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鸾窃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黑岩殇

鸾窃 老俩口 2160 2019.06.12 15:30

  白不易猛地从床上弹起,窗外刺目的阳光告诉他他还活着。

  他侧目看去,奶奶坐在床边,佝偻着背,花白的头发轻轻颤动,眼睛半睁半闭,似是睡着了。

  “奶奶。”白不易喊道。

  “啊!”老人睁开眼睛看向他:“不易啊!你醒了!”

  “奶奶,我怎么会在家里?我记得我刚刚是在监狱里的……”白不易问道。

  “是岛长派人送你回来的。”奶奶说着颤巍巍站了起来:“你饿不饿,我给你盛粥喝。”

  “不用了,奶奶你歇着吧,我自己来。”白不易走下床,除了头依旧有些晕晕的,身体一点异样都没有,似乎刚刚发生的只是一场梦。

  “奶奶,今天岛上有没有发生什么大事?”白不易一边端了碗粥坐到桌旁,一边问道。

  “可不嘛,你刚被送回来没多久,外面就乱翻了天,我出去问了几句,才知道监狱里出了大事,那些看守的孩子,都没了!可真是惨呐……”奶奶颤巍巍走到白不易旁边,给他递上一碟咸菜。

  “都没了……”白不易喝粥的动作停了下来,怔怔道:“是什么意思?”

  “死了!一个都没活下来!”奶奶摇摇头道。

  “怎么会……”白不易手一抖,打翻了粥碗:“奶奶,我出去一趟!”

  “哎!不易,你粥还没喝完呢……”

  白不易已听不见奶奶的话,耳边只回荡着一句话:死了……都死了……

  他走之前还好好的,怎么这么快就……

  街道上空无一人,只有远处传来断断续续的人声。

  白不易沿着声音一路狂奔至岛中祭台,那里黑压压站满了人,祭台上摆着十副担架,被白色的布盖着,布上血迹斑斑。

  “怎么会……”白不易口中喃喃,穿过人群的缝隙走到最前方。

  他看清了,是十具尸体。虽然盖着脸,但他还是能从露在外面的衣物看出就是他们,就在一个时辰前,他们还捧着碗一边吃饭一边说笑,可是此刻,却都变成了冷冰冰的尸体。

  周边撕心裂肺的哭声让白不易心烦意乱,几乎喘不过气来。他很想先看那白布看看下面到底是什么样子,可是他不敢。那些可都是对他照顾有加的前辈,前一刻还跟他谈笑有加。他不敢去看他们死寂的脸,因为他知道,若不是他走得早,他也会躺在这里成为一具冰凉的尸体!

  他泪水止不住地喷涌而出,双腿是僵硬的,站在原地连往前挪一步的力气都没有,耳朵一片空寂,隐隐约约回荡着晕倒前听到的那句话:“族人,我的族人……”

  明明艳阳高照,六月的天,他却觉得如入冰窟,浑身打颤,摇摇欲坠。

  他头晕目眩,却在即将跌落在地的瞬间,被一双温暖的手扶住。暖流顺着他的臂膀直冲脑际,继而流至四肢,补充了他缺失的力气。他怔怔地抬起头,正对上一双漆黑的眼睛,如深渊般幽寂,却又带着点点星光,望一眼,便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那一瞬间,他以为他又见到了狱中的少女,慌然退后,直到眨眨眼看清脸庞,才发现,眼前这个女孩,并不是她。

  同样是漆黑如墨的杏核大眼,眼前这个,有水波荡漾,如春风拂过,卷起暖暖柔情。与狱中死气沉沉,绝望无助的眼睛是截然相反的。

  这个女孩他应该认识的,三年前只有两个孩子通过了测试,这个女孩便是他之外的另一个孩子,她是岛长的孙女,天才少女,同龄人中的佼佼者。

  可是他却偏偏想不起来她叫什么,或者说他从来都没有去刻意记过她的名字。一个是高高在上的天才,未来的岛主;一个是胸无大志的狱卒。牛马不相及的两个人,记了又有何用。

  如今,这两个本不该有关系的两个人,却碰在了一起。

  白不易尴尬地挠了挠头,支支吾吾,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那个,你……我……”

  反倒是女孩见多了大世面,落落大方道:“我叫白星竹,我爷爷找你有点事。”

  “白星竹,”白不易重复了一遍,见女孩向他微微一笑,已经做出了向前走的姿势,才反应过来,忙“哦”了一声,跟了上去。

  “白,星竹,你知不知道,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们为什么会这样?”路上,白不易抽抽鼻涕擦了把眼泪,哽咽着问道。

  走在前面的白星竹回头看了他一眼,摇摇头:“我也不清楚,应该与狱中的那个人有关。”

  白星竹说着,从怀中掏出一方洁白的帕子递给白不易,嘴角带着笑:“擦一擦脸吧,花花的,跟个小猫似的。”

  白不易脸一红,接过帕子赶紧擦了把脸。擦完后,干净的帕子立马变了样儿。

  “我,我拿回家洗洗再还给你。”

  白不易不好意思地将帕子塞进怀里。

  白星竹没有回头,只是淡淡道:“无妨,我还有几条。”

  之后,两人一路无话,默默来到了岛长家。

  “爷爷,我把人带过来了。”

  白星竹带着白不易来到议事堂,堂内坐了许多人,大部分白不易都认得,都是岛上主事的长辈。平日里除了过年他们都各司其职,很少会聚在一起,看来今天发生的事情果然不一般。

  正坐在台上看下面慌作一团议论纷纷的白叙彦抬头看了过来,与此同时,整个大堂也瞬间安静下来,齐目看向同一个方向。

  被这么多德高望重的长辈同时盯着,白不易立马有些不自在,低下头不敢往上看。

  “孩子,你别怕!”白叙彦走下台来到白不易身旁,布满皱纹的手按上他的肩膀。

  他的手向白星竹一般,暖暖的,很舒服,让白不易慌乱的心瞬间安稳下来。

  “岛长爷爷,我,我也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就觉得像是地震了,然后,我就晕过去了!”白不易鼓起勇气,一股脑说了出来。说完,又立马低下头,不争气地掉起了眼泪。

  “没事,孩子,我叫你来不光是为了这个。”白叙彦松开手,慈祥问道:“孩子,你父亲是不是叫做白孟安?”

  没想到岛长会问这个问题,白不易疑惑地抬起头,但还是老实回答道:“嗯。”

  “你是不是跟星竹同一年被选上的?”白叙彦接着问道。

  白不易偷偷瞄了白星竹一眼,点点头:“是!”

  “那便没错了!”岛长脸上露出释然的微笑,道:“你们两个跟我来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