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紫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节

紫川 老猪 11570 2003.04.02 15:09

    第一节

  听完云浅雪的讲述,屋子里魔族的几个重量级人物交换了眼色,一时也没什麽人出声。最後还是总军师黑沙发问:「如何,云君,您是怎么看这个人的?你认为他是不是真心地来投诚的?感觉他的话可信吗?」

  云浅雪迷茫地摇摇头:「陛下、军师,微臣实在不知道。他的话很真诚,微臣认为是可信的。但是,微臣又感觉,他这个人绝对不可信--对不起,陛下,微臣很矛盾。微臣智慧低浅,实在无法判断,只有留待陛下圣断。」

  魔神皇不动声色地「恩」了」声,点点头说:「大家都说说看吧。」这也是魔神皇的一贯风格,他从不在会议开始时候表明自己的立场和意见,总是先让部下畅所欲言。

  加纳总督罗斯,一员身经百战的魔族老将,素来以武艺高强和残暴而闻名,在魔族中享有极高的威望,沉声说:「杀了他!」

  二皇子卡兰慢条斯理地说:「这个紫川秀什麽来头,我们都还不知道呢!」

  大家都把目光投向黑沙的身影。黑沙发出浅浅的笑声:「我的情报未必是准确的,可能还有遗漏--不要这样看著我,我会害羞的。」

  帐中一阵哄堂大笑。笑声中,魔族的总军师一字一句的慢慢说:「紫川秀,原名林河,帝国历--我说的是原来光明帝国的历法,人类一直延用这个--七六0年出世,出生地:不详。父:不详。母:不详。六岁时候即为紫川家当时总长紫川远星所收养,赐姓紫川……」

  这时候魔神皇出声问:「紫川远星为什麽要收养他?」

  「……收养原因:不详。七岁时候,其母去世,原因:不详。」

  卡顿亲王撇撇嘴角说:「这还真是详尽的情报啊!」

  黑沙彷佛没听见亲王的讽刺,平板的声音不见丝毫颤动:「七六九年,紫川秀入远东军校。七七一年,流风军围帝都,紫川秀自行增援,率八百学员兵大破流风西山军於帝都城下,随即与流风家赶来的增援军团大战,七战而七捷,将流风西山逐出紫川家领土。」

  「哦!」一屋的魔族巨头们都给震动了,发出了轻声的感叹。流风家当代家主流风西山的名声,他们也略有所闻,知道是人类世界中以足智多谋而闻名的一员将领,却不知他有过如此惨败的经历,曾给十一岁的紫川秀玩弄於股掌之上。

  黑沙继续讲述:「当时紫川远星已死,新的总长尚没确立。当时掌握大权的是总统领杨明华--」

  「不久前帝都的****中死的那个杨明华?」魔神皇温和地问。

  「对,陛下英明,正是此人。紫川远星死後,此人一直野心勃勃了,有意独揽大权。此时新锐人物紫川秀的迅速崛起引起了他的警觉。一个月後,一场宫廷政变闪电般发动了,紫川秀被解除了兵权,发配远东。」

  「十一岁毫无经验的毛头小孩对一个拥有超过二十年政治斗争经验的老手,那根本是不成比例的对手。无论那个紫川秀在战场上如何的天才了得,但在政治方面,阅历和经验的缺乏那是难以弥补的致命伤,从这个事情我们可以看得很清楚。」卡顿亲王一本正经地说。

  云浅雪赶紧把头低了下来,好掩饰脸上的笑意。他没想到卡顿亲王会这麽的愚蠢和急不可耐。谁都听出了,亲王表面上说的是紫川秀与杨明华的斗争,其实却是暗示:本亲王殿下自然是那个「拥有丰富阅历和经验的老手」了,至於那个「毫无经验的毛头小孩」是谁呢?大家不妨随便猜猜就是了。

  「亲王殿下所言甚是。」黑沙平静地说,彷佛一点听不出卡顿的言外之意:「正如您所料想的那样,在这场宫廷政变中,紫川秀败下阵来了。但他并没有放弃,七年以後,也就是帝国历七七八年,他又卷土重来,以副统领身份出现在了家族争斗的中心舞台帝都。」

  魔神皇问:「那时候紫川家掌权的是杨明华吧?他怎麽会这麽的愚蠢,肯放他的大对头回去?」

  「其中的奥秘,我们恐怕是难以明晓的了。但我的推测是:杨明华也没有办法。当时他最大的敌人并非紫川秀,而是表面上深藏不露,暗地里咄咄逼人、步步进逼的家族七代总长,老狐狸紫川参星。他已经顾不上理会紫川秀这麽一个无兵无权,看起来微不足道的副统领了。」

  「但是,这次他又错了:正是这个紫川秀,在帝都的事变起了关键的决定作用:他杀了当时号称紫川第一高手的中央军军团长雷迅,并把他的部下威慑并收编,使得杨明华一方失去了在军方最大,也是最强的支持--诸位都该知道,杨明华也好,紫川参星也好,无论哪个势力,如果没了军方的支持,那他的末日就到了。这应该是帝都事变中杨明华败亡的最主要的原因了。否则的话,就算是帝林带著他的远东人马倒戈,拥有绝对强势兵力的中央军也可以一夜之内将帝林和为数不多的斯特林禁卫军部队统统消灭。--顺便说一句,现在我们神族的两个最大敌人:斯特林和帝林,都是因为在帝都事变中立下的功勋而迅速飞黄腾达起来的。他们一个当了拱卫首都的重兵统领,一个担任了紫川家族的总监察长。相比之下,若论那个晚上的功劳和表现,紫川秀绝对不比他们来得小。」

  卡顿亲王出声问:「紫川秀的功劳这么大,紫川参星给了他什麽样的奖赏?」

  「什么也没有。」黑沙淡淡的说。

  「什么?」

  「事变後的第二天,紫川秀就给解除了兵权,剥夺了现役军军人的身份,被安排到预备役去了。据说是因为他与紫川参星政见不合的原因。」

  云浅雪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开始明白为什麽紫川秀身上总是若隐若现地散发出那么种不得志的忧郁。

  魔神皇出声道:「这样看来,紫川秀确实有理由对紫川家不满的。--有没有他性格方面的资料?」

  黑沙笑出声来了:「各位,有没有人听过『秀字营』的?」

  怎么可能没听过呢!在座的魔族巨头们都笑了。卡兰说:「我刚进远东就听说了,听说是个很有名的饭店吧?」

  「错了!」卡顿亲王毫不客气地纠正他的弟弟:「『秀字营』是个大商会,专门买卖远东物资的。」

  罗斯总督也出声说:「我倒是听说『秀字营』是人类开办的一个大赌场是我部下跟我说的。」

  「各位说的都对。」黑沙语气安详:「但都只是一部分。其实,但各位可知道,『秀字营』的创建者和首领是谁呢?」

  魔神皇扬扬眉头:「莫非正是紫川秀?」

  黑沙起身恭敬地对神皇躬身行礼:「陛下睿智无比,明见万里!」

  魔神皇淡淡一笑,耸耸肩膀说:「朕随便乱猜的,谁知道真的是。」

  魔族的巨头们再次哄堂大笑,魔神皇也笑,说:「朕有点明白军师的意思了:紫川秀身为家族的带兵将领,在紫川家族生死存亡的关键时期,心思不放在打仗上面却一心刮敛钱财,是不是说明他很贪婪呢--或者至少可以说,他对於财富的热爱要远远高於他对紫川家族的忠诚呢?」

  黑沙肃然回答:「陛下英明,说的一针见血!除了贪婪以外,据说紫川秀还是个好色之徒。在他的纵容下,『秀字营』军队,可以说是全紫川家族中军纪最差、最为恶劣、最为放荡不羁的部队了。」

  魔神皇轻轻地说:「就是这样恶劣、差劲的部队,在帕伊城足足支撑了一个月,使得我神族无敌的大军竟然不得寸进?」

  神皇语气虽然轻,但其中的份量可一点不轻。有份参与帕伊作战的云浅雪、卡兰、卡顿等人一个个额头出汗,立即跪下请罪。卡顿亲王颤声说:「臣等无能,作战不力,有辱陛下神武声威,还请陛下严加责罚。」

  「起来吧。」魔神皇轻轻一挥手:「现在不是请罪的时候。」他沉吟一下:「关於紫川秀的事件,你们都是怎麽看的呢?」

  「吾皇陛下,」加纳总督罗斯口音中带有浓厚的边陲口音:「微臣还是那句话:杀了他!人类都是不可信的,人类的叛徒更加是不可信任。他今天既然可以为了钱财背叛紫川家族,明日他也将可以同样的为钱财背叛我族!紫川秀越有才能,那他就越危险。让这麽一个危险人物留在我族,甚至还委以重任,那是极大的威胁!」

  大家微笑:心直口快的加纳总督这样说法一点不奇怪。历来他都是最顽固的魔族至上论者,坚信除了魔族以外,其馀的种族根本不配生存,只配给他们杀戮用。

  「我的看法与阁下相同,」卡兰冲罗斯总督笑笑:「杀了他算了。」

  云浅雪奇怪地望著卡兰。前天晚上,卡兰还在他面前说过:紫川秀对於神族而言,是个无价的瑰宝,因为他身居中央的要职,熟悉紫川远星、紫川参星还有即将继任总长的紫川宁等家族领袖,和斯特林、帝林等家族名将有著千丝万缕的关系,深知紫川家决策中枢的内情。与他相比,雷洪不过是个地方级别的将领而已,重要性是远远不如的。

  「他是可以帮助神族打开紫川家大门的钥匙。」卡兰最後是这样形容紫川秀的重要性。

  殿下的态度怎么转变得这麽快,而且没跟我打个招呼?云浅雪相当疑惑。

  忽然,他发现在这位看似一本正经的皇子眼中,狡黠的光芒一闪而逝。云浅雪恍然大悟,明白了卡兰的用意。

  果然,卡顿亲王立即急切地开口了:「父皇陛下,儿臣的看法有所不同。紫川秀比雷洪精明强干百倍,如果他能为我族所用,对我族一统天下的大业必然大有益处。他现在已经背叛了紫川家和人类,已经无路可走了。只要我们肯收留他,给他荣华富贵,他肯定会死心塌地效忠我们。」

  卡顿亲王话音刚落,卡兰立即接口说:「大哥所言很有道理,比我所见似乎又高出了一层。大哥深谋远虑,见识过人,佩服佩服。既然大哥肯为紫川秀担保,那我还有什麽可担心的呢?我收回自己的看法。」

  卡顿亲王一阵得意,脸上浮起谦逊的笑容:「哪里、哪里。」他隐隐感觉好像有哪里不妥,却说不出来,勉强地强装出个笑容。

  云浅雪忍住捧腹大笑的冲动,微笑著说:「既然亲王殿下愿意为紫川秀担保,那微臣当然没有意见了。」他望向卡兰,两人交换了个会心的眼神:这下卡顿亲王这个担保人是板上钉钉的跑不掉了!

  「我有意见。」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的,总军师黑沙平静地说:「微臣认为,这个紫川秀很可疑。」

  魔神皇惊讶地问:「为什么呢?军师阁下,听您刚才的介绍,朕还以为您是赞同收留紫川秀的呢。」

  「陛下,微臣认为,紫川秀叛逃的理由不充分。他投奔我族很有可能别有所图。」

  卡顿亲王皱皱眉头:「军师,刚才也是您说的,紫川秀贪财好色、贪生怕死,再加上紫川参星对他也很不公平,他对紫川家肯定有不满之心--这样不就是很充分的叛变理由了吗?」

  黑沙沉默。好半天他才出声:「对不起,陛下,二位殿下。这纯粹只是微臣的一种感觉,并没有任何依据:微臣怎麽都觉得紫川秀不应该是会叛变的人,他与雷洪不是一路人。」

  云浅雪一震。他与黑沙有同样的想法,只是没法用具体的语言表达出来。纯粹只是一种感觉,紫川秀给他的印象并不是一个会背叛自己国家和民众的无耻之徒,他的眼神相当的清澈。

  大家的目光都转向了魔神皇,再没有人出声了,大家清楚总军师对魔神皇的影响力,他既然这样说,那就等於判了紫川秀的死刑。大家都在等待著一个清脆的「杀」字从陛下口中吐出,房间中的沉寂充满了血腥的味道。

  魔神皇轻轻叹息一声,闭上了眼睛,头向後靠在椅子靠背,神情平静,手指轻轻地敲击著面前的桌面。这是他在沉思时候的习惯动作。帐篷中只听见桌几被敲打的「咯、咯、咯」的清脆响声。

  片刻,魔神皇睁开了眼睛,双眸之中精光四射:「你们说,我神族作为大陆最强的种族,与人类交战数千年,为什麽就是不能征服远远比我们神族弱小的人类呢?」

  云浅雪等人面面相觎,他们不明白,魔神皇为什麽这时候问了这麽一个与当前议题似乎根本不相及的问题。

  大家都皱起了眉头:魔族为什么不能战胜人类?明明数千年以来,魔族与人类交战的历史都是赢多败少,然而有史记载以来,魔族王国的疆土却从没能越过古奇山脉以西。

  这个看似单纯的军事问题,仔细分析,却涉及到了极其复杂的政治、经济、历史、人文和地理方面的诸多因素。一时之间又怎麽能说得清楚呢?

  看到大家为难的样子,魔神皇笑笑:「看来朕这个问题出得不好,朕换一个说法:大家认为,当前我族要征服人类,最大的障碍是什麽?」

  卡顿亲王抢先回答:「父皇陛下,儿臣认为,我们的最大障碍就是瓦伦天险。历史上我族多次对人类发动攻击,都是因为攻不下瓦伦而失败。在平原上野战,人类绝不是我们的对手,只要突破了瓦伦要塞,我族大军前面就是一马平川,征服大陆,易如反掌!」

  卡顿亲王说得激扬,以为这次一定会得到神皇的赞赏。魔神皇却轻轻地摇头:「瓦伦要塞的建立不过是一、两百年的事情,而我们与人类的战争却是从有史以来就开始了,持续了上千年。三百年前,我族军队也曾进入了人类的中心腹地,只是……」魔神皇叹息著不再说下去了,大家都在心里帮神皇补足了那句话:「只是不幸碰上了绝代高手左加明王,一败涂地。」

  「陛下,」罗斯总督说:「臣认为,我族此次的受挫全是因为那个紫川家的头号名将斯特林。他坚守帕伊,以微弱的兵力牵制了我族的主力大军,延误了我们攻击瓦伦要塞的时机,让我们错过了大好的机会,导致功败垂成。此人兵法高明,用兵如神,麾下士卒精锐且忠诚,有他在,将来必定是我族进军大陆的最大阻碍!」

  魔神皇点点头,却没说什麽,转向卡兰:「你怎麽看呢?」

  「父皇,」即使在威震天下的魔神皇面前,卡兰依旧是那麽一副漫不经心,无所谓的样子:「比起斯特林来,我更担心的是帝林。他凶残极端,名声显赫。碰上他,我们的士兵吓得不得了,根本没法作战。」

  「听说,在斯特林和帝林两人之上,西边还有个名声更响亮的流风霜,号称人类的第一名将。虽然目前我们还没与流风家的军队遭遇过,不清楚她是否浪得虚名,但是流风家能与紫川家抗衡数百年,实力绝不在紫川家之下。若我们西进,流风家肯定不会坐视的,那时我们可要小心这个流风霜了。」云浅雪也出声发言。

  一时间,魔族的高级统帅们纷纷发表了自己的意见,却见魔神皇神情淡淡的不置可否。黑沙恭敬地问:「不知陛下意下如何?」

  「诸位说得都很有道理。」魔神皇若有所思:「但朕想,我们最大的敌人并不是这个,不是坚固的瓦伦要塞,不是左加明王,更不是斯特林、帝林、流风霜等名将,而是人类的抵抗意志!」魔神皇加重了语气:「人类作为一个民族的整体殊死抵抗意志,这才是我们最大的敌人。」

  「一直以来,人类都以大陆文明传承的正统自居,把其他种族--包括我们--全部视为异族,视为不开化的野蛮人,视为妖魔鬼怪、吃人的怪物。他们排斥我们,却又害怕我们。每次我们神族大军进击,人类不分老孺,统统全民皆兵奋起抵抗。我们神族虽然能够在战场上击败人类的正规军队,却每每给人类的这种全民战争搞得元气大伤,无力再进。」

  「我们无法征服一个万众一心的民族。欲征服人类,我们就必须要先瓦解他们的斗志,摧毁他们的抵抗意志。在这件事情上,紫川秀有很大的利用价值。」

  神皇结束了讲话,望著他的部下们,目光中带著期待。

  还是黑沙首先领会了他的意图:「我明白了。陛下深谋远虑,微臣赞同收留紫川秀。」

  云浅雪略一思索,也明白了魔神皇的意思:不管紫川秀是不是怀有目的前来,他是紫川家族前任总长紫川远星的养子,继任总长紫川宁的大哥,七年前的帝都还击战令他名声大噪,被认为是紫川家最优秀的将领之一,闻名於人类世界。虽然同是副统领,但是他的政治影响力是远远大於雷洪这个地方将领。只要神族肯接纳、重用紫川秀,并把这件事情广为宣扬,那将给人类带来极大的思想冲击。下级的人类士兵和军官会想:连紫川秀这样的高级军官也贪生怕死投降了,那我们又何必这麽拚死卖命呢?人类中的那些见利忘义的败类,眼看紫川秀受到如此丰厚的奖赏,更是会趋之若骛,他们会成群结队地跑过来投诚的。

  领会了神皇的意图後,众位臣子无不大表赞叹,纷纷表示我皇英明睿智,高瞻远瞩,人所不及。面对部下的一片赞叹之声,魔神皇谦逊地低下了头:「因此,朕决定依照雷洪过来时候的惯例,给紫川秀封侯。诸位有没有意见呢?」

  怎麽可能有意见?云浅雪等人把头点得飞快。乖巧的卡兰皇子出声问:「父皇,不知您打算给紫川秀封个什麽名号呢?」

  魔神皇微微沉吟,眉头舒展开来:「阿云,朕记得你们明天晚上有个宴会是吧?」

  「正是,陛下。为了庆祝我们刚刚在远东打败了人类,我们今晚打算举办一个盛大的宴会,所有在远东的高级将领都会参加的。」

  魔神皇微笑道:「很好。也为了纪念在远东的这次胜利,我打算给紫川秀封号:『远东侯』--如何?」

  云浅雪等人大加赞叹,深深佩服神皇陛下起名起得才思敏捷,寓意深远。

  三月十九日晚,夜幕渐渐的降临了。天空却没有暗下来,魔族正在为远东战争的胜利举行盛大的欢庆仪式。羽林军大营之中,无数燃烧的火堆照亮了天际,令天上的繁星黯然失色。大营正中最大的营帐门口插满了像徵胜利的红色杜鹃,人潮簇拥,洋溢著一片热闹欢乐的喜庆气氛。

  巨大的营帐之中,灯火通明,人声喧哗,中间不时著夹杂著「陛下万岁」的祝酒之声。

  燃烧的火光照亮了魔族将领们肩膀上的彩羽和胸前的纹章,塔尔希军官学校的军乐团正在高奏悠扬的进行曲,几个粗嗓子的低音正在跟著调子合唱,赢得了军官们的阵阵喝彩。充满了尽情享乐的氛围。

  「乾杯,为胜利!」一个情绪激动、浑身绿毛的塞内亚将领举起了酒杯,大声地嚷嚷。

  「为胜利!」魔族将领们异口同声地回应,同样高举了酒杯一饮而尽。大家一同哈哈大笑。

  衣香发影,几乎和出席的将军们同样数目的魔族女性正周旋於男人们之间,到处都是打情骂俏,你来我往的调侃之声,这是在战场上九死一生归来的勇士们最中意的节目了。在营帐墙壁边上宽大的桌子上,摆满了美味的食品和美酒,任由他们自由享用,尽管各种美味已经堆得像座小山似的了,矮小的精灵怪佣人还在不断地端著盘子往上面加,完全不管有多浪费。

  虽然按规定是只有团队长级别以上的高级军官和将领才能出席这次庆贺会的,但不少低级的军官,甚至士兵却也偷偷摸摸地混进了会场,他们在摆满美味的餐桌前大饱口福--他们知道,在今天这个大喜的日子里,不会有人这麽扫兴来干涉他们的--然後没等抹乾净嘴边的残渣,他们马上就装出一副风度翩翩的样子跟女士们搭讪,企图找到今晚的临时伴侣。

  然而他们很少成功的。女士们对这些殷勤的小军官们不屑一顾,她们目光都投注在那些更为耀眼的高级将领身上。当云浅雪和卡兰联袂步入会场时候,引起了一场小小的骚动。他们是目前到达的身份最高的将领,皇族,而且都是独身,又都英俊不凡。交际花们簇拥而上,一个比一个妩媚:「二殿下,您还记得我吗?那晚过後,您就没来找过我……」

  「云将军,您真的好英俊哦!」

  「羽林阁下,给我们讲讲您打仗的故事吧?」

  等到云浅雪坚决又不失礼貌地从一群莺莺燕燕的包围中脱身时,他长长地吐了口气,感觉这并不比面对人类的大军容易。回头四顾,人群纷杂,已经不见卡兰的影子。云浅雪苦笑,他知道这位皇子肯定是带著美女进阁间讲故事去了,而且肯定是那种非常恐怖的鬼故事。

  就在这个时候,他看到了紫川秀。

  一个孤独的身影伫立在墙角,端著酒杯,无声的注视著欢庆的人群,目光中流露出寂寞。没有人和他交谈。魔族的将领们惊讶地注视著他漆黑的眼睛,警惕地和他保持距离,目光中流露戒备。偶尔有些爱吵闹的交际花接近想跟这个陌生的将领攀谈,一看到他黑色的眼睛,马上停住了脚步,仿佛看不到他肩膀上代表高级军官的彩羽,匆匆而过。

  喧闹的人群、美食、音乐、美酒、美女……这一切的一切,都与他无关。这是个不属於他的世界。这是胜利者们的欢庆,而你,则是属於失败的种族。无论怎样表白你的忠诚,你都不属於他们。

  云浅雪也不明白,为什麽在千百人的会场之中,他却偏偏注意到了站在角落的他。

  紫川秀,这个人类即使在悲伤和落寞的时候,也总是那麽的耀眼。不知为何,云浅雪这时忽然有了一种接近他的冲动。

  「很热闹吧,是吗?」云浅雪走了过去,他扬扬手上的酒杯:「乾杯!」

  紫川秀目光中流露感激之色,举起了杯子:「乾杯!」

  两人碰杯,一饮而尽。

  「远东侯,现在你也是我们神族的贵族了。来,我来为你介绍些朋友!」神皇今天刚刚下旨,封前来投诚的紫川秀以「远东侯」的称号。

  紫川秀犹豫一下,却敌不过云浅雪的热情,被他硬拉著到了一群正在谈话的魔族将领旁边。将领们打住了话头,警惕地望著这个新的加入者,态度远说不上友好。

  云浅雪笑容满面地给紫川秀介绍:

  「这位是加纳总督罗斯阁下,兼任加纳军团的军团长。」

  「这位是鲁帝公爵,王国第十一军团长官。」

  「雷欧将军,近卫军团的统帅。」

  「凌步虚将军,陛下的爱将,此次立下大功的前锋集团统帅。」

  「这位是叶尔马将军,塞内亚本族军团长官。」

  紫川秀忙著跟魔族的大老们行礼问好,一边暗暗感叹:这些魔族的将领都是人类的宿敌,自己早就听闻过他们的名声。没想到还真的有这么一天,自己竟然是在这麽一种情况下见到他们本人。他也暗自好笑,盛名之下,没想到他们真人是这麽一副样子。

  罗斯总督是个威严的乾瘦老头,衣饰华丽,皱巴巴的脸就像那被风乾的牛肉,表情严肃,满脸的傲色,银发覆盖前额,目光炯炯,望向自己时候皱起了眉头,一副不屑的样子。

  鲁帝则是个五大三粗的低阶魔族,精力十足,一道很深的刀疤从他眉骨处一直贯穿到下巴,使得他本来就丑恶的面容变成了狰狞,显示此人可怕的骁勇和曾经出生入死的经历。

  近卫统帅雷欧,一个身高超过两米多的高大装甲兽魔族,面目黝黑,一身皮肤乌黑坚硬,表面覆盖著天生的鳞甲,因为个子太大了,给人笨重的感觉,魁梧的躯干之中彷佛蕴含著无穷的力量。紫川秀暗暗心惊,在战场上,这样力大无穷又刀枪不进的敌人是最可怕的,一千个这样的战士组成的突击队列,可以轻易突破人类的任何阵列。

  塞内亚本族军团的长官叶尔马,一个浑身长满了庄重的白毛、看起来很有威仪的肥胖老魔族。他和他部队都是最近停战以後才从王国本土赶来的,并没有参加过战斗。

  而且这些魔族之中,最引紫川秀注意的却是魔族前锋集团的长官凌步虚。他已经得知,在瓦伦要塞的正面,魔族将囤积重兵设立西南大营,这是与人类最为接近的第一道防线,其地位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而即将被任命为西南大营统帅的凌步虚,可见魔神皇对他的信任。

  紫川秀细细观察:凌步虚是皇族与低阶魔族的混血儿,身上兼有皇族的细腻特徵和魔族的粗旷,骨格高大,却很瘦没什麽肉,皮肤白皙,长著很粗的毛发,气质粗旷。他一直眯著细长的眼睛,很认真地倾听其他人的说话,自己几乎没有说过话,双眼偶尔开合之间,两眸精光四射。

  紫川秀暗暗警惕:魔族军中强将如云,难怪魔族王国能与人类抗衡数千年而不败。仅仅自己目前所见的有限几个将领,鲁帝的骁勇、凌步虚的深沉精明、雷欧的强悍、云浅雪的聪慧,无不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心头泛起了不安的忧虑:我们将要面对的是这样可怕而团结的一个种族,人类会有胜算吗?

  当云浅雪领著紫川秀走过来问好时候,魔族的几位将领神色间都表现出了一种毫不掩饰的轻蔑态度,只是点了点头,连看都不看他一眼。只有叶尔马很勉强地转身向紫川秀打了个招呼:「你好。」紫川秀估计他也多半是看在自己的介绍人云浅雪面子上才搭理自己的。

  云浅雪彷佛没看到紫川秀的尴尬,微笑著问:「各位在聊些什么呢?」

  没有人回答,大家目光却都集中在了紫川秀身上,露出嘲弄的笑容。於是云浅雪马上就知道了,刚才他们肯定是在议论紫川秀这个新来的投诚者,而且说的绝对不是什麽好话。

  罗斯总督问云浅雪:「二殿下到了吗?」

  云浅雪:「殿下已经到了,可是……」他望望四周走动的那一群花枝招展的交际花,无奈地摊开手掌。大家都笑了,罗斯总督笑著说:「二殿下还是老毛病啊!那今晚,亲王殿下会来吗?我们还没看到他?」

  叶尔马代替云浅雪回答:「这么隆重的场合,亲王大人肯定会来的。」

  「为什么?」

  一直不出声的凌步虚忽然出声说:「因为二殿下来了。」

  魔族的重臣们纷纷莞尔。他们都是王国的重臣,关於卡顿与卡兰之间的种种明争暗斗,他们都有所了解的。现在魔神皇陛下还身体健康,年轻力壮,还没到担忧继承人的时候,所以也没有人把这件事情看得太严重,只是这个话题比较忌讳,大家一般不公开谈论就是了,特别是现在眼前还站著一个云浅雪,明摆著是卡兰的亲信。

  「忘记恭喜你了,羽林阁下。公主殿下平安归来,您一定很高兴吧?您的前程一片光明啊!」罗斯总督说,一副皮笑肉不笑的表情,话语中暗示云浅雪是靠著与卡丹的公主的婚约才能够得到陛下的赏识的,并非靠自己的实力。

  云浅雪很明白他的话语中的挑衅味道,平静地回答:「公主殿下是我们神族美丽的花朵,她能够平安归来,靠的是吾族军队的强大和陛下的神威,可以视为是我们对人类的一次大胜利,是我们整个王国的骄傲,我们全体上下都应该为此而高兴。」

  云浅雪的回答不软不硬,让罗斯总督吃了个软钉子,总督一时语塞。老将军叶尔马出来打圆场:「吾神在上,确实,公主殿下是我们神族最美丽的花朵。我们都为她的平安归来感到庆贺啊!不知现在她身体还好?我很想去向她请安啊!」

  「公主殿下昨天晚上刚刚从枫叶丹林来到哥吉查,因为路途跋涉辛劳,还在休息之中,暂时还不接见人。老将军,您的问候,我会转达给殿下的。」

  一直在旁边倾听他们说话的几个高级魔族将领起哄:「呵呵,虽说卡丹殿下现在还不能接见一般人,但是羽林阁下,您肯定是例外的!」

  「就是啊!什麽时候举行婚礼啊?可要通知我们一声啊!」

  凌步虚与云浅雪握手,很简洁地说:「恭喜了!」云浅雪不好意思地点点头,说:「谢谢。」

  紫川秀在一边静静地听著。卡丹的名字令他回忆起了在紫川宁家中的那一段时光,想起了罗杰、白川、明羽三个部下,想起了与卡丹苦恋的斯特林,想起了紫川宁……一股酸涩的感觉涌上心头:短短的一段时间里,人事已经全非了。曾经与斯特林相爱、发誓永不分离的卡丹还是回来了,回到了她的故国,即将成亲。远方的斯特林,你是否还深深地爱著她呢?

  阿宁,将来,你也会有这麽一天,像卡丹一样嫁为人妇吗?那时候,你心里牵挂的,究竟是谁呢?别了,我爱的姑娘。我们来生再见了。

  「既然亲王殿下会来,那平靖也该会来吧?他最近跟亲王跟得很紧呢,那个人类的马屁精。」鲁帝说,神色间有掩饰不住的嫉妒。

  最近因为取得了对人类的整体性胜利,陛下龙心大悦,重又恢复了他的公爵爵位。

  「那可不一定,」罗斯总督很不客气地说:「今天是庆贺我们神族对人类的胜利,他这个人类的叛徒也有脸来?就算无耻也该有点限度吧?」

  「总督阁下!」云浅雪责怪地打断了罗斯的说话,提示他该注意:还有另外一个人类的叛徒紫川秀在场呢!

  罗斯不理,挑衅地转向紫川秀:「我该怎麽称呼你呢?紫川秀?还是什麽远东侯?请问,看到今天我们神族对紫川秀家的胜利,你的感受如何呢?曾作为紫川家的高级将领的你,杀害过我们神族多少战士呢?」

  「总督阁下!」赶在紫川秀回答之前,云浅雪挺身拦在了他面前:「阁下,请您注意:决定册封紫川秀阁下爵位,并亲自赐予他称号『远东侯』的不是别人,正是吾皇陛下。既然陛下对此已经有了决断,身为臣子的吾等如果还再持有什麽异议,那就是对陛下的不敬了。」

  罗斯总督「哼」了一声:「我不知道陛下是受了什麽蛊惑。反正我只知道:人类都是些厚颜无耻、贪生怕死的废物,不管你们怎麽说的,我是绝对不相信人类的。」

  云浅雪还想再说什麽了,紫川秀在後面拉著他离开了。身後只听见罗斯说了句什麽,魔族的将领们哄堂大笑,隐约可听见「窝囊废!」、「胆小鬼」等声音。

  云浅雪忿忿不平:「他们太过分了!」随即又安慰紫川秀:「不要往心里去,有陛下给你做主呢!」一边很留意观察紫川秀的表情,却看到紫川秀神色自若,只淡淡说了句:「没什麽。」就又谈笑风生了。

  云浅雪很佩服他的气度,面对这麽重大的侮辱居然一点不动声色,却也不得不同意罗斯的意见:他确实是个没胆子的家伙。

  他没有注意到,在紫川秀眼中一掠而过的寒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