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穿越后我守护的小可怜登基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7你就是极好的

穿越后我守护的小可怜登基了 妩允 2331 2021.11.29 07:41

  榻上的常来发出痛苦的呓语,天云轻手轻脚地将偏殿的门掩上,让他得以好好休息。

  幸好今日随身带上了针灸包,常来若出了什么事,少年不知该有多难过了。

  俩人并肩走在抄手游廊中,享受着此时悠然的静谧,廊下的枯叶铺了一路,也未见宫人过来清扫。皇宫里的太监侍女惯会看上头的脸色,哪里还敢往这临华殿里凑。

  为三殿下做事是个什么下场?

  看如今被打个半死的常来就知道了!

  萧子勿身为大梁的皇子殿下,身边竟只有两个随侍的小太监,其中一个还昏迷不醒在床榻上躺着,这是何等的讽刺。

  天云亦知这两年之期,定然诸多暗潮汹涌、危机重重。

  只是彼时自己还未对少年起了不该有的心思,只想着两年后若他能性命无忧,自己也算大功告成,可此番常来受难之事却改变了她的想法。

  萧子衍绝不能登基为帝!

  不管付出怎样的代价,她都要将少年送上那个位置……

  思及此,她粲然一笑道:“一来便遇上这样的事,倒忘了这次来的目的,殿下今日生辰,可吃过长寿面了?”

  一早便出门寻木材的萧子勿:“……”

  他深邃的眼神里触动了一瞬,随后敛眸微微摇了摇头。

  天云并未注意到他的异样,只当他是因着母妃祭日的缘故,不愿过自己的生辰,于是便快步进到正殿,捧着三条生龙活虎的小锦鲤出来放到桌子上。

  “这是送给殿下的生辰礼。”

  “殿下可知,它们为何能游得这般畅快无忧?”她不会无缘无故问出这样的问题,萧子勿知她意有所指,他谛视着缸中无忧无虑吐泡泡的小鱼苗,问:“为何?”

  “殿下这般明智,岂会不知物竞天择的道理?鱼儿无天敌在旁虎视眈眈,它们自然无忧无虑,游得畅快了。”

  “今日之事绝非偶然,殿下可想过为何常来一有动作,二皇子便已知悉,直接闯进来殿里拿人。可见殿下宫中有他的耳目,时刻注视着殿下的一举一动。长此以往,殿下如何安生渡日?”

  萧子衍居心不良,一而再再而三的欺凌无度,少年不能再这般置若罔闻,忍让下去,现在是常来受难,焉知以后不会落到萧子勿身上。

  萧子衍从小长在这吃人的深宫之中,阴狠手段层出不穷。少年如此不争不抢下去,只怕安危都成问题。

  她的责任便是守护少年的平安,若他遭遇了不测,自己也无法独活,而身在帝王家,若想要安然度日,便只有一条路。

  那便是问鼎帝位!

  否则以萧子衍的心性,登基之后,等待少年的也只会是一个“死”字。

  当今圣上多疑寡恩,迟迟没有册立太子,亦没有将左相之女穆瑶之许给萧子衍,这足可见他已对萧子衍产生了猜忌。如今萧子衍势盛,诸皇子无一人可与之分庭抗礼,又有左相穆成业在一旁护持,可谓是如虎添翼!

  陛下应也极想提拔另一位皇子来削弱其嚣张的气焰!

  可陛下子嗣单薄,一共育有五子,大皇子因密谋造反,遭凌迟处死。四皇子又年幼稚嫩,尚不足五岁。五皇子更是还在襁褓之中。

  纵使陛下再厌恶三皇子萧子勿,也不得不承认,此时只有他是最为合适的人选。或许也正因如此,萧子衍才会疯狂地打压他,欺凌他,想击毁他的心智,令他成为一个庸碌无为的废人!

  但此刻,也正是他异军突起的最好时机,趁着如今陛下君心忌惮之际!

  萧子勿却自厌一般抬手覆在眼眸上,再开口时声音喑哑不堪……

  “没有人希望我去争,我也没有资格去争。”

  皇帝、二皇子他名义上的父兄,甚至于从小养他到大的师傅,都不曾对他抱有希望,认为他有资格参与夺嫡。

  萧子勿,一个连出生都是个错误的人,有什么资格去妄想那个龙位宝座……

  下一刻,覆在面上的大掌被一只柔嫩的小手抓了下来,掌心上常年握剑留下的厚茧被她握住轻轻抚摸着,他听到了少女缓慢而坚定的声音,“谁说无人希望,我便希望殿下别再固步自封,厌弃自己了!若连你自己都不信自己,那对你抱有期待的我,又该如何自处?”

  “殿下武艺高强,长相俊美,也非心思毒辣之人,比之萧子衍强上千百倍,怎就没有资格?”

  天云看着他没有任何遮挡的俊颜,琉璃般的深邃眼眸,斜飞入鬓的剑眉,通身气度贵重,颇有睥睨万物的帝王之气。

  若换个身份,他该是如何惊才绝艳的一代少年郎!亦不知道会有多少女子芳心暗许。

  她口中的自己还是自己吗?狭长的凤眸一挑,他自嘲地启唇:“若真如你所说,我怎会是如今这般模样?”

  他抽回了手,起身背对她而站。

  她急急道:“殿下何须妄自菲薄,在我眼里你就是极好的!”

  从第一面见到他开始,她便觉得他是个面冷心热,心思纯善的少年,与萧子衍的道貌岸然完全不同。

  “旁人只恨不能离我越远越好,唯恐皇帝厌屋及乌,召来祸患,你为何不怕?”反而主动靠近我这不详之人。

  她到底有什么目的?

  萧子勿心底一直有这一问,只是迟迟未曾问出口,更荒谬的是,纵使清楚地知晓她怀抱目的,也依然在不可自抑地坠入沼泽……

  这是天云最为心虚的一点,毕竟当初是与神秘人做了交易,接近他的初心确非单纯。

  她顿了一会儿,指腹摩挲着茶杯上的纹理,思索该如何说才能打消少年的疑心,可她不知道这片刻的犹疑就足以让少年丧失斗志,黑金色的双眸黯淡下来,他又恢复了拒人千里之外的面无表情。

  “时辰不早了,常来有我守着,你可早些离宫。”

  这样的结果早有预料,萧子勿,你还在期待什么,你这样的人也敢奢望有人真心待你?

  见他面色不虞,天云轻咬着下唇,欲言又止:“不管如何,殿下只需知道……我绝不会伤害殿下。”

  灵棋在门外轻敲了数下:“姑娘,老爷叮嘱的时辰到了,咱们该走了。”

  自己是跟着父亲偷偷溜进宫的,实在不宜久留,天云便想着明日去国子监再与他解释。

  她柔声细语道:“明日我再细细与殿下解释清楚,殿下保重好身体,切莫着凉,否则……我会担忧的。”

  可她却不知接下来的数日,两人都再没机会见面了。

  少顷。

  常往端着煎了两个时辰的药推门而入,他喂着常来喝下,又问萧子勿:“殿下可要用晚膳了?奴才给常来喂完药再去御膳房取。”

  殿下不得宠,宫人们也都踩高捧低,惯会看人下菜碟,膳食都需他们自取。

  萧子勿放下小匕首与初见雏形的木雕,目光沉沉地看着手边摆着的三条小锦鲤,忽然对他说:“去取碗长寿面来吧。”

  长寿面?!

  常往愣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