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穿越后我守护的小可怜登基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待我登基以后

穿越后我守护的小可怜登基了 妩允 2629 2021.11.04 13:16

  “你且上前一步。”天云轻柔的声音带着浓浓的诱哄,朝小丫鬟一招手。

  小丫鬟只觉自己被蛊惑了一瞬,肩膀上便搭了只柔嫩的小手,面前的小姐长睫一弯,双眸郑重地直视着自己。

  “我可否信你?”

  灵棋被这样的眸光摄住,慌忙跪下,膝盖重重砸在地面实心釉面砖上,发出“嘭——”的一声。

  “灵棋伺候姑娘数十年了,以后也会一直伺候您的!”

  她的声音急切不已,生怕姑娘怀疑自己的忠心。

  这道砸地声太过响亮,天云被吓了一跳,慌忙捂住了自己的心口道:“我明白的,也并非是质疑你的忠心,你快快起来。”真是怕了古人一言不合就下跪的习惯。

  天云很是心疼她的膝盖,声音放得越发柔和,生怕再吓到她:“我方才做了个梦。梦里一个老神仙给了我一些示警。老神仙跟我说‘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你可知这是什么意思?”

  姑娘并不是怀疑我,小丫鬟放下心来,又摇了摇头。

  “塞翁是何人?”

  “……”

  天云被她的迷糊击败,有些无奈道:“你不必知道他是谁,只是父亲升官一事,还不知是福是祸,你得与我仔细说说京中的局势。”

  改明儿要到国子监学习了,那可是京城达官子弟,千金贵女云集的地方。若是不了解清楚情况,一个不慎得罪了谁,怕是连小命都保不住。

  她一脸懵然,天云也不忍心逼她。

  “这样吧,你便告诉我,给我下帖子的这个穆小姐是什么来头?”

  这个问题,小丫鬟终于能回答得上了,她声音轻快道:“穆小姐穆之瑶是左丞相府嫡出的大小姐,京城出了名的画艺大家,也是去年百花宴上高票当选的百花仙子!”说到这灵棋满眼星星,想来她对这个穆小姐很是推崇。

  有才有貌还有家世,莫不是这个世界的气运之女?

  天云行至花枝八仙桌旁,端起已然冷掉的龙井抿了一口,清洌的凉茶提神醒脑,这番苦后回甘的滋味她已许久不曾体会过了。

  “穆小姐可谈婚论嫁了?”

  小丫鬟像是有些讶异,本就圆滚的双眸瞪得更大了。

  天云见她神色古怪,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

  下一秒——她的预感便验证了。

  “近来有传闻说陛下有意…有意给二皇子和…和穆小姐赐婚。”灵棋支支吾吾道,姑娘对二皇子的痴迷她是知道的。

  “不过小姐也别太伤神,这都是没影儿的事。老爷现在是四品,假以时日还能再次高升,到时小姐若是想要二殿下的侧妃之位,也不是没有可能!”

  侧妃?还是算了罢,她可无甚闲工夫与一群女子争抢夫婿!

  当务之急是问清楚那个名叫“萧子勿”的究竟是何人,是否在这京城里。若是不在,这人海茫茫的,她该如何去寻?

  天云正色道:“你可听过萧子勿这个姓名?”

  灵棋越发讶异,又给她倒了杯茶才道:“三皇子萧子勿,想必京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吧。”

  第二日午时,蔚蓝天幕上一轮残阳高挂,透过绵软的云层撒遍大地。赴宴的时辰到了。

  此次有些来头的高门子弟,达官贵女皆被递帖邀请了,萧子勿是个皇子,想必也会受邀吧?天云抱着或许能见他一面的期许便来了。

  到了宴会的地方,门口的小厮恭敬地迎上来,带她们往里走。

  先拐过一处长廊,再上楼。二楼三楼分别有几个独立的厢房,里头偶尔传出一两声丝竹之声,雅致非常。再往上是一个露天天台,占地极广,而且是环形的设计,围着中心的湖。湖的中央是一座高台,有伶人在台上弹奏,一阵悠扬婉转的古琴声传来,细看还可看到高台边上,还配有几个喇叭状的金属物件,怪不得能将声音传得这般远。

  许久不曾见到这般热闹的情景了,天云饶有兴致地待在角落,纤长白皙的手指杵着下巴,无人过来与她搭话,便只能和灵棋两人小声地咬耳朵。

  灵棋小心地试探一句:“奴婢方才听到了几位姑娘所说,二殿下今日似乎也在此处。”

  天云捻了颗葡萄,撩起面纱含进嘴里:“那你可听到三皇子是否来了?”怎得竟打听些无关紧要之人的消息。

  “三皇子并未前来。”

  灵棋微弯着腰,偷偷瞟了一眼姑娘的脸色,见她面色如常,并不似往常那般略带羞怯用眸光去找寻二殿下的踪影,又说了句。

  “今日二殿下所穿的紫金锦袍,倒是与穆姑娘身上的紫兰凤尾裙很是相配。莫非是心有灵犀不成?”

  桌上的桃花酿盖子一开,清浅的酒香溢出,像把软钩子勾起了天云肚里的馋虫,她砸吧了口小酒:“这也不足为奇。”那可是男女主。

  灵棋咬着下唇,使出了最后的杀手锏:“二殿下地位尊崇,多少人趋之若鹜上赶着递帖子,也都如石沉大海一般无甚回应,也只有穆姑娘与旁人不同!”

  天云高台上的歌舞吸引住了目光,在那封闭静谧的病房里待久了,如今只觉什么都甚是有趣,便心不在焉地应她。

  “那便只能祝他们,百年好合早生贵子了!”

  既然萧子勿不在此处,今儿这趟便算是白来了。

  连这种话都说得出口,灵棋难以置信地看向她,姑娘莫非是受了什么刺激不成?

  期间也曾有人近前攀谈,却都在天云告知,家父只是从四品司业之后都借口离开了。

  这样一来一回之后,便再没有人过来,天云倒是乐得自在,又斟了一杯小酒,小口小口地浅浅酌饮。

  不多时,宴会已近尾声,天云唇瓣嫣红双颊也布上红云,已经有些微醺,她强撑起身子吩咐灵棋道:“你且回马车上等我,我先去更衣,稍后便回。”

  “还是奴婢陪您去吧。”灵棋扶住她微微晃悠的身子,不放心道。

  天云使了个巧劲,将她轻轻挣脱开,说道:“不必,我没醉。”

  “……”醉酒之人寻常都会说自己没醉。

  天云被这里三层外三层的裙摆弄得有些无措,好半晌才解决完事情,也就在此时,隔间突然传来一道声音:“瑶之妹妹。”

  吓得天云推门的手一顿,立刻捂住了小嘴巴,心脏跳得飞快,先前的三分醉意此刻都被吓清醒了。

  “子衍哥哥。”清甜的女声随之回应道。

  子衍是二皇子的名字。还好,男主并没有戴绿帽。这两人偷偷摸摸躲在茅房里见面,也不排查一下周遭的环境是否隐秘,属实大意。天云被动地偷听着,心里一阵慌乱。

  “你会帮我的对么?”

  温柔的男声又响起了:“我时常觉得,在这个世上唯有你是最懂我之人。而我最需要助益之时,也是瑶之妹妹一直在背后予我支持。如今也只有你能够帮我了!”

  女声信誓旦旦地承诺着:“子衍哥哥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的!回去我便让我爹递折子,为你谋个好差事。”

  “瑶之妹妹!有你足矣,我的正妃之位只能是你的。”

  一阵衣袖摩挲之声,男人似乎将她拥入了怀中:“待我登基之后,我会让你成为这天下间最尊贵的女人。”

  “子衍哥哥。”

  这一声女声里已然带上了哭腔,想来是被感动得不清了!

  两人相拥在一起,气息交融,良久没有新的话声出现。

  两间茅房就隔着一道木板和门帘,天云亦不敢发出任何声音,好在他们抱了一会,便相继出去了。

  什么全世界你最懂我我也最爱你?

  什么我的皇后之位非你莫属?

  简直比传xiao组织洗脑还可怕!天云心下惴惴不安,日后定要离这二人更远一些才行。

  男主画大饼,女主恋爱脑,这和她想象中男女主的神仙爱情有些不符……

  不过此刻,她只想回家中躺着,今天出来一趟得到的讯息太多,得缓一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