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紫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统领交接

紫川 老猪 11153 2005.10.13 09:13

    七八四年四月五日,历经重重危险,紫川秀一行人终于来到了临时的远东首府明斯克行省的科尔尼城。沿途的军民早已向首府的远东统帅部报告了紫川秀一行的到来,主持远东统帅部的明羽亲自率军出城十里迎接光明王。

  五万强悍的半兽人、蛇人、矮人兵夹道欢迎紫川秀,大刀、长矛、斧头、弓箭等武器举得遮天蔽日。大白天里,烟火满天飞舞,科尔尼的城墙上黑压压地站满了人,都是自发出来欢迎紫川秀的军民。

  漫山遍野的远东军队兵马雄壮,盔甲鲜明,那些半兽人士兵身材魁梧,健壮有力,尤其是他们全部配备上了从人类那里得来的锋利兵器,更是如虎添翼。

  看到这些,紫川秀心情激动。那些武器,全都是自己在西南刮地皮节衣缩食换来的啊!自己在西南半年,虽然从民间和林家、马家那里搜刮的银两数以亿计,但自己舍不得买一件新衣服,舍不得吃超过五十个铜钱的饭。

  以堂堂统领之尊,自己却像个征税官一般整天拎着算盘考虑着如何给过路行商和富豪剥皮,挖空心思琢磨着怎么才能不逼得他们造反又能尽量刮钱,惹来万人痛骂。上任之初,“吸血鬼统领”的绰号传遍整个西南。

  现在,亲眼看到自己的心血并没有白费,自己节省下的每一个铜板如今变成了远东将士手中的钢枪和长刀,变成了盔甲和战马,紫川秀激动得实在无法形容,嘴巴咧得大开。

  在迎接点,以明羽为首的科尔尼军政代表迎接紫川秀。

  紫川秀刚下车,一个巨大的身影扑了过来,他还没来得及叫“刺客,救命!”就已经被人抱了个结结实实,一个壮实的老半兽人乐呵呵地抱住他:“光明秀!你总算回来了,呵呵,俺们佐伊族把你盼得好苦啊!上次那个索斯在那叽叽歪歪地说你去紫川家那边当了大官,不会回来俺们远东了,呸!俺老德伦一拳打掉了他三颗牙齿!胡说八道!俺们的光明秀不是那种人!哪怕走到天涯海角,光明秀你也是俺们远东的王!王怎么可能不回自己的土地呢!俺当时就断言了:光明秀他不是那号人!这不,你不就回来了!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人类那边没几个好东西,俺准备了几个最漂亮的佐伊族妹子给你,就等你回来操办婚事了……”

  老德伦说得兴高采烈,口沫飞溅,简直像喷泉一般溅了紫川秀满面,紫川秀被他死死抱住,连躲都没地方躲。

  好不容易等他说话喘息停了下,紫川秀捏住鼻子屏住呼吸大叫:“老德伦!你上次洗澡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说什么呢!”老半兽人像是受了很大的侮辱,脸胀得通红:“俺们布卢村佐伊族人是很爱清洁的!俺们有定期清洁的卫生习惯,谁说俺没有洗澡?上次远东战争爆发前俺就洗过了!光明秀?光明秀?你怎么晕了?要不,俺给你做人工呼吸吧……光明秀?”

  紫川秀:“呃……谁把我救出来,我封他做大将军!”

  随后,以明羽为首的远东将领们上前参见紫川秀。

  白川、罗杰、布兰等大将都在前线,停留在科尔尼本地的将领只有明羽、德伦、索斯、鲁佐等人。

  有些人真是天生喜欢招人讨厌的,一天不惹人烦他就寝食难安。

  比如蛇族的索斯,见到紫川秀,他吐着通红的尖细舌头,第一句话竟然是:“回来了吗?其实光明王你不在,我们也干得蛮好的嘛!”

  紫川秀气结,索斯才慢吞吞、仿佛很不情愿地加了一句:“但既然回来了,那就不要走了吧!光明王你在这里还是有一点点用处的……”

  仿佛生怕紫川秀就此误会狂妄自大起来,矮人族的鲁佐连忙补充道:“虽然作用不是很大,比起俺还是有点距离的,但总比没有的好吧。就当是花花草草什么的,呆在那什么不干也无所谓的……我们远东地大物博,养一个光明王还是养得起的!”

  德伦声音洪亮、直捷了当地问:“光明秀,这次回来,你不走了吧?”

  紫川秀纳闷,他环视左右,看到左右的将领们都露出了紧张的神色,索斯和鲁佐两个表面不在乎,但那骨碌骨碌乱转的眼睛却暴露了他们的关注,人人侧耳倾听,气氛一时有点紧张。

  他不明所以:“怎么回事了?”

  明羽笑着解释说:“大人,大家都很担心,不知道您是暂时回来的,还是要长久停留呢?”

  

  紫川秀明白过来,笑着说:“诸位,家族已委任我接替林冰大人的职务担任远东统领,我将留在远东指挥抵抗。”

  “那些唧唧咕噜的东西,俺们不懂。”德伦大着嗓门嚷嚷道:“俺们就想知道一句话,光明秀,你留不留在远东帮俺们啊?”

  “留!”紫川秀毫不犹豫地做了回答:“在打退魔族为远东争得自由之前,我不会离开。”

  立即的,笑容从将领们面上绽放出来,人人喜笑颜开。

  德伦站到高处冲着军队大吼了一声:“兔崽子们听着了,我们的王回来了!他不走了!”

  

  “呼卓拉!”半兽人兵们雷鸣般吼了一声,军队上空响起了云朵般密集的呼声:“万岁万岁!光明王万岁!”

  一员半兽人将领从队列中站前一步,紫川秀认得他正是半兽人青年团队长德昆,他声音嘹亮地喊道:“殿下,远东军队永远跟随您!我们同生共死!”

  “同生共死!同生共死!”五万士兵一条声地喊道,挥舞着手上的兵器,简直是一片金属的海洋。

  欢呼声联成了一片,震得紫川秀耳膜嗡嗡发响,根本听不清在喊些什么。

  站在所有人都望得见的高台上,紫川秀向四方行了一个鞠躬礼,于是欢呼声更是声霄直上:“万岁!万岁!光明王万岁!万岁万岁!”

  看着那欢腾的军队,紫川秀心情激荡。这才是自己的天下,自己一手打造的力量!无论帝都耍弄什么样的花招和阴谋诡计,但他们始终无法改变远东军民对自己的热爱,无法剥夺自己对远东的控制。真正的权力不是由任命书任命的,真正的任命书是写在千百万民众心中的忠诚。

  听到紫川秀明确表示留下,索斯和鲁佐如释重负,偏偏还装作不打紧的样子:“其实他留不留都无所谓的,远东有我索斯大爷就够了。魔族算什么,俺们哈特族根本不怕它们……”

  

  “还有俺鲁佐大爷,俺也是一点都不怕魔族,不过看他无家可归的可怜样子,俺们远东人心胸宽广,还是收留他吧!”

  紫川秀偷偷一笑,他把目光投向明羽。

  半年多没见,明羽成熟稳重了很多,见到紫川秀,他兴奋地说:“大人,您回来真是太好了,我就放心了。”

  紫川秀微笑道:“还没到可以休息的时候。明羽,我回来了,今后你只会更累的。”

  将军们都在几步开外,明羽低声问紫川秀:“大人,听说魔族攻克了瓦伦关?下步,要打大仗了吧?”

  紫川秀沉吟,不答反问:“明羽,如果战争立即爆发,我们有多少部队可以投入战争?”

  “大人,如果马上就要,我立即可以给您十五个团的兵力,这是科尔尼的所有驻军;但如果给我三天的时间,我可以从整个中部行省召集部队,三十个团十万人;如果给我一个月时间,以您的名义,我估计可以在全远东境内起码新召集三十万军队!倾全远东之ꛁ,我们可以出动一支五十万人的军队,足够保护远东抵御一切来犯者!”明羽面有得色。

  “五十万军队吗?很了不起了!”紫川秀微笑:“但是魔族可以轻易出动百万以上的大军!魔神皇已经颁布了扩军令,我保守估计,他们的军队可以扩充一倍!”

  将领们呆立当场,所有人都被紫川秀的数字震惊得呆住了。一片寂静中,老德伦在小声的嘀咕着:“百万……两百万……天,那到底是多少?俺一辈子见过的沙子恐怕都没这么多……”

  “所以,跟魔族硬拼是不行的,得动脑筋,想想法子……”紫川秀沉吟着,看到大家都在殷切地望着他,他把手一摊:“我现在也没想到什么好主意,大家一起动脑筋吧。”

  看到众人失望的表情,明羽连忙出来打圆场:“大人长途跋涉,一定很辛苦了。您先去休息吧。”

  众人附和着一起向里面走。走进科尔尼的总督府中,紫川秀突然想到了一件事,他拉明羽的袖子,低声问:“林冰大人可在你这里?”

  “啊,正是。”提到林冰,明羽脸色一沉,也低声说:“大人,您车马劳累,我本来是想迟些向您禀告的,但您既然提到了,我就提前说了吧:林冰大人确实在我处,如何处置她,得请示大人您了。”

  “她现在情况如何?”

  “被囚禁在总督府中……”

  “胡闹!”紫川秀勃然变色:“林冰大人是总长殿下钦命的远东统领,统领处成员和军务处委员,更是远东军的前辈元老,资历和功勋远东军中无人能及!这样的人物,你竟敢私自囚禁!明羽,你不要命了吗?”

  “是远东军的前辈和元老,同时也是辱国丧师的败军之将。”一个充满磁性的女声传来,紫川秀抬头一看,一个风姿卓越的绮丽女子静静地立在面前。

  她是何时出来的,紫川秀竟没注意到。他失声叫出来:“林冰大人!祢……”

  “秀川大人,好久不见了。”林冰微笑。

  呆呆地望着她,紫川秀好久说不出话来。

  丧失了瓦伦要塞的最大责任人,林冰此时该是怎样一副如丧考妣的绝望样子啊。

  在紫川秀料想中,她该是眼神黯淡无光,头发凌乱,脸上满是沮丧和绝望的表情。但现在,林冰统领一如当年的统领处会议上那般容光焕发,笔直的制服上一丝褶皱也没有,春风满面,眼神明亮。

  “林冰大人,实在很对不起,明羽他恣意妄为,我定会惩罚他的。明羽,快过来向林大人赔罪!”

  “不关明羽阁下的事,是我逼他把我关起来的。”林冰淡淡的:“我一直在等候家族的钦差过来宣布我的罪名,无论什么处罚,我都心甘情愿。”

  紫川秀一愣,喉头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似的,下面的话实在很难出口:“林统领……家族委派我来接替您的职务。”

  “我料到了。”林冰悠然望着远处的蓝天,笑道:“在这个关键时候,紫川参星再顾忌阿秀你,他也不能不派你回远东。金子始终是金子,无论如何打压都会发光。英雄总是要在关键时刻出现拯救世界的。阿秀,你长大了。”

  紫川秀不得不承认,世上确实存在高人一等的贵族,并非说物质层面,而是精神层面。

  有种人就有那种气质,能在最窘迫的环境里保持自己的气度和风韵,他们永远不会狼狈,永远不会惊惶失措。

  帝林无疑是其中的一个,流风霜也是,还有眼前的林冰。

  也许自己在才能上并不输给他们,但是论起气质和内在的控制力,自己这种平民子弟始终与他们这些出身世家的豪门有一段距离。

  “秀川大人,请进来吧。”林冰领着紫川秀进了总督府内的一个房间。

  新旧两位统领显然要有一番机密话要谈,明羽见状,连忙带着其他人识趣地避开了。

  “紫川统领,我想,你这次前来,不止是单单是接任而已吧?统领处对我应该也有处分,你可以说了。”

  “林大人……”

  “放心,我有思想准备的。”

  “大人,统领处对您并无任何处分。”紫川秀说:“他们说,要让新任的远东统领上任后决定。”

  “呵呵,”林冰轻笑着:“那么,阿秀,你可是全权钦命大使了呢。阿秀,来,我们交接吧,这是远东军的印章令琥,这是军费钱粮帐本,这是物资盘点清单,这是部队名册和各级指挥官的资料,我都已经整理好了。”

  她微笑着递过了物资清单:“阿秀统领,请清点。”

  盯着她的眼睛,紫川秀缓缓问:“交接以后呢?”

  林冰轻声说:“交接以后,我的职责就完毕了,那时候,我该承担起我应付的责任。”

  把一叠叠文档整理得整整齐齐,林冰立正,向紫川秀一个敬礼:“紫川秀大人,我奉命向您交出远东所有部队指挥权。”

  按照军规律令,紫川秀此时应该回礼并说:“林冰大人,我奉命接手远东指挥权。”但他没有,他只是呆呆地看着那文档和材料,看了很久。从林冰明亮的眼神深处,紫川秀窥到了一丝隐隐的暗光。在那些即将慷慨赴死的敢死队战士眼中,他看到过同样坚毅的眼神,他不寒而栗:这是种活人决心奔赴死亡的眼神。

  他明白了,林冰之所以一直活着坚持到如今,并非她苟且偷生,只是她的刚强不允许她以一死来逃避责任,在交接以前,她依旧是远东的统领,她必须站好最后一班岗。

  交接之后,她是绝无可能再活下去了。

  他抬起头,正视着林冰:“大人,其实瓦伦的失守并非您的过错,您并不在要塞。该为此事负责的两位大人,唐恩和罗加两位已经不在人世了。”

  “嗯嗯,阿秀统领,您可以拿这句话跟前线厮杀的将士们说,跟被魔族荼毒的百姓说,于是他们就原谅我了。”

  紫川秀一时语塞。

  林冰轻轻一笑:“阿秀统领,您还是太年轻啊!你我都是家族的高官,我们享受崇高的待遇和威望,受到尊重。但你我的本质,首先是军人。军人无法逃避自己职责的,我们守土有责。现在,敌人从我的阵线上突破了,我也无力夺回瓦伦,这种情形下,出路只有一个。”

  两人心照不宣,唯一的出路就是死。

  紫川秀叹口气:“其实,统领处对您并无处分,总长殿下已经原谅了您。”

  林冰淡淡说:“没有人强迫,是我自己不能原谅自己罢了。”

  紫川秀急切地说:“林冰大人,卫国战争已经爆发,我们需要大量的优秀将领来保卫祖国。

  像您这样富有经验的将军正是祖国急需的,您不能这样撒手就走!”

  “阿秀,我们有足够的优秀将领了,只是这些优秀将领没有得到重用罢了。”凝视着紫川秀,林冰微笑着说:“比如说阿秀您,如果紫川参星当日任命你为远东统领,我们就绝无这场瓦伦之祸。阿秀,我这个败军之将,是没有资格来指点您的,但是蒙您不弃,以礼相待,有几句心得,我想跟您说说。”

  “大人请说。”

  “您这次前来,想必是带来了家族统领处的命令吧?家族对远东部队有何命令?”

  紫川秀沉吟一下说:“统领处和军务处都命令我们,竭尽全力拦截魔族大部队向家族内地进发,拦截魔族救援瓦伦要塞的部队,阻截魔族向家族内地的增兵,力争将魔族大军在远东境内就拦截下来!”

  林冰点头,一副我早就想到的表情,又问:“阿秀统领您本人的想法如何呢?”

  紫川秀直言不讳地说:“这根本是胡扯。魔族倾国而出,要拦截狙击他们,远东军没有这个能力。这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阿秀统领您能这么想,我深感欣慰。如今魔族军势正旺,士气如虹,正如出鞘的利剑,锋利无比。要在广阔的平原地带拦截他们,与他们正面对抗,势必将远东军的全部有生力量毁于一旦。远东军崩溃了,魔族将得到了西侵的最好基地,毁了远东也救不了紫川家!”

  “林大人您的意思是?”

  “阿秀统领,您可见过沼泽?”

  “沼泽?”

  林冰微笑说:“那是一种粘糊糊的湿地,无处落脚,无处借力,摸不着,挣不脱,任凭力大无穷也无处使,最终只能被它吞没。”

  林冰唰地摊开了地图,用手指在地图上划了一个大大的圈子:“家族内地的保卫战略我们无从得知,但我认为,远东起的作用应是配合家族主战场牵制和拖肘魔族的军队,削弱他们的后勤和补给能力,同时在魔族国内空虚之时侵扰魔族国内。试想下,当魔族军队已深入帝都或者远京周边时候,国内只剩下老幼妇孺。当这个时候,远东若能抽出十万精兵杀入魔族境内,那该是个什么效果!想到家中的亲人,魔族士兵还有何心思作战?那会让魔族军队整个军心崩溃的!统领,你的任务就是将整个远东变成一个巨大

  的沼泽,让侵略军疲于奔命,粘住魔族。阿秀,将远东保存下来能发挥更大的作用!”

  紫川秀霍然站起来,激动地一把握住林冰的手:“林大人,祢想的,正是我想的!祢我不谋而合!”

  从帝都启程之日起,紫川秀就一直在绞尽脑汁地思考着,远东的定位究竟在哪里?在庞大的人类抗魔战争中,远东究竟能发挥什么样的作用?他隐隐有一种概念,对远东,对人类而言,远东的作用应该不仅仅是拦截魔族的部队。

  远东有其独特的天然地理战略优势,它是可以威胁魔族王国本土的一把利剑!只要远东军队还存在,魔族就必须保留一支军队在本土防备,不能全力与人类作战。远东是人类挺进魔族王国本土的一把尖刀!

  他隐隐想到了,却无法将这个概念清晰地表达出来,而林冰却用最明确的语言把远东今后的任务表述:“把远东化成一个巨大的沼泽!”

  魔族西侵在即,帝都在惨叫,远京在颤抖,河丘在恐惧。在这个惊惶失措的时代,能如此冷静地进行战略性思考,清醒地预见数年甚至是数十年后战略形势的人,林冰无愧名将之称。

  

  更难得的是,她并没有为了挽回自己的过错而要求将远东为数不多的有生力量投入对瓦伦歇斯底里的攻击中——毫无作用,只会将创造艰难的远东部队毁于一旦。

  “但是统领处的命令……”

  “顶住!紫川统领,你务必顶住!”林冰热切地说,紧紧地反握住紫川秀的手:“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寸土必争是战士的天职,但作为高级将领,你必须从更高的角度看问题,不能局限于一城一地的得失!也许家族一时不能理解您,但十年以后,您就将跻身于拯救人类的伟人之中!”

  “林统领,为达到这个目标,您可愿助我一臂之力?”

  林冰一愣,狂热从她眼中消失了,她的手变得冰冷,轻轻从紫川秀手中抽出来,黯淡地说:“秀川大人,你不明白,我已经疲倦了,精力早就枯竭了,漫长的战争和苦难,我已没信心熬过去了。将来的时代需要的是朝气蓬勃的年轻人,你需要精力更充沛旺盛的助手,需要那些朝气蓬勃的年轻人,白川、罗杰他们会是您的好助手。我已经老了。”

  她站起身来:“紫川大人,我知道,一个新任统领会是很忙的。感谢您在百忙之中能抽出时间会见我这个败军之将,我不耽误您了。”她起身点头,倩倩地往外走。

  紫川秀也站了起来,他只知道,他绝不能让林冰走出这个门口,她已经下定了一死的决心,如果让她出去,没有什么力量能阻止她自杀。

  当年维拉的自杀让他痛心不已,他曾痛下决心,绝不再让一个优秀将领为不该他们承受的过错而走上绝路了!

  “林冰大人,请留步!”

  林冰停住了脚步,却没有转过身:“紫川统领,您还有何吩咐?如果有不清楚的地方,您可以向我的助手夏风旗本询问,他会全力协助您。我已经很累了,想要回房休息。”

  “林冰大人,您可知道,瓦伦失陷的最大罪魁祸首是谁?谁该承担最大的责任?”

  林冰霍然转过身来,她依旧平静,但眼中却冒着怒火:“紫川统领,我说过,我会承担起我应负的责任,您没必要来讽刺我!”

  “请坐,林冰大人。”紫川秀轻松地说:“我绝没有讽刺您的意思,我一直认为,瓦伦失陷,您固然有失察之过,但最大责任人绝不是您。”

  “不是我?”林冰愣了一下,犹豫地回到座位上:“那是谁?”

  紫川秀反问:“瓦伦为什么会突然失陷?”

  “那是因为守军防守不严,疏忽大意……”

  “不。”紫川秀平静地反驳道:“当时瓦伦守军不足一万人,全部是老弱残兵,而魔族出动的四万人全是精兵,是云浅雪率领的精锐之师。即使出其不意的因素消失了,魔族依旧能攻下瓦伦的,只是他们要付出更大的伤亡而已,但结果不会改变。兵力不足,这才是瓦伦失陷的最大原因,您可同意?”

  紫川秀话中蕴含着强大的自信,林冰不由自主点头赞成。

  “那么,作为家族最大要塞的瓦伦,为什么会出现兵力不足的情况呢?”

  林冰露出了深思的神情:“失陷前,为了抵抗流风霜的侵略,家族从瓦伦抽调了四万精锐部队到帝都作为预备军集结。阿秀,莫非您的意思是说流风霜才是最大的罪魁祸首?但流风家打我们紫川家,那是天经地义的事。”

  “您说得很对,流风霜与我们为敌是天经地义的事,但这场战争本来是可以避免的。流风霜曾在林家境内失手被擒,本来已经约定将她处决了,但在这个时候,一名紫川家高级军官被她美色所迷惑,私下放走了她。当她回到国内,立即发动了对紫川家的报复战争——林冰统领,那名吃里爬外的紫川家军官才是瓦伦失陷的真正祸首!”

  林冰猛然站起身:“您说得一点没错!那人是谁?为什么我一点没听过这事?”

  紫川秀无声地轻笑道:“那人是个隐藏极深的阴谋份子。他位高权重,是紫川家最高级别的官员之一,曾在西南担任要职,整个事件他做得天衣无缝,一点破绽都没露出来。在外人看来,他坦诚热血,俨然是个表里如一的战争英雄,但只有我才知道,他的真正灵魂是多么的龌龊。”

  “曾在西南担任要职……”林冰重复着这句话,望着紫川秀,眼里突然出现了一丝恐惧之色:“阿秀,你是说……”

  “林冰大人,您猜对了。”紫川秀平静地说:“是我放跑了流风霜,瓦伦失陷,我才是最大的罪魁祸首。”

  “你为什么这么做?”

  “林冰大人,您不妨把我看作贪图名利的无耻小人。我已经和流风霜约定了婚约,打算战争结束后与她成亲,将来我很有可能成为流风家的驸马亲王。这个理由很充份了呢。”

  “你!”林冰愤怒地站了起来,气得浑身都在颤抖:“紫川秀,你这个无耻的叛徒!二十岁出头的统领,自古以来能有几个?家族对你如此栽培重用,宁小姐对你情真意切,还有哥应星大人对你的殷切期盼,你全然不顾,林河,你绝不会有好下场的!”

  紫川秀轻轻鼓掌:“骂得好!但先决条件是,得让帝都知道。这件事,我隐瞒得很好,没人知道呢!”

  “既然我知道了,我就绝不会放过你!你等着!”林冰起身蹬蹬蹬地大步冲出了房间,砰的一声将门拉上了,巨大的声浪震得整个走廊都在瑟瑟颤抖。

  半兽人卫兵赶来查看,紫川秀挥挥手:“没事,我自己闹着玩。”

  他颓然地坐在椅子上,指头轻轻地敲击着桌面。

  当他敲到第十下的时候,门又被推开了,林冰出现在门口。

  两人默默对视一下,林冰轻盈地走进坐回了位置上。

  紫川秀扬扬眉毛:“如何?”

  林冰已经恢复了平静,平静地问:“依据条令,若是发现新任长官犯下叛国、谋逆等重大罪行时,现任长官应该拒绝交出指挥权。交接仪式尚未完成,紫川秀,本官现在拒绝向你交出兵权。我派人去通知了最近的宪兵部队,他们大概还有十分钟就要赶来。”

  紫川秀轻轻一笑:“林冰大人,您是个明白人,该知道远东不同家族内地行省,远东的军队忠诚于我,军法处对我是无能为力的。军法处在远东派驻有多少部队?一千人,还是两千人?我一个命令就能将他们杀得干干净净。”

  “你不会的。”

  “您不相信我办得到?”

  林冰冷冷道:“我不是怀疑你有没有能力办到,你是远东王,想杀人灭口那是再容易不过的事,但是你是不可能干出这种事来。”

  停顿了下,她补充了一句:“若你还是我熟悉的那个紫川秀的话。”

  紫川秀一震,抬起头来,恰好与林冰平静的眼神对个正着。

  林冰秋水般的眸子凝视着紫川秀:“阿秀,我认识你有十年了。你十一岁到远东,我和哥应星大人一直在注视着你,我是看着你长大的。你表面玩世不恭,但是做事极有分寸。私下放走流风霜,这么荒诞的事情不像你做的——我不怕你杀人灭口,哪怕下一分钟有两百个半兽人从门口闯进来将我砍死也无所谓,告诉我原因。”

  无法与林冰那清澈的眼神对视,紫川秀移开了目光,苦笑道:“林冰大人,我怕说出来了您也不敢相信。故事老套得像三流言情小说,连每千字二十元稿费的言情女作家都不至于拿这个套路做文章了:我爱上了流风霜,爱上了敌人的将军。”

  林冰并没有表现得很吃惊,她一副想笑又想哭的表情,点头一阵又摇头叹气,又问:“既然你事情做得天衣无缝,又为何要让我知道?”

  “我是想让您知道,瓦伦的失陷并非您的过错,我不想再有一名优秀将领因为我的过错走上绝路。”紫川秀眼睛望地,低声说:“林冰大人,若依身上的罪恶,我比您只多不少。我知道,我罪孽深重,对祖国,对人民,我犯下了弥天大罪。我没资格请求您的宽恕,因为我的放纵,我的恣意妄为,千万紫川家军人血流成河。已经流出的鲜血,我无能为力,我无法让那些死去的人民复活,但是——”

  紫川秀一字一句说:“我能再造一个血泊,用魔族侵略军的鲜血!林冰统领,我还年轻,我还能为祖国出力,当注定的报应和惩罚到来的那天,我绝不会逃避。但在此之前,请给我一个赎罪的机会。如果,您不肯原谅我的话——逮捕我吧,我不会反抗。”

  林冰没有再出声,她注视着楠木的桌子静静出神,静得可以听到老式台钟咯咯走动的声音。

  寂静一直持续到门外响起了军靴踏地的声音,有人在外面很有礼貌地敲门。

  二人同时出声:“请进。”

  一位衣冠笔挺的人类军法官带着两名宪兵出现在门口,他向林冰敬了一个礼,瞅瞅紫川秀肩上闪亮的肩章,又向紫川秀行了个礼:“二位大人,请问有何吩咐?”

  紫川秀一动不动,他茫然地凝视着林冰鲜红的嘴唇,脑子里一片空白。

  林冰盈盈地起身,微笑着说:“来,江海军法官阁下,我来给您介绍下,这位是远东的新任统领紫川秀大人。我们刚刚进行了交接仪式,以后,他就是远东军队的最高领袖了。”

  江海用力地向紫川秀行礼,敬礼用力得像是要太阳穴扎穿:“统领大人,向您致敬!”

  紫川秀如释重负,他起身微笑道:“江海阁下是吧?军法系统的事,我不是很在行。来之前我已经受到了监察长帝林大人的授权委托,以后远东部队的军法系统由林冰副统领全权领导,不必请示帝都。林冰大人,以后,军法系统就拜托您了,我不会干涉。若是有阴谋的背叛、叛国份子,您只管动手抓好了,我不会干涉。”

  林冰撇撇嘴:“任何的叛国份子?若是他身居高位呢?”

  “远东境内,任何家族官员都受军纪约束,哪怕他身居统领高位!林冰大人,您可明白我的意思吗?”

  林冰露出了微笑,轻轻道:“既然这样,我乐意接受任命,大人。”

  紫川秀郑重地握着她手:“谢谢,林冰大人。我会努力,您不会后悔今日决定的。”

  起点中文网www.cmfu.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

  以下非正文,也不会花钱买,猪卖点广告:

  《紫川》、《佣兵天下》和《亵du》三本书合伙做了个XYZ游戏,第三次封测已经结束。马上开始不删档内测——2008年5月6日下午6:00。

  需要注册的玩家,可以通过这个链接注册。

  http://www.516171.com/account/UserReg.aspx?Introducer=z

  需要说明一点的是,这个游戏没有客户端,是一个网页游戏,大家进入游戏后,是成为一个贵族(三个国家自己选择),并拥有自己第一个小村子。

  在游戏进行中,你通过修建农田、矿场等,可以源源不断获得资源,卖出资源就可以得到金币,可以提升科技,征兵,修建按更多的城市。

  而其他两个邪恶的国家(亵du和佣兵天下啦@_@),他们的贵族会不停地派兵打你——当然,也有可能是你不停地打他们,呵呵......

  游戏里还可以培养自己的英雄,建立公会,刷副本等等。

  这个类型的游戏,最大的特点是,不怎么占用时间,上班的时候都可以抽空玩玩,就算不在线,游戏里依旧在生产资源。

  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玩玩,希望紫川帝国强大!

  老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