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穿越后我守护的小可怜登基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9多放两颗枸杞

穿越后我守护的小可怜登基了 妩允 2299 2021.11.30 11:45

  事情发酵的第二日,天云就被勒令停课了。

  托她的福,这是穆瑶之与于善睐头一次心平气和的联起手来,奔着同一个结果而去。

  有这两位领头羊,众位贵女们哪有不听从的道理?便同气连枝上报给司业,将上官天云停课了。

  这些消息都是午间时辰,谢舞韵过府告诉她的,也难为这个单纯的姑娘了,事到如今还能毫无芥蒂地与她交好。

  她停了课,最愉悦之人莫过于穆瑶之。

  心情之好,就连给萧子衍炖的猪蹄汤里,都多放了两颗枸杞!

  萧子衍坠马折了条腿,这些时日在自己寝殿里养伤,倒是不知道此事,穆瑶之便当笑话似的,边喂他喝汤边将这件事讲给他听,满心的柔情似水,竟未曾注意到喝汤之人的眼睛越来越亮。

  这不正是笼络美人心最好的机会吗?

  萧子衍心头颤动,面上却不漏声色,只夸道:“瑶之妹妹亲手炖的汤,果然最是合我胃口。”

  在上官天云身陷囫囵的时候拉她一把,她还不得感动万千,乖乖以身相许?

  “以形补形,子衍哥哥喜欢的话便多喝些,伤势也能好得快些。”穆瑶之心中柔情万丈,端着自己精心熬制了几个时辰的热汤,亲手喂到心爱之人的嘴里。

  听着他敷衍的一句夸赞,心中便盈满了欢喜,却丝毫不知他此刻心里算计的,是如何得到另一个女人!

  跟她没有任何关系……

  “皇上驾到,贵妃娘娘驾到!”殿外小太监一甩拂尘,吊着尖嗓通报。

  穆瑶之手忙脚乱将汤碗放下,恭敬地行礼:“皇上万福金安,贵妃娘娘万福金安。”

  萧子衍受了腿伤不良于行,故而安坐在床榻上,只跟着口头请了安。

  “快起来快起来,瞧瞧这浓情蜜意的,可真像我与陛下刚成婚那会儿。”蔺贵妃乃是二皇子萧子衍的母妃,此刻正伸手将屈膝的穆瑶之扶起。

  自从废皇后姚氏薨逝之后,这后宫之中便由蔺贵妃执掌后宫,又生育了最具资格登基的皇子。像“成婚”这种只配正宫娘娘才能说的话,在她说来也毫不忌讳,任谁也不敢提出异议。

  皇帝似乎也没察觉有什么不妥,脸上威严冷肃地看向萧子衍:“腿伤可好些了?”

  “托父皇的鸿福,儿臣这几日感觉好多了。”

  “可不单单是沾了你父皇的福气,也有瑶之的一片心意在啊,这几日为了照顾你尽心尽力的,我瞧着这小脸儿都尖了不少。您说是不是啊皇上?”话语间无不昭示着二人郎情妾意、你侬我侬。

  这可是个让皇帝赐婚的绝佳机会啊!

  蔺贵妃笑着将皇儿的手与瑶之的手叠在一块,期待的目光投向皇帝,就等着他示下,这桩婚事便算是水到渠成。

  皇帝目光闪了闪,意味深长地看了眼二人交叠的手,笑意却未达眼底:“瑶之有心了。”

  就这么夸了一句,别的一概不提,像是没听懂蔺贵妃的暗示。

  朕还正值壮年,玉案上却堆着一沓以左丞为首,递上来的请命折子,全是举荐让二皇子负责押运粮草!这岂能不令人猜疑,他们俩人已经站成一派?

  若再给他和穆瑶之赐婚,他们之间的关系岂不是更加牢固?

  为君者,卧榻之内岂容他人鼾睡!

  蔺贵妃笑意一僵,到底不敢再说什么,这桩婚事她明里暗里提过许多次,可惜皇帝每次都不接茬。

  陛下本就疑心深重,自从大皇子那档子事后……就更加喜欢猜忌她的子衍了。

  “朕还有公文要处理,晚点再去你宫里用膳。”被扫了兴致,皇帝沉着脸丢下一句话,负手离去。

  “是,恭送陛下。”蔺贵妃无奈地恭敬送走人,还得替帝王喜怒无常的态度圆场。

  她安慰着红晕褪去,小脸泛白的穆瑶之:“陛下是觉得你俩年纪尚小,等两年再行赐婚也不迟,你与衍儿两情相悦,成亲是迟早的事!皇上昨儿赏了我一支飞渡灵蝶步摇,走动间上面蝶儿振翅欲飞,跟活的似的,正适合你这花季的小姑娘。待会儿我让吟月送过来,出宫时便你带上,辛苦你了尽心照顾衍儿这么多日。”

  “多谢娘娘赏赐,这些都是瑶之应该做的!”这下穆瑶之哪还记得方才的失落,看着萧子衍笑得越发甜蜜。

  婆媳关系我都搞好了,于善睐,这下臭名昭彰的你,拿什么跟我斗?

  穆瑶之得意地勾起笑。

  殊不知她刚离开这寝殿,上官鸣就被萧子衍召进了宫中。

  “殿下召臣前来是有何吩咐?”上官鸣强打起精神问。

  此事该找谁伸冤他毫无头绪,只能徒劳无功地使些银子替天霖打点,让他在牢里能过得舒服些,如今是吃不好也睡不好,一夕之间像老了好几岁!

  “看司业面色,可是遇到了什么难处?”萧子衍佯装不知,倒是让上官鸣放松了警惕。

  把前因后果一说,他突然想到,面前的人可是大梁的二皇子,权势滔天!若是他肯帮忙查明真相的话……

  这么一想,上官老爷连忙撩袍跪下,拱手请求道:“还望殿下出手相助,还天霖一个清白!”

  “司业这是哪里的话,快快请起。”鱼儿上钩了,萧子衍按捺住内心的激动,循循善诱。

  “司业不是不知,本殿是最为护短之人,若是天云妹妹肯入我府中,令公子便算作是本殿的小舅子,自然就是自己人了!司业……可明白本殿的意思?”萧子衍温雅一笑,看上去倒真像个单纯倾慕丽人的谦谦君子。

  若天云此时在这,定会腹诽一句。真是江山易改,画饼难移!

  若是把你的女儿送予我当个侍妾,我倒是可以考虑考虑,帮你儿子洗脱冤屈。

  上官鸣听出了他的未尽之语,可是迟迟不敢搭腔,卖女儿这事儿他干不出来啊!好半晌,他才磕磕绊绊挤出一句:“这……这这,小女性子顽劣怎堪匹配殿下大才……”

  “司业太过自谦了,本殿下倒是觉得天云妹妹很是率真可爱。”正妃之位自然是留给对他多有助益的穆瑶之,不过侍妾嘛,挑选些合自己心意的即可。

  况且……只要萧子勿想要的东西,我都要拿到手!

  萧子衍眼底闪过一丝暗芒,并没有发现隔墙有耳。

  去而复返的穆瑶之呆立在花鸟屏风后面,手上的食盒都快握不住,她的眼眸猩红煞煞,心头被嫉妒的怒火烧出一个个淌血的疮孔。解决了一个于善睐还不够,现在又冒出来一个上官天云!

  方才走到半路,她才发现蔺贵妃所赐的簪子忘记拿了,于是欢欣雀跃地跑回来取,却没想听到了这段令她伤心欲绝的对话,方才贵妃娘娘的赐婚暗示被陛下拒了,殿下都未曾向陛下再请求半句,如今对上官鸣却是另一幅模样!

  他竟为了别的女人,用上了利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