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忆汉魂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章:请神容易、有借有还

忆汉魂 胡祖闫 2943 2019.02.11 19:13

  却说刘备定计用策,乃分兵四路,齐出东西南北,切道合围,非止一炮降伏万众,实锤定音;便青州城池,黄巾四寨,也一并包了,真就通吃!

  场面浩大,如戏精彩,既名角亮相,彩头在先;又穿插龙套,腾挪方寸;加之兜底翻飞,圈中套圈,好不齐活!

  是以,外圈愈紧,内圈愈惊,惟止黄巾万众,往复两圈之间,直逼欲火!

  未久,惊天三雷,一气炮打,顿轰万籁精喷;圈内圈外,尽皆颤身,似潮灌顶,刹那激仙。

  须臾,龙吟马嘶,俱为震荡;一城方圆,四门八面,惟止高唱:“不即降,杀无赦!”

  少顷,茫茫黄巾,失精都跪,伏地乞降;片刻功夫,只余贼首不几,尚自跨马未下,尤显突兀。

  关羽视之,横眉冷对,提刀便喝,一语破空,龙吟似吼,眨眼余贼尽落,立都疲软,再不坚持。

  关羽轻捋长髯,饶之不切,并教去告黄巾首贼张角,再不幡然悔悟,必遭雷劈!

  这边方才事定,那边刘备策马已至,身后帅旗昭张,“汉亲刘备”四字,映日光耀,甚是夺目。

  驻马稍顿,刘备叹视黄巾万众,恩威并济,仁德广布,乃同于幽州,如法泡制,再使传名。

  大功告成,刘备喜甚,乃笑视关羽,直赞天将之能。

  关羽不以为意,仅重龙刀,且欲龙驹为乘。

  刘备然之,遂以爱马士,青巾绿袍,本色近马,善言相告;关羽大喜,即动心思。

  刘备喜善,便教并马同行,共往前去,叩城命开。

  比及城下,刘备令张旗号,“汉亲刘备”四字,迎风招展;后命人望城喊话,直教朗声高呼:“汉中山靖王之后、孝景皇帝玄孙,刘备在此,速报太守龚景知之,大开城门,好生迎接。”

  其时城上,太守龚景早到,已观战久矣,面对如斯八面和合,围圈打炮,正自惊诧若痴,嗟叹似醉;现又闻听呼告,乃来天潢贵胄,龙凤血脉,不禁叹为观止,更惊为神人,遂望下凝看,将信将疑道:“想我青州,蓬黄宝境,琅琊仙宫,向出神人;只这修炼得道,无非升天,又何见汉亲临阵,平接地气者耶!此焉不乾坤倒转乎?”

  左右闻言,如梦初醒,随亦应声附和,称是连连。

  龚景见状,摇头喟叹,继又顾自笑道:“况先知者云:‘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请神容易,送神贼难!’况其汉亲真假,龙血虚实,一无可考,我青州之地,又岂容轻入也?”

  左右听之,尽皆呼善;惟有别驾王修不以为然,乃近前礼拜道:“所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宾、莫非王臣。彼今明张旗号而来,兼又御敌收功,更广施仁德于万众,此时若公然拒之,安不生乱乎?愚以为,且宜先证其份,再依礼而事,方为稳妥也。”

  龚景闻言,再看城前茫茫人马,调度有序,虽是黄巾,别于黄巾,好似炮打之后,顿作精神,不复乌合之众耳;况所来将兵,堪称龙精虎猛,一以当百,无畏无敌,龚景视之思之,愈思愈恐,由是惊急,遂即向前,凭栏高呼,大声问道:“公号称汉亲,未知所来何处乎?”

  城下刘备听见,并不答语,仅从袖中取出碟文,付之身后小校,教前去回话。

  小校受命应诺,便高举碟文,提马向前,望城高呼道:“我主自幽州助兵而来,碟文在此,速开城门。”

  龚景闻言见状,顿吃一惊,不禁摇头恨叹,心下暗道:“好个刘焉,名为助兵,实排己害,却把这烫手山芋丢与我也!”

  正思虑间,忽一骑飞奔,径至城下,望上便呼道:“主公勿忧,此确为幽州救兵,特来解危耳。”

  言方毕,众皆寻声视之,乃前送碟文幽州乞援者也,实是青州所派,现今来报,当不虚矣。

  刘备见着,摇头轻叹,默然不语;关羽轻捋长髯,赤面横眉,冷峻已极;只城上官将,各各心安,反都喜笑颜开。

  太守龚景闻报吁叹,随顾谓近侧王修道:“目下情形,该当如何,公有何高论乎?”

  王修见问,不加思索,即揖礼回道:“所谓请神容易送神难,难在送也;若再有来请者,岂非易与乎?”

  龚景闻言,恍然顿悟,欲待命开城门,又心念转动,再问王修道:“若其喜留此间,或不去也,或去之再返,却当如何?”

  王修听之,摇头轻叹,再拜回道:“彼号称汉亲,反临阵御敌,纵非作假,亦不得势,未足深忧耳;且其龙凤名重,必顾及颜面,稍以恭维,大义于先,当不自辱也。况之幽州而来,在我是借,有借有还,古今道理,何又不去乎?”

  龚景深以为然,方始心安,于是大喜,即令大开城门,乃引众官都下,出迎以接。

  少顷,城门开处,龚景当先,文武将兵紧随,皆欣然相迎,喜上眉梢。

  刘备于马上见着,含笑点头,随顾谓身旁关羽,轻叹一声道:“幽州之初,险遭箭射;而今青州,得以出迎,可谓今时不同往日矣。”

  关羽闻言,轻捋长髯,沉声说道:“明箭是害,腹剑更险,彼迟疑良久,方才开城,须不得权衡厉害矣。”

  刘备点头含笑,故作轻叹道:“然也。有道是: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今入青州,太守龚景,无以汉亲之分羁绊,若怀歹意,更甚刘焉。须当告诫三弟,忍让为先,切勿莽撞。”

  关羽点头称是,遂命左右速往告知张飞,亦教邹靖来见。

  左右方去,龚景一众人等,业已近至,乃望刘备,依礼而拜;龚景在前,朗声呼告道:“未知汉亲到来,迎接迟矣,望请勿怪。公英明神武,御敌有术,今亲来助兵,力解危厄,实乃青州之幸,万民之福也。龚某忝为青州太守,承公惠德,感激不尽哉。”

  一语未落,只见刘备近侧一将,高头大马,赤面长髯,横眉冷目,不怒自威,俨然天神一般,龚景心吃一惊,刹那肉跳胆颤,失色无措。

  刘备闻言视之,含笑摇头,随下马向前,顾谓众人,揖礼说道:“备何德何能,受此礼待。而今黄巾造乱,幽州方定,更来青州,无以他念,惟止保国安民,尽我汉亲之责,德惠四海也。”

  此言一出,龚景再吃一惊,转而又喜,遂再拜说道:“公大仁大义,当得汉亲之分;今定青州,劳苦功高,合该城中好歇,以养精蓄锐,再图平乱定国,施恩于九州耳。”

  刘备闻言,怎不会意,由是含笑点头,一本正经道:“尝闻青州境界,仙道宝观,灵宫福洞,可谓多哉。然神仙眷侣,常云游寰宇,非一处而居也。备虽不才,亦思怀柔四海,力达九州,纵难比神仙自在,亦当乘龙云际,驰骋天地间耳。前定幽州之乱,功成即来;但解此间危难,来日当去。所谓养精蓄锐,旨在励精图治矣,大丈夫操身行世,一炮太久,只争朝夕!”

  话音方落,众皆惊叹,龚景喜之,更为感佩,乃欣然回道:“公龙凤之资,得天独厚,今龙马造势,天雷助威,真真神兵天将,招之即来、挥之即去耳。如此经天纬地之能,又岂是区区一州之地可足乎?某喜极心切,一时失言,还望公勿怪也。”

  刘备不以为意,止笑而轻叹,默然点头。

  且静之间,一将飞马而来,就高声疾呼道:“燕人张飞来也,俺主安在耶?”

  声未绝,早到近前,飞沙走石,迅猛至极;勒马长嘶,豹头环眼、黑脸虎须,恁个九天夜叉无二。直一照面,顿惊满场,众皆惶急倒退,三步未止。

  龚景也自胆寒,忙转视刘备,恭礼拜道:“此亦公之神将乎?”

  刘备闻言见状,笑而摇头,乃故作轻叹道:“无以官身,非为将也。”

  龚景听之,再看张飞,心下更惊,叹笑不能,遂复拜刘备道:“这等雄武将才,仅作公之马前卒也,想公贵极,实也当得。”

  言方毕,又一将策马赶至,未及相近,早飞身下马,几步前来,便拜与刘备,恭礼甚甚道:“公神机妙算,兵不血刃,即定乾坤,这般阵仗,真匪夷所思,实实振奋哉!”

  刘备闻声视之,乃邹靖也,遂教起身,不与叙话,惟使拜见龚景,以表幽州助兵之义,将功谦让。

  邹靖受宠若惊,更对刘备感恩戴德,敬礼尤加。

  龚景见状,深为感佩,不觉心中叹服,亦去顾忌,便好请刘备入城,府中款待,共相庆贺。

  正是:但行好事莫钻营,谦以礼让乃容身。能察善借英雄志,羽翼初张未可急。

  究竟府中庆宴,热闹如何,又将别事怎生,且听下文分解。

作者感言

胡祖闫

胡祖闫

三千字,发的有点晚了,敬请谅解。

2019-02-11 19:1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