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人物传记 界外一阁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六十四章 天火历劫功

界外一阁 卉不卉 2009 2019.02.18 10:17

  岩海城是西部的一座小城,但相比起它的规模,岩海城的名气却是很大。

  因为这是离枯岩山脉最近的一座城池。

  枯岩山脉,囊括方圆万里,据传六千年前,一身修为达到皇境巅峰的顶级修者大日天皇在这里突破帝境。

  可惜,由皇到帝,是一场脱凡超俗的逆天蜕变,就算修为强大如大日天皇,最后也是身陨道消。

  他死前气息逸散,毁天灭地,最后就成就了枯岩山脉。

  “枯岩山脉,死亡之地,问道之始。”一个包裹着白布长袍的男子喃喃道。

  他看上去是一个标准的枯岩山脉修行者,因为枯岩山脉里大日天皇的气息千年不散,导致越往里走越热。

  “嘿,气息千年不散,骗谁呢?”白布男子面露嘲讽。

  不如帝境,皆为蝼蚁,就算再强的皇者,也不过千载寿命,而他们遗留的气息,消散的更快。

  而大日天皇残留的气息能够历经六千年冲刷而不灭,这只能是…

  “永恒不灭的帝境。”寒旦长呼了一口气。

  他已经苦修了整整八年了,相比起八年前的自己,他变得更加沉稳,底蕴也更加深厚。但就是因为这样,他才能深刻感受到自己那一身看似强横的修为下面的隐患。

  太驳杂了!各种各样的东西交织在一起,根本分不开。

  如果不能处理这个问题,那他这一生顶多也就成为一位皇境修者。

  对别人来说,皇境已经是高高在上了,但他可是千年一见的顶级天才。

  “生平唯一憾,不睹道则境。”这是一位历史上威名赫赫的皇者留下的遗言。

  他苦修的时候去过那位皇者的坐化地,然后就被这句话震惊了。

  其实他三年前就已经可以突破到皇境了,但他一直压迫着,就是为了奠定成帝道基。

  帝境又称道境,规则境;顾名思义,就是领悟并掌控天地大道,世界规则。

  但对于绝大部分人来说,天地大道是缥缈难寻的。

  更何况最近几百年来,一股浮夸的作风扫荡了修行界,所有人都在盲目的修炼,盲目的提升实力。

  为什么提升实力?

  为了权,为了势,为了活的更好。

  但所有人都选择性的遗忘了一个答案--为了更贴近大道规则。

  不过换句话来说,大道规则本就只能由少部分人掌握,而其他人如果强行考虑这个问题,只会让自己过的特别苦逼。

  何必呢?

  虽然大道无比吸引人,但人力有时穷,很多时候,活着还是开心就好。

  寒旦暗暗为那些注定触摸不到大道规则的修者默哀。

  “来了。”寒旦突然收起了所有的杂念。

  远处的枯岩山脉里,一股强横的气息勃发。

  “赤炎风暴!赤炎风暴来了!”周围的人大喊,“快回城!快回城!”

  赤炎风暴,极尽炽热,非皇者不能抗衡。

  但这股毁天灭地的规则在寒旦眼里却是另一副模样。

  “火焰道则。”寒旦好像看到了心爱之物一样,忍不住舔了舔嘴唇,天地规则摸不到,看不到,就算再穷究,找到的也只是它在现实世界里掀起的涟漪。

  但有一种情况是例外,那就是冲击帝境失败的巅峰皇者的陨落地。

  他们虽然失败了,但也能得到一点点大道碎片,而这些大道碎片会遗留在他们的陨落地,造成种种奇观。

  枯岩山脉,就是由一点点火焰道则形成的。

  寒旦举目远眺,只见枯岩山脉深处沈腾起一道巨大的橙黄色风暴,他离风暴很远很远,但已经能感受到周围的空气在升温。

  “道则碎片…”寒旦的眼里射出两道精光,但只是下一秒,他就捂住了眼睛。

  人看太阳眼睛会疼,而他用特殊的瞳术直视规则。

  “果然是作死。”

  不过这早在他的意料当中。

  “接下来,才是真的作死。”

  他闭着眼睛,体内元气流淌。

  一双蓝色的翅膀出现在他的身后。

  “朝闻道,夕死可矣!”他大笑一声,直接就往赤炎风暴里撞去。

  这是真正的飞蛾扑火,或许赤炎风暴外围的高温奈何不了他,但内部的道则可以轻松把他烧成灰烬。

  大道是最不讲理的,就算你强到没边,但只要沾到一点点道则,那你马上就会身陨道消。

  “苦修八年,向死求生这么多次,只有这一次,才算的上是十死无生。”

  “那是谁?”所有人都震惊。

  “是寒旦。”有人认出他来了。

  “来吧!”寒旦大吼了一声,他一头扎到赤炎风暴里。

  剧烈的高温瞬间点燃了他的元气。

  就在所有人翘首以盼的时候。

  寒旦突然撤销了所有的防御。

  “这是要干什么?”

  “小音,我来了!”寒旦的眼角出现了两滴泪,但瞬间就挥发了。

  大道碎片,最合适自杀。

  他探出手,抓向一点点红色晶莹--火焰道则碎片。

  一道诡异的波动从火焰道则里传了出来。

  寒旦瞬间化为灰灰。

  “这是,自杀了?”所有人都百思不得其解。

  他千里迢迢跑过来,就是为了自杀?

  “天火历劫功。”一个老人吐出了一门无人知晓的功法。

  “自焚己身,从毁灭中获得新生,成就纯粹的元素之体,奠定成帝道基。”

  这门功法的成就和自焚己身时所用的火焰强度息息相关。

  而寒旦用的是火焰道则。

  “一朝成皇,直接就是准帝。”

  所有人都看向赤炎风暴里缓缓成型的人形。

  这种功法,要么生,要么死,到现在这种地步,谁也阻拦不了了。

  “真是舍得啊。”那位老人轻声道。

  天火历劫功,烧掉的可不只是身体。

  还有…更多的东西。

  “果然,过往的记忆都无法打动我了。”寒旦握了握拳头。

  近道之体,近道之心;这就是他现在的状态。

  但是大道无情,现在的他,可以说理智到了极点,也可以说是无情到了极点。

  这样的话,心就不会痛了吧。

  他看向东方,那里有一座坟墓,埋葬着一个叫小音的女孩。

  小音,我走出来了,但也永远回不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