扑的妆容,穿着破旧的布衣,就算霍普在这里,恐怕也很难认出她就是乔装打扮后的伊莲娜,而阿尔伯特几人更是没有发现她的真实身份,他们以为自己只不过是抓到了一个形迹可疑的浆洗女工。

  “你来这里做什么?”爱丽丝冷声问道,她从这位少女身上看不出什么异样,但是她还是本能地感觉不对劲。

  “我只是路过这里,听到仓库里有人的哀嚎声,才好奇地看了一眼。”

  “我就说嘛,这么美丽的女孩怎么会是坏人呢?把绳子赶紧松开吧。”阿尔伯特小心地看了一眼满脸严肃的爱丽丝,又扭过头对地上的少女说道,“你不要害怕,我们不会伤害你的。”

  我可不觉得她害怕,爱丽丝在心中默默想着,少女虽然看上去很镇定,但是微微颤抖的身体暴露了她内心的恐惧,注意到这一点的爱丽丝撇了撇嘴,说道,“你怎么看出她好看的?”

  女仆脸上满是污垢,头发由于太久没洗而打结,脸型偏方,眼睛如同豆子一般小,鼻翼旁还有不少雀斑,怎么也称不上美丽。

  “这你就不懂了,美丽的人有美丽的气质,而我有着一双善于发现美的眼睛!”

  恐怕你眼瞎了……爱丽丝在心里吐槽了一句,忽然意识到有些不对,虽然阿尔伯特性格孟浪,但是以往他所看上的美女无一不是真的拥有超出常人的样貌,从来没有看走眼过。这时她想到了另外一种可能——这个少女是伪装成这幅模样的!

  “阿尔伯特!爱丽丝!不好了!”艾力斯特的声音从仓库入口处传来,打断了爱丽丝的思绪,紧接着,这位身高只有阿尔伯特一半的侏儒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大口喘着气说道,“外面,外面打起来了,堕落者打起来了,已经有守卫在街上发现了堕落者的尸体!”

  听到这话,阿尔伯特与爱丽丝甚至是地上的浆洗女工都面色一变,连一直低着头在旁边吃零食的蕾米莉亚都轻呼了一声,抬起了头。

  “怎么了?蕾米莉亚,你想到了什么吗?”

  “我的饼干吃完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