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穿越后我守护的小可怜登基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2这幅画真好看

穿越后我守护的小可怜登基了 妩允 2179 2021.11.14 09:52

  天云紧赶慢赶的可算是赶上了,在国子监外拐角几步远处看见了少年的身影。

  她停下了脚步,清了清嗓子柔声唤道:“三殿下请留步!”

  早已察觉一阵纷乱的脚步在跟着自己,萧子勿不动声色地放慢了步伐。

  在听到这熟悉的音色后,他眸中闪过了一丝连自己都未曾察觉的松动,原想继续前行的脚莫名地迈不出去了。

  回过身,少女一双盈了秋水的眼眸凝望着他,他微阖着眸避开,冷淡道:“何事?”

  天云紧走了几步在他面前站定,服身行了一礼才道:“天云见过三殿下。”

  也不知为何,每每见着他这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清模样,便觉得心里柔软了几分。

  她将那日所作的肖像画拿了出来,缓缓展开在他的面前,“这幅画真好看,便赠予你如何?”

  画中之人是他,她却说这画真好看,岂不是在变相地夸他了?

  冰冷的薄唇抿成一条直线,他端详着画中的自己,良久,压下眼底的起伏不定的潮涌,声音微哑。

  “多谢。”

  见他妥帖将画轴卷起来,小心收进书袋中,面上也无嫌弃之意,天云很是欢喜,柔和问:“殿下的伤势可好些了,我的独门药膏还管用么?”

  少女美眸里的笑意似染上了蜜般甜美。

  萧子勿移开了视线不再看她,点了下头算作回应。

  你究竟有什么目的?

  他想问出这句话,可话到唇边转了几个来回,又被按捺下来再也问不出口。

  天云见他这般冷冰冰的态度,似也有些失落,语气怏怏不乐:“想来是我扰了殿下的清净,殿下对我真是惜字如金,一句话只说两个字,多了就要收银钱不成?”

  少年高高筑起的心墙非一日可熔,不能奢望他短短几日便对她和颜悦色,温柔相待。

  她该再耐心些才是!

  竟不知她是这样想的,萧子勿眼眸一暗,反驳,“并无。”

  又思忖了一下,这句“并无”好似也是两个字,便几不可见地颔首道:“若无旁的事我先走了。”

  这次足足有九字,她应是不会介怀了。

  “……”

  天云一噎,一时间心里的惆怅都被他冲散,竟不知该拿他怎么办才好。

  无奈失笑道:“恭送殿下。”

  直等到少年走远了,灵棋才见到姑娘罕见的撅起了小嘴,低声嘟囔了一句,“莫非这就是直男么?也太难撩了。”

  灵棋心生疑惑,何为直男?又何为撩呢?

  而恰好目睹了这一切的萧子衍却是满目不悦,未曾想到方才对自己不冷不淡的美人,在那个废物面前竟变得如此娇俏可人。

  他摩挲着大拇指上的扳指,眸中暗芒沉沉。

  萧子勿,凭他也配?

  ——

  常来早早就等在门口,一见萧子勿回来,连忙快步迎了上来,将书袋接过挎在身上。

  主仆二人刚要入殿,便被紧随其后的萧子衍凝声叫住:“三皇弟还真是艳福不浅呐,能得如此美人殷勤备至,倒叫我这做哥哥的好生羡慕。”

  常来一撇嘴,心下腹诽不已:二皇子此言差矣,若论艳福谁又能深得过你?

  不过倒是有些好奇,二殿下所说的美人又是谁呢,莫非是那管药膏的主人?

  萧子勿面无表情,似是不想理会。

  他从小就这个死样子,好似没有什么事能够让他情绪有所起伏。萧子衍眼中闪过森然的冷光。

  也只有在他五岁之时,将其收养一年的小黑狗的尸体扔在他必经的殿门口,萧子衍才见过他猩红了眼眶,一副要杀了自己的样子!

  可这却极大地取悦了萧子衍。那个废物越是生气,他便越是兴奋!

  自那次以后,不管自己再怎么欺辱虐待,也不曾再让他有一丝一毫地动怒。但萧子衍偏不信这个邪,就是要将他激怒,看他丧失理智,仇恨滔天的疯状!

  定是比现在这副讨人厌的死人脸要有趣得多。

  萧子衍薄唇邪肆一勾,多情的桃花眼看向常来手里的书袋。

  他可是亲眼所见萧子勿将那画放在里头,手一招,身后的侍卫领命几步上前,强硬地将他臂弯里的包袱了过来。

  包袱系扣一松,里面的东西倾倒而下,散落了一地,那幅画赫然就在其中。

  萧子勿终于有了动作,冷硬的轮廓线绷紧,俯下身伸手去拾那幅画。只刚刚触碰到画的边缘,手背便被一只脚踩住,让他动弹不得。

  萧子勿抬头,默然地看他。

  萧子衍满意地看到他眼底渐渐凝起的冰凌,嘴角的弧度扩大越发肆意。

  “三皇弟想要?那就求我啊。”

  众人看着这一幕,似都习以为常般默默不言,周遭的空气仿佛凝固了一样,正静静等着俯身那人的反应。

  萧子衍闲适地等了一会,见他还是不愿开口求饶,心头怒气上涌,他加重了力气,狠狠碾向脚下那只手掌!

  分明是温柔至极的嗓音,却暗含着让人心惊的恶意:“三弟还是这般倔,倒叫我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这一下力道极重,萧子勿闷哼了一声。

  为了护住画他不曾将手挪开,反而向上使力,试图将脏污不堪的鞋子与洁净无暇的画纸隔开,受到的疼痛也更加剧烈。

  常来扑通一声跪下,再也忍不住地磕头哀求。

  “求二皇子高抬贵脚,饶过殿下吧!殿下手上的伤还未愈,经不得如此的磋磨,常来愿替殿下受罚,求二皇子饶命!”

  “聒噪。”萧子衍被他吵得不悦地拧起眉,不过倒是大发慈悲地将脚挪开了。

  慢条斯理道:“既然皇弟这般硬气,我也不好强迫。不过一幅画而已,既然皇弟如此宝贝,那给你就是了。”

  萧子勿手背已经青紫一片,更严重处甚至鲜血淋漓,他未曾在意,只低下头看画,画纸洁净如初丝毫没有被弄脏。

  眉心微微一松,想捡起画收好,却被萧子衍抢先一步将画拿了起来,待看到画像上的人是他时,极是不悦地“啧”了一声。

  “真是可惜了,这么好的画功。”

  留下轻飘飘一句话,萧子衍便带着人浩浩荡荡地离开了。

  ……

  枫叶挂不住枝头,纷纷扬扬地飞旋而下,亦带上了些许凋零的美感。

  大理石铺就的地面上,除开层层落叶不谈,还散落着一张被撕成碎片的画像,只依稀能分辨出这是一张黑白的肖像画。

  萧子勿沉沉看了那些碎片许久,修长十指猝然紧握,用力到骨节泛白也全然未觉。

  耳边是常来焦急地呼喊:“殿下快快松手,否则血丝又要溢出来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