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紫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节 天崩

紫川 老猪 3863 2003.04.02 14:59

    灰蒙蒙的天空,雨雪不断。

  远东叛军破坏了停战协议重新挑起了战火,他们突然袭击了家族王军的巡逻队,然后逃窜。急于立功的方劲统领率领十多万大军前去追击,大军行进到了月亮湾平原,漫天飞舞的雪花中,前方的地平线上出现了一大片阴影。

  气喘吁吁的士兵们犹豫地停下了脚步,张望着:“那是什么?枝枝桠桠的一大片,是树丛吧?”

  “看起来很象,只是怎么越来越大了似的?”

  老兵张起眼帘来张望,忽然高声嚷道:“都还在在动着哪!这那里是树啊!那是一路大军朝我们过来了!”

  队伍起了骚动,民军士兵们纷纷嚷嚷:“好大一路兵马啊!是叛军吧!”“怎么办啊!”指挥官方劲骑在马上巡视着吆喝:“怕什么!叛军不过乌合之众,人数再多也不是我们对手!摆好阵势等着他们过来!”他的镇定和威严压制了全场的骚动,军官们劈头给了慌张的士兵一个耳光,打得他眼冒金星:“你!慌什么?站回队列里面去!”拳打脚踢的把他们赶回了原地。队伍安静了下来。

  一路路师团开出来,在平原上展开阵型。一个个巨大整齐的钢铁方阵顷刻间形成,布满了整个月亮湾平原。传令兵骑着马奔驰在于各个方阵之间,高呼:“准备!”步兵们整齐划一的竖起长矛,方阵的上方一片钢铁冰冷的闪光。骑兵纷纷上马,在两翼作为反冲击的预备队,一排排高举的马刀明亮如雪,仿佛一条耀眼的光带,雪花安静的落在战士的头盔上,肩膀上,积了浅浅的的一片。

  闷雷般的蹄声传来,大地在轻微的震动。黑压压的敌群在迅速的切近着,犹如浪涛,犹如海啸,那如云头样的轮廓,也越来越清晰,那黑压压的阵头,拥着长长的刀枪,还有那成千上万的马蹄溅起的雪粉,漫天飞舞,那威势,仿佛整路大军是踏着一朵云,在地上飞!就如同传说的黑暗深渊中出现的恶魔,驾起云朵,要把所有敢于阻拦它去路的人和物一口吞下!“扎稳阵脚!”传令兵奔来喝嚷:“第一排,蹲下!”士兵们把长矛的杆托搁在地上,矛尖前指,弯腰迎敌。军官们在他们的耳朵边上大叫大吼:“为了保卫紫川家族,为了你们的荣誉,勇敢的去战斗吧!”

  “扎稳阵脚!”传令兵再次号令。听命的士卒们,更加把脚牢牢的钉在地面上,紧握着长矛,所有人的心都在砰砰狂跳。前排士兵的牙齿不由自主的发出“咯咯”的碰击声,脸色发白。在方阵的后面,督战的军法官指挥宪兵们排成了散兵线,亮晃晃的箭头对准了前面的士兵的背后。

  敌军在以难以置信的高速度压近!每一眨眼,就贴近一点!可以看见了,那如云的旌旗,那密密麻麻的刀枪,骑兵那狰狞的面孔,马鼻孔喷出的的白气,兵马奔腾向前,势如风暴,厉若狂飙,以密集的阵型卷杀而来,成千上万的汹涌而致!

  风吹开一片雪幕,人们的眼界清楚了些。突然,一个恐怖的嗓音在方阵中嚷起:“天哪!那不是叛军!那是魔族!”所有的方阵一下出现了混乱,士兵们不顾军纪的叫唤着:“是魔族!魔族杀来了!”“天啊,快跑吧,我们会没命的!”一个接一个的士兵丢下武器,从队列中跑了出来,军官们大喊大喝的拦住他们:“不许跑!谁跑就杀了谁!”“站住!我命令你站住!”

  “放!”面无表情的军法官一挥手,宪兵们开始射箭,逃跑的士兵一个个中箭惨叫着倒下,但是逃跑的士兵却越来越多!

  方劲骑在马上大声呼唤:“不要怕!这是叛军伪装的!不要怕,回到队列中去!为了保卫我们的……”

  一声巨大的呼喝,忽然裂天而起,将他的话淹没:“塞姆嘿林!”(吾皇万岁!)魔族兵狂啸着:“呜拉格!”(杀!)再无疑问了,这正是魔族王国军队冲锋的战号!

  大地在崩裂,天在塌!对于魔族那些绿色皮肤长着狰狞面孔的怪物,人类有一种来自内心最深处的恐惧!人类不会忘记,两百年前,就是它们的先辈毁灭了强大一时的光明帝国文明。不到二十万的魔族军团横扫整个西川大陆,让光明帝国最后的皇帝战死,皇家军团陈尸五十万于蓝河战场。魔族,传说中会吃人会喷火的怪物,代表了人世间最凶残、最强大的邪恶!

  ※※※

  所有的方阵立即土崩瓦解了,士兵们不再理会命令,争先恐后的丢下了武器,转身逃跑。那溃散的兵勇象开了闸的水,象江河浪头,人潮汹涌,一下子把后面的督战队伍冲垮。到处是一片喧嚣声:“逃啊!逃啊!”“没命了!”人们四散逃走,互相踩啊、挤啊,轧啊,冲撞着,白花花的武器丢了一地,到处是丢弃的旗帜。顷刻间,整路大军烟消云散,不复存在。魔族骑兵冲进了溃逃的人群中,欢呼着开始了一场大屠杀。成千上万魔族的欢呼声与成千上万人类临死的惨叫同样高入云霄。

  方劲停止了无用的呼喊,这时候也再无任何力量可以挽救大军的溃败了。他静静的看着面前自己的十几万大军在整个平原上狼奔兔突,看着一群又一群的溃兵从自己面前跑过,看着魔族在他们后面放声的狂笑,开始屠杀,看到满地的旗帜被践踏。

  耻辱啊,尚未交锋,十几万大军就不战自溃!相比之下,赤水滩算得了什么?

  他的亲卫队长明柯气喘吁吁的跑过来:“大人,魔族已经杀过来了,我们也赶紧撤吧!”方劲扭头看了他一眼,沉默,目光脱离杀戮的战场,投向茫茫的天际。

  明柯以为他没听见,重复:“大人,我们撤吧!留得青山在……”

  “你走吧!明柯。”方劲翻身上了自己的战马,望向明柯:“回去以后,告诉我那两个女儿,她们的爸爸是个胆小鬼,但是,幸好他还没有做出玷污自己名字的事情。”长叹一声,轻轻说:“生死,不过就这么回事了!我以前真是太傻了!”

  明柯扑上去拉住缰绳:“大人,您要去哪里?”

  方劲笑而不答,拔剑噌的割断了缰绳,掣马奔驰。方向与所有人相反,他直直对着魔族军队的阵头冲了过去。明柯呆呆的立在原地,目送着一个伟岸的背影慢慢消失在逆向的人流中,方劲最后的那个笑容已经深深的刻在了他的脑海中。这就是后世人称“忠烈”统领的方劲留在人世的最后一面。没有人明白他那句遗言的意思——除了帝林以外,后者明白,方劲正是以这种方式,避免了受自己要挟而身败名裂的结局。

  帝林小声骂句“笨蛋”,然后脱下帽子,面对远东方向久久伫立。

  方劲是在卫圣战争中阵亡的第一个统领级的军官。他死得完全象个英雄。在五十米外连人带马就给魔族射成了一个刺猬,他却依然活着,挂着满身的箭依靠着一棵大树只身抗击许多塞内亚骑兵。魔族兵看出他是一个高级军官,原来想把他活抓的,但是每个靠近他五步以内的魔族兵都被他一剑砍倒,尸体围着他环成了一个圈。最后看实在没办法近身,指挥官一声令下,十几把长矛同时刺入他的身体,鲜血喷涌溅出。方劲倒下了。一个浑身上下长着绿毛的步兵和一个皮肤漆黑、满口烂牙的骑兵抢着要割方劲的人头,方劲忽然站了起来一剑把那个绿毛步兵砍成了两截,然后再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倒下。于是那个失去了竞争对手的骑兵非常高兴。他小心翼翼的把方劲的脑袋割下,和自己的马鞍下的那串人头挂在了一起。

  当天的月亮湾平原上空,阴沉沉的,雨雪不断,仿佛是上苍也不忍心眼着这一场大屠戮展开,用彤云遮住了自己的眼睛。十几万人类逃,二十几万魔族追。空中回荡着魔族的兴奋的欢呼和人类士兵的哀求、惨叫。尽管人类士兵已经举手跪下了,哀求着企求活命,魔族骑兵仍然毫不留情的把他们从头到肩膀猛劈下去。它们心里有数,只有很少一部分人付得起高昂的赎金,带着俘虏只会妨碍自己杀敌的利索,不如直接割脑袋去领功的好。为了逃魔族鲁帝军团的追杀,大群大群的士兵争先恐后的跳进了结着薄冰的河流,拼命的向对岸游过去。但是远东叛军早已经在对岸严阵以待了,箭如雨下,人们在水中挣扎着发出阵阵惨叫和哭号,河水马上被染成了浅红,湍急的河流把上下浮沉的人体不断的冲走……

  参加月亮湾会战的十一万五千名紫川军,能逃过当天屠杀不到五千余人,由于遭受魔族和叛军的一路追击,最后能活着回到瓦伦要塞的只有八十七人。雪仍旧下个不停,掩盖了十几万具无头的尸体。月亮湾平原依旧那么宁静,那么洁白无暇。

  在接下来的三天里,紫川家族受到了血淋淋的重创。各路紫川军由于处在和谈时期,松于戒备,接连不断的遭受了毁灭性的打击。

  二更时分,几乎在哨兵警报的同时,魔族龙骑兵迅雷不及掩耳的揣进了黑旗军的西部大营,对睡梦中惊醒的紫川军展开屠杀。赤手空拳、惊惶失措的士兵们被马刀砍死、被长矛戳死、被箭射死、被自己人踩死、被大火烧死、被水淹死……第一缕阳光照过来时候,西部大营已经遍地尸骸,两万多人连一个活口都没留下。

  一路民军被魔族给包围了。他们毫无战意,发现突围无望后便马上举手投降了。缴械后,卡顿亲王一声令下,魔族立即把他们全部砍了脑袋。在堆积如山的尸骸边上,魔族塞内亚士兵在兴高采烈的欢呼嬉戏,饮酒作乐,把死人脑袋当球似的抛来接去玩乐,把血淋淋的肠子扒出来套在同伴的脖子上取笑……

  在开战的三天内,紫川就被杀了二十四万士兵,另外有十一万投降(其中的大部分也是被屠杀了,只有很幸运的向云浅雪将军投降的士兵才能取得活命。等待他们的是作为奴隶被贩卖的命运……)紫川家族费尽心机才集合起来的这六十万大军,统领处日日夜夜不眠不休工作的成果,转眼间,灰飞湮灭。

  ※※※

  此时,在家族主力军中唯一没有遭到毁灭性打击的惟有斯特林的中央军。因为中央军所处位置比较纵深,很幸运的逃过了魔族第一轮的打击波。虽然不断遭到魔族先遣队的骚扰偷袭,但是由于斯特林早已经把部队集中警戒防卫了,并没有造成很大的损失,只是损折了几路斥候兵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