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溏心犹在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1、邻菲罗啉的滴定

溏心犹在 厉羽然 2532 2019.03.31 00:33

  接过司机递来的小票小心翼翼放进钱夹,道了声谢之后下车,既然伟大的顶院长用人从来不心疼,那我也没必为他省钱,一毛钱都要报销!

  攥着手里的文件夹盘算着是放在宿舍好还是放在实验室好的时候,迎面撞见貌似是要出校门的戴娇倩,扬扬手礼貌性的打个招呼。

  “呀!忙着呢!”她语气微扬,跟她走一边的女生看了我一眼,“这是从草原站回来还是从林业厅回来啊?自己实验室的事儿忙完了,开始插手管别人实验室的事儿了!”

  我微微一怔,“你,这是怎么了?”

  她瞟了一眼我手里的文件夹,“我劝有些人还是清醒一些,要是让自己导师知道,有人还有闲心给别人的导师做事儿,真不知道那人在自己实验室如何自处。”说着拉拉一旁的女生,“有些人啊,就是脑袋不好使,以为老师有多器重自己似的,都想不明白,免费的劳动力,谁不喜欢啊!表面清高,背后大腿抱的那叫一个稳啊!”

  世界上还真是没有不透风的墙啊,“你要是没事儿,我就先回去了,我还有论文要看!”说罢就冲着行政楼的方向走去。

  戴娇倩似乎是有意的提高了自己的声音,“我劝你啊,抱大腿也要注意方式方法,别到时候自讨苦吃!”

  “那我先谢谢你了!”转身毫不客气的道,“看你这方向,是出去逛街还是看电影啊?有空吃飞醋,不如把这些消遣的时间拿来修炼一下你的技术,说不准,你就有资格成为我的继承人了!”说罢转身走开,不留给她任何辩白的机会,我是脾气好,但不代表谁都能捏我一下。

  “有故事啊!”一直静默的女生推推眼镜框。

  “何止是有故事,你先别瞎写,那个人是我老师,我可不想因为这个人,研究生毕不了业!”戴娇倩没好气的说。

  下午的土壤地理学是实验课,逸夫楼里朝西的实验室里站了十好几个穿着白大褂的学生,正在聚精会神的做着土壤有机质测定实验。

  “老师,我这个弄好了!”一个男生举手示意,丁懿阳走过去看了看试管里的溶液和笔记本上的数据。

  “可以了,回去做详细的报告交给课代表!”说罢挥挥手示意那个男生可以提前下课了。

  这也是他在教学上和其他老师的显著差异,其他老师会把一堂课排的满满当当,下课铃响才会放学生走,即便是实验课,也是让学生做实验,多余的时间可以随堂写报告册,而他就不一样了,完成了一堂课的主要内容,会安排大家现场沙龙、头脑风暴,实验课就更不用说了,结果正确,数据符合误差,那就可以提前走,在他的世界里,他“固执”的认为,学生和老师一样,他们的时间都很值钱,干耗在这里,不如回去张扬个性,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儿,看自己觉得有必要看的文章。

  但他的这一套理论好像只适用于我以外的人,我的时间,在他的世界里,一文不值……

  “学校的试剂不要钱?”他负手站在我的试验台前,眉毛拧成麻花,扫过一旁失败的3个锥形瓶,“这个实验有这么难吗?”

  我低头继续手里的滴定实验没有理会,他也只是越过我检查其他人的作业。

  渐渐的,偌大的实验室里,只剩下坐在讲台旁看着论文的他,在我前一排的宣合年间,以及实验一直失败的我。

  宣合年间放下笔记本转头看看我,小声的说,“你怎么样了?”

  “不对,和指导书上的误差太大了!”平常我动手能力不差啊,可是想到早上戴娇倩的话,以及她刚才结束实验走到我身边的哼笑,我就真气不打一处来,真的好想用她的嘴巴当锥形瓶,做我的滴定实验。

  “你是不是试剂顺序放错了,还是变色的时候你没有停止滴……”宣合年间小声帮我分析问题。

  “陆宣合!你的实验做完了吗?数据拿来我看看!”讲台上那人冷冷的说。

  “哦!”陆宣合应了一声拿着材料过去。

  片刻后,“行了,回去写报告册吧!”

  “老师,我……”

  “回去忙你的吧!”丁懿阳不耐烦道。

  “好的!”宣合年间无奈的冲我耸耸肩膀,讪讪的走了出去,还不忘顺手把门关了。

  宣合年间走了片刻后,他突然说,“现在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儿,这不应该是你的水平啊!”

  “我可能就只有这种水平吧!”停下手里的动作。

  他缓步走过来,“怎么了?丢钱了?还是早上去拿材料被说了?”

  “没有!”扫了他一眼,看看窗外的夕阳,“太阳光太刺眼了,邻菲罗啉加进去以后,开始滴定一直吃不准变色的位置!”随便找了个借口搪塞过去。

  “太阳都快落山了,还能刺眼?”说着走到窗台跟前拉住窗帘,“色盲是不能学我们专业的,你已经学了四年了,显然问题不出在这儿!”说着走到我身边,很自然的开始称土,重复对于他来说简单到暴风哭泣的实验步骤,“我还不信,世界上有这么傻的学生。”

  片刻后,把手里的溶液放在酸式滴定管下,加入一定量的硫酸亚铁,“开始吧,我看着你做!”

  犹豫了一小会儿,在实验台前坐下开始一点点滴定起来。

  “你高中学的是理科吗?”突然他凑到我耳边说,突然靠近让我后背立即僵直,“你们化学老师是怎么教的?”说着一只手绕过我拍开了我正在做试验的手,自己上手弄了起来,“这下全了,你的九年义务教育和高中教育,我都包圆了!”

  “要交学费吗?”小心的说。

  耳朵传来了,他来自喉咙的闷笑,“高校老师不能乱收费,以工抵债怎么样?”

  “老师,您还是多用用自己的研究生吧,他们也能做好我做的事儿的。”

  滴定实验还在继续,“你这种行为,可以被称作忘恩负义吧!”

  “老师……”

  “我很欣赏你,我希望你能做我的学生!”耳朵告诉我,他正直面我的侧脸。

  “可是我已经有老师了……”

  “还有联合培养!”

  “老师!”这个人怎么这么强啊!转头盯他的眼睛,距离突然缩短,空气突然凝固,那边的溶液一瞬间变成了棕红色,有机物……被测量出来了……

  “我刚才来的路上碰到你的学……生……”门突然被推开,丁美咲没有说完的话卡在喉咙里,只是呆楞楞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丁懿阳自然的站直身子,双手插兜,“你怎么来了?”

  丁美咲看看他又看看我,扫了一眼桌上溶液,伸手打开了教室的电灯,似乎是想要照亮什么,淡淡的说,“做试验,关门、拉窗帘……这么暗,不方便记录数据。”

  “美咲姐我……”话还没说完。

  她冷冷的看着我,一反第一次见面的模样,“叫丁老师!”说罢看着我身边的丁懿阳,“下课时间到了吧,丁老师,你跟我出来一下吧!”

  我知道刚才美咲姐一定是误会了,可是偏偏我什么都做不了,“数据记录一下,收拾了,你就回去吧!”

  “她不是孩子了!”丁美咲在一边提醒道,“懿阳,你跟我出来!”旋即离开,似乎是不愿意多看我一眼。

  “丁老师……”

  原本想要揉我脑袋的手,突然敲了一下我的脑门,“晚了,食堂就没饭了,快去吧!”说着脱下身上的白大褂,随意拿着,走了出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