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三国新郎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3章南下

三国新郎 干啥啥成 2053 2019.04.16 12:07

    北方的冬天似乎来的要早很多。

  寒风中,骑在马背上,裹着裘皮大氅的还在瑟瑟发抖的胡不为,看着一袭单衣还若无其事的素素,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习武真的可以抗冻吗?”

  素素白了他一眼,没有回答。

  一路上,胡不为早已习惯了素素这样的态度,所以,大部分时间都用来低头赶路。

  说起来,他似乎很是意外这一次素素的配合。

  在他找不到借口出来的时候,是素素主动找到了胡正雄,告诉胡正雄,胡不为的病有可能治愈,因为师父叶法善曾经治愈过几个。

  说实话,胡正雄对于素素和胡不为的独处还是相当的不放心。

  毕竟,胡家是素素的仇人,胡不为和素素独处的时候,素素会不会忍不住对胡不为动手,谁也说不清楚。

  虽说,胡不为是个傻子,但不管再傻,也是儿子啊,也能给他胡家传宗接代啊!国人早已认定:九个闺女不如一个瘸腿儿。

  看出了胡正雄的犹豫,素素冷淡的说道:

  “伯父,您感觉我想要杀人需要遮遮掩掩的吗?”

  胡正雄这才彻底的打消了疑虑。

  一路南行,越走越感觉暖和,甚至,天上还能看到成行南飞的大雁,叫声凄凉,让胡不为没来由的感觉到一阵的萧瑟。

  伤春悲秋,是每个文人都热衷的事情,但这样没有意义的情绪对于胡不为来说并不多见,可能因为一路的沉默,现在倒是莫名的有了这样的感觉。

  这怕是他穿越过来之后的第一次吧?

  经过半日的疾驰,已经可以看到稀稀拉拉的村落,偶尔,会有人家升起炊烟,同样也是稀稀拉拉。

  秋收早已结束,但田野中还是很多的儿童拿着篮子在捡拾着遗落的麦穗,只是,风吹日晒,加上野鸟的糟蹋,难得找到几个。

  胡不为这才意识到,山寨中的大丰收只是一个特例,外面的北方农村的十年九旱才是常态。

  临到日落的时候,胡不为和素素找到一个小村庄,二人下马,准备在这里打尖,明天继续赶路。

  牵马走进了最靠近村口的人家,胡不为在外面大声的喊了一句:

  “有人吗?”

  很久之后,里面传来一个微弱的声音:

  “谁呀?”

  胡不为转头望了一下素素,然后对着里边喊道:

  “过路的,想在这里打个尖,休息一晚。”

  一阵窸窸窣窣,破旧的木门开了一道缝,从里边探出一个头发乱糟糟的老头,他上下打量了胡不为和素素一番。

  然后,目光停留在了素素的身上,这才略显歉意的说道:

  “这位公子,不是老汉不想留你们,实在是老汉这里一无所有,也没办法招待你们,您看···?”

  胡不为扭头看了一下素素,见素素和颜悦色的对着老者说道:

  “大爷,我们只是在这留宿一晚,不吃饭的,我们自己带了干粮的!”

  老者迟疑了一下,然后点点头:

  “二位如果不嫌弃这里,那就住下吧!”

  胡不为和素素急忙道谢,随后,二人随着大爷走进了屋里。

  一进门,一股扑鼻的霉味迎面袭来。

  胡不为微微皱了皱眉头,却见素素毫无反应,只好强忍着进了屋里。

  等到眼睛适应了屋里的黑暗之后,胡不为才看见屋里一床破旧的、千疮百孔的棉被下面还躲着两个孩子,一个男孩一个女孩。

  女孩稍微大一点,差不多七八岁的样子,男孩有六七岁。

  见到两生人进来,两个孩子有点害羞的将头埋进了被窝里。

  男孩稍微胆子大一点,偷偷的透过棉被的窟窿眼观察着胡不为和素素。

  素素见了,问老者:

  “大爷,这是您的孩子?”

  大爷叹了一口气:

  “这都是老汉的孙子,还有一个今年十三了,这会在外面捉野鸟。”

  胡不为好奇的问道:

  “那您儿子和媳妇呢?”

  老汉又是一身叹息:

  “唉!今年年馑不好,儿子和媳妇早早的出去帮工,往年这个时候早就回来了,今年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到现在还不见踪影。留下老汉和三个孩子吃了上顿没下顿,难那!”

  话音刚落,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从外面走进一个衣不蔽体的男孩,瘦弱的身体被冻的瑟瑟发抖。

  很显然,这孩子就是老人的孙子,老人刚才说是十三岁,不过因为长期的营养不良,看上去顶多八九岁的样子。

  男孩第一眼看见胡不为他们,有点害羞,然后朝着老人低声说道:

  “爷爷,今天又没有抓到,那些大雁太狡猾了。”

  说完,扬扬手,手里有个布口袋,袋底看样子有一点点什么东西。

  接着说道:

  “就捡了这点麦穗,不够熬一碗粥的。”

  说完,满脸的沮丧。

  老人叹了口气,安慰道:

  “抓不到就抓不到了,一顿两顿不吃也饿不死,早点歇了吧,睡着就不饿了。”

  男孩‘哎’了一声,一下爬上土炕,钻进了被窝,胡不为这才发现,这孩子一直打着赤脚。

  素素转头看向胡不为,胡不为意会,转身走出去,来到马跟前,从马背上将随身带的干粮拿了进来。

  闻到面饼的香味之后,三个孩子一起从被窝中爬起来,眼巴巴的望着胡不为。

  胡不为将手中的面饼挨个给三个孩子分了下去。

  三个孩子迟疑了一下,一阵狼吞虎咽,手中的面饼已经被吃了下去。

  胡不为看的傻了,又将手中正要递给老大爷的面饼给了这些孩子,却被素素一把抢了过来,瞪了胡不为一眼之后,将面饼又递给了大爷。

  看见胡不为疑惑的表情,素素骂道:

  “你想害死他们?”

  胡不为这才恍然大悟,孩子们好几天没有吃饭,如果不控制食量,很有可能撑坏。

  大爷接过面饼,感激的看着二人,涕泪交加的说道:

  “好人啊!老汉谢谢二位少爷小姐了!”

  胡不为忽然有点心酸,同在一片天空下,自己锦衣玉食,而这些人衣不蔽体食不果腹。

  贫富差距一直存在,只是,让他亲眼见到,却是如此的震撼。

  他忽然想起了杜甫的那句诗,然后脱口而出: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