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紫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节

紫川 老猪 5058 2003.04.02 15:06

    营帐的门帘被牵开,门口处出现了个新的魔族——其实帝林一开始也不敢肯定他是魔族,他看起来就跟人类没有什么两样的,除了那代表魔族特征的碧蓝眼睛。帝林明白自己是碰上了传说中的魔族皇族了。

  此人年纪应该还很年轻,书生的儒雅气息之中带点军人的英气,十分的英俊。美中不足的他右手的袖子空荡荡的,手臂已经没了。他面上挂着和蔼的笑容,看起来非常的友好而亲切。

  帝林站起来迎接他,笑容同样的亲切又和善,瞳孔却在一点点缩小:此人身上若隐若现的散发着种很危险的气质,却含而不露,是个非常棘手的家伙。他注意到那个皇族很快的说了几句话,那几个青面獠牙的低阶魔族,就乖乖的退了出去,看的出他的地位很不低的。

  对方转向帝林,微笑的又说了句话,帝林细细分辨,才听出他是问自己能不能听懂魔族语言,帝林点点头,用魔族语言结巴的回答:“我会一点贵方的语言,但请阁下说得慢一点,句子简单一点,这样我才听的懂。实在抱歉。”

  那个皇族皱皱眉,马上有舒展开了来,用流利的人类语言,微笑着说:“那我们还是用人类的语言交谈吧!这样无论对阁下,对我都省事得多。我叫云浅雪,在神皇陛下的糜下任职羽林将军。不知阁下在紫川家族中任何官职,姓名又是什么,可否告知?”

  帝林心头震撼:眼前这个年轻人就是云浅雪,与自己交手过多次的劲敌!他惊讶对方的年青,而且竟然能说这么漂亮的人类语言,虽然语调带点口音,但吐字却是非常的清晰。

  帝林鞠身行礼:“云将军乃神族名将,在下久仰。在下哥普拉,担任紫川家族禁卫军的红衣旗本。”他不敢公开自己的真正身份,因为魔族对自己可是恨之入骨,所以只得杜撰了一个子虚乌有的身份出来。为了防备对方验证,他来之前还借了哥普拉的军官证和身份牌过来。

  但云浅雪并没有要检验他身份的意思,问:“哥普拉将军,你这次前来求见吾皇,有何要事?”

  帝林正容回答:“我为神族与人族之间的和平而来。”

  云浅雪笑了,说:“难道哥将军认为,神族与人类难道如今还有和平的可能么?”

  “为什么没呢?无论对神族或者对我紫川家,和平都是非常的有益的。”

  云浅雪微笑着:“目前的情形看,我相信和平对紫川家是非常的有益的,但是对我们神族,实在没有必要。我们大军意气风发,胜利指日可待!”

  帝林露出一个狡猾的微笑,并不正面回答云浅雪的话:“目前真实情况究竟如何,云将军,您是军事上的行家,应该清楚的。”

  云浅雪也笑,他发现这个哥普拉准是个交涉的老手,油滑的很。

  正在此时,一个魔族的近卫军官走了进来,跟云浅雪小声说:“陛下已经起来了,吩咐您带人类的使者过去见他。”

  他点点头,转向帝林:“哥将军,既然您这么说了,可愿意随同我一切觐见神皇陛下?”

  帝林一鞠躬:“在下十分的荣幸,有劳将军指引了。”

  通过三步一岗守卫严密的警卫,云浅雪带着帝林来到了一个巨大而气派的帐篷前面,上面飘扬着一面金色的狮子旗帜,显示这正是魔族的至尊,高贵的神皇陛下住处所在。

  两排高大的近卫旅的士兵守卫在帐篷的门前,他们个个身高超过两米,身型彪悍,常务披甲,黑的头盔上面有两只牛角,手中长矛噌亮,散发出丝丝寒光。看到云浅雪这个高级军官过来,他们也不行礼,站立得钉子般笔直,一动不动。云浅雪明白,近卫旅属于神皇的亲卫部队,对魔神皇的忠诚就如传说般的神奇。除了近卫司令雷欧公爵和魔神皇本人这两个人,他们是谁的帐也不卖。

  当帝林走过时候,两把锐利的长矛突然交叉挡住了他的去路,手持长矛的近卫旅军官对他虎视耽耽,却一言不发。

  云浅雪解释说:“哥将军,对不起,他们想看您身上有没有武器。”他故意隐去了“搜身”的字眼。

  帝林点头,很配合的举起手来让他们搜查。搜身的两个军官动作非常的老练,什么也逃不过他们的搜查。然后他们转而对近卫旅士兵们做个手势,守卫们让开了一条路。

  云浅雪领着帝林来到宽阔的会客厅。这里虽然是神皇临时的住处,却布置得同样的金碧辉煌,气派不凡。猩红的大地毯上,壁立着两派持立着的大臣和重将,其中卡顿亲王、卡兰殿下等核心级别的人物外,还有宫廷近卫军指挥官雷欧、加纳总督罗斯、布鲁总督古萨等一大批的重将,几乎整个魔神王国的精英都在这里了,气氛森严而肃穆。

  云浅雪立即意识到了,一定是由于目前战局的僵持,使得神皇非常重视这次会面。他对着神皇下跪,深深的磕下了头去,等到陛下低沉的声音传来:“进来。”他才站起来,示意帝林也跟着他这样行礼。

  帝林却呆呆的站在原地,盯着魔神皇的面目,一动不动。

  在人类的传说中,魔神皇是世间最丑陋最恐怖的生物。在帝林的想象中,自己将看到这样的一个可怕、的怪物:面目狰狞,浑身上下长满黑毛,血盆大口,眼神凶狠,厚厚的嘴唇里冒出可怕的獠牙,说起话来嗡声嗡气的……尽管他已经有了充分的心理准备,但好一瞬间,他还是惊讶得说不出话来,几乎要脱口喊出:“哥应星!”

  几十根明晃晃的蜡烛将屋子照得通亮通亮。一个年轻的男子正做在案前看书,他身型高挺纤瘦,相貌清秀而忧郁,眼睛如同蓝宝石般明亮却又那么的清澈,目光中透露出深远的机智。他更象个洞察世事人情的哲人或者怀才不遇的诗人,而非统合六军的魔族至尊。不时间,他轻轻摇头,手指拨弄下颌边缘遮住眼睛的散发,动作灵巧而悦目,让帝林看的呆了。

  那一瞬间,帝林真的以为面前的是那位已经去世的远东统领哥应星复活了!后来他才奇怪:细看之下,其实魔神皇与哥应星根本没有一点相似的地方,自己开始为何竟然会将他误识?随即恍然:他与哥应星相似的并非容貌,而是神韵。就如同当年的哥应星一般,他有种很深的气质,让人感觉如水般的恰静平和,却不敢对他有任何轻视。

  不知过了多久,他才醒悟过来,对着魔神皇深深的一鞠躬。

  大家愤怒的目光一齐盯着帝林。站在门口的两个侍卫已经把手按在了剑把上。云浅雪低声而急速给帝林再次提醒了一次:“跪下行礼!”

  帝林感到众人注视的目光如同钉子般刺在自己身上,但他一动不动,外表泰然自若。

  魔神皇慢慢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眼眸一片碧蓝,如天空,如大海,又如最纯净的蓝宝石水晶,深远不可琢磨,仿佛在其中有无限博大的宇宙,却看不出任何感情的表现。

  寒冬时节,帝林的背上却渗出了汗。他知道,此刻在他面前的,是世界上最大的邪恶化身,也是世界上最大的权力者。他统御的疆土,比当年的光明皇帝还要辽阔;在他糜下,有着整个大陆人数最多、最强悍的军队,他有几百万狂热的追随者,只要他手指一指,他们可以毫不犹豫的为他赴汤蹈火。近百万魔族“轰”的向西杀了过来,整个远东尸积如山血流成河,几百万人丧命,无数的城市和乡村被摧毁——这一切的一切,就因为他愿意!以他的能力,他的权力,这是个几乎接近身的存在了!

  帝林眼睛中露出坚定的目光,脸上表情十分的镇定。

  神皇的目光同样的镇定。

  一股几乎不可抗拒的逼人气势扑面而来:将整个大地践踏的捍扬,吞并天下的霸气,让人不寒而栗的刺骨杀气,让人如同面临地狱的最深渊的绝望、窒息、黑暗、杀戮、死亡、毁灭、血腥……

  这,就是毁天灭地的皇者霸气!在如此可怕的气势面前,帝林感觉自己的一身武功就象个婴儿般无力,根本无法与之对抗。他在苦苦支撑,强迫自己慢慢的数,数到第七的时候,他身子前倾,再次深深鞠了一躬,外表还是镇定如昔。

  神皇微带惊讶的打量他一下,仍旧不露声色,又低头去看书了。那种强大得让人窒息的气息忽然消失了,帐篷中的紧张气氛这才缓和了下来。

  云浅雪轻松了口气,他不禁对这并不出名的人类使者哥普拉刮目相看,却暗暗奇怪:“在神皇举世无双的霸气面前却能不露半点狼狈,傲然而立。以他的定力和武功,应该是很有名的高手才对。为什么我却没听过他的名字呢?”

  他怀疑“哥普拉”是个假名,在自己脑海中搜索:年纪轻轻就有如此的功力,紫川家中有哪些著名的高手呢?紫川家的第一高手雷迅?不会,他已经死了;明辉?也不会,明辉比他年纪要大得多;斯特林?斯特林已经给困在帕伊了,不可能来……那还有谁呢??

  他忽然想到了一个人,心头大震:是他?传说中那个人的相貌也是十分俊美……云浅雪赶紧端详使者的容貌;秀美而柔弱。他只觉得一科心在不住的“砰砰”狂跳:若真是那个人的话,那他就真是胆大包天了,竟敢到这来!

  他端正的行了个礼,开口说:“陛下,微臣带来了紫川家的和谈使者哥普拉。请问陛下可愿意接见他?”语气恭敬而平静,丝毫没有显示内心激烈的思想。

  神皇心不在焉的点头,“恩”了一声,招招手,一个宫廷侍卫过来,小心翼翼地收拾好神皇案子上的书本。

  帝林上前一不鞠躬行礼:“紫川家族使者哥普拉,前来参见神族皇帝陛下!”

  “哥普拉,一路辛苦了。”神皇扣头,深深凝望着他,目光锐利:“昨天休息得还好么?”不知为何,平时魔族那鼓噪刺耳的语言从他的口中出来就变的非常的悦耳,仿佛如同流水般的流畅。

  云浅雪飞快的同步翻译。

  帝林躬身行礼:“有劳陛下挂怀,在下休息得很好,感谢神族的友善款待。”肚子里面骂道:“好个屁!”

  云浅雪又翻译,魔神皇点头:“那就好,不知你此次来见朕,有何贵干呢?”

  “陛下,我带来了紫川家总长对您的问候,还有双方和平的愿望。”

  “和平?”魔神皇慢慢的说出这两个字,语调里带有一丝难以形容的嘲讽意味:“哥普拉,如果朕没有理解错误的话,你是代表紫川家来和我们神族和谈的吧?和平,是弱者才需要的东西,我们神族身为强者,不需要这个。”

  帝林威胁道:“陛下,可否听我一言?”

  “你说。”

  “陛下,当今的西川大陆上,魔甚王国与紫川家族相临,本应该做友好相临的兄弟之邦。不幸的是,这几百年以来,两国相互征战不断,目前战役更是惨烈无比,伤亡人马无数,各自损失惨重。为了一些无谓的分争,我们大动干戈,遭殃的是两国的无辜子民,还有那无数的孤儿寡母。陛下身为一国之君,应以臣民为念,天下苍生为念,早日停止两国之间的战事。”帝林神情悲沧,言谈之中满含着悯天忧人的慈悲。谁看得出来,他竟就是魔族王国境内那数以百万计的“孤儿寡母”的最大制造者?

  神皇淡淡一笑,说:“你的口才很好。”

  于是帝林明白,刚才的那番话,魔神皇根本就没有听进去,不过这也在他意料之中,如果说就这样几句“仁义道德”的话就把这个号称当今最强者的魔神皇感动。那才是天下最大的笑话了。他转换了种述求方式,说:“陛下明见,应知道紫川家族与贵国同为大陆强国,各自拥有强大的实力,可以说和则两兴,战则共亡。目前双雄并立,谁也奈何不了谁。这样打下去只有徒然增加双方国力的消耗而已……”

  魔神皇一直平静的听着,突然出声打断了帝林滔滔不绝的陈述:“哥普拉,你一路来,可见到朕的军队了?”

  “啊?在下有幸见到了。”

  “怎么看呢?”

  “陛下的大军军容鼎盛,气势雄壮,真乃威武之师。”

  神皇莞然一笑,问:“比起你们紫川家的军队来,那又如何呢?”

  帝林默然。他明白魔神皇的意思:这样的军队,岂是你们紫川家所能抵挡的?确实,如果单从军事层面上来说,魔族军队确实比一般人类的军队要强悍上很多。

  眼看帝林无言以对,两旁的臣子们赶紧大声称颂:“吾皇神威,天下无敌!”说的整齐又洪亮,显得训练有素,熟练无比。

  帝林不禁莞然,问:“陛下对历史很熟吧?”

  “朕略知一二。”

  “贵国历史上有名的黄金汗、卡拉十三世,当时他们的兵力之雄厚,可并不亚与陛下眼前啊!”

  黄金汗与卡拉十三世都是魔族历史上的君主,他们分别于帝国历六o二年、六九八年向人类发动大规模进攻,也是倾举国之力,兴师百万,结果都在瓦伦城下一败涂地,脎羽而归。卡拉十三世甚至还在瓦伦城下战死了。

  云浅雪听得脸色发白:对于这两次的战败,魔族一直讳莫如深,视为最大耻辱。这个人类使者真是胆大包天,竟然敢在这里提这个禁忌的话题,甚至还把当今魔神皇与他们并列!他犹豫着,不知该不该直接把话翻译过去,神皇如电般的目光扫过,他马上惊醒过来,一字不漏翻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