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穿越后我守护的小可怜登基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3有复燃的预兆

穿越后我守护的小可怜登基了 妩允 2248 2021.11.15 09:52

  穆瑶之憋了一肚子委屈回到自己闺房,隐忍多时的恼恨窜涌上来,她泄愤般将花枝桌上的茶具通通扫落在地。

  于善睐那厮方才巴巴凑到上官天云跟前,她可是瞧见了。那个贱人惯会拉拢人心,若她们二人走在一处,子衍哥哥对自己的关注只怕就更少了!

  丫鬟察言观色,忙换了新的茶盏,奉上热茶:“姑娘请用茶。”

  穆瑶之想得心烦,索性不想了,端起茶水喝了一口,心火没降下去,反而更加恼了。

  “这茶沏得这么烫是要烫死我吗?”说罢,猛地将茶盏摔出去。

  今天便没有一件顺心的事!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想来平日里穆瑶之没少迁怒于下人,小丫鬟已是习以为常,只能慌忙地跪下,任由脚边的碎瓷片扎进肉里,连连求饶道:“姑娘恕罪,奴婢不是故意的。”

  穆夫人推门进来,看看屋里遍地的狼藉,有些惊疑:“这是怎么了,何事惹你这么生气?”

  真是越发沉不住气了,方才她在门外都听到里面的动静了。

  穆瑶之负气不语,小嘴撅得老高。

  穆夫人刚与几位命妇小聚回来,茶会上,那位上官夫人殷勤备至,给她们几位大臣内眷都送了几贴膏药。听她说功效很是神奇,保暖程度堪比一件鹅绒大袄!

  也不知是真是假,穆夫人便想着拿回来给瑶之试试。

  她们这些花季的小姑娘都不喜穿得厚厚重重,这膏药给她用正合适。

  在她身后的刘嬷嬷眼神一厉:“你们几个还不快把地上的碎瓷收拾一下。回头姑娘再扎了脚,便仔细你们的皮!”

  几个丫鬟瑟缩着身子,畏惧地连忙称是。

  穆夫人坐到她身旁,将膏药置在桌上:“这是暖身的膏药,给你用正合适,是方才上官夫人……”

  谁知穆夫人刚说出上官两个字,她心头烤着的怒火又蹭蹭往上窜,把膏药也扔了出去。

  “哪儿来的不入流的东西,竟也拿到我跟前来了,黑不溜秋的模样,看着便觉得晦气!”

  “谁爱用谁用我才不用。”

  这番着恼的态度,她晦气的是人,还是膏药就不得而知了。

  穆夫人没想到她更生气了,忙叫下人捡起来扔得更远一些,解释道:“只她有意示好,说这药效极为神奇,我见旁人都收下了,我也不便推拒罢了。”

  娘亲虽这般解释了,心口郁气仍是不疏,她冷讽道:“从蔚县那个穷乡僻壤上京来的,一家子的破落户,能见过什么好东西?不过井底蛙的夸大其词罢了!娘亲也真是的,堂堂左丞夫人,别人说什么便信什么了?”

  自己说了一句,她有十句在等着。穆夫人叹了口气:“罢了,你不愿用便不用吧,左右也不是什么稀罕东西。”

  穆瑶之紧咬唇瓣,心里恨道。

  这对母女当真脸皮堪比城墙厚,前脚女儿刚抢了自己的风头,后脚母亲又上赶着过来装讨好、献殷勤。

  打量她们左丞府好糊弄不成!

  什么劳什子暖宝宝,真真瞧不起这等小门小户的做派。

  ——

  萧子勿脱力地跪坐下来,颤抖的大掌似要握不住剑柄,长剑插进土里才勉强支撑起疲惫的身形。

  明明已入冬,却有大颗汗珠沿着他棱角分明的下颌线,向下滴落,一身锦衣也都湿透了,像在水中浸泡过一般。

  “今日练得这么拼命做什么?”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响起。“我与你说过,练武讲究循序渐进,是最忌冒进的。”

  两个时辰不歇不止。

  这是练剑么?这分明是自虐!

  他喘着粗气,低低喊了一声,“师父。”

  他说不出那种感受,当他看到满地画像碎片的那一刻,便觉得心脏似被一只发了狂的野兽,用利爪攥住不断地收拢!

  这几日唯有拼命的挥剑,才能得到片刻的缓解,不至于那么难忍。

  他的瞳孔像是没有焦距,盯在一个点,余光却散在各处,声音也轻不可闻。

  “我没护住它。”

  如同当初没能护住福禄。

  她,哪个她?

  段溪木看他这般困顿,倒有些像自己当年情窦初开时的模样了,一时颇有些欣慰道:“我的宝贝徒儿是开窍了!”

  从前段溪木便觉得他哪处都好,就是身上“人味”太淡。

  于世事默然,于人情淡薄,似一尊精致但无情无欲的玉雕。

  段溪木在他还年幼时便潜进皇宫来寻他,他的母妃,前朝朝阳长公主,是救过段溪木一命的恩人。

  只恨自己知晓恩人的死讯太晚,未能赶回来见恩人最后一面,两人便已天人永别。不过好在恩人留下了唯一的血脉,让自己还有个报恩的念想在!

  萧子勿在宫里处境艰难,段溪木便暗中接济并传授他武功,就是为了让他能多些自保的手段,不至于被那些个奴才苛待,当成出气筒殴打责骂。

  他这般不争不抢,漠然以待的态度,这些年更是屡屡被二皇子欺辱,也多亏了段溪木教他习武增强了体质,否则早就夭折了。

  段溪木恨得不行,曾经也有豁出一条命,跟二皇子同归于尽的想法,但都被他强行按捺下来。

  因为他十分清楚,若二皇子死了,还会有千千万万个对萧子勿心怀恶意之人,说不定手段比二皇子更加狠辣,而段溪木若是死了,世上便再没有第二人愿护着这个少年了!

  少年打从出生便被皇帝厌弃,这宫里又是一群看人下菜碟之流,接受的恶意实在太多了。

  五岁那年他少不更事,也曾疑虑父皇为何从未抱过他、召见过他?

  于是他便凭着一腔孤勇闯到父皇面前,想亲口对他说一句:“父皇圣体安康。”

  幼童眼里满是孺慕,可他得到的,却是父皇冰冷又厌恶的呵斥:“是谁放他进来的?把他带下去,别再让他出现在朕面前!”

  天子一怒,满宫俱震!

  他便从晨曦宫迁居到了临华殿。

  那是一个,凭借他自己短短的双腿,再也无法靠近御前的偏远小殿宇。

  而这还不算最糟糕的,隔日二皇子便派人送来了乔迁贺礼。

  是把他精心照养了一年的小黑狗,血肉模糊地扔在他的宫殿外。

  血水四处飞溅,石砖都被染红了一片。

  一滩烂肉里赫然躺着,他拿小匕首,一刀一刀,亲手为小狗雕刻的木牌,上方歪歪扭扭的“福禄”二字刺红了小小少年的双眼。

  莫了,萧子衍尤嫌不足,神色嘲弄地又附上一句。

  “凭你也配出现在御前?”

  短短两日,生父厌弃加之手足欺凌,接连不断的恶意击毁了小小少年的心智,甚至产生了自我怀疑。

  或许……他从一出生就是个错误。

  小小少年眼里的光也从那刻开始,彻底熄灭了。

  人也变得越发冷漠,仿佛对这世间的一切都失去了兴致。

  ——

  不过现在好像又有复燃的预兆了!

  段溪木心下激动,不知道是哪家的姑娘?

  年方几何,容貌可好,性情怎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