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紫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节

紫川 老猪 5731 2003.04.02 15:06

    帝林惊讶地扬了扬眉毛:「这茶确实不错,不过还不如我们人类的--顺便说一声,陛下,您认错人了。我并非帝林。」

  魔神皇不出声地凝视著他,气势凌厉,目光锐利得仿佛要在他脸上烧出两个洞来。帝林抬头坦然地面对神皇的注视,眼神诚恳。两人都没有出声,房间里一片寂静,可以听见营帐门口宫廷侍卫来回走动的「哒哒」脚步声。空气中弥漫著无声的杀机。

  「帝林,你是这十年中我所见过的最出色的人类高手,」魔神皇淡然一笑说:「也是在我面前说谎说得最镇定的人。只是不管你如何高明,有一样东西你是怎麽样也装不了的:刚才你的瞳孔突然缩小了。」

  帝林微笑著说:「突然面对尊贵的陛下和当世第一高手,谁都会紧张的。」

  「以你的武功,应该是很出名的高手,然而为什麽朕却完全没听过你的名字?」

  「在下一点浅薄功力,如何敢称高手?紫川家中历代名将辈出、高手如云,军中又多有藏龙卧虎之士,胜於在下之人甚多。在下浅名不扬,不为陛下所知,那也不是什麽稀奇事情。」

  「你自称是禁卫军的军官,穿的却是监察厅的军法官制服;你自称是红衣旗本,但你的肩章却表明你是旗本--这又怎麽解释呢,帝林?」

  帝林暗暗吃惊。当时时间匆忙,他来不及准备禁卫军的服装,只借了哥普拉的衣裳就穿上了。他没想到这个原来以为久居深宫的魔族皇帝竟然对紫川家的情况如此的了解,连各个军团的制服、肩章,这麽细微的情报他都了解得那麽清楚。

  「我原隶属监察厅任旗本职务,因受总长之命前来贵国出使,临时调入禁卫军,临行前总长特意奖励越级晋升我为红衣旗本。只是战时太过匆忙简陋,未能更换制服肩章,让陛下见笑了。」

  魔神皇摇头叹气:「帝林,你这个家伙实在机灵!云浅雪如果有你一半聪明,也不至於在帕伊下碰得焦头烂额了。」

  帝林还是很平静地说:「陛下,很抱歉,但是您真的弄错了。」

  魔神皇拍拍掌,门外有人应声说:「是!」门帘掀动,进来一个人。

  来人身著魔族将领的盔甲,个子瘦高,面目倒也端正,神情得意,只是掩饰不住骨子里的一种猥琐之感。看到他,帝林的一颗心直往下沉,他已经认出来人的身份了:紫川家族最大的****,原远东军三重将之一的雷洪。当年在远东时候,担任红衣旗本的帝林与担任远东副统领的雷洪有过数面之缘。帝林也明白了,难怪魔族这次一路过来势如破竹,原来有雷洪这个大叛贼在一边给他们出谋划策。雷洪担任家族的高级将领多年,对家族的兵力分布还有作战方式等机密都了如指掌。他的叛变,让家族付出了可怕的代价。

  雷洪十分的得意。他先对魔神皇恭敬地施了一礼,起身笑著对帝林说:「帝林阁下,您如今出任家族监察长,大富大贵了,可还记得当年远东的故人?」

  帝林一言不发,沉静地睥睨著雷洪,目光中充满了轻蔑,显示他不屑与之答话。雷洪一直在笑著,只是在帝林锐利的目光逼视下,笑容变得越来越僵硬,竟然有点手足无措了。

  魔神皇微笑问:「帝林,你为何不回答?」

  帝林转而面向神皇,微笑道:「陛下,您叫我怎麽跟一条狗答话?」

  魔神皇纵声大笑。雷洪的脸色变得青一下白一下的,破口大骂:「帝林,你死到临头了还这麽嚣张!吾皇英明,迟早将一统大陆!你若知道好歹,马上跪地求饶归顺我陛下,说不定可以拣回一条小命!不然的话,我将你千刀万……」

  「陛下!」帝林打断了雷洪的话。

  他起身直接面对魔神皇:「我敢出使贵国,本做好一死的准备。既然身份被认出了,性命就全在陛下掌握中,要杀要剐,陛下一句话就够了!但如果陛下想跟我谈判,就请派个纯种的神族过来!至於他--」帝林蔑视地望了雷洪一眼:「--最多只配跟我的狗谈判!」

  雷洪大怒,张口欲回骂,魔神皇不出声地摆摆手,雷洪吞回了一肚子的脏话,却仍忍不住出声说:「陛下,帝林这厮不光蔑视我,他连您也不放在眼里啊!陛下,我们万万不能让他活著回去的……」

  「朕知道的,自有分寸。」魔神皇淡淡地说,平淡的语气中却含有一种凛然的魄力:「平靖公,你可以退下了。」

  雷洪知趣地闭嘴,乖乖地从边们离开,出门时候回头一望,目光中满含著对帝林的刻骨恨意。

  帝林深深一鞠躬:「感谢陛下成全。如果陛下已经再无别的吩咐,请允许让我自尽。」自己实在与魔族结下了太深的仇恨,魔族无论如何是不会放过自己的。

  与其让他们杀,不如自己动手落得个痛快。

  魔神皇没有回答,却说:「好久没有见到像你这样的人类高手了,我很欣赏你,你比雷洪强上百倍。如果我建议你到我们这边来,你会不会以为这是一种侮辱?」

  帝林沉吟道:「如果是任何别人提出的这种建议,我确实会认为这是种侮辱。但既然是陛下您亲口提出的,在下实在感到是种莫大的荣幸。」

  魔神皇微笑:「嗯,那你的答覆是?」

  帝林很认真的思考了一阵,才说:「不。承蒙陛下看得起,但是我还有点廉耻,让我与雷洪那种人并列,实在难以办到。」拒绝了神皇的要求,帝林心头一阵怅然,长叹口气。他知道这实际上是断绝了自己生存的最後希望。

  魔神皇慢慢把玩著手上的茶杯,深邃的目光投向帝林:「像你这样的人类高手,我都有几十年没有看到了。你应该是剑圣拉欧的传人吧?」

  帝林生出种什麽都给看透了的可怕感觉:自己并没有动手,只是凭很少的举止动作,他就看出了自己的武艺和流派。不过有一点他可是万万想不到的……

  「回禀陛下,在下没有任何师承,是靠著一本剑谱自学的。」

  「哦!你的剑谱是哪来的?」

  「回禀陛下,那是在下买来的。」

  魔神皇再次惊讶了:「这朕倒不知道了:拉欧的剑谱,这样的东西居然也买得到?一定很珍贵吧?」

  帝林正颜说:「正是。」肚子里偷笑:也不是那麽珍贵。紫川秀赌输了没钱还债,丢下两本脏兮兮的册子就跑了。斯特林与帝林两个大赢家没办法,只得勉为其难的每人一本把册子收下顶债了--这还真是有史以来最便宜的武功秘笈了,总共价值七个铜板。

  几天後紫川秀哭丧著脸想把书赎回去,结果给两人七手八脚地打跑了--帝林暗暗下定了决心:这次如果能活著回去的话,非要抓住紫川秀好好审审,这个鬼鬼祟祟的家伙到底还藏有什麽好宝贝?

  「剑圣拉欧,人类世界继左加明之後的最强高手……」魔神皇喃喃自语,忽然低沉了语气:「现在,帝林,朕真的很想知道:你为什麽敢到这里来?莫非是你自恃武艺高强?像你这种程度的人类高手,早在三十年前朕就杀过无数!」

  帝林沉静地回答:「陛下,我是以使者的身份前来的。」

  魔神皇讽刺地微笑:「你不是那种死守道义的人,我也不是。就算使臣是受保护的,但你却是特例。」

  帝林打个冷战,魔神皇意思分明是,你帝林滥杀平民和战俘,早已经恶名昭彰。我们神族把你杀了,谁能说我们不对?

  他长吸一口气,缓缓吐出四个字:「卡丹公主。」

  魔神皇神色不为所动:「就算没有斯特林和中央军在我手中,单就现在的局势,我神族强而紫川弱,卡丹对於你们而言不知有多珍贵!我谅紫川参星也没这个胆子敢动我女儿一根汗毛!」

  帝林冷笑:「忘记告诉陛下了,卡丹并不是控制在紫川参星手上的,她由我的人看管。如果我没能按时回去,十二小时内,卡丹的脑袋就要落地了。」

  魔神皇冷冷说:「你在吓唬朕吗,帝林?」语气中充满了令人窒息的恐吓味道。

  帝林毫不退缩:「陛下,您该知道,像我这么卑鄙的人,敢深入贵国大营,当然不会一点准备没有。您要杀我,容易,但您若想要回卡丹的活命,没门!」

  两人针锋相对,怒目以视。帝林毫不退缩,目光死死的盯著魔神皇。在魔神皇注视下,他感到巨大的压力,却知道,这个时候万万不能示弱,稍给魔神皇看出破绽,自己就完蛋了。

  片刻,还是魔神皇先开口了。他压抑了自己怒气,缓缓说:「很好,开出你的条件来吧,帝林。记得,不要太过分了!」

  「陛下,我已经说过了:我们放卡丹回来,你们给帕伊撤围,放中央军回来。」

  「你不觉得这样的条件太过分了吗?用卡丹一个人想换中央军的几万人?」

  「陛下,你们得到不止卡丹,还有远东全境的领土!何况,神族的公主可只有一个。她的身份尊贵,比一百万大军还要值价。如果换得太便宜,那也有失卡丹殿下的身份啊!」

  魔神皇有点哭笑不得的感觉:帝林明明是占了老大的便宜,还做出一副「我是为你著想」的架势。

  他考虑良久,慢慢开口问:「卡丹还好?」

  帝林肃容回答:「公主殿下非常的安好,并未受过任何虐待。我紫川家待公主殿下如上宾,将她安置在我前任总长紫川远星女儿紫川宁府邸中,礼尊异常。根据在下所知,公主殿下还与宁小姐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呢!」

  魔神皇缓缓地点头,说:「当初派卡丹这孩子到葛沙那里去,原是想让她学点军事好充当大任的,却不知反倒便宜了你们。--这真是天意,看来紫川家还是气数未尽啊!」

  他沉吟道:「这样,你们先把卡丹放回来,朕立即给帕伊撤围,放你们的中央军回去。」

  「在下斗胆,请求陛下先行撤围,只等中央军一进了瓦伦,我们便立即奉还公主殿下。」

  魔神皇扬扬眉毛:「你不相信朕的承诺?」

  帝林站起深深一躬身:「在下不敢。只是陛下知道,我们交还卡丹比较容易,只要在瓦伦城外双方做个交接就可以了。但中央军的撤围却是个大问题,需要双方协调,信使来往,加上大军行进,路途遥远,途中非常容易发生不测之变--这是个很烦琐的过程,所以希望能将这个事务先行办理了,以後的交接就非常的容易了。」

  帝林扬扬洒洒说了一大堆的理由,看到魔神皇的脸色越来越坏,他叹了口气说:「陛下,我就直说了吧:我相信陛下是言出如山的,但正如陛下所说的,现在的局势是神族强而我紫川弱,如果我们放了卡丹,而神族不肯放中央军回来的话,我们是一点办法也没有。所以我们不敢。这点还请陛下谅解。」

  魔神皇哑然失笑:「那朕又怎麽知道,你们的中央军回去以後,你们还会放人吗?你们拿什么担保呢?」

  「我认为,陛下您的实力就是最好的担保。以陛下本身盖世武功,神族的强悍军力,如果可以选择,谁也不会愿意与陛下为敌的。如果我紫川家敢於反悔,区区瓦伦城,安能阻挡神族的大军和陛下这种举世无双的高手?」

  魔神皇沉默不语,忽然纵声大笑。帝林吃惊地望著他。

  「这个马屁拍得好!帝林,朕就上你一次当好了!朕可以答应你,让斯特林部队西撒。你现在就下去,跟云浅雪谈谈协议签定的具体问题。」

  帝林没想到魔神皇竟然会这麽爽快,惊喜之下深深鞠躬:「陛下宏德,紫川家族上下感激不尽!请陛下放心,只等部队进了瓦伦,公主便立即交还给神族!在下就先告退了。」魔神皇点头,在帝林快走到门口的时候,忽然出声叫住了他:「帝林!」

  帝林转过身来:「陛下有何吩咐?」

  魔神皇一笑:「记住,紫川家那边如果呆不下的话,我们这里随时欢迎你。」

  帝林一愣,随即笑说:「如果真到那时候,我一定前来投靠陛下。」

  魔神皇「哈哈」」笑,挥手让帝林退出。

  帝林出得帐篷来,重又看见青天和白云,阳光耀眼。帝林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可以活著出来。冷汗已经湿透他的衣服,他忽然发现,生命实在是件很美好的事情。

  他心头隐隐担忧:当代魔神皇惊才绝艳又志图远大,果然有过人之能。他能慑服群臣,将历来乱如散沙又桀骛不逊的魔族居民统合成如此纪律严明的强大军队,并非光靠皇帝的头衔和盖世武功。纵然此次和谈成功,他也仍旧是紫川家族乃至於整个人类世界的最大威胁。

  一个小时後,军师黑沙紧急求见魔神皇,当即得到了批准。

  黑沙快步进来:「陛下!我有紧急情况向您报告!那个人类使者已经走了吗?刚才云浅雪向我报告……」

  「朕知道的,军师。」魔神皇很安详的抚mo著怀中猎鹰柔顺的羽毛:「你是打算向朕报告帝林的事情吧?」

  「啊?陛下已经知道了?」黑沙惊讶:「他现在人在哪里?我们马上派人去追!」

  「呵呵,刚签完协议,他已经回去了。」

  魔族的总军师简直不敢相信相信自己的耳朵:「陛下,您明知道他是帝林还是放走了他?」

  「总军师,」魔神皇悠然说:「刚才,你有没有看过他的眼睛?」

  「陛下!」

  「在他的眼睛里,我看到了野心勃勃。」魔神皇彷佛在喃喃自语:「这个人有一颗魔鬼般的心。让他活著,对我们更为有利。」

  黑沙伫立良久,忽然深深的一鞠躬,由衷的说:「陛下,有了您英明的指挥,我们怎麽可能会失败呢?」

  魔神皇微笑,喃喃说:「如果天意要我失败的话,那也容易得很……就让紫川家再多挣扎几年吧,打了那么久,我们也该歇歇了。」

  帝国历七八0年的二月二十日,紫川家族禁卫军「红衣旗本哥普拉」,在枫叶丹林与魔族皇帝签定了那份臭名昭彰的「哥普拉--云浅雪枫叶丹林协议。」协议规定:

  一:立即实现两国停战。

  二:魔族王国放回紫川家族被围困的中央军将士。

  三:由紫川家族用钱赎回此次战争中被俘的所有人类官兵。

  四:远东全境二十三行省全部割让给魔族王国,作为战败赔偿。

  五:除去俘虏的赎金外,紫川家族另得支付一百万两白银,作为战败赔偿。

  六:紫川家族交还在上次战争中被俘的魔族公主卡丹。

  在枫叶丹林协议上签字的魔族方面代表是羽林将军云浅雪,而在人类的代表则是「紫川家族禁卫军红衣旗本哥普拉」--後世为这个实际上并不存在的神秘人物究竟是何身份做了无数次的研究,为此出版的长篇累椟研究和论文养活了无数滥竽充数的历史学家。他们争论不休,伤透了脑筋。

  由这天起,这场持续了一个多月,死伤军民数以百万计的惨烈大战,终於宣告结束了。後世的历史上将这次战争和远东叛乱战争合并称为:「第一次远东战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