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紫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节

紫川 老猪 5066 2003.04.02 15:30

    紫川秀吃惊地张大了嘴巴:“撤退了?”

  “是的,那天晚上您给了他们沉重的一击,打垮了他们的两个大队……”

  紫川秀打断布森:“我们只打垮了一个大队——七十三团的第五大队,不是吗?”

  布丹乾咳一声:“光明阁下,这件事情说起来真是很抱歉。魔族七十三团队的第五大队后面还跟着第六大队,但是行军时,第六大队并没有把旗帜打出来,所以我们的探子弄错了,以为那支队伍只有一个大队的兵力。因为时间比较紧迫,他也没去仔细验证细数,报上来的消息就说只有一个大队五百多人的兵力。但实质上,足足有上千人——这个是后来我们拷问俘虏得到的情报。”

  紫川秀明白过来。按照魔族军的编制,一个团队一般有七个大队的兵力。

  现在一下子给自己击垮了两个大队,而且粮草辎重队也给烧毁了,魔族搞不清楚半兽人到底有多少兵力,自然是非撤退不可的了。也难怪那天晚上的战斗会如此的激烈和残酷,魔族的抵抗比自己预想中要强得多,自己一方占了出其不意的优势还有五十多名秀字营的特种兵助阵,却依旧只是个惨胜的局面,原来是对方的兵力比预料中多了一倍。

  这是个小小的误会,但是我们却差点死于这个误会。他想起了那些死去的同伴,叹了口气,不知该说什么。

  布森彷佛看出了他的想法,低声说:“光明大人,在那晚的战斗中,一共有四十三位人类弟兄战死。今天,我们已经找到了他们的尸骨。他们是为了捍卫我们的圣庙而牺牲的,我们想把他们下葬在圣庙的陵园里供后人怀念,希望您能同意。”

  紫川秀点头:“谢谢了。”他知道对于半兽人来说,能下葬在圣庙是一种崇高的荣誉,这次他们破例让非佐伊族的人类土兵进入,确实是非常有诚意的,也算是种变相的道歉了吧。他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情:“村长,你的眼睛……能看见了吗?”

  “前天就能看见了。村里的医生说了,这是因为脑子被震了一下引起的失明,慢慢的就自然恢复了。只是现在看东西还有点模糊。”

  紫川秀“哦”了一声,说:“那太好了。”接着就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天色已近黄昏,黑云在西边的天际涌起,这些黑云边上镶了一带紫色的霞光。透过竹排的纱窗,西斜的阳光照进了客厅来,在地上映出一块模糊的光斑,变幻不停。一瞬间,紫川秀一阵莫名的轻松,彷佛一直背负着的重担突然地被卸了下来,身体竟一时间难以适应这种轻松。

  “魔族已经撤退了,”紫川秀彷佛是在自言自语:“那么说,一切都结束了?”

  “不,”布丹轻轻摇头:“这只是个开始,一切才刚刚开始。”

  他开始解释:就在紫川秀昏睡的这段时间里,外界的形势已经发生了极大的变化,魔族对远东圣庙的侵犯引起了远东各地民众的极大愤怒,消息传出,得亚、伊里亚、古迪撒、伏伦、伏名克……等十一个远东行省,甚至包括了远东总督府所在地杜莎行省,相继爆发了大规模的民众暴动,魔族驻军正在罄尽全力地残酷镇压。而接到圣庙增援请求的明斯克远东第一团队、第三团队和第七团队——还有别的远东部队,他们已经发动了兵变摆脱了魔族军官的控制,正从四面八方全速赶来拯救圣庙。但是魔族在接到七十三团的报告后,也派遣了增援兵力向云省赶来。双方的军队在路上遭遇,已经纠缠起来,从小的碰撞和斗殴,现在发展成为大规模的混战。

  从云省边缘的维斯杜森林到明斯克行省、瓦格行省、伊里亚等几个行省的区域内,叛变的各路远东军队正分散几处与魔族在进行着犬牙交错的混战。

  但现在的情形并不容乐观,远东的军队是在行进中匆忙投入了作战的,他们缺乏统一的指挥和组织,各个部队分散四处,各自为战。一旦魔族反应过来,他们可以很快地从这种混战状态中抽身出来,轻易将他们击垮、消灭。

  紫川秀不敢相信:“已经开战了?”

  布丹肯定地点头:“是的,战争已经开始了。”

  紫川秀拍拍自己的脑袋,他非常吃惊,没想到自己只睡了一觉,外面的世界就发生了这么天翻地覆的大变化。

  “光明大人,情形非常危急,魔族正从四面八方调集军队,企图将我们的起义扼杀在萌芽阶段。陷入混战中的那批远东军队,不但是圣庙最坚定、最忠诚的子弟兵,也是远东民族的中坚和精锐。这些部队,也是我们能掌握的精锐全部力量。一旦这批嫡系部队被消灭,损失将会是巨大的,”布丹停顿了一下,神色中透出焦虑:“——是我们难以承受的。”

  紫川秀默默地点了下头,表示理解他的意思。他当然明白,无论在战场上或者政治斗争中,拥有一支忠于自己的军队——哪怕是最小不过的一支武装力量,与手无寸铁那是大不相同的。特别是现在这种情形,如果能将那批组织完好、训练有素的子弟兵保存下来,那就等于为了即将到来的远东大起义准备了燎原的火种。没有了他们,要在魔族严密的统治和监视下重新组建一支民族军队的话,困难度会大到几乎不可能。不过,他还是不怎么明白,布丹长老为什么要跟他说这些。

  “那么长老,您的意思是……”

  “我们什么都不缺,我们有军队,我们有充足的粮食,我们有支持我们的人民,我们唯一缺少的,是一位果敢的统帅。昨天,各个团队联合派来的信使已经到了,团队长们要求我们为他们派去一位统帅全军的领袖。”

  紫川秀扬扬眉头:“难道在起义的各团队中,竟然找不到一位合适的军官来担任首领吗?”

  布丹轻笑起来:“光明阁下,您也应该知道的,我们军队前身就是为反抗紫川家而仓促组建起来的,成员几乎全部是各个乡村的农民,而军官往往是各个村的村长和长老。

  在他们中间,并不缺少斩将夺旗的英雄好汉,也不缺冲锋陷阵的猛将——是的,这样的人,我们不缺。

  “我们缺的是那种统帅人物。他该受过专业、正规化的军事教育,懂得韬略,懂得如何张罗后勤和补给,能从全局着眼,冷静地审时度势,而且要意志坚定,冷酷无情——总的来说,要一个全才!这种人,在我们队伍里恐怕是很难找到的。

  “跟你说吧,光明阁下,起义的那几个团队长,我全部认识。贝特罗是废物一涸。

  他当原来的村长,跟乡亲们在村口晒晒太阳,聊聊天,那是挺好的,但当职业军人,他不适合;

  “维拉是一个优秀的下级军官,但不适合担任全军统帅,他没有什么头脑,整天就等着别人给他下命令,如果要他自己思考的话,他压根就弄不清楚太阳是从哪里升起来的;

  “布兰——顺便说一下,他是我的侄子——英雄气概十足,就是心慈手软。愚蠢之极,他还没搞清楚现在我们现在面临的是一场什么样的战争:这是一场你死我活的厮杀,没有道义可言,越残酷越好,必须大开杀戒,绝不宽恕,绝不怜悯——他不懂这个,脑子里塞满了那种决斗之前先扔敌人一个白手套的骑士礼仪,如果让他来当指挥,我们会死得很惨的;

  “而且,还有另外一点是很重要的,三位团队长之间也是互不服气,谁也不会甘心本来是平起平坐的同僚忽然成为了自己的上司。要成为他们首领的人,必须是一位更有威望的、见识更广博的、比他们都要优秀得很多的人,这样他们才会服气。”

  紫川秀微笑,他又一次领略了布量言辞的犀利,他品评各人特点时候话语不多,但却一针见血,毫不容情。

  “我明白了。如果要满足这些条件的话,我看,也只有长老您亲自去才行。您以前就是种族联合军的首脑,是他们的旧上级,您去,他们应该是都会服气的。”

  布丹长叹一声,没有出声。布森在一边解释说:“光明大人,您可能还不知道:我们长老的身体状况……并不是很好。而且在以前与紫川家的战争中,他受过很多伤。再让他过那种戎马劳顿的生活的话,他的身体和精力都无法支撑的。正是为了这个原因,不然,他以前也不会离开种族联合军了。”

  紫川秀吃惊地望着布丹白皙的肤色。对方的脸色毫无血色,苍白得吓人。

  他这才发现,比起几天前第一次见面时候,对方的肤色好像更加苍白了,皮肤下似乎隐隐可以看见血液在血管里流动,脑子里冒出来一个吓人的名词:“白血病”。

  紫川秀隐约明白过来了,作为曾领军击败紫川讨伐军的名将,原来是身有痼疾。难怪在魔族进犯的危急关头,他也没有亲自领兵,只能拜托布森和自己出战。

  紫川秀茫然地点了点头:“明白了。长老,那您来找我的意思是……?”

  隐隐的,他已经猜到了,可是不敢相信。

  布丹与布森对视一眼,布丹开口了:“我们希望光明阁下您能帮助我们,担任西北战区和中部战区——包括明斯克、瓦格、得亚、伊里亚等九个行省——的统帅,全权指挥那里的佐伊族军队,抗击魔族的****!”

  “可我并非佐伊族的族人啊!”

  “光明阁下,您的为人,我们也略有所闻,德伦等十几个村的村长和长老也向我们推荐过您,担保说您是我们佐伊族人的好朋友。在这次的圣庙保卫战中,您与您的部下,不为任何利益,浴血奋战,勇敢地捍卫了我们的圣庙,这证明了您是我们佐伊族的真正朋友。我们信任你。

  “而且,在这次作战中,您表现了出色的军事才能,以极少的兵力击败魔族大队。

  我们知道您的过去,您曾担任过紫川家的军团统帅,有丰富的军事经验,而且战绩非常显赫;您刺杀平靖侯,证明您与魔族势不两立;同时您又是被紫川家通缉的悬赏犯人,那您与紫川家也没有任何纠葛了。像您这样的出色的人才,正是我们所需要的统帅。”

  紫川秀深呼吸一口气,把所有的想法都排出脑袋外。他平静地说:“长老,我很感谢您的器重。可有几个问题,不知您是否考虑过了?第一,我并非佐伊族的族人,担任主要由佐伊族士兵组成的军队的统帅,这合适吗?第二,正如您刚才所说的,我是魔族的深仇大敌,魔族恨我入骨,一心一意想要我的命。一旦知道我是统帅的话,他们会不惜一切地全力剿杀我们,绝对不会同意与我谈判和妥协;第三,同样的,因为我也是紫川家的叛徒,家族这边也会敌视我们的。这样两面受敌,对我们的壮大和发展是很不利的。”

  布丹轻轻咳嗽一声:“光明秀,老实说,您所说的这些,我们都考虑过了。远东佐伊族十三部族的首领联合会议曾授权给我,在紧急状态下,我可以代表整个联合会议,有便宜行事的权力。现在正是这种紧急状况,我任命您担任军队的统帅,您就是军队的合法统帅,程序上完全合法。而且让外族人来担任军队统帅,这种事情以前也有过先例的,就如……”说到这里时,布丹稍微停顿了一下,接着说:“没什么不合适的。”

  紫川秀和布森都明白了,他所说的“先例”,实际上就是指雷洪曾以人类之身曾担任远东种族军的领袖,只是这个“先例”也太让人难堪,他故意省略了不说。

  “如果军官或者是士兵中有不服从您命令的,您不妨就按照军法处置他好了,不必客气的。忘记跟你说了,布森也会跟您一起上任,他将担任您的副手,他会支持你,全力维护您的威信的。这个您不必担心。”

  布森向紫川秀点头致意,紫川秀微笑回礼,心下明白:布丹虽然口口声声说“绝对信任”,但还是特意把亲信布森安排过来制衡和监视自己——不过让一个认识不到几天的异族来担任这么重要的职务,多多少少有点不放心,这倒也是人之常情。这么一想,紫川秀马上就心平气和了。

  “另外,您所说的另外一个问题,光明秀,您的名声确实是太响亮了,魔族把您视为眼中钉肉中刺,紫川家也通缉您,这样确实不大好。我们想了一个解决的办法,把您的名字改动一下,对您的来历,我们将作为最高机密保存,除了少数几个人以外,谁也不知道。这样怎样?”

  紫川秀一愣:“改名?这倒是个好办法。不知改成什么名字好呢?”

  “改动得不多。德伦他们称您为‘光明秀’,我只改动一个字,今后,我们就称呼您为“光明王”,对外,我们则称呼您为‘光明殿下’,这样也符合您作为全军统帅的身份,好处是可以迷惑魔族,也利于号召民众,您看如何呢?”

  “光明王,光明王……”紫川秀暗暗把这名字在心中念了几遍。他想起了三百年前,那面以金堇花为标志的旗帜曾经覆盖了大陆上所有的蓝天与大地,广亵无边的领土,四海一统,脑海中出现了蓝河平原的尘嚣,皇家骑士那破碎的战甲,凋零的战旗,血汗战马的悲鸣,传说中风华绝代的美人香消玉殒,雄伟宫殿上空的熊熊烈火和滚滚浓烟吞噬了华丽的长街。西边天空,一轮鲜红的壮丽落日,缓缓落下。

  一个已消逝的强盛国度,五百年的光荣和梦想……一瞬间,历史上最辉煌的那些瞬间,如同流星般掠过紫川秀的脑海。

  紫川秀微笑:“光明王?这是个很好听的名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