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紫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节 魔族

紫川 老猪 7537 2003.04.02 15:00

    在明斯克行省蜿蜒的远东公路上,一眼望不到尽头的的大军正在向西前进。这就是刚刚在月亮湾会战中赢得大胜的魔族鲁帝军团。目光所及,一片旌旗飘扬如海,刀光似雪,长矛如云,远东大地的新的征服者气势如虹,军容鼎盛。

  靠近公路的山坡上,鲁帝公爵正在观望着他自己意气风发的大军。一瞬间,权利无边的感觉充满了他的头脑:无比强大的力量握在我的手,用这只军队,我要摧毁号称永世不落的瓦伦要塞,我要将强大的帝国踏在脚下,我要将征服整个大陆,将人类的尸体垒成高山,在上面建立我不世的伟业!

  仿佛洞察了他的想法,羽林将军云浅雪浅笑道:“好一支威武的大军啊!公爵阁下可真是了不起!”

  虽然是赞扬的话语,但云浅雪这么似笑非笑的说出来,脸上挂着让人琢磨不透的笑容--鲁帝很是不爽,弄不清楚那个阴洋怪气的小白脸到底是在赞扬还是讽刺。

  鲁帝出身低阶魔族,面对云浅雪这种很有教养的皇族子弟,他有种很深的自卑感;也因为这样,他就格外的卖弄着自己的傲慢和粗鲁,时刻在人前显露他那一身的粗壮的肌肉和伤疤,摆出一副:老子是大老粗,瞧不起你们这些吃软饭的小白脸!试图以其粗鲁来压倒那种自己羡慕不已却又无法模仿的优雅风度。

  鲁帝鼻孔向天“哼”了一声,仿佛没听见云浅雪的说话,也不搭理。

  作为钦使的云浅雪相貌斯文,书生的儒雅气息中又带着几分军人的英气勃勃。他出身云氏家族,云家历代名将辈出,被认为是魔神王国中“名门中的名门”。而云浅雪的表现也是不辱家门,一向被认为是这一代皇族子弟中的佼佼者,其气质、风度就连当代魔神皇帝见之也为之赞赏不已,并亲口将爱女卡丹许配。若不是去年卡丹公主殿下在与紫川军的交战中不幸遇害,云浅雪就是被人称为“驸马亲王”的人物了。尽管如此,但是神皇陛下对云浅雪仍然恩宠不减,封其为统帅近卫部队的羽林将军。

  看到鲁帝的无礼,云浅雪不怒反笑。来之前,二皇子卡兰曾对他说过:“鲁帝以三个特点名闻于世的:粗鲁无礼、在战争中残暴,还有一个…”卡兰故意停顿了下:

  “他长得实在实在实在--很丑!”

  现在从侧面近看,鲁帝象猴子一样毛茸茸的面孔,象牛一样的耳朵,象狗一样的鼻子,象金鱼一样的眼睛,象山羊一样的角,象马一样的脖子,象熊一样笨重的身躯--“再加上象猪一样聪明的脑子”,云浅雪赶紧把脸转开,不让鲁帝发现自己脸上开心的笑容。

  ※※※

  整理了一下表情,云浅雪肃然开口:“公爵阁下,您这次在月亮湾首战告捷,大长我神族威风,神皇陛下十分欢喜!”

  既然提到了至高无上的神皇陛下,就连鲁帝的傲慢无礼也不能装做没听见,想起眼前这人的身份,既是深得神皇亲信的近臣羽林将军,又是那只“疯狗”的心腹,更是不能得罪的。鲁帝勉强的谦虚:“全部是有赖陛下洪福所……”

  “但是你既然歼灭了紫川的整路大军,却惟独放跑了敌酋方劲,使得我军不能完胜,神皇陛下对此很是不满,言:‘鲁帝素称能干,想不到竟然如此疏忽无能!’”

  够了,就是这样!云浅雪满意的看着鲁帝的脸迅速地赤红得象猴子的屁股,连脸上那一层厚毛也遮掩不住他的愤怒!其实这话全是我编出来逗你的,其实神皇只是淡淡的不置可否的“哦”了一声--根本没有什么“十分欢喜”,也没有什么“很是不满”。不过我谅你这头熊也不敢真的跑去跟神皇对质吧?

  鲁帝愤怒的咆哮着:“羽林阁下,我已经说过一万遍了!方劲确确实实是给我们杀了,我可以拿出他的军服和金星统领肩章给你看!”

  “我看过了,一具无头的尸首。”云浅雪淡淡的说。

  “那就是…”

  “可是我们怎么能拿这个向神皇陛下证明这就是方劲呢?”

  “有肩章和军服可以…”

  “也有可能是方劲狡猾的把制服脱下让部下穿,他自己趁机跑了。人类都是很怯弱又卑鄙的,您不是常常这么说吗?”

  “可那确实是…”

  “我知道,也相信。可是您怎么能让神皇陛下也相信呢?”

  无论鲁帝如何暴跳如雷,云浅雪始终淡淡的浅笑着,轻轻的捻着手上的野花把玩。这更让鲁帝怒不可遏:当时砍下的人头上十万,堆积如山,怎么可能在其中找出一个根本没见过不认识的人来!如果眼前这带着可恶笑容的小白脸不是神皇钦使而是自己部下的话,早一刀砍掉他的脑袋了!

  眼看已经戏弄得他差不多了,云浅雪悠悠说:“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的…”

  “哦?”鲁帝停止暴跳,等着云浅雪说下一句。可是云浅雪忽然眼望天,望地,看路边的小树,看草地上的野花,就是不开口,脸上神情明明白白写着四个大字:“来求我吧!”

  鲁帝勉强的说:“羽林阁下,您怎么不说话了?”

  “哦!”云浅雪仿佛刚刚醒悟起来身边还有人,眼望蓝天悠然说:“天气多好啊!”鲁帝干笑着附和:“嘿嘿嘿,是的,是的。”

  “风景也真是不错!”

  “嘿嘿嘿,不错不错,是不错。”

  云浅雪自顾自说:“其实远东这块美丽地方其实早该属于我们神族的了,可恶的紫川狗贼竟然胆敢霸占了这么久!而且还一直抗拒我神族天军,实在是罪无可赦!幸好我皇陛下神武雄才,以其不世英姿,将横扫天下!紫川跳榄小贼,将全体死无葬身之地!我神族荣光,将永远照耀整个大陆,光垂千古!距离这一天,已经为期不远了,我族全体臣民,无不欢欣雀跃,感谢天赐我以伟才,庆贺吾皇万岁……”

  云浅雪忽然开始东拉西扯,称颂一会神皇万岁,又骂两句紫川狗贼,说得又长又臭又累赘,足足扯了半个钟头,鲁帝在一边干笑不敢打断,一边急得跺脚。最后好容易逮住云浅雪喘口气的空子,他赶紧问:“敢问羽林将军刚才所言之事…”

  “我刚才说了什么了?”云浅雪一点不明白:“是说我神族将一统大陆吗?”

  “啊,不,前面一点,前面一点。”

  “哦!那就是说紫川小贼卑鄙无耻,末日已近了,是吗?”

  “还要更前面一点,更前面一点。”

  “那一定是称颂吾皇万寿无疆了--难道公爵阁下对此有意见?”

  鲁帝吓了一跳,忙说:“哪里哪里,我是陛下最最忠诚的部下…”

  “恩,神皇陛下一定很高兴得知公爵阁下您如此忠心耿耿,小使的任务也已经完成了,就此告辞了。祝贺公爵阁下旗开得胜,再立新功!”云浅雪说完转身欲走。

  鲁帝不得已只得出声挽留:“羽林阁下请留步。刚才所言的,似乎方劲一事还有可能挽回的余地,不知……”

  鲁帝故意停顿了下来,想等云浅雪接口,谁知道他仿佛忽然得了白痴症,傻呆着就是不出声。鲁帝没办法,只好自己说下去:“希望钦使指点一二,鲁帝我感激不尽。”

  “哦!是这事啊!公爵您早说嘛,您不说我差点就忘了!”云浅雪恍然大悟的样子,心里一阵得意:终教你开口求我!“公爵阁下您想啊,现在的问题就是难以辨认方劲的首级是吧?”

  “正是。”

  “那就干脆不要辨认了!您随便拿上一个脑袋,和肩章、军衔和制服什么的一起交上去,说这就是方劲的首级和衣物就可以了!”

  “但是,但是,万一被戳穿,这可是欺君大罪啊!”

  “呵呵,公爵您糊涂了!你想,在宫里面,有谁是真的见过那个方劲的?唯一能辨认方劲面目的,也只有平靖侯而已。只要平靖侯说:‘是的,这就是方劲本人!”那谁还更有资格出来反驳呢?”

  “平靖侯?那条狗?”提起这个名字,鲁帝的话语中充满了轻蔑:“可是他怎么会帮我说谎呢?”

  “呵呵,公爵您又糊涂了!您不是说,方劲已经确实死了吗。这怎么能叫作说谎呢?为人臣子,努力取悦陛下,使陛下安心,这难道有错吗?”

  “钦使所言极是,但是我与平靖侯素无往来,他又怎么会帮我…”

  “恩,公爵所言甚是。但平靖侯对二殿下一向极为尊敬,只要二殿下出面说一句话的话,想来平靖侯必然会答应的!”

  二殿下就是卡兰,魔神皇的第二子。因为整天沉迷酒色,疯疯癫癫,行事荒诞不羁,魔族当面称他为“疯少”,背后则称他为“疯狗兰”。不知为何原因,具有皇族血统的前程一向被人所看好的青年名将云浅雪却婉言谢绝了魔族的太子卡顿的邀请招揽,却与这个人称“疯狗”的卡兰玩得的亲密无间。

  听到卡兰的名字,鲁帝脱口而出:“疯狗兰!”

  云浅雪的面色一寒,目光突然变得阴森冰冷。接触到对方冷若冰霜的目光,鲁帝一阵没由来的心寒,身上的竟然不由自主的打起了寒战!

  云浅雪迅速压抑了自己的杀气:鲁帝,你竟敢在我面前这样侮辱殿下!一年前,就凭这句话,我就要你血溅五步!鲁帝,你尽管嚣张跋扈好了,真的打起来,我二十招以内绝对取你脑袋!但是,殿下吩咐了,现在还不是杀你的时候…

  云浅雪露出一个笑容说:“公爵阁下所言正是。尽管公爵阁下与二殿下交往不深,但是殿下却是久仰阁下的武勇了,十分希望能结交象公爵阁下这样的豪杰之士!他愿意首先表达自己的友谊,让平靖侯作证,那只是举手之劳而已。”

  鲁帝心头还在惊惧不已:刚才那一阵突如其来的寒意是怎么一回事?凌厉的杀气?怎么可能,我鲁帝身经百战,杀人无数,怎么会被这个文弱的小白面给吓倒!错觉吗?对,一定是的。恩,最近天冷了,得多穿点衣服才行。

  ※※※

  对于云浅雪的提议,他还是在考虑中。鲁帝虽然卤莽,却也知道:欺君瞒上是大罪,特别当代神皇聪明睿智,万一被看出破绽来……

  云浅雪倒也不勉强他,朗朗笑道:“想不到豪勇的鲁帝公爵竟是个方正的君子,在下十分的佩服!这个大功既然将军不感兴趣也罢了,当我没有说过好了。我另外去找南路的凌步虚将军去谈了,听说他也击杀了不少紫川军,想必也会很感兴趣的”

  效果是十分的立竿见影的。想到自己辛辛苦苦打了一个大仗,结果击杀敌大将的首功却要让给凌步虚那个可恶的死哑巴不声不响地拿到手了…鲁帝肺都要气炸了!嚷嚷:“这怎么可以呢!羽林阁下,就照你说的办好了!至于二殿下那边,就拜托您多加美言了!”

  “不同的鱼要用不同的诱饵,对于那头狗熊,呵呵,最好就是在他面前挥舞着一块蜂蜜了!”嘿嘿,殿下,您可真是神机妙算啊!鲁帝,只要你吞下这块蜂蜜,你这头狗熊就一辈子随着殿下的手势翩翩起舞吧!

  “呵呵,好说好说,爵爷可能还不知道,我们殿下一向是最敬重豪杰之士的!大家都是自己人了,这个小忙,我现在就敢包票,殿下是非帮不可的!”

  “嘿嘿,嘿嘿。”鲁帝干笑了两声,隐隐然觉得有哪里不妥。

  云浅雪不给他时间思考,催促说:“既然如此,爵爷就请马上起草奏章,把人头和物件交由在下转呈交陛下,以免有人先一步抢功了,那就夜长梦多!”

  鲁帝无暇细想,赶紧起草奏章,信誓旦旦说在月亮湾一役中,是自己亲手把敌酋方劲击杀,使得紫川军闻之丧胆,当即全军崩溃,“其中详情,托由羽林云君转呈述陛下”,并且把所有的证物都交了云浅雪。

  云浅雪匆匆浏览了下奏章,嘴角露出冷笑:这个亲笔奏章,只要日后翻出来,随时可以证明的鲁帝欺君死罪!--当然了,如果他肯识趣乖乖听殿下话的话,那这面底牌倒也不用那么急忙的打出来的。

  他也有点悲哀:欺负这头没什么大脑的狗熊,自己不落得了跟驯兽员同等的水准了?实在找不到什么乐趣。其实,统帅大军,跟具有更高水准的人物在战场上斗智斗勇、一决高下那才是自己的愿望。云浅雪望向遥远的西方,暗暗祈祷:帝林啊,在我一洗前耻之前,你可千万不要败在别人手里了!那样的话,集合二人之力才能与你战个平手的殿下与我,就太没有立场了!但在击败你之前,我先要拿下与你齐名的斯特林,用他的人头,为我你宿命的一战,增添行色!你可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啊,帝林!

  一名的骑兵传令兵匆匆出现在视野里的山坡下,笔直奔来。鲁帝的卫队上正欲前拦截,云浅雪看出这名传令兵的汗水淋淋的样子十分着急,心念一动,跟鲁帝说:“爵爷,让他过来吧!”

  鲁帝一挥手,卫队放开了拦截。骑兵跳下马,连汗水都来不擦就匆匆跑近,单膝下跪:“紧急军情禀告爵爷!”

  鲁帝哼了一声:“讲!”

  “人族的中央军部队大举进攻,已经强渡了灰水河,打垮了我族的三路兵马,七个团队!穆伊男爵战死!目前斯特林已经逼近了陛下御驾所在的枫叶丹露!”

  鲁帝和云浅雪同时大惊,云浅雪抢先问:“斯特林兵力如何?”

  “斯特林兵锋极强,俘虏传言说他已经继任了远东战区的总司令,统帅全部远东军,兵力多达五十万之众!”

  鲁帝和云浅雪对视一眼,都看出对方眼里的恐惧:魔族兵和叛军在总兵力上虽然超过两百万,为了消灭人类的有生力量,魔族最高的御前军事会议上,总军师无月先生布置了一个横跨七省区的空前巨大的包围圈,目的在于全歼集结在德亚和伊里亚两省的人类败兵,魔族的兵马早按计划分散各处。

  本来以为人类兵力不过五六十万,经过头一轮的打击波后已经支离瓦解,不足为惧了,却没想到斯特林的手上还掌握有那么强大的实力!这样魔族分散的各路大军就有被处内线作战拥有机动优势的斯特林就以局部优势兵力逐一击破的危险了!

  更为可怕的是,斯特林的目的似乎就是御驾!此时在御驾跟前,随行兵马不过二十万而已。万一那个紫川之虎真的如传言中那么可怕的话……

  鲁帝咆哮如雷,破口大骂:“平靖侯这条死狗!给的我们什么烂情报!说什么紫川家只有那么六十万不到的兵力!回去看我剥你的皮!湘无月,你这个装神弄鬼的家伙,你拟的什么烂计划!”

  云浅雪一言不发,翻身上马,火一般炽热的战斗激情在他体内熊熊燃烧:紫川之虎啊,你果然没有令我失望啊!来吧,你是我的!

  鲁帝看着云浅雪急着要走,赶紧问:“羽林将军,我军团怎么办?按计划继续前进,或者还是……”

  “爵爷,指挥军团是您的职责,请您自断好了!军务紧急,我告辞了!”云浅雪毫不停留的领着一队羽林骑兵掣马奔驰而去,只留下满天灰土飞扬,呛了鲁帝一鼻子,惹得他又是破口大骂了一阵。

  等到云浅雪的身影已经绝尘消失,鲁帝停止了骂骂咧咧,开始思考:该怎么办?不象云浅雪等高等皇族,鲁帝之所以能从最低阶的魔族一直爬到公爵和军团长之尊的高位,凭着是他的强悍和残暴以及对魔神皇死心塌地的忠心。用脑子思考并非他的长处,他习惯的是听命和执行。

  但是现在情形突变,神皇不在身边,二位殿下不在身边,总军师湘无月也不在身边,没有一个可以听命的对象,鲁帝就不得不求助于他本来就少得可怜的脑子认真的思考:怎么办?进或是退?

  也许是奇迹出现而福至心灵,鲁帝头脑中突然灵光一闪:这不是天赐良机吗!立功的大好机会啊!如果能击败那个号称紫川第一名将的紫川虎的话,那这次的首功就非我莫属了!杀再多的溃兵和老百姓也比不上这个功劳啊!更何况,如果再幸运点的话…

  鲁帝已经在头脑中幻想中这么一副情形:斯特林狂涛般大军涌杀而来,那个可恶的小白脸云浅雪已经被被吓得逃之夭夭了,神皇身边无人护驾,神皇陛下着急的大喊:

  “来人啊!来人啊!哪位卿家快来护驾啊!朕重重有赏!救命啊!”这时候,自己率领一彪大军忽然杀到如同神兵天降,一下将斯特林击退。自己单膝下跪:“臣鲁帝护驾来迟!请陛下不必惊惶,一切交给臣好了!”

  于是神皇安心的抚胸:“果然还是鲁帝卿家最为赤胆忠心啊!朕就封你为鲁帝亲王!什么云浅雪啊、凌步虚啊、湘无月啊、其他人都是靠不住的!你看他们哪个不顺眼就只管杀好了!”于是自己第一个要杀谁呢?凌步虚还是云浅雪呢?这可真是伤脑筋啊!干脆两个一起杀好了……

  鲁帝脸上神情变换,忽然眉开眼笑,忽然咬牙切齿,忽然又眉头紧簇,不时发出“嘿嘿”的傻笑声。卫兵们不安的交换着眼色:他该不是疯了吧?这次不知道又是谁倒霉了!

  “好了!”鲁帝已经下定了决心:反正瓦伦要塞又不会长腿跑掉,以后再攻打它也不迟。这种擎天护驾的机会可是百世难逢的,放过了就太可惜了!

  鲁帝发布命令:“传令下去:全体掉头,我们原路返回!”长长的大军听命的掉头,后队变前队,重又回头。

  鲁帝暗暗佩服自己:我真是太太太聪明了!竟然能想得出这么好的主意!这下等我立了大功,看谁敢说我鲁帝没有脑子!只是这事可得保密,不然让其他部队的人知道了也来抢功,那就麻烦了!--他不知道的是,这时几乎所有的魔族统军将领,都与他得出了几乎同样的结论:这可是千载难逢的立功机会!

  或者为了抢夺危难关头紧急护驾的功劳,或者为了击败人族的第一名将斯特林的荣誉,或者为了向魔神皇显示出自己的忠心耿耿,已经深入远东纵深的魔族的统军将领们纷纷撤军掉头,争先恐后的杀向杜莎行省,要赶在其他人之前把中央军击溃,拿下斯特林的人头。魔族的总军师湘无月在面罩后面气得喷火:本来是完美无缺的包围圈,结果将领们的一个个吐着舌头大呼小叫的跑回来:“陛下没事吧?臣救驾来迟!都交给臣好了!”然后就摆出一副忠心耿耿要以身体当盾牌的架势--他们都受宠而惊地挨到了伟大的魔神皇陛下的玉趾痛踢和一句天音怒叱:“饭桶!”

  湘无月跺脚喊着:“回去!快回去!”可是将领们怎么舍得这个立功的好机会?一个个磨蹭着死赖着,赶也赶不走。白天他们装着要出发,晚上就偷偷摸摸的又跑了回来,埋伏在了魔神皇御驾的周围--为了强占靠近点的一个好位置甚至相互间还大打出手。大家躲藏在雪堆里、水沟里、粪坑里、高树上,忍冻挨饿,蚊叮虫咬,不眠不休,就为了一个伟大的梦想:勤王保驾的一定是我!

  枫叶丹林的每棵树上都挤满了立功心切的魔族兵。他们望穿秋水地盯着地平线,就为等待着斯特林的身影出现。魔族的骄兵猛将们长吁短叹着:“斯特林,你怎么还不来呢?”,哀怨得象个老公死了十年的寡妇。

  ※※※

  也因为这样,德亚和伊里亚两行省的总数为四百万的人类军民得以勉强的逃脱包围圈,纷纷通过瓦伦要塞逃往家族腹地。七八零年的一月二十一日,三十万平民,也就是最后一批逃难的居民进入瓦伦要塞。在他们身后不到十公里,负责断后的两万多远东守备部队与魔族凌步虚军团--凌步虚是第一个醒悟过来的魔族将领--且战且退。在此战中,远东伊里亚行省的总督伊林宁战死殉国,被统领处追认晋升副统领,他的余部也大多撤退进了瓦伦要塞。

  而这个时候,斯特林军团还是停留在距离瓦伦要塞上千公里的杜莎行省那里吸引魔族的注意力。以他为中心的五十公里半径内内,上百万的魔族和叛军的联军已经聚集,而且新的部队还在日夜兼程的不断赶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