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穿越后我守护的小可怜登基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0不与蠢人论理

穿越后我守护的小可怜登基了 妩允 2468 2021.11.30 14:44

  “姑娘,您再用些吧,早膳和午膳就吃了几口粥水,身子哪儿熬得住啊。”灵棋端着碗八宝甜酪过来,忧心忡忡道。

  “先放着吧,我没胃口。”她脸色苍白地支起额头,脑海中似有千头万绪在拉扯,随口问了句:“秦姑娘这两日可曾来过了?”

  灵棋将甜酪放下一旁,回复:“未曾,自从公子出事后,秦姑娘连个人影儿都没见着!”她话语间颇有些不忿。

  日前雷打不动的造访,眼下哥哥遭了难,她倒是立刻躲得远远的了。果真不是良配。

  多宝格上摆放的听风瓶微微晃动,外屋有人掀帘子进门,连带着窜进来些许凛冽寒风。异画一手持着莲花六角竹枝灯笼,一手拿着信封走进来,秀雅的小脸被冷风吹得通红。

  她双手将信纸递上:“姑娘,这是适才于岚姑娘派人送来的信,都这么晚了也不知道是什么事儿,这么急着连夜送过来。”

  “还能为着什么,左右不过是一些奚落我的话罢了。”天云懒懒地将信封拆开。

  于岚虽贪婪好财,心思却好猜。

  于善睐在自己手里吃了那么大的闷亏,作为始作俑者的于岚自然会被她所迁怒,加以怪责。想必心里已经对自己恨之入骨了吧?

  如今哥哥出了事,她便迫不及待跑过来落井下石了。

  果不其然,信中内容与她猜想的一般无二,句句不离哥哥被关押之事,甚至明嘲暗讽地问及了天云身子是否安好,可有被自家哥哥所制的膏药也给祸害中毒了?

  话里话外的嘲笑之意溢于言表。

  灵棋气鼓鼓:“于岚姑娘未免欺人太甚了!姑娘从前待她不薄,她偷盗姑娘的首饰也就罢了,如今还连夜送来信虚情假意的说这些,真是个黑心肝儿的白眼狼!”

  异画则显得更稳重些,将酸枝落地灯移到姑娘跟前,好脾气地说道:“你小声些嚷嚷,人心百态,姑娘能看清楚她的真面目也是好事,往后也能多防备着点儿。”

  天云心无波澜地将信看完,淡淡道:“异画说的是,何须同她计较这些?你且记着,不与小人争利,不与蠢人论理。你越是气便越是趁了她的意。”

  灵棋这才好受了些,虚心称:“是,奴婢知道了。”

  突然,她看着信中于岚问及她是否中毒的几个字眼,脑海中有个一闪而过的念头,她迅速抓住,想到这场阴谋里最关键的一环。

  那个中毒身亡的人!

  是了,开封府尹连尸体都未交给仵作查验,证实死因是否确系为中毒而亡,就将哥哥压入了地牢。

  这事绝对有蹊跷,只要自己能够找到那具尸体,一切问题就都迎刃而解了!

  第二日。

  没有惊扰到已经疲惫至极的父亲母亲,天云向灵棋借了身衣服换上,准备前往那人所居之地一探究竟。

  灵棋看向穿着自己粗布衣服的姑娘,眼底的羡慕溢于言表。自己穿着时,胸口前松松垮垮还漏风的衣裳,到了姑娘身上便变得鼓鼓囊囊的,诱人得紧!

  果然没有对比便没有伤害!

  “姑娘,奴婢陪您一起去吧,您一个人奴婢不放心。”灵棋替她理着衣角

  “你见过哪个平民老百姓出门带丫鬟?”天云嗔了她一眼。

  不然借她的衣服穿干嘛?还不是为了不引人瞩目,好方便打探消息。

  “……”

  灵棋心下腹诽:我也没见过哪个平民老百姓,能把粗布衣裳穿得如此香艳的……

  “那好吧,姑娘千万要小心!探听消息倒在其次,一定要先确保自己的安全才行。”她往小姐脸上抹着灰,做近一步的伪装。

  “我省得的。娘若是问起我的去向,你便告诉她,我回国子监取东西了。”停课已有两日,她都两日未去国子监了。

  也不知少年有没有注意到……

  ——

  萧子勿自然是注意到了,分别那日她说了第二天会同自己解释清楚,可惜等来的却是她被勒令停课的旨意。

  女席那边不少碎嘴子都在暗暗埋怨她,说她居心不良,有毒的膏药还拿出来送人。

  往大了说,这都形同谋财害命了!

  这些话传到萧子勿耳中,他抿紧了唇久久失语,直到手中毛笔应声而断,断裂的木屑深深刺进皮肉中,他才惊觉原来自己听到旁人诋毁她,心中竟是这般怒不可遏的。

  原来不知不觉,她在自己心里的分量已经不可估量——

  作为暖宝宝的使用者,他可以确信药膏本身是没有任何问题的,那么有问题的……便是那些受利益驱使之人。

  下习后,常往问:“殿下今日是练剑还是举石?”

  “顾好常来,我出宫一趟,晚些回来。”

  常往:“哎?”

  这急匆匆的,干啥去啊?

  ——

  天云这边顺着简易画就的图纸一路摸过去,却发现闹事那户人家大门紧锁,看着不像有人居住的样子。

  那家旁边的住户是一个独居的老奶奶,天云顶了张土灰脸,蹙起两条大粗眉,一副愁苦村妇的模样上前敲门:“阿婆,隔壁那户怎么没人在啊?”

  “姑娘找谁呀?隔壁那户昨天就搬走了。”

  天云怔了怔,还是来晚了一步,“搬走了?”

  阿婆像不是第一次回答这个问题,想都未想便脱口道:“是啊,听说那家前日刚死了人,一家子嫌这屋子晦气,就都搬走了。”

  听到这,她又燃起了希望,“那阿婆可知道他们把尸体埋哪了吗?我…我是他远房表亲,想去给他烧点纸钱。”

  她看着阿婆的神色变得极为不耐烦,又是一句话狠狠打碎了她的希望:“依稀记着那人的骨灰,好像是埋在后山那片吧。”

  说完便“啪”地将门关上了。

  骨灰……

  尸体已经被烧成灰了,这下无法再查验死因了?

  那岂不是死无对证了!

  天云呆立了一会儿,失魂落魄地往回走,未曾察觉到从她离开那个小村庄开始,就被一伙人盯上了。

  脑子里的思绪再次纷乱起来,等她回过神来,才发觉自己已然走进了一个悄无人声的小巷子里。

  这下可方便了那帮躲在暗处尾随的人,直接现身堵截了她的出路。

  一股凌厉的杀气袭来,天云脊背发寒,她回头一望。

  来人全部用黑布蒙着面,四人依次站开,将出路堵得死死的。

  她紧咬着唇,兀自镇定下来:“你们是什么人?”她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没有让自己的脸上显露出惊慌。

  可惜无人回应她。

  这帮黑衣人一早便埋伏在了那人住处的附近,守株待兔,只要是有可疑的人过来打探消息,便伺机而动将其绑走,再逼她说出膏药的配方。

  虽然天云已经乔装打扮过了,但是周身的仪态气度却不是一个常年下地劳作的村妇能够拥有的,这便是最可疑的地方。

  也让黑衣人确信了,她就是那只“兔子”。

  说到底还是天云大意了,生活在现代社会阳光下的她,不曾经历过这样黑暗的事,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说绑就能把人绑走的时代。

  唇瓣被咬地发白,她紧紧盯着领头那人的眼睛,沉着声音问:“你们想做什么?”

  已经如此伪装过了,他们竟还能盯上自己,只怕是早有预谋!

  边说她边向墙边退去,直至身体靠在墙壁上,已经退无可退了!

  她用余光却朝着周围看去,试图寻找一个适宜逃跑的方位。

  可过会儿她便绝望地发现,这似乎是一个死胡同,而黑衣人堵住的,是她唯一的出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