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穿越后我守护的小可怜登基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4小可怜萧子勿

穿越后我守护的小可怜登基了 妩允 2248 2021.11.06 12:22

  萧子勿一回到宫里,立刻就有人去通报萧子衍。

  几乎是萧子勿前脚刚到临华殿,萧子衍后脚带人就赶过来了。

  萧子衍见他腿脚不便,一瘸一拐走得缓慢,便觉着十分的愉悦,他扬起兴味的笑:“三皇弟这么快就回来了,想来事情已经办妥了。可是买到我的狼毫笔了?”

  墨宝斋的店家已经被送进官府了,狼毫自然没买到。

  他垂下眸,唇色寡淡道:“没有。”

  这个答案萧子衍十分满意,正愁找不到机会再罚他一次呢。

  于是笑得越发肆意:“怎会没有呢,三皇弟出这趟宫不就是为了赔我的狼毫,如今却说没有买到。让二哥猜猜看,莫不是三皇弟银钱不够,买不起?”

  话音刚落,萧子衍带来的那帮人里已有人忍不住嗤笑出声,眼里带着浓浓的嘲讽:“三殿下身为皇子,竟连我身边的小厮还不如。”

  身为皇子却连只狼毫都买不起,传出去岂非惹人笑话,可这件事若是安在萧子勿身上,那便十分合理了。毕竟他自出生便惹得皇帝厌弃的事迹,连京都三岁小孩都耳熟能详。

  可不是说,他那罪该万死的前朝母妃给他留下了不少遗物么?果然是谣言不可尽信。

  众人幸灾乐祸地哄笑起来,萧子勿却连眉毛都没动一下,显然是对这样的场面习以为常了。

  而萧子衍最看不得的就是他这副风轻云淡的恶心模样,将笑意敛去,冷凝了声音道:“既如此,我也不为难皇弟,你再下千鲤池捞一晚若这次还没捞着笔,此事也就作罢了,如何?”

  萧子勿身旁的小太监常来心疼地直皱眉,二皇子真是欺人太甚!

  那狼毫分明是他自己扔进池中,还反过来污蔑三殿下。

  这事闹到陛下的耳朵里,常来原以为二皇子会因此有所收敛,却不想陛下只是不耐地道了句:“那便让他下去捞上来。”

  萧子勿本以为自己已然冷心冷情,不会再升起一丝不该有的幻想,可在听到这句话时心口处还是会有一丝细密的疼痛。

  千鲤池池水冰凉,夜晚风又急,今早上岸时三殿下腿脚都冻伤,走路还打着跛,还没等捂捂热乎就又被二殿下勒令出宫,亲自去买一支作为赔偿。

  “殿下何故没有买到狼毫?”小太监有些不解,此次殿下出宫不就为了这么一件事吗。

  萧子勿又成了锯嘴的葫芦,闭目不答。

  自己也不知为何管了闲事。

  女子轻柔的声音仿佛还在耳边……唤他公子。

  萧子勿一言不发,下了千鲤池。

  黑沉的夜幕不见半颗星辰,厚重的阴云层层铺就,带着令人窒息的压迫。冰冷的湖水迅速漫过膝盖,一阵又疼又痒的感觉从脚上传来,他好似没有知觉,伸手在池底摸索。

  小太监抱着披风守在池边,准备殿下一上岸就将他牢牢裹成球。

  小太监名叫常来,还有个弟弟叫常往,兄弟二人伺候三殿下多年,也是一路看着他被二皇子欺压过来。愤愤不平的常来思绪飘远,想起这些年殿下痛苦生活的根源。

  三殿下的母妃是前朝长公主,叛军直破玄武门那日,也是她国破家亡之时,便举起剑欲自刎在自己宫殿内。许是绝望之色出现在她娇美的容颜上,美得太过触目惊心。她被当时还是王爷的皇帝看中,夺了剑救下,自此成了他后宫三千佳丽里的一位,不久后便怀上了三殿下。可就在生产那日,她不知何故受了刺激,发了狂似的抓起簪子刺向皇帝,好在产后力气耗尽,伤口并不深,但陛下还是雷霆震怒,当场将她赐死。

  三殿下打一出生,母妃便被赐死了,就连在襁褓中的自己也差点被连累致死,后来不知为何保住了一条性命,但也被自己的父皇所厌弃,活成了这偌大皇宫里的边缘人物。

  ——

  这两日,天云也算适应了如今的日子,窝在家中哪儿也没去,对方是个皇子,她再急也没有法子擅闯皇宫。反正不日就要上国子监读书了,到时便能顺理成章地进宫了。

  她没有骨头似的倚在花梨木美人榻上,细腰之下垫着金丝枕面装满佩兰的香枕,正翻看着上官哥哥帮着搜罗过来的奇闻异事话本子。

  灵棋将剥了皮的葡萄送到她嘴边,眼神晶亮,十足好奇地问道:“后来那个书生如何了?”

  天云莞尔,眼里闪过一丝狡黠,故意放低了声音,在她耳边徐徐开口道:“他被那精怪吸去了魂魄,最终变成了目不视物口不能言的活死人。”

  灵棋只觉后背冷风嗖嗖,她瞪圆双眸,面带恐惧地惊叫出声。

  天云被她可爱的反应逗得“噗嗤”一声乐了,清妍冶丽的脸上更添了几分娇俏。

  “姑娘就知道吓唬我!”灵棋见她笑开,哪里还不知自己又被戏耍了一番。

  这样的日子太过安逸,就在天云乐不思蜀的时候……

  她该上课了。

  这天天还未亮,上官夫人便风风火火地闯进了她的房中。

  信手一扬,赤色绢面兰纹绣的锦被便掀开在一旁,露出里头酣睡正香的天云。她立时就被冷醒了,捂着心口喘着粗气,娇怯的芙蓉面上香汗淋漓。

  她方才做了个噩梦,梦里一只母老虎对她穷追不舍,还口吐人言——

  “能不能融入贵女圈就在此一举了!”

  醒来一看,床榻边果真站着叉腰而立的上官夫人……

  被上官夫人一通拾掇打扮之后,天云终于坐上了马车。

  马车上,灵棋小心翼翼将天云唇上的“正宫红”口脂擦掉。

  口红一擦,整个妆容便没有那么妖艳,天云松了口气之余还有些无奈,上官夫人欲将她嫁入高门显户的心,路人皆知。

  可此刻她全部的心思皆系在那位名叫萧子勿之人的身上,实在分不出旁的精力来想这些。

  天云到的有些早,她到时课室里还没几个人在。

  碍于男女大防,国子监将这些贵女王孙们分席而坐。

  女席在左侧,是靠窗的一边,男席在右侧,是靠门的一边。她在左侧女席找到贴着自己名姓的四方桌,静静坐下。席位是一人一桌制,隔得很开,她是新进学子,座位是临时添上去的,便在较为靠后的位置。

  不一会便听到了一阵不小的动静,女席这边几个贵女浩浩荡荡,簇拥着中间一人走了进来。

  中间的女子面容姣好,气质斐然,手里拿着一个小巧的盒子,在一众或羡慕或讨好的奉承话里走到二皇子萧子衍的面前,朝他行了一礼。

  裙摆在地上浅浅铺开,带笑的眼眸里像藏了把小钩子,女子娇声开口道:“谢谢子衍哥哥的糕点,瑶之很喜欢。”

  天云支着腮,心道:原是我们的女主大人啊,难怪出场都要站在C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