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紫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节

紫川 老猪 8238 2003.04.02 15:16

    第六节

  在丛林密布的杜莎行省,由雷欧统帅的宫廷近卫旅压阵,近三十万魔族精锐部队开始对整个行省范围内进行了搜查。紫川秀就是从杜莎行省开始逃跑,而且王国的上层认为:他受了伤,应该跑不了多远的,该还没有脱离该行省的区域。再加上该行省也是魔神皇的驻驾所在,为了皇驾的安全,搜查得特别严密。魔族兵嚣张的蹄子几乎把整个行省给翻了。

  加纳军团负责对得亚、伊里亚两行省的搜捕。这两个行省原来是人类在远东最後的据点,不少偏僻的地方还藏有不少没来得及撤退的人类居民。大本营认为:紫川秀有可能藏迹於此。为了彻底铲除紫川秀的藏身可能,再加上对魔族来说,人类长得都差不多,要辨认究竟哪一个是紫川秀比较困难。加纳总督罗斯下令,见人类就杀,杀到光为止。

  帕伊军区是王国兵力最为强大的集团军群,所以他们负责的范围也最广:瓦格、古迪撒、伏伦、辛加……等十行省都是他们的搜捕范围。为了解决搜索范围过大兵力不足的问题,将近五十万的远东种族联合军也将与魔族正规军一起协同行动,参与搜捕。

  凌步虚军团,也就是魔族王国的前锋集团,负责把守王国的最後一道防线。他们将严密封锁瓦伦要塞的东侧以及伏名克行省的区域。他们的任务是绝对不要让紫川秀进入瓦伦。

  在纵横远东的主干道远东大公路上,由塞内亚第十一步骑旅负责封锁。骑兵们日夜巡逻。从杜莎到伏名克一千来里的路程上,步骑旅设立了近三百多个卡啃检查来往行人,而且在哨岗之间,一队又一队的骑兵来回梭巡。入夜,巡逻骑兵手上的火把组成了一条闪亮的长龙,这条婉蜒巨龙从头到尾贯穿了整个远东大公路……

  这是历史上最大规模的一次搜捕,庞大的魔族军队彻底动员。遵照魔神皇的指示,他们封锁了每一条道路、路口、渡口,搜查每一个村落、树林、山头,盘查每一个行人。照理说,在这样的严密的搜寻下,是没有理由找不到一个重伤的人类的。魔族的将军们信心十足:「即使是一根绣花针,我们也可以把它找出来!」

  当天的下午,搜索行动就取得了巨大的进展。在哥吉查森林的外围,魔族搜索兵发现了被劫持的卡丹公主--当被发现时,公主正坐在一块石头上很无聊地数著手指,她不满地对救援的魔族队伍埋怨:「怎么来得这么迟?有没有吃的,我饿死了。」

  根据军医现场初步诊断,公主身体状况很好,安然无恙。消息传回,魔族大本营欢声雷动,指挥该搜索中队的魔族军官当即被越级提拔为团队长。

  卡丹公主提供了宝贵的情报:「我亲眼看见紫川秀往那跑了!」

  大本营高度重视。根据卡丹的情报,他们重新调整了搜索的重点地区。大批的魔族士兵被调遣到了距离哥吉查约一千公里外的一个渺无人烟的荒漠地带,他们被告知:「紫川秀就在这里面,找到他!」望著一望无际的沙漠,烈日炎炎,魔族兵绝望得要自杀。

  一个星期过去了,他们没能找到紫川秀的下落。

  两个星期过去了,紫川秀,这个神秘的人类就像凭空消失在空气中。由开始的信心十足变得心下忐忑,再由忐忑不安变得彻底绝望,各路将军不得不接受这么一个残酷的事实:紫川秀过去不,现在不,将来也不大可能被他们找到了。

  根据搜寻的常规来说,如果在第一周之内抓不到人,那以後成功的可能就很小了。有了一个星期的时间,搜捕对象可能已经逃得很远了,搜查的范围会变得难以确定,难度会成倍数增长。而且即使在身受重伤的情况下,紫川秀都能逃脱这么严密的追捕了,那伤好以後,他更加不可能给找到了。

  三个星期过去了,各路部队纷纷将结果传到枫叶丹林:「很抱歉,陛下,没能发现紫川秀踪影。可以肯定,他肯定不在我部队的区域内……」

  魔神皇不怒反笑,喃喃说:「紫川秀啊,朕现在真的有点佩服你了,你究竟是怎么办到的呢?」

  左右臣子不敢出声,生怕惹了心情不好的神皇。魔神皇环顾左右:「说吧,你们都怎么看的呢?紫川秀究竟去了哪里?」

  大家面面相觑。最後还是黑沙出声:「陛下,搜寻没有找到他,只有三个可能。第一,他已经伤势发作死了,但是目前尸体还没有被我们发现。」

  魔神皇点点头,问:「其余两种可能呢?」

  「第二种可能:他还活著,躲藏在远东的某处,正试图通过瓦伦要塞返回紫川家。第三种可能就是:他已经返回了紫川家。三种可能必居其一。」

  大家都不出声地听著,有点不明白:这些分析看上去近似废话,好像一点用处没有。卡顿亲王有点不明白:「军师,您的意思到底是……?」

  「殿下,如果是第一种情况的话,我们就不必操心了。我们所要准备的是,如何应对第二和第三种可能--特别是第三种可能,因为那是可能出现的最坏可能。」

  「我明白军师的意思了!」卡顿亲王立即出声:「我们立即派使者前去紫川家,要求他们把紫川秀给交出来!跟他们说,如果敢包庇紫川秀的话,我们就开战!」

  黑沙摇摇头:「不行。」他缓缓地说:「这几天,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紫川秀为什么要那样杀雷洪?」

  「啊?雷洪杀了哥应星,紫川秀为哥应星报仇,就杀了他……」

  黑沙点头:「是的。但是你们不觉得,紫川秀选择那样的动手方式,不是太奇怪了吗?」他环顾左右,声音透过厚厚的面纱低沉地传出来:「当时紫川秀已经取得了我们的信任,他已经可以自由出入我们各处军营了。他要杀雷洪,私下有的是机会,何必要挑选大庭广众之下那么危险的方式呢?而且还挑选在我们高手云集的庆祝会议上?难道,他就不知道这样很危险?」

  众人都没想过这个问题,愣住了。

  「想想看,孤身的一个人类,就在我们庆贺远东战争胜利的时候,单枪匹马地闯入我们神族的大本营里面,杀了他们的叛徒,还杀伤我们近百名的高级军官,而且最後他安然无恙地走了,我们竟然拿他没办法?」黑沙的语调越来越高:「杀雷洪,不过是顺带的。打击我魔神王国的威信为人类扬威,那才是他的主要目的!陛下,对於三月十九日晚上所发生的一切,我们绝对不能泄露出去,否则,我们神族--作为大陆最强种族--的威信和尊严,就会荡然无存,而由此带来的後果,将是灾难性的!」

  「你说得对,军师。」魔神皇插口道:「这样的消息泄露到外面去--特别是泄露到人类那边去所会造成的灾难,是怎么估计也不过高的。而另外一个方面,在我们国内,有人也将散布流言蜚语--要不了多久,就会变得不仅仅是流言蜚语而已。至於造成的影响,我让你们自己去想像。」

  在场的所有高级官员和皇族一起点头,难得他们有这么意见统一的时候。他们都知道,维持国内秩序和统治,与相信魔族王国军队的强大和不可战胜的信念,是多么紧密地相联系著。一旦这个荣耀的神话出现了裂痕,那对魔族王国的统治--尤其是对远东新领土的统治,将会陷入非常困难的境地。回忆起可怕的毁家灭国的王权战争,八十年前那个恐怖的黑暗灭绝时代,谁都不认为魔神皇的估计有丝毫夸大。

  黑沙接口说:「所以,刚才亲王所言向紫川家要人,那是不可能的。如果那样做的话,我们就无法保守那个晚上的秘密了,人类那边会把紫川秀当成英雄偶像一样崇拜的,这件事只会让我们白白成为他们的笑柄。」

  大家默默点头。黑沙说的完全是真理。神族现在面临著两难处境:如果要向紫川秀报复,就难以保持秘密,从而也就难以维护自身的尊严。

  罗靳总督不满地嚷嚷说:「难道我们就这样便宜了那条疯狗不成?」

  没有人出声。想到眼看大敌紫川秀逍遥自在没法报仇,难以忍受的痛苦就像虫子一样啃咬著大家的心头,心高气傲的魔族贵族们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

  沉默中,卡兰阴阴地笑了下:「当初考验紫川秀忠诚的时候,我们不是派他去跟紫川家的战俘演讲吗?这批战俘圣今还在我们手上。紫川家一直要求用钱财来赎他们回去。如果我们把他们放回去的话,大家猜猜,会出现什么样的後果?」

  罗靳总督第一个拍案叫绝:「妙计,殿下!那样紫川家一定容不下这个叛徒,紫川秀会死在自己人手上的!」众人也纷纷赞成:好计谋!甚至就连卡顿亲王也不得不点点头,表示赞同。

  黑沙长叹一声:「好计谋,只是……」他摇摇头,不往下说了,淡淡说:「留待陛下圣裁吧。」

  魔神皇沉吟道:「计谋倒是很好……卡兰,既然是你自己提出的,就让你自己去实施吧!」说话时面无表情,根本看不出他在想些什么。

  卡兰肃然:「是,父皇!」

  犹如一阵冰寒突然从心头经过,云浅雪一阵颤抖:殿下,您的权谋真是太可怕了!最忠诚的战士却被污蔑成叛徒而死在自己人手上,那种痛苦和折磨,想必超出了人间的想像。

  云浅雪明白军师黑沙没说出口的评价:如此阴毒,非皇者堂堂气魄。不知为何,在望向自己再熟悉不过的同伴时,他第一次有了种陌生而畏惧的感觉。

  七八零年四月五日,魔族王国对外发布正式人事公告:

  「原远东地区总督长官平靖侯阁下因为身体不适,已经回到魔族王国本土休养了。新任总督长官人选已经确定,由远东侯担任。他将接替原来的平靖侯,管辖二十三个远东行省,统帅六十万远东本土军队。鲁帝公爵任其副手。因远东侯负有紧急任务,在他到任之前,暂时由鲁帝公爵负责全权事务。」

  人事公告的下面有一行小字注释:「远东侯,原名紫川秀。原为紫川家族副统领,後弃暗投明,加入我神族。吾皇陛下宽宏爱才,赐姓:远东。」

  第二天,魔族宣布同意紫川家赎回远东战争中被俘的人类官兵。令负责交涉的人类官员喜出望外的是,魔族方面开出的赎金价格,比他们预想中的还要低得多……

  在接下来的几天了,整个远东都传开了一个「秘密」。半兽人、蛇族、龙人、精灵怪、矮人……纷纷交头接耳:「我跟你说一件事情,你可不要跟人家说啊……这几天,一个叫紫川秀的人类叛徒为魔族潜伏做内应,准备里应外合拿下瓦伦要塞!……魔族答应给他当远东王呢!千真万确!这是我表哥的表哥的表哥亲口跟我说的……什么?他干什么的?呵呵,说出来吓死你!我表哥的表哥的表哥在羽林军中当厨师的!怎么样?怕了吧?……呵呵,他见多识广,什么事情不知道?」

  四月十八日,帝都。

  会议还没正式开始,气氛沉默而压抑,空气中荡漾著不安的波动,所有的高级官员们,全部紧紧地抿紧了嘴唇,保持著死一般的沉默。就连历来是死对头的罗明海与帝林两人,也失去了开口吵架的兴致。一个是木无表情地板著脸,另外一个却灵巧地转动著手上的铅笔,目光死死地盯著屋顶的天花板,仿佛在上面有一个仙女在跳舞。

  家族刚刚失去了四分之一的领土,丢失了超过一百万的军队,蒙受了血淋淋的重创,正处於强敌的环绕之中,前有百万魔军兵临瓦伦城下,後有绝世名将流风霜虎视眈眈。曾经有过辉煌历史称霸大陆多达一百多年的紫川家族,正面临空前的危机。她正由全盛之时,一步步的走向衰亡。

  现在,继远东副统领雷洪之後,连冠有紫川之姓的家族核心人物之一的紫川秀都公然地背叛了,这是个危险的信号,将家族的衰弱明明白白的昭示於天下人眼前,预示著分崩离析就在眼前。这个由盛而衰的全过程,每一步都是那么清晰地让人看得清清楚楚,又那么让人绝望地无能为力,仿佛是冥冥中自有天意在恶意地作弄著无辜的人们。

  当紫川宁在李清陪同下进入会议室时候,所有人都注意到了少女苍白的面色,流露同情的眼光。帝林不出声的与斯特林交换了个眼色,斯特林起身迎接紫川宁的到来。在满屋子陌生和猜疑的目光中,惟有斯特林熟悉而坚定的身影让紫川宁感觉到了一份慰籍。她向她叔叔总长紫川参星行礼问了个好後,快步的来到斯特林跟前,还没出声,眼眶里已经满溢了泪水。斯特林不由得暗暗祈祷她不要当众的哭出声来或是一下子扑到自己怀里,不论别的,光是罗明海的冷笑声就够自己好受的了。

  但幸好没有。紫川宁平静地问斯特林:「中央统领,听说秀川阁下叛变了,有这样的事吗?」

  斯特林很欣赏紫川宁的冷静和坚强,他也很正式地回答说:「宁小姐,有一此这方面的流言,但还没能确认。」低声说:「我不信!」坐他旁边的帝林也赞同地点著头。

  紫川宁定定的看著斯特林坚毅而削瘦的面庞,目光中流露出感激。她不出声地在他俩的旁边坐了下来,心头突然一阵澎湃:世界上,也只有我们三个人是相信阿秀的了。我们是战友,为了维护阿秀的清白而并肩作战的战友。

  看到家族的未来总长这么清晰的表明了立场,会议室里的其他人不安地交换了个眼神。罗明海冷冷的哼了下,却没有出声。边防军统领明辉在椅子上不安地扭动了身子,也不看谁,看著面前的纸面无表情地说:「人都来齐了--事情是这样的,我们从魔族那边赎回来的战俘向我们告发,说在魔族大营里面看见了紫川秀。瓦伦军法处托我带点资料过来,就放在大家的面前。」那神态,仿佛说的话与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明辉是个很谨慎的人,紫川秀叛变事情明摆著牵涉到两大势力争斗倾轧。对於以总统领罗明海为首的文官体系和以军方重将帝林、斯特林为首的军政体系,他哪方面都不敢得罪,只是把那些证词原原本本地记录了下来,却不敢加以任何评论。

  大家也是面无表情地看著桌面上厚厚一叠的资料副本,除了紫川宁以外,没有人去翻动,也没有人出声。她手指发颤地只翻看了两页,马上就抬起了头,逼视著明辉:「这不可能!这个证人在撒谎!」

  明辉颤抖了一下,却没有出声。这时罗明海出声说:「小姐,下官也以为这确实很难置信。但是,他们--那些被俘的我们紫川家族官兵--亲眼目睹了紫川秀穿著魔族的服饰,出现在魔族的杜莎魔族战俘营里面,宣布说自己已经投靠了魔神王国,并号召战俘们也跟著他走,不要再回紫川家了。」罗明海平板的语调里面含著几分幸灾乐祸的喜悦。

  「紫川秀没有理由也没有动机那么做!在一个多月帕伊围城战斗中,他与我并肩作战,奋勇杀敌。在那么艰苦的情况下都没有动摇,证明了他对家族的忠诚是无可怀疑的。在解围以後他反而自己跑去投靠了魔族?这可能吗?」中央军统领斯特林平静地说。

  罗明海反问:「证人--也就是在场的被俘官兵--共有三万二千七百五十三人,他们都在撒谎?」

  帝林微微一笑,轻描淡写地说:「对,他们都在撒谎。」

  这次轮到罗明海被气得面目通红,说不出话来了,指著帝林叫:「你--」他实在後悔,不应该在那个晚上放过帝林的,就算拚著连李清一起杀,也应该把帝林做掉。

  紫川参星责备说:「帝林,你身为执掌刑律的家族监察长官,在这种大事上不应该被私人感情所左右。你说我们的几万战俘都在撒谎,这根本是不可能的。」

  「总长殿下,在下说的是很认真的。」帝林一本正经,一点也没有开玩笑的样子:「在下现在就可以列举出几个可能性来。」

  「你说。」

  「第一个可能,是魔族在使反间计。他们找了一个很像阿秀的人装成阿秀的样子,藉我们战俘的口迷惑我们,让我们自毁长城。」

  会议室中的众人交换了个眼神,微微点头。帝林的话不无道理。这里的每个人,或多或少都和紫川秀打过交道,无论是敌是友,对他的为人都有不同程度的了解。比起相信紫川秀投诚叛变,魔族假扮陷害紫川秀,这个倒是更能让他们接受点。

  却听幕僚长哥珊发言说:「这个我觉得不怎么可能。且不说魔族怎么就恰好找到一个和紫川秀这么像的人出来,我只是想说,如果魔族的目的是想使我们自毁名将的话,那他们陷害的对象不应该选择紫川秀。这里很有矛盾。」

  斯特林责问:「为什么?」

  哥珊向斯特林微微稽首表示歉意,说出话来却还是那么直截:「在当前,魔族最忌讳、最想除之而後快的人,应该是斯特林统领您,还有监察长阁下二位。因为你们二位大人是我们家族最出名的一流名将,对魔族的威胁最大。如果魔族想应该设计陷害,那目标应该选择你们二人。至於紫川秀阁下,虽然他也是不错的将领,但--恕我直言,还轮不到他。」

  紫川宁对哥珊怒目以视,旁边的帝林递过来一张纸条:「不要急,到时候罚她去洗马桶。」尽管满腹愁思,紫川宁还是不禁「噗嗤」一声笑了。她知道,帝林所谓「到时候」是指到她接任总长亲政时候。

  她微笑著向帝林点了头,目光中表示:「好主意!」後者微笑示意,接著发言:「还有第二个可能:就是这几万战俘全部给魔族给收买了!他们故意陷害紫川秀!」

  帝林目光坚定:「大家想想,我们该相信谁?是那位不管生死、自投绝地前去营救斯特林,并且与之并肩作战坚守帕伊的英勇家族战士,还是那群意志不坚、做了魔族俘虏的投诚分子?不错,一方是有几万张嘴巴,另一方只有一人。但是从法律的角度上说,比起证人的数量,我们是不是更应该重视证人的质量呢?那是一群什么证人?全部是战败的俘虏和投降者,全部是给魔族洗过脑的家伙!这种人的话,我们能相信吗,诸位?」

  帝林竟然可以一本正经地把这么荒谬的道理说得头头是道,大家都泛起啼笑皆非的感觉。斯特林强忍住笑,低声跟帝林说:「你还真能掰啊,大哥。」

  罗明海冷冷道:「那你又如何解释:紫川秀一直停留在远东敌占区不肯归来呢?」

  「恩,这个有可能是魔族封锁了道路,紫川秀回不来;有可能是他发生了什么意外,扭了脚趾;有可能是他迷路了,忘记了回家该走哪条路;更有可能是他迷上了哪个妞,舍不得回来了。」说到最後一句时,帝林冲紫川宁歉意地笑笑,後者毫不介意地哈哈大笑。她已经明白了帝林的用意了,他就是故意捣乱,把一个严肃的会议搞得乱七八糟,得不出任何有效结论。

  「还有第三个可能,」帝林一脸的严肃:「出於某种我们不知道的野心和目的,紫川秀阁下已经被这里的某个人暗中偷偷杀害了。为了掩盖他的罪行,此人夥同、收买归来的战俘,做出了假口供。至於那个人是谁呢?大家就不妨看看,这几天谁跑战俘营跑得最勤,又是慰问金又是许诺休假什么的,还说什么『只要我当总统领一天,我是绝不会亏待你们的……』」

  「放屁!」没等帝林讲完,罗明海已经勃然大怒地站了起来:「我身为家族总统领,难道去看望受伤的战士们也有罪吗?」

  帝林「哼哼」冷笑了两声,却说:「我并没说那个阴谋家是谁,有人就这么激动了,可见这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了。」

  罗明海更加怒不可遏,正要开骂,哥珊轻声说道:「紫川秀究竟有没有罪,我提议付诸表决。」

  帝林心头一凛,知道哥珊已经看穿了自己的打算。会议的主题本来是「如何应付紫川秀的叛变」,但在经过自己的努力,主题已经不知不觉地变成了「紫川秀有没有可能叛变?」自己已经成功地在与会人员心头种下了怀疑的阴影,却不料给哥珊快刀斩乱麻地破坏了。她要求直截了当的表决,省得自己和罗明海纠缠不休越扯越远,然後大家都忘记原来想说什么,最後得不出任何结论。

  果然紫川参星也出声同意说:「就表决吧,我们也没有很多时间磨赠了。罗明海,你先说。」

  罗明海点点头:「有罪。」

  「皮古?」

  「有罪。」

  「斯特林?」

  「无罪!」

  「阿宁,你怎么看?」

  「无罪。」

  哥珊沉默了一会,说:「紫川秀曾做过我部下,我觉得,他不像是会投降魔族的无耻小人。」

  紫川宁等人喜出望外,但哥珊接下来的话已经打破了他们的希望:「但是,比起自己的感觉来,我更相信确凿的事实和证据。他有罪。」

  「帝林,你怎么看?」

  「无罪。」

  「明辉,你呢?」

  明辉犹豫不决。现在,这已经很明显是两个宗派之间的斗争,现在还看不出来究竟哪边的势力更大点。站在哪一边才能确保自己的安全呢?

  他慢慢说:「有罪。」

  紫川参星若有所思:「四票对三票。」他轻声说:「我自己一票赞成他有罪。」

  「现在,可以确认:原副统领紫川秀已经背叛了我紫川家族,背叛了整个人类。他比雷洪更可恨,雷洪毕竟是走投无路才投奔魔族的,而紫川秀却是自动叛逃的!他是我们整个家族、整个人类世界的耻辱!我,紫川参星,谨以紫川家第七代总长的名义宣布:解除紫川秀在我家族的一切职务,剥夺他的『紫川』姓氏。传谕我家族上下军民,林河及其部队『秀字营』是我紫川家族的叛徒。悬赏十万,要他的人头!」

  随著紫川参星铿锵的话语,少女的脸色惨白如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