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紫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节

紫川 老猪 10435 2003.04.02 15:28

    第二天早上,队伍开始启程返回。由于放下了心头的大事,紫川秀一路非常的轻松,骑在马上指点着一路的景色,显得兴致勃勃。部下们看到长官如此好心情,自然也有所猜测,都认为定是与圣庙的谈判中,紫川秀取得了很大的收获。

  队伍走在崎岖的山路上,由于这一带不必担心魔族的巡逻队,不必掩藏自己的踪迹,所以大家走得很安心,一个个兴高采烈的。忽然,队伍后面响起了清脆的马蹄声,担任后卫的骑兵上来报告:“一个半兽人骑马朝我们这边过来了!”

  紫川秀心念一动,吩咐队伍停了下来。清晨的晨光中,一个半兽人骑兵出现在小路的尽头。远远的,他就在叫:“光明阁下,请留步。”士兵们让开了一条路,让他纵马直冲到了紫川秀面前几步。紫川秀认出来了,这就是昨天那个给自己带路的小伙子。他翻身下马,朝紫川秀快步走过去,行了一礼说:“光明大人,我们的布丹长老请您回去,有要紧的事情商量。”

  紫川秀奇怪道:“知道是什么事情吗?”

  半兽人骑兵不知道,他只是十分执拗又可怜巴巴地请求紫川秀跟着他回去,说长老吩咐了,有很要紧的事情,求求光明大人您了。紫川秀正犹豫着,队伍里面的半兽人德伦也上来说:“既然长老这样说了,光明秀我们还是回去一下吧,耽误不了多少时间的。”

  德伦是紫川秀的救命恩人,他不能不给他面子。他点头说:“好吧。”

  吩咐大家掉头回去。

  一行人回到村口,也不进村了,只在村口停留了一下就直接就往圣庙方向去了,吓得村里的半兽人纷纷出来阻拦,说是不能让这么多的武装士兵进入圣庙。

  这时候白川告诉他们:“是你们布丹长老请我们光明大人过去的,我们是大人的随从。如果不让我们跟着去,那我们大人也不去了——你们看着办吧!”说完看着对方目瞪口呆、不知所措的样子,她十分的得意:这是前一天村里的村长布森所说的话,现在她几乎原封不动地回敬给了这群乡巴佬,那种扬眉吐气的快意真是无法形容。

  结果再没有人阻挡,紫川秀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开进了圣庙。但是为了表示对圣庙的尊重,在经过那片碑林时,紫川秀吩咐所有人统统下马步行过去。

  在进庙时候,他也只带了白川、罗杰还有德伦三人,其他人都在山下等候。

  布丹长老、布森村长都在庙门口迎接他们。紫川秀注意到了,那位年青的远东半兽人领袖脸色十分凝重,至于那位急性子的布森村长,更是一副急得彷佛身上满身皮毛已经着火了。于是紫川秀知道,一定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他故意装着没看出来的样子,慢条斯理地向他介绍了罗杰和白川二人的身份,至于德伦,早在远东联合军时期,大家就是认识的了,自然也有一番寒暄,大家一阵:“久仰久仰、失敬失敬、您的大名我如雷贯耳!”、纷纷谦让座位(“您先请,请上座”、“不不,还是您先请!”)分宾主席入坐、上茶…………

  在紫川秀刻意的客气下,这套程序进行得分外悠长。他看到布森村长急得眼珠子都要冒出来了,一张黑黝黝的大脸涨得通红,额头上汗珠不断地滴落。他几次急着想说什么,但都给旁边的布丹用眼神给制止了。

  等到大家的客气话讲得差不多了,(其实是紫川秀觉得将他们戏弄得也差不多了),他才慢悠悠地问:“长老召我等前来,不知有何指教呢?”

  没等布丹回答,急性子的布森已经脱口而出了:“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魔族崽子要对我们圣庙下手了!”

  布丹责备地看了他一眼,说:“布森,贵客面前,你太失礼了。”人高马大的布森竟然像十分畏惧这个小个子的年轻半兽人似的,喏喏地不敢出声了。

  “事情是这样的,今天早上,我们刚刚接到附近村子的佐伊族人通知,魔族驻明斯克行省的七十三团队已经朝我们这边过来了。根据一路上他们的表现和行动的方向来看,他们很有可能是冲着我们圣庙过来的。”

  紫川秀皱眉说:“这没有理由。魔族不是傻子,应该知道他们如果对圣庙下手,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就算魔族利欲熏心吧,想对远东的圣地下手,但是根据我所看到的——恕我冒昧了——虽说圣庙是远东的圣地,但庙中并没有什么值得他们长途跋涉来下手的珍贵东西啊!”

  布丹和布森对视一下,最后还是布丹开口了:“光明阁下,您有所不知。

  圣庙中不但供奉着奥迪大神的佛像和我们历代英烈祖先的骨灰,它还收藏着一些远古时候众神留给我们佐伊族的圣物,自我们的先祖一直流传下来给我们的——它们具有不可思议的神秘魔力,价值不可估量。这本来应该是我们佐伊族的最高机密,但不知怎的,魔族显然已经知道了。”

  紫川秀惊讶道:“远古时代?您是不是说,一直到……”

  “对,就是众神时代!”布丹一字一句地说,语言中带有无比的骄傲:“奥迪大神将宝物赐予我们佐伊族,我们一直妥善地保管着,这是大神赐予我们佐伊族全体的无上光荣!”

  大陆上,分处各地的各种族都有一个共同的传说:在很久很久以前的远古时代,曾经存在过一个神话般的年代。在那个时代,大地上存在着众神,他们在大地上修建了高耸入云的建筑,他们可以飞上蔚蓝的天空,可以下到漆黑的海底,甚至可以瞬间千里,到达天上闪烁的群星。他们神通广大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呼风唤雨,无所不能,拥有极其可怕的武器,那种炽热的光芒和火焰可以瞬间毁灭大地和天空。

  在如今的人们看来,这当然是极其荒诞不绝的神话。但是,让当今的历史学家们完全无法解释的是,为什么每个种族——不单是半兽人族、人类、龙人族、蛇族、矮人,就连一向自视甚高的魔族也拥有几乎相同的传说,只

  是在细节上有稍微的差异(比如说每个种族都坚持说自己才是众神的正统子民,而魔族乾脆就毫不惭愧地自称“神族”。)而传说中那个神奇的时代,就被称为众神时代或者神话时代了。

  几个人类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里的惊讶。他们不但吃惊在圣庙中有来自众神时代的宝物,他们更加惊讶的是布森肯将这个惊人的秘密告知自己。紫川秀隐隐然已经猜到了原因:所谓礼下于人,必有所求。(或者套句紫川秀的话:“没事笑咪咪,非奸即盗。”)

  他问道:“那么,长老,您叫我们回来,是为了什么?”

  布丹叹口气:“这实在很难出口的。魔族部队来得太突然了,他们现在距离圣庙已经不到五天的路程。而最近的远东本土部队:明斯克第一、第三和第七团队都在五百多公里以外。我已经派人去通知他们了,但他们肯定来不及在魔族到来之前赶回来。为了坚持到我们的军队回来,我已经向周边的村庄下达了集结******。但情况您也看到了,可怕的毁灭战争使得我们男丁稀少,我们壮年男子大多数已经参加了远东联合军了,村子只剩下了老人、妇女和孩子,还有一些是没有军事经验的小伙子。凭他们,是无法阻止魔族对圣庙的入侵。现在,方圆数百里以内,唯一有战斗力的正规军队就是光明阁下您所统带的卫队了。”

  “光明阁下,值此圣庙处于生死存亡的危急关头,我恳求您和您的部下,助我等一臂之力,共同保卫圣庙。整个远东都会感谢您的行为的!”说完,布丹起身对紫川秀深深地一鞠躬。在他身后,布森跟着起身,同样九十度隆重鞠躬。

  紫川秀急忙起身还礼,却不作声。眼前是收服人心的极好机会,但是,紫川秀却不敢马上答应:这个任务实在太过艰险。根据一般的估计,魔族士兵的单兵作战能力要比人类强得多,一个魔族团队的战斗力就几乎等于一个五千人的人类师团的战斗力了。单靠自己那五十人的卫队,再加上一群只懂得敲锣打鼓、虚张声势的老幼妇孺,自己真的一点把握没有。

  彷佛看出了他的顾虑,布丹出声说:“光明阁下,我们并不是要跟魔族正面强拚。

  我们所需要做的,只是拖延、阻挠他们的行动,为我们的军队争取时间——我们不会强人所难要求您去跟魔族拚到最后一兵一卒。您只要做到力所能及的地步就行了,如果您觉得有危险,也可以先行撤退,我们也不会怪您的,毕竟您不是我们佐伊族的人,没有义务为我们冒这么大的风险的。”

  紫川秀问:“长老,您既然知道魔族的目标是圣庙中的宝物,何不马上带着宝物转移呢?”

  布森立即拒绝了:“圣庙周围的每一寸土地,都埋藏了我们祖先的遗骨,他们为了保卫这里,宁死不屈。我决不允许魔族兵的蹄子亵du他们神圣的陵墓!何况,作为当代圣庙的守护者,如果我就这样走了,我将无颜面对我的先辈们,如果保卫行动最后失败,那我将与圣庙共存亡。”他的语气中显出不容置疑的固执。

  紫川秀目瞪口呆,他没想到布丹长老,这个看似理智、开明的远东佐伊族领导人思维中也存在着这么固执、古板的一面。作为一个军事指挥员来说,每一个决策都应该是出自深思熟虑的理智选择,而不应该被盲目的狂热感情所左右。

  “我与圣庙共存亡”之类的豪言壮语,出自一个普通士兵口中那诚然可以说是勇气可敬,但如果是出自一名身负重任的高级将领的话,那就不值得称赞了。他的思维应该更灵活、也更积极一点。实力上本来就已经处于劣势的佐伊族,如果在今后的作战中,还是死抱着这种死板僵化的思维模式,那他们会吃大亏的。

  紫川秀收回了自己的思想,比起将来的事情,目前有更迫切的问题要解决。

  屋子里没有人说话,所有人的目光都在看着自己,等待着他做出决定。

  他看到白川和罗杰两人目光中的茫然,很明显,无论自己怎么决定,他们都会毫不犹豫地去执行;他也感觉到了,布森和布丹两人焦切的眼神,他最后看到的是自己的老朋友德伦:他一直没有出声,眼神无声地流露出企求。

  紫川秀明白了,身为佐伊族的一员,德伦对于圣庙的命运同样非常的关心,但他却一言不发:他不愿意利用自己救命恩人的身份来干预自己的决策,让自己完全自由地做出选择。这份体贴使得紫川秀非常的感动。

  “长老,我们愿意与您并肩作战,为保卫圣庙贡献自己一点菲薄的力量。”

  布森长老喜形于色,开颜道:“太好了!感谢您,光明阁下。有了您和您勇敢的部下加入,我们就有信心击退魔族的进犯了!”

  (紫川秀心想:“我可没什么信心……”)

  “那么,长老,关于如何打好这么一仗,您可有什么计划了吗?”

  “是的,请稍等。”布丹起身出去,一阵子回来时候,他的手上已经多了一幅白布,待他将白布摊开时候,紫川秀才看见白布上面用颜料画有些粗粗细细的线条,这原来是一幅土制的地图。布丹在地图上面指点着:“光明阁下您请看,这个粗黑的圆点就是圣庙位置。今天来的情报已经报告了,现在的魔族军前锋已经出现在了多马村周围,您看,多马村就是这里,红点的这里。”

  紫川秀眯起了眼睛,他习惯了专门的军事地图,一时还不能习惯这种半兽人手绘的、没有标记出比例和地名,只有一堆线条和各种标记点子的土地图。看了好一阵子,几个人类军官这才反应了过来,罗杰惊呼说:“那他们不是距离圣庙很近了?恐怕不用两天就到了!”

  布森解释说:“这只是平面上的距离,实际上,因为我们这里的道路比较曲折又崎岖,多是山路,得经过维斯杜的丛林地带,很多地方根本是不能通行的,他们要绕过龙牙山的后腰,得再多绕一个大圈才能找到可以过河的渡口——所以,我们尚有三、四天的准备时间。”

  紫川秀在地图上审视良久,抬起头来:“那么,长老,您的计划是怎样的呢?”

  “光明秀,还是用我们佐伊族的老办法,分进合击。”布丹开始向紫川秀等人介绍了他的计划:

  第一阶段:将手头所有能够集结到的几百名半兽人战士,分成几队分头自由出击,利用熟悉地形的优势对魔族开展游击骚扰袭击,尽量削弱魔族的士气,拖延他们前进的步伐。

  第二阶段:若第一阶段的骚扰行动没能阻止魔族军队的前进,等待魔族进入了千尺崖一带的险要地形,将所有出击的游击力量集中起来在那里坚守,正面狙击魔族的前进,直到己万的增援部队赶到。

  最后,布丹补充说:“当然,在第一阶段,若魔族受到我们打击以后就自动离去,那是最好了。”大家点点头,却都知道这个可能实在不大。

  “我明白了。”布丹没说完紫川秀就明白了。

  他想起了斯特林在进入云省时候受到的日夜不断的骚扰袭击,想来也是出自眼前这个布丹长老的手笔了。这种作战的重点不在于歼灭敌人的力量,而在于通过不断的袭击来使得对方疲于奔命,摧毁对方的士气和作战意志。

  好处是既可以发挥分散作战的灵活,在必要的时候又能形成坚强的合力,是适合目前敌强我弱的实际的。紫川秀心想,布丹虽然在战略的思想上僵化了一点,但在具体的战术安排上还是很灵活主动的。

  大家又讨论了一下人员的安排、武器和指挥、联系的方法等作战中的具体细节,紫川秀凝视着布丹,问了最后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长老,就如您刚才所言,我们的武装村民,或者是应命前来增援的远东军队,他们一旦与魔族正式开始交战,您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布丹脸上肌肉痛苦地抽搐了一下,语调却很平静:“光明阁下,昨晚你走了后,我一直没能睡,想了很多。今天就算是没有发生魔族入侵圣庙这件事情,我也会请您回来。

  您说得没错:一个民族要走向解放和自由,必须要付出代价。我们不能等待神仙和救世主前来拯救我们,要自由,就必须靠自己的双手去争取,就必须要有牺牲。如果今天我们吝于牺牲,那明天,我们的子孙就要为我们的懦弱付出百倍的代价。

  所以,不单为了保卫我们的圣庙,也为了我们的子孙后代,为了我们的土地和自由,更为了我们佐伊族从今天起直到一千年后的命运……”他沉默了下来,开始找一个恰当的词语来表达心中那股已经沸腾的热血和激情。

  “我们不惜一战!”半兽人布森很洪亮地说。

  大家都沉默了,在这沉默中蕴藏着一种不为苟且偷生而低下头颅的人们的最大骄傲。

  在一阵令人肃然起敬的寂静中,只听到紫川秀不高却很清晰的声音说:“那就战斗吧!”

  中午时分,来自周边村庄的助战民兵一群群地来到了哥达村。村中的主要干道上到处可见那些扛着大棒和禾叉的半兽人农民。为了躲避正午的烈日,他们零散地分散在村中的屋檐和树林下面拿着大叶子煽风乘凉,哥达村的妇女给他们送上了清凉的茶水。当看到人类骑兵从村子中的街道上经过时,半兽人们怒吼一声,纷纷抄起放在手边的武器霍然站起,就要扑上来动手。这时候跟随在紫川秀身边的布森村长一声呵斥:“不得无礼,这些是布丹长老请回来的贵客!”

  听到布丹长老的名字,那些看似气势汹汹的半兽人汉子们顿时软了下来,一个个讪讪地吐着舌头退下。

  布森向紫川秀道歉并解释说:“这里很少出现骑兵,他们以为你们是魔族的先遣队。”

  紫川秀微笑,算是接受了布森的解释。

  他知道这根本不是原因,一路上他们已经感觉到了,这一带的半兽人本来就对紫川家和人类怀有极深的敌意,正如布丹长老所言,单在云省赤水滩一战,战死的远东联合军士兵就有三十一万人之多,几乎家家户户都有男丁死于与人类的战争中。紫川秀注意到了,集结前来的半兽人很多都是那些稚气未脱的少年,还有的是年迈的老人,壮年男子的比例并不高,其中还要除去不少身上残疾的。

  紫川秀深感忧虑,这样的老弱残疾,如何跟魔族的狼虎之兵拚杀?心头隐隐的,他感到了自己的卑鄙,竟然想利用这么一个已经饱经苦难的民族来达成自己的目的?随即又安慰自己说:魔族欺压各族,前来侵扰圣庙,远东种族早已经忍无可忍。就算没有自己的出现,半兽人与魔族之间的战争仍旧是迟早不可避免的,自己不过是在其中推了一把罢了,但良知并没有得到多少安慰。

  在路过村口的大树时候,他看到人们围聚在树阴下,一个老半兽人正在给那些已经集结好的队伍交代任务。那个披着粗布衣裳的老半兽人说话既果断又凶狠:“……到时候跟着我冲,千万不要停顿,什么也别想,冲近去,消灭他们!任务清楚了吗?”

  “清楚啦!”初出茅庐的年轻半兽人战士们精神抖擞地回答。

  “可是用什么去消灭呢?”一个还带着稚气的年轻士兵皱紧了眉头问,他不像别人那样身上随便裹一块兽皮就算了,他的身上披着一件手工很精致的兽皮外衣,紫川秀猜测很有可能是某个慈爱的母亲给初上阵的儿子缝制的:“我手上只有这条木棍,连根尖铁条都没有——不然我就可以做把刺枪了!

  可是村长不肯发铁条给我……”他不无遗憾地摇着头。

  “用牙齿去咬!”老战士大声地说:“那不是吗?抓起那块石头!为什么要提这么愚蠢的问题?手里没有武器的,就用木棍、石头、尖瓦片——随便什么武装起来,用力朝着他们头上砸,同样能砸烂魔族崽子的脑袋!打了第一仗,我们就什么武器都有了…

  …”

  紫川秀等人已经走远了,听不到那个老半兽人战士后面的说话。他想了一下,拔出了自己的匕首递给布森:“村长,麻烦你把这个交给刚才的小伙子,跟他说,我祝他首战胜利。”

  布森惊奇地看了紫川秀一眼:这把匕首做工精良,刀刃锋利,隐隐露出蓝光,显然是一件价值不菲的武器。他的目光中露出一丝赞赏,不多说什么,跑步过去那个队伍中。

  半晌,在半兽人队伍中爆发出一阵惊讶的欢呼,布森又回来了,后面跟着那个捧着匕首的年轻士兵。布森对紫川秀说:“光明大人,那个孩子非常高兴,他十分地感谢。他说,他一定会勇敢地战斗,决不辜负光明大人您的期望!大人,他很想您亲口跟他说点什么。”

  望着那个激动得涨红了脸的年轻士兵,看着他那稚气的眼睛,紫川秀沉默良久,慢慢地、低沉地说:“活下去。”

  战斗在二十一日的凌晨开始了。

  在此之前,当地半兽人的代表曾前往魔族宿营地,请求魔族军队停止向圣庙的前进。

  但这个请求被魔族第七十三团队的指挥官马克团队长傲慢地拒绝了。(其实魔族这次对圣庙的进犯并非出于远东总督府的命令,完全只是马克团队长的个人行为。透过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得知圣庙中藏有无数的奇珍异宝。)

  半个小时后,三个在宿营地外散步的魔族士兵被草丛中突然戳来的刺枪给射穿了。

  当他的同伴们赶到时,凶手已经消失在茂密的丛林中了。

  在这之后的半个小时,又有一名值勤的哨兵被人用匕首杀死了,凶手留下了一滩血迹通往密林的深处。一个中队的塞内亚步兵跟踪血迹而去。但超过了集合的时间,他们没有回来,黝黑纵深的丛林彷佛一张不见口的大嘴,将他们一下吞噬了。

  当时已经深夜了,魔族不敢冒着遭受狙击的风险进入密林,直到第二天的清晨,由五个武装中队组成的一支搜索队伍才开始进去寻找他们的同伴。

  在距离宿营地大概五里处,他们找到了他们的全部同伴。在树林间一片开阔的空地上,五十一名塞内亚官兵横尸处处。有经验的魔族军官当场就确认了,

  从现场那凌乱的脚印和绝大部分尸体上那种狼牙棒和刺枪留下的可怕伤痕都可以看出,凶手绝对是附近的半兽人居民。

  直到这个时候,魔族方面才开始确认了:这一连串的事件并非那种出于一时之愤的意外冲突,而是一场有组织、处心积虑的冷血谋杀,或者说是,这已经是一场已经准备就绪的叛变。团队长马克很快就做出了决定:以牙还牙,以血还血!

  当天中午,魔族军队冲进了半兽人和蛇族聚居的多马村。村子里早已经空无一人,村民不知所踪,这更加坚定了魔族的怀疑:这确实是一场有组织的叛乱。魔族军队反复搜索后,找不到一个活人。无奈之下,他们把整个村庄都给一把火烧掉了。

  但就当滚滚浓烟升腾冒起在多马村的上空之时,一个浑身血污的魔族辎重兵跑来跟马克团队长报告:“大人!我们的粮草车队让人给烧了!”

  大惊之下,马克团队长马上率领部队赶去。

  现场混乱而血腥,只看到熊熊的冲天大火,一百多辆满载着军中急需粮食的车辆在火中化为了灰烬。地上横七竖八的躺满了魔族押解兵的尸体,血流汨汨,充满了强烈的呛鼻血腥味。

  马克狂暴地咆哮:“把古博林(魔族辎重队的押解队长)给我找来!他在哪里?我要亲手宰了他!”

  没有人敢接近盛怒下的马克团队长,最后还是那个混身是血的魔族押解兵战战兢兢地领着他过去,用脚尖指点着已经熄灭的火堆边的一具尸体:“大人,您要见的古博林……就在这里了。”

  尸体的后脑被人用重兵器砸了个大裂口,看到伤口那里猩红的血中混杂着白色脑浆的惨状,马克一阵难以抑制的恶心,竟开始呕吐不已。他不能相信,自己那一百多名勇敢的部下——虽然他们只是押解兵,但他们毕竟也是魔族王国的正规战士,居然被一群半兽人的乡巴佬给打败了,几乎全歼。

  经过询问为数不多的几个幸存者,魔族大概了解了事情发生时候的情形:中午时分,落后在大队后面大概五里的辎重队为了躲避炽热的正午太阳,在树阴下面乘凉瞌睡时,敌人突如其来地出现了。不知他们是从哪里来的,四面八方都是他们的人,漫天都是射来的箭矢和半兽人那锋利的投枪!一队骑兵猛烈地突击,冲破了车队外围的哨兵仓促结成的防线,顺着缺口,大批的半兽人突了进来。有很多魔族士兵甚至还没从午睡中醒来就受了重重的一击殒命。剩下的士兵拚命抵抗,他们想结阵抵抗。但是已经太迟了,半兽人战士已经冲进了车队里将他们分割包围,魔族的士兵一个个只能各自为战了,结果更是寡不敌众。有几个机灵的魔族兵眼见不妙,偷偷地从树林里逃跑了,不然就连报信的人也没有了。

  总的来说,这是一份破绽百出的报告。马克认为,这很有可能是那些残余士兵为了逃避惩罚而编造的。却不说半兽人方面如何能集结到这么多的战士,也不说他们怎么能情报如此准确,能如此神出鬼没地出现在魔族军队的后方,作战后又能丝毫不露踪迹地逃脱,单只是“一队骑兵猛然突破了哨兵们仓促间组成的人墙防线。”这句话便有很大的问题,根据一般的常识,半兽人最擅长和喜欢的兵种是步兵,他们的军队中一般很少骑兵(因为供养一个骑兵的耗费要远远的大于供养一个步兵,而半兽人一般又是比较穷的)。

  这些穷乡僻野的穷苦山村居然有能力拥有一支训练有素的骑兵军队?

  但是魔族残兵们的解释就更加让人觉得是天方夜谭了:“这些骑兵并非是半兽人骑兵,他们都是人类!”

  他们甚至指天誓日地发誓:他们亲眼看到了人类骑兵统统身着黑色骑兵披风,肩膀佩带着紫川家族的红色肩章,使用的武器都是锋利的制式马刀,还看到了一个女骑兵军官冲杀在队伍的最前面:有一个参加过与人类战争的魔族老兵甚至很有把握地断定,从他们那种骑马的姿势和控马技术就看出来了,这些人类骑兵肯定受过紫川家的正统训练。

  这些报告统统被马克团队长一律斥为荒诞不经:人类已经在远东战败了,紫川家军队正龟缩在瓦伦不敢出来。即使他们真的有胆子过来,驻扎在瓦伦前方的西南大营和凌步虚大人也不是易与的,他们不可能通过。

  最后没办法之下,魔族只能以集体幻觉来解释这件事情了。为避免在士兵中产生不必要的恐慌,马克在军队中严密封锁消息,严禁大家谈论。至于那支不幸的辎重队,马克以“车队在经过山崖时候碰上了泥石流,全体人员不幸遇难”来向大家公布。

  但是不幸的,这样的“不幸意外”却越来越多了:十二个塞内亚侦察兵在林子里也遇上了“泥石流”,“泥石流”非常“碰巧”地将他们的脑袋给冲不见了,只剩下了血肉模糊的身子和一滩鲜血;一个行军中的魔族列兵不识趣,非要跟一根过路的箭矢过不去,硬要拿脑袋去挡,结果一命呜呼,一个小分队在状况很好、也没有岔道的山路上行车时,忽然莫名其妙地“迷路失踪”了,同伴们再也没有见到过他们……

  五花八门的“意外”层出不穷,三天之内,有七十一人死于“泥石流”,有四十三人死于“公路坍方”,有五十三人死于“山路失足”,有二十五人被“沼泽地”吞噬了……团队里的文书参谋痛苦得像拘一样呻吟:他已经绞尽脑汁,可以用的理由都用光了。

  走投无路之下,他只能宣布十几名浑身箭孔的魔族士兵是死于“流行感冒”。

  事情的真相越来越难以掩饰了,魔族军队开始惊慌不安,各种流言蜚语开始在军中流传。无论是军官还是土兵,他们已经意识到了,在维斯杜那黑暗的丛林中,隐藏着可怕的敌人。这些敌人并不与魔族军正面交手,也没有出来拦截,但却越跟越近,人数也越来越多,打击越来越频繁,不分昼夜,不管天气阴晴。在魔族军队的前面,桥梁被破坏,粮草被劫得空空如洗,一切村庄都被坚壁清野——半兽人的态度非常坚决,不用魔族军队动手,他们自己就把自己的家园给烧掉了,让魔族想找一处可以遮风挡雨、舒坦睡觉的地方都没办法;几百公路的山路,魔族军连个活影都看不到。士兵们犹如行进于荒漠之中,无处休息,无物充饥,没法休整,没法恢复体力。

  但也正是因为绝望,魔族越加的残暴,每找到一处有人烟的村庄,他们烧杀、他们掠夺、穷凶极恶,让无辜的各族平民血流成河。

  一旦抓到俘虏,他们总要施尽酷刑,将长长的一串俘虏用绳子吊在树上火烤,谁都别想活命。他们战斗起来也越加的凶悍,因为知道对方绝对不会宽恕自己。

  尽管受到了一连串的打击,魔族军队的士气受到了重创,但是他们军队的主力依旧保持完好,这给了他们信心,他们相信:敌人的实力有限,不敢跟自己正面交手。为了对付神出鬼没的游击队,他们开始紧密地收缩队伍,取消了小部队的单独出击,行动都以五百人的整个大队为基本单位,认为这样就可以让那些游击队束手无策了。

  虽然受到了重大的打击,但在贪婪心的支撑下,魔族军队仍旧不顾一切地顽强前进。

  深夜,队伍已经进入了阵地了。在密林的上面,风在盘旋,树林中冷雾弥漫。马匹已经放置在了林子的深处,士兵们都徒步沿着覆盖着厚厚一层树叶的山林坡地前进,风卷起阵阵的秋叶。尽管只是深秋时节,在这片不见天日的树林里却已经有了阵阵寒意,沁入骨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