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紫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节

紫川 老猪 10279 2003.04.02 15:31

    “警报!”后面的哨兵哒哒地迈开步子,从大路上追上队伍,可以很清楚地听到他肺部吸着空气的响亮呼吸声,他张开了大嘴喊道:“魔骑兵来了!”

  半兽人的行军队列顿时混乱。

  天空雨雪朦胧,笼罩着一层柳絮似的薄雾。大路后方的地平线上,出现了一条模糊的、迅速扩大的黑线。

  耳边隐隐的传来了马蹄敲打地面发出的声音。

  这是一支落伍的半兽人分队。看着逐渐逼近的魔族骑兵群,他们慌乱起来。士兵们声音发颤地互相询问:“该怎么办?”、“我们会没命的!”

  队伍的指挥官,一名年老的半兽人军官也在犹豫不决。他还拿不定主意该怎么办:该立即抵抗,还是赶紧把队伍分散,各自逃生?自己怎样跟长官交代呢?一个一百多人的分队就这样硬生生地不见了?他咳嗽了一声,终于下定了决心:“小伙子们,拿起武器,保卫我们的圣庙!”

  “保卫我们的圣庙!”士兵们给鼓舞起了勇气,回音似的响应着。

  他们占据了道路的两边,弓箭兵张弓挽箭,列阵准备迎击魔族的追击骑兵。

  敌人骑兵越来越接近了。

  朦胧的雨雪中,兵马成千成千地席卷而来,他们仿佛是从地狱中出现地面的魔灵,扑杀而来,毁灭一切。不知是否心理作用,众人仿佛已经可以看见魔族兵那狰狞的嘴脸、听到他们恐怖的呐喊了!

  这时候队长改变了主意:敌人太多了,不要让小伙子们无谓的牺牲!他发一声大喊:“撤!我们快撤!快,我们走!”

  队伍“哗”的一下散开了。

  恐惧控制了士兵们的心灵,众人迈开步子,向大路的前方狂奔,企图躲开背后那群可怕的死神。魔族骑兵的阵头爆发出一阵刺耳的狂笑,有人狂吼:“瓦格拉!”

  (杀!)

  “瓦格拉!”骑兵们的叫声惊天动地。他们毫不费力地追上了溃逃的半兽人队伍,狂笑着用马刀将逃跑的半兽人士兵一个个从背后砍倒,惨叫声接连不断,殷红的鲜血飞溅在皑皑的积雪上。

  队长眼看逃跑已经无望了,带着几个最忠心的士兵挡在大路中央,企图狙击魔族骑兵,掩护其他人的撤退。但只一个冲击,几个半兽人便被那黑色的狂潮所吞噬,铺天盖地的马蹄将他们践踏,他们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声,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几不可闻。骑兵继续追击,互相炫耀似的使出各种各样漂亮的刀式,将逃跑的半兽人溃兵们一个个砍得血流殷然。

  有时候他们故意压低马速,看着半兽人出于恐惧感的驱使,使尽全身最后一丝力气狂奔、在泥泞的大路上踉踉跄跄地跌倒、一身泥水狼狈不堪、回头张望时候那种由于恐惧而扭曲了的面部表情——这些都让嗜杀如命的魔骑兵们感到快活无比,一直到半兽人实在再也跑不动了,只能在趴在地上一点点地爬行,或者魔族兵对这个“玩具”感到了厌倦,他们就很乾脆地上去砍断了对方的四肢,然后纵马在上面反覆践踏,将他踩成一团肉泥。

  往大路两边的原野逃跑的半兽人也没能逃脱厄运。

  在草木凋零的初冬时节,原野中根本藏不住人。魔族的各路小分队追蹑而去,将他们一个个抓了回来,用绳子绑住,毫无怜悯地用马拖着他们在布满尖利石头和荆棘的道路上飞奔,经过了一座座城市和乡镇。

  魔族骑兵走村窜户地宣告:“这些叛徒辜负了神皇陛下的重恩,背叛了伟大的神族。

  这就是他们的下场!”他指点着马后面那一团团血肉模糊、已经看不出原样的起义军俘虏宣称。

  各族平民侧目观看,妇女们眼中含着泪水,却不敢流下来,男人们拳头捏得咯咯作响,眼中喷出了怒火。在七八O年的年未,热血志士的殷红热血,汨汨地流遍了整个远东。由圣庙发动的起义,在魔族的残酷镇压下,遭受了惨重的打击。

  早在七八0年的五、六月间,魔族在远东的统治已经出现了不稳的趋势。因为他们的横征暴敛,各族民众一片怨声载道。由于饥荒,各地相继爆发了规模不等的民变和骚动,但很快被强大的魔族军队迅速平定了,但魔族的刀剑却没能平定人们心中的愤怒,特别在十月的沙罗行省屠杀事件以后,各地民众放弃了对魔族统治者的最后一丝幻想。

  人们开始怀念当年紫川家的统治来,发现那时候的日子倒也没想像中那么坏。

  走村窜户的卖唱老人唱起了歌颂斯特林大将军的歌曲,歌颂他在帕伊与魔族大战的丰功伟绩。人们记起来,那位年轻的紫川名将,不但战绩如神,而且风纪严明,虽然当年就是他把各路远东军队打得嗷嗷直叫,但他统御下的军队,对各族平民却是秋毫无犯。

  一句神秘的预言在各地暗暗传诵:驱除黑暗的王者,普照天下的光明,我们的王即将降临大地……

  没有人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只知道这是来自云省的圣庙,但这就足够了,人们窃窃私语,一个传一个地把这句话传了下去,很快流传整个远东。茶馆里、饭馆中、道路的树阴下,互不认识的人们聚在一起畅谈,悲叹当前魔族残酷、时事艰难。

  当谈话即将告一段落时候,总会有人出来压低声量说出那句著名的预言:“驱除黑暗的王者,普照天下的光明……”这时候他的表情变得十分的耐人寻味。

  所有人都心领神会地点头:“当我们的王降临!”大家交换个眼神,纷纷散开。

  没有任何根据,但大家都确信,这样的日子绝对不会长久,很快会有一个变化来临。

  各个村庄、田舍、城镇出现了各种神秘的组织,乡乡镇镇刚解散的自卫队重新又自发地组织了起来,大家把埋藏好的武器又挖了出来磨光上油。

  城市、乡镇、村舍中充满了一种异乎寻常的气氛。在那些平常的清晨和黄昏,人们外表平静,就如往日一般外出工作,回家歇息,内心却是波涛汹涌,骚动不安。在那些平常的日日夜夜,人们焦急地等待着,却不知道自己期待的是什么——他们只是在等待着任何可以打破平常的事件。

  在等待中,紧张的乌云笼罩在整个远东的上空,越来越浓,越来越黑。从中部行省吹来的秋风中,已经带有了战争的味道。

  尽管人们一直专心的在等待,但是当他们的等待的事物真的来到了他们面前时,却往往被等待的人们所忽视:十一月,由圣庙发动并指挥的明斯克各省远东团队的兵变,起初并没有引起大家的注意,魔族还很强大,它拥有百万大军,谁也不敢奢望远东能从压迫的魔爪下那么快地解放出来。

  在民众的眼里,魔族是不可能以人力打败的,只有依靠超现实的神力或者身披金甲手持利剑的救世主从天而降,就如歌谣里传诵似的:“当我们的王降临……”

  七八O年十一月十七日,驻扎在明斯克行省重镇下罗的远东第一团和第三团,知道魔族对圣庙侵扰的消息后,愤怒的半兽人士兵当晚就发动了兵变,将魔族委派来的团队长和队伍里为数不多的魔族军官全部杀掉了,推举出了新的军官:远东第一团的新团队长维拉,他历来在士兵中享有一定的声望;第三团的团队长是贝特罗,他原来是云省一个大村的村长兼酒铺老板,他之所以被选举为团队长,是因为团队里百分之八十的士兵都是不可救药的酒鬼。

  起义的团队当晚就开拔,直奔云省的圣庙方面而去。

  第二天,驻扎在得亚行省巴格拉的加凌沙团队兵变。兵变队伍斩杀了守城的一个魔族步兵分队,冲出了巴格拉城,直接奔往云省方向去了。

  同日下午,在明斯克的瓦林城城郊,远东佐伊第七团发动兵变。在半兽人军官布兰的指挥下,兵变队伍在光天化日之下对守城的瓦林城魔族驻军发动进攻,将一个魔族步兵大队击溃,占领了瓦林城。在魔族的增援部队闻讯赶来之前,兵变部队已经秩序井然地撤出了城区,开始向云省转移。民间的情绪同样十分激昂,在每个城镇和乡村,墙壁上到处可见以粉笔书写的愤怒语句:“绿毛贼,滚出圣庙!”、“还我圣庙,还我远东!”、“打倒绿毛贼!”

  明斯克的首府明斯克安的城墙门口,在青色的城墙砖上,有人用白色石灰写了一行字:“绿毛贼,敲落你们门牙、砍断你们右手的时候到了!”每个字都有斗大,写得高高的,离地足有七、八米,正在城门口的正上方。白天里,就是瞎子也能看得清清楚楚。

  明斯克安的地方官员吓得连忙组织人手把标语洗刷掉,但这句话很快传遍了全城。

  十一月二十日,在明斯克行省的各个大城市,相继爆发了大规模的游行和示威活动。

  游行的半兽人当众焚烧了魔族王国的国旗:黄金狮子旗帜。这引发了魔族警察与示威群众的激烈冲突,双方发生斗殴,一千多名武装警察被四万多愤怒的游行群众打得落花流水,五十多人死亡。

  随后,示威群众冲破了由魔族警察组成的人墙,冲进了明斯克行省的魔族总督府,将官府里所有设备捣毁一空。魔族总督因为躲进了衣柜里才幸免一死。在持续五个小时的冲突中,距离城市不到三里的魔族驻军却没有出动。

  尽管求救的信使一批又一批地来回于军营与城市之间,军队却冷冷的、默默的在一边旁观了骚动的整个过程,始终按兵不动。比起民间的群情激涌,魔族驻军中的气氛表面显得平静,暗地里却更加的波涛汹涌,就像个装满了zha药的火yao桶似的,一触即发。

  在魔族正规军中,魔族兵对于半兽人士兵的态度历来是趾高气昂、不可一世的,而半兽人的士兵也只有默默忍受的份。自从圣庙事件爆发以来,忽然之间,一向驯服、坦诚的半兽人士兵开始变得难以琢磨,眼神闪烁。他们不再惟命是从,脾气变得很坏,为了鸡毛蒜皮大的事情,半兽人士兵敢于向魔族的军官很吓人地吹胡子瞪眼,甚至破口大骂,这令得魔族官兵大为震惊。

  双方不断发生摩擦、打架、斗殴。双方之间紧张的对立情绪不断地加温、升级,越演越烈。十一月的十五日,为了用餐排队先后顺序的争吵,几个魔族与半兽人士兵在食堂中大打出手,混乱中,一个半兽人兵被人用餐刀捅死了,剩余的半兽人士兵们大叫:“同伴们,过来啊!”午睡中的半兽人士兵们听到争吵,从四面八方赶来。

  他们大批大批默不作声地加入了战团。开始时不过三、五人的干架,最后竟然演变成几千上万人的规模,双方都动用了兵器。

  斗殴中,军用食堂被夷为一片碎砖烂瓦。就在这片废墟的上面,几千半兽人士兵和几乎同样数目的魔族士兵相隔着几米面对面地对峙,鼻孔里呼哧呼哧地冒着怒火,那副情形,像是如果一言不合,立即就要开始一场真正的兵变火拚似的。

  幸好魔族司令卡拉军团长还有几分理智,他赶到后,命令所有在场的魔族士兵立即退回兵营去。于是自尊心得到满足的半兽人士兵也答应了收队。尽管卡拉司令在最后关头阻止了一场迫在眉睫的兵变当场爆发,但是军中的形势却没有任何转圜的迹象。魔族跟半兽人之间,那是真正的视若寇*了。双方开始相互隔离,互相之间,不搭话,不理睬。

  吃饭的时候,他们也不在一个食堂进食;哪怕是在路上见到了,双方的唯一的反应就是那恶狠狠的目光,再加上挑衅的吹胡子瞪眼。除此以外,凡魔族士兵单独离开大营的,都会莫名其妙地失踪,尸体几天后漂浮在营地旁边的河流里,嫌疑只能落在各个半兽人团队上。

  现在,哪怕是胆子再大的魔族士兵都不敢在日落以后靠近半兽人的驻地。而魔族军也发出了禁令,严禁半兽人士兵进入魔族的军营。两军兵马靠边扎营,俨如不共戴天的仇敌,互相都在等待时机以放手一战。

  情况已经很明显了,各个半兽人团队虽然还停留在魔族军的军营里,但是他们已经不再受魔族的控制。对于他们,卡拉现在是小心翼翼地侍候着。他下令增加半兽人士兵和军官的军饷,下令改善他们的伙食,发给他们新的衣裳和装备…………他们说什么,卡拉就办什么。为了避免激怒他们,他甚至不敢下令魔族驻军出去镇压明斯克安城中的骚动——安抚他们还来不及,怎么敢下令他们出动去镇压他们的同族兄弟?那些本来就不稳的军队,要是受到示威群众的宣传蛊惑,说不定会当场倒戈相向。

  军区司令卡拉一边进行着安抚工作,一边紧急向设立在杜莎行省的远东大总督府报告了目前的紧张形势,希望能派来增援。他十分担心,他自己的队伍里,纯粹的魔族军队并不是很多,大部分的军队都是由远东当地的土著和投降魔族的人类组成的。在远东民族反抗情绪逐渐高涨的这个时候,连续不断地出现的兵变和叛乱证明,远东本土军队已经明显地不可信任了,而人类士兵所组成的军队——虽然他们一向是最被瞧不起的这时候倒显得比较可靠了。

  他们是不会因为“圣庙、佐伊族的伟大传统、自由”,或者别的什么莫名其妙的鬼东西而感动的,更不可能卷入那场远东本土化的暴动,因为那根本与他们无关。卡拉正在考虑,把那些靠不住的远东本土部队加以改编,或者用比较坚强的、可靠的部队加以包围,使他们与外界隔离。但是这个命令还没等执行下去就遭到了幕僚们的坚决反对。

  他们说:“在这个危急的时刻,一旦事发突然,我们手头需要有一支坚定的军队,应该把为数不多的魔族部队集结起来,紧紧地捏成一个拳头。将军大人您却把他们分散到那些不稳定的部队中去,这简直是自取灭亡。”面对着言之成理的反对意见,卡拉司令迟迟下不了决心。他在犹豫不决。但在另一方面,他却是相当坚决的:已经参与叛乱的各路兵变部队,必须立即消灭,恰好在这个时候,从沙罗行省执行完镇压任务,准备返回杜莎行省的十三个团队的正规魔族军正好途经明斯克行省,他们集结在明斯克行省的帕罗平原一带。

  远东大总督府明白告诉卡拉,新的增援是不会来的,因为远东总督府本身已经被杜莎行省境内皮索军团的叛乱闹得焦头烂额了,但卡拉可以动员这批过路的生力军队,用于“扑灭已经迫在眉睫的可耻叛乱”。

  得到授权后,卡拉迅速地行动了起来。在明斯克行省的蓝河河段岸边,魔族轻骑兵追上了叛乱的远东半兽人第三团,用马刀将叛乱的半兽人士兵砍得落花流水,尸体布满了整个沙滩,被潮水冲刷,一具具地漂浮在水面上。半兽人的队伍完全溃不成军,士兵们争先恐后地逃跑,但却跑不过四条腿的马匹,身后那片蓝色的马刀在日光下面闪闪发光。

  就在远东第三团即将面临全军覆没的危急关头,前面的半兽人第一团回头增援,他们以密集的队形对魔族的骑兵进行了有效的狙击,击退了魔族的第一轮攻势。魔族骑兵大吃一惊,为了追赶叛乱的半兽人团队,他们已经连续赶路一天一夜了,人马疲惫,而且主力尚未到来。眼看敌人摆出这么一副拚死作战的架势,他们也不敢恋战,骑兵们掉头收队,退后三里等待增援的到来。

  激烈的战斗中,双方都没有发现,在战场旁边的山坡上,几个不速之客已经悄然而至。

  “太可惜了。”紫川秀轻轻松开了手掌,掌心里全是汗。刚才他们远远地看了激战的整个过程,半兽人一方面错失了大好的机会。当魔族击溃第三团以后,他们自己的队列也已经分散混乱,骑兵战马的体力已经不能支撑了,追击的速度明显慢了下来,如果回来增援的第一团在正面狙击的同时,能分出部分兵力从河岸的右侧来个迂回包抄,那就能形成非常完美的伏击包围圈。因为另外一边就是蓝河,人马疲惫的魔族骑兵根本无处可逃。

  但是第一团并没有这样,他们摆开了一字阵势,以密集的坚强人墙阻挡魔族骑兵的前进,挽救了即将覆没的第一团。仿佛他们的指挥官仅仅满足于将魔族的骑兵驱赶走,这就足够了。

  紫川秀想起了离别时候圣庙布丹长老对第一团指挥官维拉的评价:“他是个优秀的下级军官,但却缺乏自己的脑子。”

  紫川秀想,他更缺乏的是一种主动进取的积极性。

  跟在紫川秀后面的半兽人布森轻轻咳嗽一声:“光明殿下,情况不妙,我们要抓紧时间。”

  紫川秀回答说:“好的。”

  他从行李囊中取出了一张青铜打造的鬼怪面具,戴在头上,青面撩牙的模样相当狰狞。这张面具是临行前布丹长老的赠礼,手工非常的精巧,戴上去感觉很舒服,呼吸和视野都不会受阻。

  据说这是出自历史上某个很有名的矮人族大师的手艺,只是紫川秀一直没能想明白,矮人族的大师要做这个面具干什么?莫非他也同样的仇家遍布天下,被魔族追杀、被紫川家通缉吗?

  戴上了面具,紫川秀再披上了一条很宽大的黑袍子,于是他整个人的感觉就变了,狰狞的面目,黑袍飘飘,诡异又狰狞,充满了神秘气息。白川和罗杰差点笑破了肚子。

  山脚下的战场上,双方的军队都已经退兵。收拾完战场后,半兽人开始继续向东——也就是云省方面——继续前进。追着他们队伍的方向,紫川秀一行人策马前进。入夜,他们追上了第一团的后卫部队。后卫部队的官兵被突然响起的蹄声弄得紧张兮兮的,他们以为是魔族的骑兵又回来了,一个个弓箭上弦刀剑出鞘,如临大敌地做好了战斗准备。

  半兽人布森向后卫的官兵出示了圣庙标记的权杖后,半兽人士兵们发出一片惊讶的欢呼:“圣庙来人啦!”

  士兵们从四面八方围拢上来,询问圣庙的安危,询问魔族是不是已经进入了圣庙。

  布森做了坚决的否定回答:“圣庙安然无恙,魔族已经被击退!”

  霎时间,响亮的欢呼声在夜晚里远远地传了出去。布森向后卫部队询问团队指挥部所在地,几个士兵抢着给他们带了路,顺着道路走了大概不到五百米,在稀疏的树林中出现了星罗棋布,用树枝盖成的窝棚和平地上张起的帆布帐篷。

  一个穿着军服,个子不高、光着脑袋的中年半兽人军官站在中间一个帐篷门口冲黑暗中迎面过来的来人喊:“是谁?”

  带路的士兵抢着回答:“圣庙的使者到了!”

  布森走前一步,把权杖往面前一亮:“我是布丹长老派来的,我叫布森。”

  军官的声音很疲惫,眼睛下面有深深的黑圈:“是的,我认识你,布森团队长。”

  “我想找你们的团队长维拉。”

  “我就是。”军官低沉地回答,掀起了帐篷的门帘,“请进来吧,各位。”

  就像所有的行军帐篷一样,空气中里面弥漫着一种难以形容的味道,那是种帆布、汗酸还有泥土混杂成的味道,让人很不舒服。大家围坐在昏黄的腊烛周围坐下。维拉团队长警惕地看了一下戴着面具穿着黑袍的紫川秀,目光中流露出惊讶,却没有出声问。

  他也是首先向布森询问了圣庙的情况:“圣庙是否安然无恙?”

  布森肯定地点点头:“依靠奥迪大神的庇护,我们将魔族给打退了。”

  维拉长舒一口气,低声说:“感谢奥迪大神,绝不能让魔族蹂躏我们的圣地!”他口中低声喃喃有词,像是在念叨什么祷告文。

  紫川秀看得很不舒服,心想你有空去感谢奥迪大神,不如来感谢老子我。毕竟打退魔族的是我和我的部下,而不是什么奥迪大神。拚杀的时候,我可没看到一个叫奥迪的家伙出来跟魔族拚马刀对砍的。

  仿佛猜到了他心里的想法,布森马上就向维拉介绍:“团队长,这就是我们的光明王殿下,他在捍卫圣庙的战斗中立下了最大的功劳!”

  维拉望望紫川秀,望着他那发光的青铜面具和诡秘的黑袍,迟疑地打了个招呼:“光明王殿下?”

  他平静地对紫川秀说:“愿奥迪大神的荣光庇佑着你,勇敢的人类战士。”

  紫川秀庄重地点头示意,却没有出声。看在罗杰和白川眼里,紫川秀这副故作神秘的样子实在很可笑,他像是恨不得在自己的胸口写上:“我是一个神秘的蒙面男人。”

  “部队目前的情况如何?”

  “不是很好。今天我们与魔族交战了一次——”

  罗杰插口说:“我们看到了。”

  维拉冷漠地瞟了罗杰一眼,自顾说下去:“第三团几乎被打垮了,他们的团队长贝特罗已经失踪,很可能——不是战死,就是被俘了。他们团剩下的已经加入我们团了,部队现在在清点人数。”

  布森严肃地点着头:“我们看到了交战的过程,贝特罗——和他的部队,真的很不走运,几乎给砍个精光。”

  维拉低着头,呆呆地重复着:“是的,他们真的不走运。但幸好,第一团的主力还保持着完好。”

  紫川秀观察着这个初识的团队长,他显得疲倦、悲观,整个人仿佛都蒙在一层蒙蒙的阴影里似的,心事重重。布森乾咳一声:“团队长,我带来了布丹长老的命令。圣庙方面已经确定了起义军司令的人选。”

  维拉眼中一亮,谦逊地低下头说:“我服从来自圣庙的命令。请问,新的司令长官是谁?”他的语调平淡,但脸上忽然出现的红晕暴露了他此时的心情并不像表面那么平静,眼睛里闪烁着希望的光芒。

  “长老已经指定了光明王殿下担任中部战区的军事统帅。今后,你和布兰、贝特罗——哦,不,他已经死了——今后,你和布兰的部队,以及明斯克地区的所有佐伊族军队,全部归光明王殿下统管。他是你们的新上司。”

  他慢慢地说:“布丹长老认定,他就是预言中驱除黑暗的王者,光明王。”

  紫川秀诧异地望着他:光明王的名字是布丹根据自己的外号“光明秀”改变而来的,跟什么“预言中的王者”有什么关系?他隐隐觉得,那个半兽人长老布丹好像有很多事情瞒着自己的,自己有种落入圈套一脚睬到了牛屎的感觉。

  维拉有黑眼圈的疲惫眼睛睁得大大的,望向紫川秀,又望向布森,嘴巴张合两下,却没能说出声来。帐篷中紧张的肃静好像是某种不详之兆,昏黄的灯光不安地跳跃了一下。维拉平静的声音打破了寂静:“布森团队长,我有话想跟你说。”希望的火焰早已经消失了,现在他的脸色一片死灰,布森明白他的意思:“请说吧,维拉团队长。”

  维拉看了看面无表情的紫川秀和神情冷漠的两个人类,犹豫了一下:“我想单独跟你说,团队长。”

  布森立即拒绝了:“不行。”

  维拉深呼吸一口气,转向紫川秀:“请问光明殿下,您的真实身份是?”

  紫川秀还没出声,布森已经抢着回答了:“殿下的身份是机密,你不能知道。”

  维拉涨红了脸:“可是我怎么能让一个身份不明的人类来担任军队的统帅?就算我答应了,我们佐伊族的勇敢战士们能答应吗?布森,你忘了吗?长老说过的,所有的人类都是骗子和叛徒!他们会再次出卖我们的!”

  布森皱着眉:“维拉,你太无礼了!当初也是你们说需要一个长官来统帅全局的,现在长老给你们指定了一个,你却——你打算违背长老的命令吗?”

  “可是布森团队长,他,明明是人类啊!人类怎么能当我们佐伊族军队的首领呢?

  而且他还这么鬼鬼祟祟——”

  “放肆!”布森低沉地咆哮道。

  “——鬼鬼祟祟,不敢公布身份,甚至不敢以真面目见人!谁知道他是从哪个老鼠洞里钻出来的?布森,你让我怎么放心把军队交给他?”

  “维拉,你要明白,光明殿下是长老任命的军事统帅,而长老的命令是代表着十三部族的首领联合会的……”

  “……我并没有恶意,我也不是想违抗长老,只是……”

  “……以下犯上,那是叛逆行径!”

  “……我的一切想法都是为了佐伊族的大局着想……”

  “两位,安静一下好吗?”紫川秀磁性的安详声音在两条越嚷越高的激动嗓门中间显得特别的突兀。两人一下子住了嘴,惊讶地看着那个一直没有开过口的铜面人。

  “罗杰,从包裹里拿出行军地图来。”在所有人的注视下,紫川秀在桌子上缓缓摊开了行军地图,抬起头来,面具里露出的两只眼睛,如同鬼火一样发着光,他缓缓的说道:“今晚魔族会对我们发动突然袭击。”

  他的声量并不高,但所有人都给震撼得说不出话来。维拉脱口而出:“你……你怎么知道的?”

  没有回答,冷漠的青铜面具全无表情,有一半处于烛光下,另一半则处于阴影中,那种半明半暗的狰狞面孔透出了一种奇异的诡异气氛。于是大家都明白了,这位“神秘的黑衣蒙面人”不屑于回答这么浅显的问题,那种了不起的成竹在胸,从气势上就压倒了维拉。维拉立即自觉惭愧,仿佛他刚才问了个很幼稚的问题。他不敢再问了,自顾喃喃地说:“夜间偷袭,那正是魔族军爱用的一贯伎俩。今天白天他们没能打垮我们,晚上他们确实很有可能过来。”

  “我们必须马上做好准备,阻止魔族的阴谋得逞!”布森坚决地对维拉说。(三个人类在肚子里面齐声嘀咕:“废话。”)他仿佛已经忘记了刚刚的争吵了。这么多人当中,他是对紫川秀最有信心的人了,在圣庙保卫战期间,他已经领教了紫川秀这个人类的厉害了。他带领二百多民众击败了一千魔族正规军,正如布丹长老对他的赞许那样:“这是一个能够创造奇迹的男人。”因此,无论紫川秀做出任何事情他都不会感到惊奇的。

  “我出去准备。”维拉起身正要出去,身后又响起紫川秀平板的声音:“第一攻击点是在营地的西侧。”

  维拉猛地转身,眼睛瞪得圆滚滚的:“你……”

  紫川秀沉默。

  维拉吞了口口水,喉结上下蠕动,却没有发出声音。

  他深深望了紫川秀一眼,掀开门帘出去了。

  外面响起了维拉沙哑的喊话:“传令兵,通知各部队立即集合,警戒!”接着是一阵可以刺破耳膜的尖锐哨声,远处有人大叫:“传令兵!传令兵!快过来!”

  一阵忙乱的脚步声,被吵醒的半兽人士兵的小声抱怨,就像蚊子在鸣叫似的,逐渐汇成嗡嗡一片、不知哪里传来的铁桶碰撞的“哐啷哐啷”响声、有人在“哎哟哎哟”地大声呻吟着……帐篷中一片寂静。摇晃的烛光将紫川秀脸上的青铜面具映得半明半暗,高深莫测。夜风吹动门帘“哗哗”作响。

  忍受不住这种沉默的压力,布森也站了起来:“光明殿下,我出去看看有没有可以帮忙的。”紫川秀点头,他也出去了。罗杰和白川两人对视一眼,罗杰急切地问:“大人,您怎么这么肯定魔族今晚会来偷袭?怎么连他们兵力和进攻的方向都知道了?”

  面具下面传来紫川秀懒洋洋的声音:“我猜的。”

  两人差点从椅子上跌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