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紫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节 战争与爱情

紫川 老猪 4216 2003.04.02 14:35

    “啊,这才是我希望中的副统领生活!”紫川秀满意的看着装修的豪华一新的宽敞的办公室,威严的大办公桌(暗柜里面藏有美酒和色情书籍),舒适地坐在真皮椅子上,甚至可以大声地给穿着超短裙的漂亮女秘书下命令:“把柜子顶上那本10年前的日志给我拿下来!”等她爬上凳子了,紫川秀就托起下巴昂起头专心致志的欣赏…大家都是男人,没必要说的那么明白啦!

  而且工作又不辛苦——紫川秀这个副统领显然并不受重视,每天的主要工作就是清点各军团还有多少把椅子、茶杯啊、哪里的玻璃窗坏了要派人去修啊之类——哥珊处长虽然没有给紫川秀委与重任,但至少也没有给他不公平的歧视待遇。

  紫川秀发出感慨:“天堂啊!”

  忽然他的视线发现了一些天堂不该有的“东西”。

  “罗杰、白川、长川,你们怎么会在我办公室里面的?”

  “哎呀大人,您忘了,我们是您的“副处长助理”啊!”

  “我不是说这个——你们不有你们自己的办公室吗,怎么都…”

  “别提了,我们的办公室又窄又破,光线也不好!”

  “就是,连空调都没有!”

  “女秘书丑得跟魔族他妈似的——大人,您看过《午夜惊魂》吗?不用去电影院买票,到我们办公室看看我们秘书就可以了。”

  “还有那,他们居然不供应可口可乐!”

  “大人,您知道,我们可是旗本那——在远东,一个旗本可是管着百把万人的大官啊!”

  “可是在这里,我们连上访的难民都不如了!”

  ……

  紫川秀听得一阵发昏:“别吵别吵——那紫川宁怎么也在这里了?”

  紫川宁很镇定的回答:“哦,我是以家族继承人的身份来视察行政处工作的——秀川副处长有什么问题吗?”

  “那卡丹公主怎么也来了?”

  “哥!你们太自私了,都跑出来玩,就把人家一个女孩子孤零零丢家里,多寂寞啊——你难道就不内疚吗?你的良心难道就不谴责你吗?”

  “人家看到这么多人聚在我这里,会有看法的…”

  “哦,秀川大人,那您就不必担心了!”卡丹随手把一个“会议进行中,请勿打扰。”的告示牌挂门口:“大不了让他们说:“秀川副处长一个星期开七天会。”,还会夸你热心本职工作呢!”

  “地狱啊!”紫川秀绝望的喊。

  “阿秀你在喊什么地狱呢?”斯特林出现在门口,他含笑着说:“打扰各位开会了!”

  “哪里呢!”大家纷纷起立欢迎他,只有卡丹端坐不动。

  ※※※

  自从那天告别后,斯特林几乎是每天造访紫川宁家一次。大家也不是蠢人,自然很快就明白了斯特林大人之所以频繁来访,并不仅是因为跟秀川大人交情非浅——何况当事人斯特林对此也没有多加隐瞒:一到紫川宁家里他就睁大了眼睛四处张望,直到找到了卡丹的倩影才肯如释重负,长吁松一口气。

  罗杰曾经感叹的对白川说:“瞧斯特林大人那样子,简直象个落入情网的中学生——他昏了头了。”

  白川则回答:“主意在上,谁都是感情的俘虏,无人能免。”然后陷入若有所思的沉思中…

  只是当事人之二的卡丹对斯特林的痴情恍如不知,他来就见,他走不留——待他与其他人没什么区别。不至于拒人千里外,但也没有半分热情回应。

  斯特林是帝都的名人,此事本应该坡为轰动,但在紫川秀的高压之下:他召集家中的用人和部下,恶狠狠的威胁:“谁不想活了就只管往外说!”就连对紫川宁,他也少有的拿起兄长的架子,严禁她有只言片语向她的手帕交李清透露。——因此这件事情才幸好没有泄露出紫川宁的府邸。

  ※※※

  众人含笑的看着斯特林晃如不觉地走进,坐在卡丹边上的长川赶紧让开位置:“您坐,大人!”斯特林也老实不客气地坐下了,仿佛这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连一向厚颜无耻的紫川秀也不得不佩服此人脸皮之厚。

  “大家在聊些什么呢?”斯特林说的是大家,眼睛看的只有卡丹。

  卡丹没有回答,紫川秀代答:“谈远东帝林的战局呢!”递过去一张报纸。

  斯特林其实早看过了,他却装着第一次看似的展开阅读,口中“恩恩”有声,仿佛这则新闻十分有趣,过了几分钟,开口问:“你们大家的怎么看的呢?”

  “我们都认为,帝林处境不妙。”罗杰抢先回答,期望给这位心目中的偶像一个精明的形象:“孤军深入,后援无人;强敌阻道,欲前不能。”

  “恩,阿秀你也是这么看的了?”斯特林望向紫川秀,两人目光交接,马上明白了对方意思。

  紫川秀轻轻说:“不,我认为这时候,帝林zhan有主动战略优势。”

  斯特林简短的说:“同感!”

  “为什么?”几条嗓子同时发问。

  紫川秀笑笑:“你们只看到,斯特林正面向东是格马拉城市,驻扎二十万魔族军队,由名将云浅雪带领把守,可是说是守得固若天汤,因此帝林必然得攻打格马拉,也必然攻不下——是吧?”

  斯特林接口说:“但如果说,帝林不攻打格马拉,那又如何呢?比如,他可以掉头向东南的防守较弱的伊卡市发动进攻——打下伊卡市,帝林就能与东南的雷邦副统领的守备队联系上,不用担心后路和增援问题。同时还可以把近五千平方公里的魔族领土完全孤立起来,大可以慢慢逐步逐步啃掉…”

  紫川秀说:“假如帝林也不打伊卡市,他可以向东北方的果森草原进军,占领果森草原——就等于端掉了魔族的魔法晶体石和步行龙的产地了。帝林大可以用缴获的步行龙和魔法石建立一只十万人的魔法龙骑兵部队——那时侯,魔族就更要叫苦不迭了。”

  斯特林:“就算帝林也不打果森,他还大可以直接以优势的兵力将卡马拉团团围困,等待云浅雪的二十万人饿得受不了,乖乖投降。”

  一片沉默。白川迟疑的说:“但这得有个条件,就是帝林的军团后援物资得源源不断的运来,不怕被切断粮草才行啊,不然他没办法长期作战的。但是现在上千公里长的运输线,又是在魔族的领地内,如何能保障?”

  紫川秀与斯特林对视一眼,一起苦笑。

  斯特林仿佛甑字酌句的开口说:“这个问题对你我而言,确实是个难题——但对帝林,那是完全不成问题的。这也许就是名将与庸将的区别吧。”口气中有难言的枯涩。

  紫川秀也苦笑:“这与能力无关,纯粹是观念上的问题而已——你也不必太菲薄自己了。”

  大家都不懂,望向紫川秀,希望他解释。

  紫川秀叹了口气,只说了一句话:“就地掠夺,解决粮草问题。”

  众人明白过来:帝林为了能长期作战,势必派出各路分遣队,把田间、乡村、城镇、都市所有能充腹的食物一掠而尽,他是决不肯让自己的士兵挨饿的。这样,如果说帝林能支持两个月,那被困在城市里面的云浅雪绝对连三个星期也撑不到。

  卡丹尖声叫道:“那我们的平民怎么办?就这样让他们饿死吗?”

  屋子里所有的紫川家族的军官都掉转过头来,不敢与少女明亮的双眸对视。只有罗杰小声嘀咕了两声:“战争是残酷的…”但没有人理他。

  ※※※

  “刚才的感觉真是罪恶。”当屋子里面只剩紫川秀和斯特林时候,紫川秀小声说:“只顾说得高兴,差点忘了卡丹是那边的人。”

  斯特林只是叹了口气。

  紫川秀:“如果是别人,我还有大条道理还击他:“你就不看看几百年来都是魔族欺负我们吗?这么点小小回报,连利息都算不上呢!”但看到卡丹那双眼睛,我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斯特林还是叹气。

  “说真的,帝林在远东这么搞法,将来这个烂摊子难收拾的。”紫川秀说:“他只顾一时的方便,把俘虏都杀光了,将来谁还敢投降我们?只有死战到底了。还有啊,屠杀平民,掠夺民粮,这些做法我也实在难以赞成——失掉了民心,我们家族如何在远东立足啊?”

  斯特林无言,想起帝林充满霸气和魄力的声音:“我不需要那些贱民拥护,我只需要他们畏惧和服从!归根到底,我们之所以能统制远东,并非靠民意投票和选举,靠的是我们手上的剑!”

  斯特林内心其实也不赞成帝林的狂暴做法,但帝林毕竟是他们的兄长,紫川秀这个小弟可以埋怨两句,站在他这个二哥的立场却不便谴责。

  他再叹了口气。

  “我说斯特林,你别老象个深闺怨妇似的一个劲的叹气啊,说点什么啦。”

  “最近有什么消息呢,我是说帝都你的这里。”

  “没什么新鲜事情。一是杨明华不答应给明辉的边防军换新装备,结果那批装备落到了雷迅的中央军手里了;二就是我们处长哥珊为这件事情跟罗明海吵了一通,说杨明华不应该破坏惯例,历来新装备都是给边防军先配备的——我有点搞不清楚这个老处女的立场了。”

  “哦,有这种事情?看来我可以在她身上做点工夫了,说不定能把她争取过来。”

  紫川秀斜着眼睛督斯特林一眼,样子很古怪。

  “干吗这样看我啊?”

  “色狼,拜托你追女孩子收敛一点好吧?你喜欢卡丹,也不要搞得这么明目张胆的,我怕传出去…我快镇压不住了!”

  斯特林无言以对。

  “李清知道了吗?”

  “她只是怀疑,怀疑我在外面有了第二个女人了,但还不知道是谁。”

  “啧啧,女人的直觉真是可怕!她通过紫川宁来求我帮她侦察你的行踪,我好说歹说才把她暂时哄过去了,下次可不能这样轻松过关了。卡丹那边什么反应?”

  “你都看到了:没反应!她从不给机会我单独相处……”

  紫川秀骂道:“这个小妖精!这么狡猾!我说,你干脆跟总长直说了,只要他支持你,别人也难以干预。你也就不必偷偷摸摸的了!”

  “我会说,但不是现在说——杨明华他们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来打击我们的,搞不好,他会逼我因此引咎辞职的。再说,我也不想总长大人为我的事情在这个时候分心。”

  “那也是。”

  ※※※

  紫川秀望着斯特林的脸庞,已经消瘦下去了一圈,颧骨突出,两只眼睛深深的窝了下去。他不明白自己的这位挚友为情而苦竟至于此,外表上还得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每天处理繁重的军务,与杨明华一伙勾心斗角,劳心废力…

  他同情斯特林,更深深佩服他的坚毅,甚至想:“要是我,我做不到。——幸好我也不会发这种傻,什么爱情,我呸!帝都大宾馆下面游荡的那些年轻女的,哪个不是美若天仙,三百元一晚,何必爱情那么麻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