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穿越后我守护的小可怜登基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8暖宝宝出事了

穿越后我守护的小可怜登基了 妩允 2201 2021.11.29 14:47

  前几日上官天霖一时心软,在妹妹软磨硬泡之下,答应了与秦雨薇见上一面。

  此刻,他就坐在了兰园的雅间里。

  但谁也没料到事情会发生这样的变故。

  他们正在雅间吃着饭,话语间虽有些生硬但也好在没让场子冷下来,可就在这时,雅间里突然冲进来一伙官兵,直接将上官天霖扣押带走了。

  关雨薇再傲气也只是个闺房女儿家,哪里见过这种阵仗,在一旁吓得花容失色,都不敢吱声。

  上官老爷收到了消息,连官服都还未换,马不停蹄地便赶了过去,经他仔细一打听,才得知是“暖宝宝”出事了。

  方才售卖暖宝宝的其中一间药堂,来了一伙庄稼汉。有几人抬着竹制担架,其余十几人手里拎着各式各样的农具,气势汹汹就闯了进来,一进门就开始叫嚣。

  “叫你们管事儿的出来!”

  柜台前一小药童正在整理药材,见状连忙迎上前:“几位有何事?”

  话刚说完就被人推了一把,力道之大,小药童身子立时飞出两米远,头部重重磕在柜台上发出一声闷响,额角瞬间血流如注!

  吓得另外两名小药童抱团缩在墙角瑟瑟发抖,再也不敢出声,余下一位坐诊的大夫甚是惜命,方才趁这伙人不备,已经偷偷从后门溜走。

  推人的那名大汉面貌凶相毕露,一脸的络腮胡挡住下半张脸,臂膀间鼓起的肌肉比小药童的腰还粗!声音大得震颤耳膜,道:“他娘的,一群小鸡仔少来碍事,我若不慎一拳给你轰出个好歹,你便自认倒霉!把你们药房管事的给我喊出来!”

  周遭几位排队等着问诊的小老百姓,被这阵仗吓得两股战战,纷纷惊慌离开。

  小药童捂着发懵的脑袋站起来,吓得说话都结巴了:“我们…我们管…管事的不在,几位好汉有…有话好好说!”

  这伙人显然是不想好好说话了,叫嚷声越来越大,吸引了不少围观群众,推推搡搡堵在药堂门口朝里观望。

  这伙人将担架抬到光亮处,让门口的百姓们都能看清楚,担架上的人双颊凹陷,双眼浮肿泛白,嘴唇呈不正常的深紫之色,嘴角还挂着污秽的白沫,手指甲更是黑漆一片,很明显是中毒之相!

  众人惊愕之下,只听那名大汉又说:“这是我亲弟弟,就因为几日前用了保济堂的膏药,那个叫劳什子暖宝宝的,如今不治身亡。若是今日你们药堂不给个说法出来,我就砸了你们这谋财害命的黑店!”

  这伙人群情激愤,将不大的药房挤得满满当当,几个小药童腿软地缩在角落,不敢与他们争辩。

  “对!给我们个说法!”

  “砸了这谋财害命的黑店!”

  “我们已经报官了,你们一个也逃不了干系!”

  这伙人情绪越发激动,抄家伙就要动手,小药童连连摇头:“诸位先冷静一下……”

  可是谁会听他这微弱的劝阻呢,大汉抡起一把玄黑大铁锤砸在柜台上,“嘭——”

  看着结实无比的实木台子就这么轰然倒塌,木屑四处飞溅,落得满地都是。

  围观众人皆倒吸一口冷气,被这场面震住了,开始议论纷纷。

  就在这时,人群中又有个人站了出来:“我可以作证!前几日我家那婆娘贴了这膏药就浑身疼痛,瘙痒难耐,我发觉不对劲忙给她撕下来,才逃过一劫,如今想来真是万幸!”

  他言之凿凿,将围观众人的情绪都带动起来。

  “天哪!这膏药毒死人啦!”

  “我家里还有两片没用,等会回去就通通扔掉!”

  还有人调侃:“幸亏我买不起这时新玩意儿,没想到有一日穷也能帮我躲过一劫……”

  不一会儿官兵赶到,驱散人群将这间药堂查封了,门上也贴上了封条,这让众人更加确信,暖宝宝中毒一事是板上钉钉了!

  而配制暖宝宝的上官天霖,自然不能幸免,已经压入了大牢。

  昏暗的牢房阴冷潮湿,还有一股酗酒过度呕吐物的刺鼻味道,上官天霖坐在只铺了一层浅浅草席子的地板上。心下竟然只有一个念头,还好当初是以自己的名义,若换作是妹妹,她身子羸弱,定是受不了的。

  又坐了一会儿,实在是太冷。

  上官哥哥忍不住扒着铁栏对那衙役道:“牢头大哥,我是上官司业之子上官天霖,能否通融一下,予我一条棉被?”

  说着,从袖兜掏出一袋银钱想贿赂于他。

  谁知那牢头斜了他一眼,面无表情地往地上忒了口吐沫:“上头有吩咐,给你行方便,我就该不方便了!给我老实待着。”

  上头?

  也就是说是上面有人授意。

  且官位比父亲还要高?

  上官天霖无所谓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凝重起来,他嗅到了一丝阴谋的味道。

  这恐怕……不是一场简单的、为银子而来的医闹了。

  那厢,天云亦是十分讶异,从听到哥哥被抓之后便升起一丝不妙的预感,她对暖宝宝极为自信,暖宝宝药性极佳,成分却十分温和,绝不可能出现令人中毒致死的情况。

  那么就是有人在故意陷害!

  可是,会是谁呢?

  ——

  秦氏焦心地在房中来回踱步,见老爷一脸倦容地进来,心里一紧,忙问:“老爷,霖儿怎么样了?”

  怎么会闹出人命了呢!且那些官差连问都未问,直接就把人抓走了。

  上官鸣愁眉不展,长叹一口气道:“那帮人不肯私了,咬死了要让霖儿一命抵一命,梁大人那边也把我拒之门外,不肯接受我的拜贴。”

  梁大人口风紧,只让门童给他递了句话,“此事已经惊动了上面,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以命抵命,秦氏被这几个字骇得捂住了心口,泪涌如注地惊叫:“都怪你!被钱财蒙了眼,非要卖这什么膏药,才让我的霖儿摊上了这些事!都怪你……”

  以往比谁都要强的秦氏,如今梨花带雨,上官鸣心疼得不行,忙将她揽入怀中安抚:“夫人先别急,容我想想办法吧!实在不行,我就是把自己搭上,也会把霖儿换回来。”

  说完胸膛就挨了秦氏一拳:“胡说些什么,你和霖儿都要平平安安的,老爷若出了事,妾身也不会独活!”

  “好好好我不说了,你快把眼泪擦擦,免得等会云儿看见心里更加不好受。”

  听到这话,门外正欲敲门的天云放下了手,她眼眸微垂,爹娘没有埋怨她制出这么个“害人”的玩意儿,反而还担心她会情绪低落。

  终是没有惊动里头的人,她放轻脚步离开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