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穿越后我守护的小可怜登基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3把土包子震住

穿越后我守护的小可怜登基了 妩允 2376 2021.11.25 06:26

  在去名画堂的路上,秦雨薇的小丫鬟就忍不住凑到她耳边,替她出主意:“等会姑娘便挑几副画让她赏析赏析,也好叫她知晓其中的学问见识。

  指不定那土包子会被震成什么样呢!”

  说话间,还偷偷拿眼角的余光觑向天云这边,似在提防她有否偷听。

  这番心虚作态,倒让天云心下难言。

  这是生怕我不知晓你在说我坏话么?

  名画堂,位于京城东南面,方圆近十里无人烟。殿宇顶部举折平缓出檐深远,两侧无直棂窗,看上去十分恢弘大气。

  牌匾更是由皇帝亲笔所书,门外还有无数禁军看守,一眼望过去乌压压全是人,守卫十分森严。

  若想要进到里面,必须出示皇家分发的特制腰牌。

  天云仔细一思量,便觉得这也在所难免,里面的任何一幅画拿出去都是价值连城之物,就跟现代的银行一样,不用武装押运怎么行?

  秦雨薇挺直了腰杆,慢条斯理地从兜里掏出腰牌,亮给门口的守卫看。

  皇家特制的腰牌在阳光照射下更为耀目,金色的光芒直直刺入她的眼中,这下天云真有几分羡慕了,不为别的,只因这腰牌乃纯金所制,且块头还不小。

  几个小丫鬟通通被拦在门外,只有她们二人可以通行。

  名画堂内里构造简洁,墙体是用木质墙壁涂抹上灰泥,又称为“封火墙”,用以提高防火性,虽是守卫森严,也怕有敌国死士狂徒前来蓄意纵火,毕竟这里面可都是价值连城之物!

  墙上悬挂各幅的画作亦是点睛之笔,牢牢锁住人的眼球,这些古早的画风涉及天上、人间、炼狱多种景象,亦有飞禽、走兽、花果百种风物,疏密繁简错落有致,确实很有观赏价值。

  秦雨薇斜睨了她一眼,见她水眸明亮闲适悠哉,看得画作目不转睛的模样,心下不免有些嗤之以鼻。

  跟真的看得懂似的!

  秦雨薇强行扯过她的衣袖,手指指向左侧那副画与她讲解:“这副是柳悟先生画的‘朱菊’,也是由他开创了‘赤色菊花’的先河,可谓是画坛不可多得的瑰宝作品!当初有人出价两万两白银想买回家收藏,都没能得偿所愿。”

  食指慢慢点了点樱粉唇瓣,天云心中一动。

  两万两白银,可够她养活个少年么?

  “这副是前朝冯乐先生的真迹,画的是‘人间四景图’,这幅可是无价之宝!据传,当初有狂人想看一眼此画,竟做出硬闯名画堂的蠢事,结果被抓进牢中重刑拷打了一顿。”

  她说罢,又颇为得意地斜睇着天云,就如同这等名画是出自她自己手中一般。

  天云受教地点了点头,这一趟也算是没有白来。

  “这副倒是新颖……”秦雨薇话音停住,她的目光锁定在一张黑白画上。

  在周遭都是由毛笔所作的画像中,这张与众不同的画风尤为显眼,有种让人耳目一新的感觉!

  图上的月季虽未着色,但却十分生动,用明暗对比突出虚虚实实的部分,竟比用色彩来区分更为写实,这画绝了!

  再看作者的名字,上官天云。

  此人又该是画坛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了!

  等等

  上官天云……

  “上官天云??”

  “嗯,是我。”

  秦雨薇惊愕地回头看她。

  天云绾起鬓边散落的碎发,笑意盈盈和她对视。

  “……”

  秦雨薇愣怔了半晌,耳边自发回响起了,娘亲那句“想来天云在画艺这方面知之甚少。”

  还有方才在路上,小丫鬟对她的窃窃耳语“指不定那土包子会被震成什么样呢。”

  整个画堂静得落针可闻,秦雨薇脸色红白交替,心头忽而漫上了一股窒息之感,恨不得立时找个地缝钻进去!

  “你既会画、懂画,又何必故作愚昧惹得我如此难堪,我看你是存心的吧!”

  这是恶人先告状么?

  天云哑然失笑:“我从未说过我不会画,一切只是表姐的臆测罢了。我也说过我不愿来的,可表姐天还未亮便派了车架来接我。如此盛情难却,我又能如何呢?”

  论反咬一口的本事,她和穆瑶之倒是不逞多让。

  秦雨薇愤愤瞪她:“说得这么冠冕堂皇,从一开始你便在误导我,说你不曾知道什么名画堂!实际想引我入圈套,再借机羞辱于我,是也不是?!”

  天云满脸困惑,无辜道:“我对名画堂的确知之甚少,并非有意卖弄,进来之后我也什么都未说呢,怎地就摊上羞辱你的罪名了?”

  那日舞韵只略略提了一嘴,小测头名的画作有机会被名画堂收录,彼时她还不知自己会得头名,故而听听也就罢了,并未在意。

  也是今日在此看到了自己的画作,才猛然想起,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

  你又何须一脸受了委屈的模样,若非你激将于我,硬要我前来,又岂会有今日之事?天云懒懒地垂眸。

  罢了,多说无益。

  想是知道自己理亏,秦雨薇数次欲言又止。

  终还是放下了高傲的架子,声音很低地问了句:“我们之间的交易可还作数?”

  父亲被突厥人抢马打伤,一夕之间家中的顶梁柱垮了,弟弟幼龄少不更事,她身为长姐合该站出来撑住这担子,事到如今也由不得她再任性了。

  没想到她这么快就调整好了情绪,天云压下心头的讶异。

  这副样子可比刚刚咄咄逼人时可爱多了。

  天云挑眉,淡淡道:“自然算数。”这一趟受益匪浅是真。

  姑娘一脸虚脱地出来了,反观上官天云倒是十分怡然自得。小丫鬟迷惑了,这与她脑海中想象的场景可谓是天差地别!

  关雨薇借着小丫鬟的力挺直腰板,深吸了一口气,咬着牙从嘴里挤出一句话:“不管如何,我已经做到了我的承诺,你也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

  也是从这个时候起,天云才第一次正视起面前的女子,她再次承诺道:“我自然不会忘。”

  没过几日,就把无知无觉的上官哥哥送入了魔爪!

  起初上官哥哥是拒绝的,他是坚决不肯同意的。

  少时曾与秦雨薇在一处玩过,他记得很是清楚,她在还是孩童时,便能做到面不改色地对长者说谎。

  所以这几日他才会避而不见。

  可这些还是抵不过,自家妹妹睁着一双湿漉漉的鹿眸,满含希翼地看着他,衣袖被细嫩的小指头拉住轻轻晃了晃,再配上一声软乎乎的“哥哥~”

  这要他如何抵抗?

  绝不动摇的心志瞬间失防,上官天霖无奈地抬起手,声音里满是纵容:“我去,我去还不行吗。”

  总归拿她没有办法。

  目的达成,她狡黠一笑,“哥哥保重。男子在外头可要保护好自己!”

  上官天霖笑骂,“滑头!”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

  她们从名画堂出来,与秦雨薇分道扬镳,如今停在一处花鸟市场门前。

  “就在这里停车吧,姑娘想下去走走。”灵棋小心搀扶姑娘下马车,对车夫吩咐道:“你先回府吧,这儿用不着你候着了。”

  车夫躬身应“是”,扯过缰绳先行驾车离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