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列异丛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四回 出缉

列异丛谈 太乙散人 2086 2020.07.01 00:10

  有诗:鬼神虽恶技有穷,卷地破山真一噫。明朝倚杖看晴云,兹夕惊心复何在。

  ……

  几缕黑色的烟雾缭绕在脚底周围,雾气贴着地表缓缓向四面扩散,然后在半步远的距离渗入地面消失了。

  说渗入地面其实并不确切,怎么说呢,就像是在那里隐藏有一个看不见的旋涡,当黑雾飘过那里时,立刻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拉扯下去,然后消失不见。

  陆压就这么坐在窗边,盯着自己的左手上的桃木手串,看了大概一分钟。

  旋即叹了一口气,然后从挎包里掏出已经有些皱巴巴的那包大前门香烟,抽出一支点燃,闭上了眼睛。

  现在是凌晨,煎熬的一天已经过去了,或许更难熬的一天即将开始。

  他感到有些疲倦,这已经是半个月来的第二次出现类似的事情了,现在不仅出现频次越来越高,而且出现的东西越来越奇怪,越来越难以应付,比如今天出现的这个东西,他现在都没有想明白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陆压侧头看了看站在不远处的李固,他正仰着头遥望着深邃的天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十二个小时之前。

  东鹅市巷5号,金河大厦,701室。

  “老鬼,你又在里面看了一个通宵?”陆压躺在床上伸了个懒腰,“哈,我忘记了,你是不需要睡觉的。”

  卧室角落的小门虚掩着,明亮的灯光从门缝中挤了出来。

  陆压穿着睡衣推开门,李固捧着一卷书坐在地上,旁边还放着一个打开的小木盒。

  “你还在读那本《鲁班经》么?”

  “不是,是《黄帝外经》,以前我只见过手抄的其中五卷,你这儿居然有全部的三十七卷。”

  “那个小盒子里面又是啥东西?”陆压睡眼朦胧地捏了捏自己的后脖颈。

  “一枚舍利子。”

  “啊?我这儿怎么会……嗯,想起来了,”陆压记起这件物品的来历了,但不明白李固为何对这个感兴趣。

  但是,陆压发现此时的李固似乎与往常有些不同,他心里忽然有一种异样的猜测。

  于是,他伸手按向李固的后背。

  陆压接触到了一个实实在在的人,而不再是以前那个只有魂魄而没有实体的老鬼。

  “老鬼!你在搞什么名堂?”陆压有一丝诧异。

  李固并不抬头,只是平静地说:“哦,我发现《黄帝外经》里面记载有一种上古异术,利用舍利子这样的神物可以使得魂魄暂时恢复自己生前的身体,所以我就试了试。”

  “就这么简单?我靠,你简直有天赋!”陆压半开玩笑地说。

  “砰砰砰……砰砰砰……”

  陆压正想仔细问问李固发现的这个可以使魂魄恢复身体的方法,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会是谁呢,陆压一边想着一边走出去打开了大门。

  “黎姐,你怎么过来了?”陆压有点儿意外,“快进来。”

  “昨天晚上几个朋友约起在旁边的云天路茶楼打麻将,刚收场,就顺路过来看看你在不在。”

  黎姐一脸疲惫,黑眼圈有点儿明显,一看就是玩了通宵麻将。

  “吃早饭没有?我给你找点儿吃的……我这儿应该还有盒装的牛奶。”

  “啥都不想吃,给我泡杯茶吧,”黎姐走进房间坐在沙发上,懒懒地斜靠着。

  喝了两口热腾腾的茶,黎姐好像稍微精神了一点儿,她听到卧室的方向传出了一些声响。

  “家里有人?我今天来得不是时候哇?”她问陆压,“不方便的话我马上就走。”

  “呃……不是,是一个朋友,男的,”陆压的表情有点不自然,接着他对着卧室里面大声说:“老鬼,该出来放放风了。”

  看见从卧室门走出来拿着一本书的李固,黎姐问的第一句话是:“你不是人?”

  “你怎么看出来的?”李固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看不出有任何怪异的地方。

  “老鬼,这个是黎姐,我们以前一起共事过很久。”

  李固并不言语,又坐在书桌前低头翻阅手中那本书。

  “他是个千年老鬼,书呆子,不用管他,”陆压坐在黎姐旁边的位置,点燃了一支香烟。

  和陆压在一起的时候,无论出现什么怪异的事情,都是正常的,不值得大惊小怪的,黎姐在很多年前就已经习惯了。

  “先给你说件事情,等我休息会儿再一起去看看,”黎姐双手捧着有些烫的茶杯,一夜不眠总是让人感觉到一丝寒意,更何况在房间里还有一个千年老鬼。

  “啥事?”陆压问。

  于是黎姐就把事情简单地给陆压说了说。

  黎姐有个朋友搞了一个篮球俱乐部,为了能在今年晋级乙级联赛,专门租用了市内最好的一个室内篮球馆,每天球员们都训练到深夜。

  大约半个月前,球队里有队员说晚上训练回家后,睡觉时总做怪梦,而且在训练时开始出现幻听,觉得有人在自己耳朵边上讲话,但是声音忽远忽近听不清楚。一开始根本没人把这个当回事,当事人自己也只是觉得可能是训练强度太大,太累了。可是又过了几天,跟他住一个宿舍的其他队员都开始做同一个梦,梦里面有一个巨大的黑色影子在天上飞,还有一群人在耳边说话。再后来,还有队员说在场馆里看见过可怕的东西。

  事情这一下子变得怪异起来,黎姐这个朋友有点坐不住了,注册这个俱乐部、招募有潜力的球员和为冲击乙级联赛所做的各种准备,他投了很多钱,本来是想大赚一笔的。可如果这个事情闹大了,影响球队的训练效果不说,要是最后没有能晋级乙级联赛,那之前的钱就算打水漂了。

  于是黎姐这个朋友就想到了人脉广、朋友多的黎姐,请她想想办法,找个人来帮忙处理一下这个事情。

  “目前知道的情况大概就是这些,我在你这儿先休息一会儿,下午我们一起过去看看,”黎姐放下茶杯,用手指揉了揉太阳穴。

  “你把地址和联系方式告诉我,”陆压说着,起身去卧室里面拿出来一条毛巾被,放在了沙发上。

  “你在这儿安心睡会儿,我和老鬼过去就行了。”

  “要去哪儿?”李固抬头问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