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紫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节

紫川 老猪 4548 2004.04.17 19:09

    四面八方都是黑压压的一片人头。军人们簇拥向前,自发地向紫川秀行军礼:“殿下,向您致敬!”无数的平民在嚷嚷:“殿下,殿下!我们的救星,说两句话吧!我们该怎么办?远东还有救吗?”人群是如此热情、兴奋,拥挤得堵塞了道路,万众都在期待着,期待着光明王能够创造奇迹,扭转乾坤。

  紫川秀举起手示意有话要说,于是顷刻间,人群肃然,安静得就如同荒山野岭,浑不象数万人聚集的广场。想到在民众中自己拥有如此高的威望,紫川秀真的是很感动。

  他平静的嗓音回荡在广场之上:“来自各地的市民们,远东各军团的战士们,我的朋友们,现在是我,远东的光明王在对你们说话!”

  人群发出雷鸣般的声响:“殿下,我们在听着!”

  “七八二年的八月十六日晚,发生在红河湾的惨剧我们都已经知晓。在魔族将军凌步虚面前,我们的战士英勇作战,但由于种种原因,军队遭受严重的挫折。西南匪帮猖狂于国土之上,远东处于严重的危急关头!”

  紫川秀略略顿了一下,整个城市都在倾听着演讲,广场的人越围越多,人群越来越大,走动的行人、车辆都停下了脚步。男人们神色专注,脸色严肃,而妇女们则大多在小声地哭泣。现在的人们似乎忘记了世上的一切,心头只剩下了对远东大地命运的关切,她现在大难临头了。一张张木然沉思的面孔,嘴角间痛苦的表情,一双双严峻的眼睛。人们屏住呼吸,唯恐打破这寂静。在人群的沉默中,隐藏着一种威严而强大的力量,一种坚定超脱一切的信念。广场是如此的寂静,可以听到广场上空鸽子飞掠过的鸣叫声。

  于是紫川秀又开始了演讲,他的声音平静、压抑、低沉而激动。那从容不迫的语调有一股吸引人的力量,令人感到他熟知某种重要而非常有意义的事情,而众人却无法立即理解。

  “命运永远无法揣测,或许是奥迪大神有意要更磨练我们,让我们经受更多的考验,但是,我们并没有失败!不要灰心丧气,不要怨天尤人,一场失利不足以决定远东的命运,决定远东命运的只在于你们,在于远东的民心向背!我们并不是被魔族的刀剑打败的,我们是被自己人的分裂和野心击败的,是被谣言打败的!昨晚的教训已经提醒了我们,远东人一定要团结,绝不能分裂!如果我们能万众一心,那无论是魔族的千军万马,无论是人间的艰难险阻,我们都将能克服!

  现在,我即将统帅黑衣军的战士们出发,前去与西南匪帮战斗,营救我们的同胞,营救我们的战友。士兵们,市民们,请支持我们,帮助我们!你们是我们坚定的后盾,身后有了你们,军队将无往不胜!

  请跟我走,听我的命令,我就是远东!”

  紫川秀干脆利索地结束了讲话,人群静寂了足足十秒钟,一瞬间,激动的呼声猛然腾空升起,犹如那剧烈的旋风在人海上空回荡:“愿跟随殿下!愿跟随殿下!” 民众被狂热的激情所控制,热泪盈眶。士兵们欢欣雀舞,举起了武器庆贺,要杀向前线。他们回忆起了,正是在光明王统帅下,他们取得了一个又一个胜利,数都数不过来。

  有个半兽人士兵爬到了高台上大声演说,宣布在场的佐伊族战士全部支持光明王。他说,正是因为由于大家受了布丹长老的蛊惑,背弃了光明王,所以才有了红河湾的溃败。

  “当年,魔族侵犯圣地,是谁,奋不顾身地保卫了我们的圣庙?”

  人群雷鸣般回应:“光明王!”

  “是谁,挽救了当年的起义,一手创建了我们的军队?”

  “光明王!”

  “在科尔尼城下,是谁带领我们打垮了鲁帝?在埃罗平原,是谁带着我们斩将夺旗?在特兰城下,是谁领着我们活抓了鲁帝,打垮了罗斯的兵马?”

  人群一条声地应和道:“是光明王,是光明王!是他,再没有别的人了!”

  半兽人士兵大声疾呼:“弟兄们,咱们数数,在殿下带领下,我们打了多少的胜仗?哪怕我们的两手加两脚的指头都数不过来啊!该跟谁走,那是最简单不过的问题了!背弃了这样的指挥官,还说他是魔族的叛徒和奸细,弟兄们,说这种话的人还有良心吗!可能有这样的叛徒吗?那是奥迪大神在谴责我们啊,我们罪有应得啊!

  那个布丹长老——愿大神宽恕他的灵魂吧,他是在胡扯啊!可笑的是我们居然都相信了,当日我们居然敢冲殿下举起了刀枪!就凭这个,我们也该得报应的啊!红河湾不是别的,那是奥迪大神的故意安排,那是天谴啊!”

  群情激涌,大家都说没错没错,这正是天谴啊!要不早来晚不来,偏偏在要与魔族决战的时候布丹却突然去世了,整路大军没经大仗却自个溃散,这在哪怕远东一千年的历史上都没发生过这样的事。这只能说明,那是奥迪大神在警告我们哪,光明王真正是天命所归,不容忤逆的。

  紫川秀心思一动,说:“我相信,绝大部分参与事件的战士都是受了欺骗,但是你们的领袖们,那些很可能是参与了骗局的领袖们,他们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啊!”

  这话简直如一滴火星落在火yao桶上了,没等紫川秀把话说完,人群立即可怕地骚动起来。士兵们犹如暴雷般呼喝起来:“对!对,殿下说得没错!这里就有这么一个人!蛇族的头人索斯,他是那个远东统帅部的成员!”

  “他又是那个晚上第一个逃跑的人!”

  “这才是真正的叛徒和奸细!拉他出来,叫他挨刀子!”

  “立即把他碎尸万段!”

  人群滚滚冲进了市政处里,不到一阵,他们又怒火冲冲地出来,提着一个卷缩成一团的蛇族出来,正是紫川秀往日的对头索斯。此刻他两眼紧闭,脸色煞白,身子蜷缩成一团。士兵们把他重重地抡在地上,他怪叫道:“哎哟!”惹得众人齐声发笑。索斯睁开眼睛,所见都是那一张张愤怒的脸,都是火焰般愤怒的目光,都是那憎恨的双眼。他用企求的目光向四处求饶,但却没有什么人可怜他,也没有什么人怜悯他。死了那么多的人,大家已心硬如铁,正急于寻找一个替罪羊宣泄愤怒。

  士兵们和市民们齐声喝道:“杀了他,杀了他!”有人虎虎地跳上来,手持刀子就要动手。索斯无力地呻吟了一声,闭上眼睛就要等死了。

  “等一下!”

  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紫川秀举起了手。这个时候,也惟有光明王的威望能阻止民众了,于是,举起一半的刀子放了下来,众人都在瞩目光明王。

  紫川秀悲天悯人地说:“这个人,无可否认,他犯下了大错。但是,他曾是为远东流过血的,在起义之初最艰辛的日子里,他曾与我们并肩作战,身先士卒!他曾不愧于远东战士的称号——让我向大家求情吧,就看在他过去的汗马功勋份上,饶了他吧!我向大家求情了!”

  人群中响起了啧啧的赞叹声:“看人家光明王,多么深明大义,多么宽宏大量!就连索斯这样常常跟他作对的家伙都宽恕了,不愧我们仁慈的王啊!”

  索斯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地望着紫川秀。在兵变的那个晚上,自己曾想谋害紫川秀,连自己都不敢相信紫川秀会救他。但是出于求生的本能,他噗地连滚带爬地爬到了紫川秀的脚下,快得犹如一只受惊的野兔,抱着紫川秀的腿就嚎啕大哭:“救命啊,殿下!救命啊,我该死,我不该反对你的,只求你救命啊!”

  “想活命就收声,笨蛋!”紫川秀小声说。索斯立即乖巧地不做声了,只是死死抱住紫川秀腿不放,仿佛快被淹死的人抱住稻草。

  接下来,紫川秀就大谈如何要团结一致、西南匪帮不过是区区小敌云云,趁他吹得天花乱坠,人群的注意力被转移的时机,白川连忙指挥卫士上去把索斯拖了下来。仰望着高台上慷慨陈词的紫川秀,她感慨:远东民族实在是太淳朴了,比起心计来,人类可是把他们远远地抛在脑后。紫川秀先故意挑动群众的情绪,制造危机,然后又把索斯从危机中解救下来。以前的远东高层指挥中,索斯俨然是反对紫川秀的的代表人物,现在,紫川秀这一手可比杀了他漂亮多了。杀了索斯会引起整个蛇族的不满,但救了他,索斯这辈子都别想在光明王面前抬起头来。

  询问了索斯以后,紫川秀得到的消息仍旧很少。这家伙首先率队逃跑,在逃跑途中又被凌步虚的军队给追上,军队给打散,他孤身一人逃到了古沃克,就是这么简单,至于问起远东联军的大部队是否幸存、联军的诸路将领是否幸存、魔族军在何处等问题,他是一问三不知,让紫川秀不禁大大后悔怎么救了这么一个废物。

  七八二年的八月十七日夜,对于紫川秀来说,是难以想象的沉重而且值得铭记的一夜。指挥官只有洞悉了当前面临的一切,才能定下决心。但是现在,一切事情都仿佛笼罩在浓重的雾中,让人感觉自己象是个瞎子一般在黑暗中摸索,这种情形要突破是需要重大决心的。紫川秀最后还是决意迅速挺进伊本市,救援远东军残部。

  他心里有数,即使局势演变成最坏局面,即自己不得不孤军迎战凌步虚,以秀字营天下精兵的强悍,以寡敌众也未必会输。假如战局不利的话,自己就立营稳守,只要坚持上几天,消息传过去,驻守特兰的第一军肯定会火速赶过来增援自己的。

  当晚休整了半夜,大军立即兵发伊里亚行省的伊本市,传闻中,那里正是远东联军撤退的目的地,如果魔族军追击的话,肯定会直扑此地的。尽管秀字营兵强马壮,士卒们都是高手。但打过几仗下来,大家也都知道在长枪快马交战的大规模沙场上,武学高手所能发挥的作用远没有原先想象的那么大,战场讲究的是效率与直截,那些见招拆招、后发制人、以静制动的武功原则全用不上。想到要面对十倍的强敌,传闻中能征善战的西南劲旅,秀字营上下都是心下忐忑,士兵们把枪擦了又擦,刀磨得飞快,兴奋得眼睛都有光出来了,鼓足了干劲只等上阵了。

  但军队只到了半道,前面斥候又传来消息说是与远东联军的前哨遭遇上了,前面出现了大量的半兽人部队,紫川秀惊喜交加:“难道还有远东部队从这场可怕的风暴中幸存下来了吗?”

  半兽人哨兵吆喝道:“来的是哪路部队?”

  传令兵嘹亮的嗓子在寂静的午夜中远远地传开了:“光明王殿下驾到!”

  沉默了一阵,接着紫川秀听到前路响起了震天的欢呼:“殿下来了!光明王殿下来了!”声音越来越浩大,怕不有万人之众,惊喜之下,他当即下令部队加速前进,与前路远东军会合。

  在伊本市的近郊,紫川秀看到了令他震撼的一幕。星光的夜幕下,数以万计的火把布满了目光所见的大地,一直到远远的高山上,火把依旧闪亮。雄壮的铁骑在大道上来回睃巡,为秀字营开道。那一面面的旗帜,马尾旗,数也数不清。持枪的铁甲士卒列队大道两头,一直到得满山遍野,那一双双热切期盼的眼睛在黑暗中灼灼发亮。

  黑暗中,代表的光明王亲至的黄金旗帜一到,大道两旁的士卒一排排地依次跪倒,犹如大海的波浪翻滚,犹如狂风吹倒的麦浪,场面壮观之极。众人发自肺腑的呼声汇成了震撼的惊天动地:“光明王,万岁!” 呼声远远地振荡在大地上,尚未消逝,更大的一波声浪又起来了:“愿我们的王长生!”那声浪威力之大,连远处的黑色群山也在颤抖。

  公路上马蹄声铿锵,一队骑兵迎面驰来,眼见得光明王的旗帜在夜风中招展接近,骑兵们纷纷翻身下马跪倒在道旁,头压得都碰到了地上。紫川秀赶紧跳下了马去搀扶,连声说:“各位辛苦了!”

  领头一个半兽人连连磕头才抬起头来,紫川秀一愣:“布兰,是你!你还活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