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紫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节

紫川 老猪 11103 2004.04.06 18:30

    白茫茫的雾气中,人头簇拥。千军万马从雾气中现身,人头密密麻麻,数都数不清。随着嘹亮的口令声,第一个步兵阵开始前进。千万只裹着绑腿的脚抬起、同时落地,步伐整齐划一,跨过的距离整齐得象尺子量出来似的分毫不差,“咚、咚、咚!”随着那有节奏的整齐脚步声,连特兰坚固的城墙都在颤抖。魔族士兵行进一边举起了武器,高呼:“瓦格拉!” 呼声地动山摇。刀如山,枪如林,钢铁的海洋耀眼夺目,千万人聚集的压迫力迎面而来。

  在步兵方阵的两翼,骑兵以散兵线推进,骑兵群快速地越过了步兵方阵,潮水般涌过了城头五百米的接近距离,城头上却静悄悄没有反应。比起那边大张旗鼓的喧闹,这边却是死一般的寂静。那种莫测高深的神秘感觉给人压力,更让人恐惧,冲在前面的骑兵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脚步,驻足观望。指挥官大喝:“临阵退缩者斩,上啊!”正在这时,他听到了一种异样的“嗡嗡”鸣响。

  “杀!”

  天空忽然暗下来了,一百三十五台连发弩机和两千五百五十三多名弓箭手同时发射,大片的飞箭象云朵一样遮蔽了阳光,乌云瞬间又变成雨点,金属的瀑布从天而降!那弩机发射的箭矢是如此强劲,冲在最前面的魔族指挥军官象是被个隐形的巨人正面猛击了一拳,整个人突然向后倒飞了出去,身子在半空中扭曲成不自然的姿势,翻转着被射成了刺猬。那些重型弩机依靠强力机簧发动,在五十米内强得可以洞穿盾牌,而且一瞬间连续发射七次排箭。

  一时间,整个东面城墙犹如一座突然爆发的火山,无数的箭矢遮天蔽日。在这阵可怕的金属风暴中,没有盔甲和盾牌保护的血肉之躯纸糊般脆弱,前排骑兵连喊一声“救命”都来不及,连人带马瞬间被绞得粉碎。这绝对是个最可怕的噩梦。惨叫、呻吟、鲜血、死亡,慌乱的人马相互践踏、马蹄声、尖叫,箭雨如蝗虫般飞来,而箭矢破空的尖锐风声充斥了整个空间,逼得那些最勇敢的战士都要发疯。到处都是箭!箭!箭!

  电光火石间,如同突然被狂暴的雷击中,前列骑兵人仰马翻,不断有魔族兵喷洒着血花腾起在半空,惨叫着从马上栽倒尘土。身体瞬间被洞穿,箭矢带着血花又将第二个人射得飞起来;有人甚至被整个人钉在了地上,血花在半空绽放。士兵们尖叫、哭号,你撞我推地挤成一团,自相践踏;有人卧倒躲避,却给惊慌的战马踩过后脑,脑浆飞溅。骑兵不断地倒下,濒临死亡的短促而尖锐的可怕惨叫声、中箭受伤的战马在地上翻滚,长长的嘶叫声惨绝人寰。

  后排骑兵眼见如此,立即心生恐惧,有人企图掉转马头,却立即被执法队射杀。军令频传,冰冷无情:冲!冲!哪怕死剩最后一个都要给我冲!

  骑兵阵开始了冲锋,士兵们齐齐大喝:“瓦格拉!”尽管时时刻刻有人中箭落马,但是庞大的阵列汹涌推进,蹄声轰隆,如同山洪海啸般势不可挡。一瞬间,前列响起了一片呼天抢地的惨叫,那些受伤落马的骑兵统统给自己人的马蹄踩成了肉泥。为发泄那无力可施的愤怒,骑兵们暴躁得撕开了制服的领子,裸着胸口长声嚎叫。

  眼见城头弓箭犀利,罗斯公爵急忙舞动旗帜,第二方阵五千步兵将盾牌挡在身前,大声呼喝着冲锋。只听军官号令声声,盾牌手纷纷立定,排列成行,行又成列,将盾牌高举过头顶,转眼间,一个巨大的钢铁方阵赫然出现。那漫山遍野的盾牌反射耀眼的阳光,就象大片雪亮的光带。五万步兵呼喝着冲锋,他们弯着腰从那个钢铁天棚下面走过,快步冲近。

  紫川秀下令:“所有投石车都听着,距离校对为两百步,方向正前,给我——放!”

  “劈啪劈啪”的机簧发动声连续不断,犹如鸟群突然从空中飞过,无数的巨石带着凄厉的风声从天而降,雷霆般落到了密集的盾牌方阵中间。魔族连躲闪都来不及,也没有任何盾牌能够抵挡这种恐怖的武器,大群大群地被砸成了肉浆,脑浆飞溅。比起实际的杀伤效果来,震撼效力更是大了几十倍。很多魔族兵都是第一次见识到人类强大的防御武器。眼看同伴们死得如此凄惨,恐怖感控制了魔族步兵的心灵,他们歇斯底里地狂叫,丢下了手中盾牌抱头四散,排列整齐的盾牌在投石的密集打击下四分五裂,溃败下来的士兵象是放野的羊群一样撒满整个平原。

  罗斯当即下令:对逃回头的魔族放箭射击!

  顷刻间,对着跑回头的自家士兵,执法队万箭齐发。魔族兵给射倒一大片,那些惨叫着中箭倒地的士兵,睁大了眼睛,至死仍不能相信这个事实:自己是死在自家人手上的!前沿军官更是凶残,他们用刀砍、用枪刺、用鞭抽,杀畜生似的砍杀溃散士兵,全然不象对待自己的同胞。

  后退是死,前进更是死。巨大的特兰要塞巍然耸立,落石箭矢有如*,难以想象有任何生物能在这样的打击中幸存,一层又一层的尸体堆成了小丘,血水汩汩流成了小河,把整个护城河都给染成了红色,伤兵被压在尸体堆中惨叫救命,无人有空暇理会。走投无路的魔族兵发出了恐怖的呐喊,精神崩溃。他们象疯子一样狂笑着,绝望地以头撞墙,脑浆迸裂;有人躺倒伪装受伤,但新的部队又轰轰地开上,将他踩成肉浆。

  五万人齐声喊杀,兵马滚滚冲锋向前,天地间充斥着可怕的震撼声浪,密如雨点的巨石和箭矢猛烈地轰击人海,溅起的是恐怖的鲜红浪花,是血肉和惨叫的波涛。凭着这种决死的进攻,不在乎伤亡、无惧牺牲,魔族大军就这样一步步地推进,一直压到了护城河下。

  城下深深的护城河阻住了魔族大军的步伐,罗斯下令工程兵迅速将其填平。但是由于被城头的打击所阻隔,背负着沙包的魔族民夫根本无法接近。前锋步兵等得焦躁不安,不知是谁第一个带头,士兵们纷纷将同伴的尸体扔进了护城河里,甚至把未死的伤兵都丢了进去。护城河渐渐变浅,河水变得猩红一片。踏着这血肉的铺垫,魔族兵将武器高举过头,凫水前进。一时间,河面上黑压压的一片,全部是露出水面的脑袋,人马密集,简直形成了一座新的桥梁,人可以一脚不湿地走过对岸!

  无数人就在那猩红的水中中箭倒下,于是自身也变成了新的铺垫。冲到城下的骑兵们愤怒地用马刀斩击城墙,骑马绕着城墙圈转,却一点用处没有。紧接着,大群步兵亦登近了城墙。在弓箭手的掩护下,在城墙下的射击死角里,步兵们搭起了人梯,把刀子捆在背后,攀着城墙的缝隙嗷嗷直叫地往上爬,城墙上黑压压的一片,象是黑色的蚂蚁爬满了一块方糖。

  眼见部队压近了城头,魔族全军慕然爆发出热烈的欢呼:“瓦格拉!”第四个方阵轰然出动。两万弓箭手冲锋上前,以密集射击掩护他们的步兵,上万的箭矢在空中飞舞,那真是一幕惊心动魄的奇观:一道闪亮的金属瀑布自下而上逆流!坚固的城墙也无法抵挡这打击。城墙上砖屑横飞,裂缝处处。从栏杆的间隙、城垛的射击孔、从每个窗口、每个通风洞、每个石头缝里都喷出了箭矢,整个城池都在呻吟。

  城亘上不时有人中箭倒地,守军伏尸喋血,栏杆上满是血淋淋的手印。空中箭矢横飞。传令兵在城头上奔来跑去,呼叫声此起彼伏,投石车、强弓发射的声音连续不断,震得人耳膜隐隐生痛。全部预备队都投入了作战,就连城中的居民也加入了助战行列。他们虽不能亲自拉弓挽箭,却组成了各个小队,为战士们运送箭矢、石头,燃起大锅,扛着一桶桶的热油上城头,照着魔族兵迎头迎面地浇下去,那些攀爬的魔族立即浑身冒火,鬼哭狼嚎。

  但防守如此漫长的阵地,兵力实在不足。在守卫者无法兼顾的地段,魔族兵偷偷摸摸地攀上了城墙,巡逻队立即扑上去拦截。防线的压力一刻比一刻沉重,魔族一次比一次冲的近,人数越来越多。鏖战双方咬牙切齿,鲜血横飞,到处是刀光剑影,惨叫声接连不断。上城的敌人越来越多,十点十分东门告急,紧接着,南、北两门也响起了铛铛的警钟,急速的跑步声接连不断,机动部队在各处奔忙,增援薄弱的各处防线。以单薄兵力承受沉重的压力,防线危如覆卵。

  《光明王本纪 特兰会战篇》:“七八二年岁中六月,义师横扫远东,群魔跳梁。魔酋鲁帝畏王声威,自缚出降。王率铁骑强袭特兰,俘魔酋鲁帝以下五千。王宽厚,不杀。

  同日,魔酋罗斯兴师二十万来攻,魔卒如蝗。义军上下皆露惊惶,王曰:“灭之!”全军乃定。魔军恃众而攻,飞矢遮日,攻势如潮。义军凭坚而守。自晨至午,两军厮杀惨烈,相持不下,尸横遍野,血流汪洋。”

  七八二年六月二十六日的早晨,来自魔族加纳行省的十七万魔族军队猛攻特兰的要塞的外墙。鞑塔和叶塞两族的士兵顶着漫天的飞矢和落石,数次被击溃又反复冲锋,踩着同伴的尸体攀爬陡峭的、覆满了青苔的外城墙,大批大批地被消灭,从城外五百米到城墙下的土地上都躺满了尸体,尤其在城墙下那更是呈现一副悲惨的景象:残缺不全的尸体叠了一层又一层,血水浸满了护城河。

  眼见部队遭受如此重创,自己一手带出来的子弟兵被大批大批地消灭,鞑塔族前锋将军奥金一屁股坐地上号啕大哭:“罗斯你这个混蛋不得好死!你是在自杀军队啊!你在把我们的小伙子派去送死啊,那是不可能攻下的!”

  前线指挥官们纷纷跑到中军营去劝说:“大人,暂且收兵吧!”

  “等我们造好了攻城器械再进攻也可以啊!”

  费加长老担任一个大团队的司令,他泣不成声:“爵爷,给鞑塔族留点种子吧!”

  但魔族方面的总指挥罗斯公爵这天却象是被鬼迷了心窍一般固执,至所有的劝告于不顾,铁青着脸下令:“冲,给我冲!敢后退的,给我杀!弟兄们,再坚持多一个小时,胜利就是我们的了!”三个因素迫使他不能放弃:

  一:自己已经在神皇面前立下了军令状,时间紧迫;

  二:为了掩护混进特兰要塞中的加郎大将,自己必须以强有力的攻势吸引守军的注意,把他们的兵力全部吸引到外线,便于加郎从空虚的内部夺取要塞;

  三:守军不会比自己好过多少。战争是实力与意志的较量,罗斯坚信:谁能坚持最后五分钟,谁就最终胜利。

  罗斯猜得很对,魔族军横尸遍野,联军同样的伤亡惨重。由于没有可以替换的预备队,守军将士困惫得无以复加。驻扎南面城墙的秀字营第一大队几乎死绝,阵地上寂静无声,士兵们遗尸枕籍于城道的青石板上,汩汩血流地顺着台阶淌到了大街上。活着的人也仅仅是比死人多了口气罢了,身上全部带伤。

  指挥官杜克满头大汗,他的左胳膊只剩一层皮和身体连着。望着部下,他泪流满面,慢慢地说:“弟兄们,我们都是家族的叛逆,曾参与杀害哥应星大人,曾参加魔族军助纣为虐,屠戮同胞,我们罪孽深重,该下地狱!感谢光明王!他给我们机会,以人类的身份与魔族战斗,死得堂堂正正!殿下曾承诺我们,他将替我们平反,让我们回家。

  弟兄们,说出你们的名字来!”

  伤兵们听得出神,目光中闪烁着憧憬。他们一个个地回答:

  “我叫苏罗米,是帝都人,住帝都东北大街五三一号。如果我阵亡,请把通知寄这个地址的苏兰女士,她是我姐姐。”

  “我叫莫非,来自辛加行省,地址是首府都灵市的龙马街一十一号。”

  “路小军,来自洛克辛威行省,马郡的白沙乡河塘村,请寄给我爸爸。”

  “罗真,我来自西加行省,我有五年没有回过家了,不知家里人还好吗。请寄给西加行省的雷珊女士,地址是。。。她是我未婚妻,不过应该已经嫁人了。”

  士兵们一个接一个地说着,杜克用那只完好的胳膊艰难地写着,额头上痛得满是汗。他将资料记进了一本笔记本里,小心翼翼地揣进了胸口的口袋。

  他抬起头,眼睛中泪水闪动:“东西在我胸口这,到时候你们把它拿出来。活下来的弟兄,你们要负责把大家的骨灰带回家乡埋葬。告诉亲人们,我们曾迷入歧途,但幡然醒悟,告诉他们,我们死得堂堂正正,为人类流尽了鲜血,俯仰无愧天地!——让我们发誓吧!”

  “我发誓,如果我幸存,一定办到!”众人齐声应答。

  “至于死的人——”杜克环视众人,狂吼道:“就让我们壮烈吧!光明王万岁!”

  众人眼里流出了泪水,雷霆般齐齐呼喝:“光明王万岁!”

  远处响起了轰隆的脚步声和魔族兵那刺耳的鼓噪声,数不清是第几次了,魔族又上来了,伤员们苍白的脸泛起了红晕,眼睛发亮,表情平静。他们默默聚到一起,排成队列。城下传来了兮兮梭梭的攀爬声,城墙上露出了第一个绿色的脑袋。

  一个被砍断了双褪的清秀小伙子靠在城垛上吃力地微笑着,无忧无虑地垂着他那双深沉的眼睛,抬起没有血色的脸,他回头一笑:“我先走一步了!”他猛然挺身扑上,魔族兵大骇,举刀便砍。小伙子不闪不避,一把抱住这个魔族,纵身滚下了二十米高的城墙,长长的凄厉惨叫回荡在空中。

  这仿佛是一个开始的信号,顿时,刺耳的鼓噪声大作,无数的人马越过了城墙猛扑上前。肉搏开始了,短兵相接,用枪戳,用刀砍,用拳打,远处,近处,从上面,从下面,到处皆是武器,到处都是鲜血。

  杜克一剑戳进了一个绿皮的魔族兵胸口,还没抽出剑来,只觉下腹一凉:一根刺枪已经捅进了肚子。看见那个年轻的魔族刺枪手眼中的恐惧,杜克狰狞地笑笑,径直前冲,竟然就这样让刺枪把自己捅了个对穿,一剑把他脑袋砍了下来,也把自己的剑给砍折。他随手把断剑一扔,慢条斯理地把肚子的刺枪抽出来,肠子都流了出来,可是他依旧保持着笑容,右手握着血淋淋的刺枪寻找厮杀对象,被砍断的左手悠悠地挂在身前晃荡。

  魔族兵吓得魂飞魄散,没有人敢与他对阵,这个蹒跚的身影走到哪里,魔族兵便被吓得哭喊逃跑。不止杜克,此时阵地上所有的人都变成了浑身浴血的怪物,那些形容憔悴、衣衫破烂、疲惫不堪的士兵们,他们几乎都受了伤,头或手臂都用发黑的血污的布条包扎着,衣服的破洞中流出鲜血,有的武器只是折断的长枪和旧而钝的刀。就是这样的战士,他们抗击的是魔神王国的精锐军团,寸步不让,人人视死如归。在死神接走他们的最后一刻,他们怀念的,是故土。

  惨烈的场面在各个地段同样上演着。在七八零年起就跟随紫川秀的秀字营二队,他们负责东城门主要防守,遭受到十二个魔族团队的连续围攻,就在这天,三分之二的人战死。在经历魔族十一次进攻以后,远东第七团伤亡过半,指挥官请援,光明王回答:“没有增援了,战死吧!”

  太阳接近了正中,魔族攻势狂如波涛汹涌拍岸,紫川秀忧心如焚:“白川再不来,就完蛋了!”他暴躁得象头困在笼子里的老虎,在城楼里来回走动。现在,唯一的希望是曾为自己阶下囚的鲁帝,因为他手中有兵:虽然只是几千士气低落、组织混乱的溃兵,但毕竟是一支真正的武装力量。在这个关键的时候,只要这几千的士卒能投入作战,就能改变整个战局。

  紫川秀通知把鲁帝给叫来。从总督府到东城门距离很近,鲁帝来得很快。紫川秀向他了解要塞中魔族的兵力情况,鲁帝回答得很迟疑:由于几次战役的失败,惨重的伤亡又导致大量的逃兵出现,部队缺员非常严重,实际兵员连他也没个准确的数字。

  “应该在四千人到八千人之间吧!”

  紫川秀吐吐舌,这个“之间”相差一倍,从此可见这位远东前总督大人是如何“牢固”地掌握部队的了。

  “那又有多少是靠得住的?”

  鲁帝不解地眨着眼:“所谓靠得住是?”

  “能听你指挥,你说砍谁他们就往上冲——甚至敢跟王****对抗的那种!”

  鲁帝的面色一下子变白了:“殿下是想用他们上城作战?这样。。。这样。。。”他犹豫着,最后还是说了:“他们本来就是王国的士兵,刚刚投诚。。。这样恐怕不合适吧?”

  “不合适吗?”紫川秀嘴角扭曲着冷笑着,眼睛里喷出了怒火。他猛然一把揪住鲁帝的头发,拧着他头对着战场方向,低沉着声音吼道:“看看!看看!我的孩儿们已经血流成河,你的人可流过一滴血?上千上万的远东战士战死,你的人就在一边幸灾乐祸地看热闹?

  看看,看看啊!——不合适吗?猜猜看,罗斯的兵如果打进来了,你有什么下场?他们会活生生地将你剥皮的!不信?我现在就把你扔出城外跟罗斯聊聊天如何?来啊,来啊!”

  紫川秀狂暴地抓住鲁帝的头发往城墙方向拖,鲁帝整个人瘫坐地上哭着哀求:“殿下不要啊,不要啊!饶命,饶命啊!”他感觉,光明王的手象一把可怕的铁钳子,自己使尽力气也无法挣脱,被一点点地拖往城头方向。

  从没见过温和的光明王如此暴怒,旁观的起义军士兵们被吓得目瞪口呆。跟着鲁帝过来的几个魔族卫兵想上来阻拦,但紫川秀只是抬头冷冷地横了他们一眼,那可怕的杀气立即震慑住了卫兵们,他们吓得僵立原地,一动不敢动。

  两人一拖一拉地到了城头边上,无数的箭矢“飕飕飕飕”从身边掠过,鲁帝吓得嚎啕哭号起来:“殿下饶命啊,我照办就是了!”

  紫川秀松开了手,鲁帝连滚带爬地跑到了安全地带,满头大汗。紫川秀看着他,感觉到那目光的冰冷,鲁帝浑身哆嗦。没等紫川秀开口,他急忙先说了:“城防守备队和总督府卫队都是我家乡的族人担任的,应该可以信任——但其他的部队,我真的没把握!殿下,我真的没办法了!”

  冷冷地看着鲁帝,紫川秀不出声。他知道,鲁帝说的是真话。把刚刚放下武器的魔族兵重又组织起来发给他们武器,这本身就蕴藏着极大的风险。如果有别的选择,他绝不会把这件大事交给这个刚投降的魔族将领。但现在,自己只能相信鲁帝——倒不是相信他的人格,只是期待他能判断情势:一旦城破了,他自己也活不成。

  紫川秀正要给鲁帝布置任务,急速的脚步声传来,一个魔族兵跑过来:”总督大人,不好啦!”

  在自己的部下面前,鲁帝的精神气忽然又回来了。他很威严地训斥着那个魔族兵:“嚷什么嚷!大惊小怪的,没看到正在打仗吗?”

  “总督大人!不好啦!八十三团兵变了!士兵们——造反了!”

  唰的一下,鲁帝的脸白如纸。他哭丧着脸转向紫川秀:“殿下,不好了!八十三团兵变了,士兵们造反了。。。”

  “嚷什么嚷,大惊小怪的!没看到打仗吗?”紫川秀绝望得想撕自己的头发,但外表上,他却显得很轻松:“那你找我干什么呢?”

  “啊!我来请殿下您下指示。”

  “那好啊,杀掉他们。”

  “。。。。。。”

  鲁帝大吼:“殿下!”

  紫川秀摆摆手:“不要嚷——我没有兵了,连一个中队都抽不出来。”

  鲁帝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眼里露出了绝望。他沉重地喘了一阵粗气,抬起头来说:“明白了,殿下!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不是让我失不失望的问题。”紫川秀很轻松地说:“这关系你自己的性命——现在,干活去吧!”

  帝国历782年6月的特兰要塞大会战中,魔族军队投入兵力十七万四千人,远东军投入兵力二十五万八千人。在决定远东命运乃至整个大陆走向的宏大的战役中,谁都没想到,决定结果的并非后世号称“运筹帷幄智计无遗”的光明王殿下,也不是魔族军队的统帅罗斯,而是一个早已被交战双方忘记了人物:曾经的魔族总督鲁帝。

  受到潜伏城中魔族特务的蛊惑,本已经投降了的魔族部队出现了骚动,驻扎城内的两个步兵大队中,部分士兵不顾禁令冲出了军营,与负责警戒的部队发生了零星的交战,有的部队受到了叛乱分子的鼓惑,士兵们三五成群的、甚至是整队整列地加入了叛乱的行列。在有的地段,暴乱的军队与城中平民发生了激烈的冲突,叛乱的军队凶狠地用刺枪和长矛捅破民居的房门,屠杀支持起义军的平民。巷战在处处展开,各处都用沙包和门板筑了街垒,使得军队的自由调动变得不可能。暴乱在迅速地蔓延,如果不能尽快将其镇压,这火花很快会将全部魔族驻军感染。形势越发地严峻。

  以鲁帝为首的魔族军官们惶恐不安,他们急于扑灭刚冒头的火灾,却感觉手中的力量象冰一样在融化,各个部队都显得不大坚定,士兵们对与自己同胞交战表露出极大的厌恶情绪。

  大批密集的武装部队在街道上行动,没有人知道这是站在哪边的部队。骑兵队断断续续的奔驰声,步兵步伐一致发出的沉重的震动声,突然传来的嘹亮口令与喊杀声在城市的上空回旋,交战中的双方烧掉了阻隔的房屋,黑色的烟云在屋顶上冒起来,到处是火光、浓烟、厮杀,处处鸣响的警钟此刻已成呜咽。

  形势最严重的地区在东大街,“叛乱分子”——这个名称实在很值得商榷,王国称远东联军官兵为“远东叛军”,又把鲁帝的部下称为“鲁帝叛军”,但本来属于鲁帝部下却反抗鲁帝的军队究竟该如何称呼?只好管他们叫“叛叛军”了——数次冲击防线夺取城门,但遭到了顽强的抵抗。抵抗一方面来自仍旧忠诚于鲁帝的军队,他们虽然斗志不高,但数量和组织上的优势使得他们仍旧不可忽视;另外一方面就是城中居民自发组织的义勇军,这支无处不在的队伍给予了叛乱的魔族军很大的打击,光是应付从屋顶不断扔下的破坛烂罐和背后射来的冷箭就让暴乱的魔族士气大丧。眼看调集而来的镇压军队越来越多,“叛乱分子”被迫转入了防御,将身体躲藏在厚实的街垒阵地的后面,坚守死战。随即,忠于鲁帝的军队立即将这段街道包围,街垒曾数次受到围困、攻打、攀登,但始终未被占领。

  “总督大人!”看到鲁帝的到来,现场指挥的魔族军官兴奋起来。要强迫士兵们对着自己的同胞冲锋、厮杀,光是压制士兵们的厌战情绪就让军官们心惊肉跳,他们很担心,如果再强迫进行一次进攻的话,谁能保证那些绝望的魔族士兵不会掉转枪头?鲁帝来得正是时候,姑且不论真正的实力,这位总督大人曾经拥有的地位和名声是镇得住场面的。

  “情况怎样?他们有多少人?”

  “不清楚,但不会少于五百人。有一些是我们自己的士兵,他们哗变了。四次进攻都给打退了!”

  “饭桶!”鲁帝凶狠地吼道:“居然让部队造反了,你们是怎么带兵的?”

  军官们垂手立正,低着头挨训,一声不敢吭。

  “不要废话,立即进攻吧。”站在鲁帝身边带着铜面具的黑衣人冷冷地说。

  无数愤怒的目光统统集中了他身上:“阁下是谁?没看到那里吗?”他们手指的方向,阳光和浮云点缀着的灿烂的青天下,在那破破烂烂的门板和石头、泥土构建成的街垒前,进攻者的尸骸铺了一地。

  “不得无礼,这是光明王殿下。”鲁帝肃然说:“从现在起,指挥权移交给殿下。”

  “不,总督阁下,还是您来指挥吧。”紫川秀很客气地说。在魔族降兵面前,他刻意给鲁帝保留了几分面子。作为身经百战的一员骁将,鲁帝在战术指挥方面的能力还是让人放心的。而且这是他的旧部,由他来指挥比较熟悉。

  得知蒙面人将是自己以后的大老板,魔族军官顿时收起了不屑之色。大家开始紧急商议,紫川秀深知魔族军队的特性,魔族兵头脑简单,习惯于惟命是从。如果没有外来人的唆使和煽动的话,他们绝不敢反抗自己的军官的。

  “所以,不光要打败这群叛兵,更关键的是要把煽动叛乱的头目除掉!”紫川秀坚决地说:“斩草就要除根!所以,一个都不要放过!”

  “殿下的话大家都听到了?”鲁帝恶狠狠地吼叫道:“想活命就杀光他们!瓦格拉!”

  进攻开始了。大街上无法展开兵力,进攻部队呈纵深的战列,向街垒跑步冲锋,他们擂起战鼓,刺枪平端,直抵街垒。立即,掩体后面探出了无数身影,“飕飕、飕飕”风声接连不断。可是进攻者吸收了前几次的教训,最前面的士兵手持盾牌站成一列,密实的盾牌遮挡得密不透风,尽管箭雨落在盾牌上“叮叮当当”响得热闹,但部队仍旧跑步前进,逐渐逼近街垒。

  进攻部队叠成人梯,再利用断梯,爬上墙,翻越街垒,人在街垒上面竞相攀登,攻打是如此猛烈,一时整个街垒都被围攻者所覆盖。叛乱者猛烈地还击,从掩体后面伸出了密密麻麻的刺枪,将攀爬的士兵们戳成对穿,惨叫着堕地。进攻士兵乱成一团,有人惊惶地后退,但鲁帝此时手持利剑站在第一线,凶狠地将后退的魔族兵砍倒,大声吼叫道:“上!上!孩儿们,想活命的给我上!”他绝望的吼叫让两边的战士们都听得清清楚楚,街垒后面传来了愤怒的叫骂:“王国的叛徒!无耻的狗东西!”

  在鲁帝热烈的督战下,突击连续不断。在进攻者的欢呼声中,第一个进攻者翻越过了街垒,他几乎转眼间就被保卫者们砍倒在地,但这个时候,第二个、第三个人也爬了过去,进攻者如蚂蚁一样密密麻麻地翻越了街垒,于是战斗就在街垒内部展开。双方同样是魔族王国的战士,操着同样的语言,喊着同样的战号,甚至连制服都是一样的。来自加纳、亚速达、苏海、维京、米古林斯的魔族正在砍杀来自神堡、都山、黑河流域、亚平宁的魔族,双方遗尸遍地。同种同源的种族为何要自相残杀?交战的双方都没空暇考虑这个问题,他们只知道,现在唯一要紧的事情是活下去,而活命的唯一途径就是砍掉眼前的人,否则就被他砍。

  突然,街垒的后方传来声响。两边的屋顶上出现了憧憧的人影,出现了马刀的寒光。这是紫川秀最后的预备队:他的卫队。人类士兵身手灵活,他们攀爬房屋进入了街垒的后路。这是一招巧妙的声东击西,眼看人类突然出现,叛乱分子惊慌失措。

  “杀!”人类狂吼,震得厮杀中的魔族士兵齐齐心惊。秀字营如同猛虎下山,猛冲向前,虽是百人规模的突击,却有惊天动地的气势。明亮的阳光下,阵头一片刀光闪烁,只听得一连串的惨叫声密集地响起,还有那“劈劈啪啪”的响声,那是魔族连人带兵器被劈成了两截。魔族兵鲜血飞溅,人头落地,快得旁人都看不清楚!人类如闪电,如霹雳,他们冲到哪里,哪里便响起惨叫、出现血光,那“仆仆”的倒地声接二连三地响起,眨眼功夫,地上已经躺下了一大片叛乱魔族的尸首,血流殷然。

  鲁帝见是机会,发出强攻的命令,军队举着如林的刺枪向前猛冲,势不可挡。叛乱分子混乱地退却,大势已去,他们队列给截断,他们的人众被屠戮,胜负之势哪怕就连孩子也能看得清清楚楚了。一些死硬的魔族兵破门闯进了街垒旁的民屋,凭借狭窄的入口负隅顽抗。有些人燃起了模模糊糊的求生yu望,屈膝跪下把武器高举过头,嘴里嚷着:“投降!投降!”

  古雷快步向紫川秀走来,身上的制服湿漉漉的,那是汗水和斑斑的血迹。他大声报告:“禀报殿下,敌人已经被消灭了!”

  “抓到活口了吗?”

  “有一个军官,我们特意留了活口。”古雷回头喊道:“带上来!”

  几个秀字营官兵推攘着俘虏上来,俘虏双手被反绑在背上捆得严严实实,胳膊和腿上有几处伤得很重,但都不在要害,想来是秀字营官兵们特意手下留情了。虽然已经沦为了阶下囚,他的表情依旧十分凶狠,咬牙切齿的,陷在深深的眼眶里的双眼绽露凶光,嘴边淌着血丝。

  鲁帝惊呼出声:“你是加朗!”

  “你认得他?”

  “他是罗斯部下的前锋大骑。当年打远东的时候我见过他,为分战利品的事——这家伙什么时候进特兰来的?我一点都不知道!”

  紫川秀笑笑:“可我知道。”就是不用审问紫川秀也可以推理出,这是一支为罗斯公爵打前哨的侦察部队。在鲁帝失踪的时候,特兰城人心混乱城防松懈,一支数百人的魔族部队进入是不会引起注意的。他们想不动刀兵地接收特兰,但是紫川秀来得太快,打乱了他们的计划。由于他们的力量太弱,不敢正面抵抗,于是先潜伏在城中,在罗斯攻城时候再煽动驻扎城内的魔族驻军里应外合。

  鲁帝厉声喝问:“加郎,你来远东干什么?”

  魔族军官斜眼看着鲁帝,突然一撇头,一口痰准确地吐鲁帝鼻子上,咬牙切齿地骂道:“叛徒!黄金族怎么出了你这个懦夫!”

  鲁帝黝黑的脸全无表情,慢吞吞地拿出手帕地将脸上的痰迹擦干净,恬不知耻地说:“叛徒?总比死人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