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紫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节

紫川 老猪 4787 2004.04.18 20:02

    紫川秀惊喜万分,这位青年半兽人将领一直是他非常看重的将领,他曾经想过,如果有朝一日自己突然身亡,那最适合接自己位置的就是这位布兰将军了。这位将军不但作战骁勇,而且其素质已经超出了一位军事将领的范畴了,行事光明磊落,落落大方,颇有领袖之风。虽然在****时候布兰也站在布丹一边反对自己,但他显然是心有苦衷,紫川秀对他并没有什么怨恨。在得知他战死的传闻时候,紫川秀还难过了一阵,认为远东损失了难得的菁英。

  青年半兽人将军却误会了紫川秀的意思。他泪流满面:“殿下,我是向您请罪来了,我罪孽深重!老实说,我是没脸活着回来见殿下的了,只是军队需要人主持,需要有人将军队保存下来,我必须尽职责才不得不苟且偷生。现在,只等指挥权交接完毕,我将承担起责任来。”

  说起最后一句话时候,布兰眼中流露出了坚毅的光芒,令紫川秀毫不怀疑他以死谢罪的决心。他长叹道:“何致于此呢?”又问:“那,红河湾的战败是真的?军队损失有多大?”

  “确实是真的。损失兵员现在还无法统计出来。但可以肯定,参战前,我部共有第二、第三两军主力外加大本营所有的预备队,军队不下二十五万人。现在,我们的剩余军队也就十三万人左右了,而且所有的辎重和粮草都丢了。”

  夜幕深沉,风呼呼地在吹,没有人说话。众人都在看着紫川秀。光明王站得笔直,沉默着。人们看着他,能感觉到那挺拔的身影透露出无声的悲哀。他迄今为止辛辛苦苦积攒起来的家当,一夜之间就丧失了大半。事情就是这么奇怪,那些好人的愚昧往往能比坏人的恶意造成更大的破坏。

  “那,凌步虚军团在哪里?据说他们正在围攻伊本市?”

  “回禀殿下,他们已经撤退了,向国内撤回了。”

  “撤退了?”紫川秀微微惊讶。

  布兰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幸好他们撤离,否则,我们的损失会加倍的。西南军团不是一般的魔族部队,比起鲁帝的兵马,他们战斗力更强,而且纪律严明,进退自如,完全无懈可击。”

  “嗯。”紫川秀点头,心中大约猜测到了原因,应该是王国内部的战情紧张了,西南军团虽然取得了胜利,却没有时间来扩大战果。如果让凌步虚这么一路追打下去,整个远东联军的主力都会全军覆没的。就这么匆匆忙忙地撤了,凌步虚一定也很不满的吧?

  “统帅部的所有成员将跟我一起辞职,他们将跟我一起承担起责任来。还有,参与那晚****的所有团队级别以上的军官也都已经被解除职务,等候殿下您任命新的军官上任。”

  紫川秀看看他,问:“听说,你的叔叔布森?”

  布兰低下了头:“是的。承蒙奥迪大神召唤,作为一个勇敢的战士,他已经先我们一步回到了大神的身边。我叔叔在临终之前也说了,光明王是对的。一直到死,他最悔恨就是曾经背叛了你。”

  夜风掠过平原,风吹草动,发出低沉的呜咽声。紫川秀心头泛过一阵伤感,轻轻说:“继维拉之后,布森也去了,就连长老也去了。当初远东联军创建之初的勋将们,如今可只剩下你一个了。”

  听出了紫川秀话语中真切的忧伤,布兰微微动容:“殿下。。。”他痛苦地摇了摇头:“殿下,我们对不起你。”

  紫川秀惆怅地说:“远东遭受了巨大的损失,我们失去了很好的将领:长老,你的叔叔,我的身边人才凋零。”

  “谁说殿下身边人才凋零?不还有我吗?”蛇族的头人索斯插嘴说。

  “对对,还有我呢!”鲁帝也说。

  紫川秀不理会他们,继续说:“所以,我不能再失去你了——”

  索斯说:“这段对话好像很面熟?感觉象是三流言情小说的对白。”

  鲁帝:“你没理由觉得熟的,只有一种传说中叫做‘读者’的神秘生物才可能有这种感觉。”

  紫川秀气愤地对卫队长古雷喊:“把这两个人才给我拉到路边挖个坑一起埋了!”

  两个“人才”顿时化成了一缕——不,两缕——轻烟,瞬间跑得无影无踪。

  紫川秀沉重地吐一口气:“你看,我身边的这种家伙,我能靠他们吗?”

  布兰沉默良久,慢慢地说:“难道我的存在,对殿下的大业还能有所帮助吗?可是,经历如此大败,如果没有个人承担起责任来,我们如何对死去的弟兄们交代?”

  “该为这次失利承担责任的人已不在人世了。”紫川秀简单地说:“活着人的人没有必要为死去的人背锅,如果相反,那倒是可行的。”

  “殿下,您的意思是说?”

  “就是这个意思。我们经历了可怕的挫折,失去了很好的同伴,前面要走的道路将加倍地艰辛。你,还有那些富有经验的军官们,都是我们军队最宝贵的财富,我不能再失去了。我需要你的协助,布兰将军,请留下来帮我吧。”

  半兽人沉默着,踌躇不答。

  紫川秀看着他,轻轻说:“这也是为了完成您叔叔和长老未完成的心愿吧。就这么走了,没能看到远东彻底光复的那一天,长老一定很不甘心的吧?圣庙的灯火需要有人继承。”

  布兰抬起头来,脸上有两道清亮的光点:“殿下,如果您不嫌弃我这个败军之将的话,我愿尽菲薄之力。”

  紫川秀微笑着伸出手去:“一切照旧,布兰将军?”

  布兰犹豫了一下,也伸出了手与紫川秀紧握:“一切照旧,嗯。。。殿下!”他没能说完,因为紫川秀轻快地跳下马来,轻松地将半兽人宽阔的肩头拥在怀里,拥抱了好长一段时间。半兽人泣不成声,双颊泪流如雨。

  在当初的****中,布森、布兰两叔侄是布丹最大的支持者,若无其两人的支持,布丹长老绝无可能那么便当地拿到军权。现在布丹和布森已死,布兰就是尚活着的最大责任人了。早就有人窃窃私语,认为布兰既参与了叛乱,又是败军之将,更是幸存下来的最大叛乱责任人,光明王肯定不会放过他的,能允许他自尽已是最大的宽容。但士兵们眼前所见的,却是光明王由衷的恩遇。眼见事情有了顺利的解决,光明王宽宏地宽恕了布兰的责任,那些参与叛逆的军官和士兵们统统放下心来。

  布兰将军后退一步,单膝跪下:“殿下万岁!我们的仁君万岁!我们愿生死随您,永不背叛!请您原谅我们的愚昧,原谅我们的顽固,只求您,不要抛弃我们,不要抛弃久经苦难的远东大地。”

  全军爆发出热烈的欢呼,士卒们一排排地跪倒,呼声惊天动地:“殿下,生死随你,永不背叛!”

  面对全军方向,紫川秀缓缓一个鞠躬,默默地流出了泪水。经历一番波折,他终于重又掌握了远东的实权,但是,这代价是否太过沉重了呢?

  七八二年九月十一日,帝都。

  露天舞会是在日落黄昏的时候开始举行的,白色的长餐桌上摆满了鲜花和美酒,山一般的美酒佳肴。花园的上空挂满了五彩的灯笼,让整个院子充满了一种朦胧的色彩感。在宽大的草坪上,乐队正在演奏,悠扬的乐曲远远地传出了院子,让过路的行人不禁停步倾听。

  院子中轻雾笼罩着舞池,院子里灯火通明。在轻快的华尔兹中,一群衣饰华丽的青年男女在舞池飞快地旋转着,里面大多是年轻人,舞蹈跳得极其轻快,人影闪动。

  斯特林在舞池边上的露天桌子坐下。侍者上来端上饮料,斯特林端起杯子,他能感觉到,周围不时投来了各种恶意或者憎恶的目光。很近的地方,两个神态傲慢的中年人正在说话,声音断断续续地传来:“。。。想升官想疯了,拼命地讨好总长。。。人家是大红人,英雄!”

  “是啊!英雄,我们拿钱跟魔族赎回来的英雄嘛!”

  “嘘!小声点,他正在那边呢!”

  斯特林面无表情,手中薄瓷的咖啡杯出现了细微的裂痕。他知道,自己提出的收编贵族私人武装的建议得罪了很多人,那些大贵族和权贵们恨他入骨。最近这种冷言冷语他听了很多。斯特林重重地放下杯子,冷冷往那边一望。顿时,所有的议论声都停下了。他如电的目光一个接一个扫过议论的人们,被他看到的人都露出了恐怖的表情。他走开几步,背后传来了银铃般清脆的声音:“斯特林大哥!”

  斯特林回过身来,第一眼就看到了紫川宁。她一身连衣裙洁白如雪,婷婷玉立,皎洁的脸蛋在朦胧的星光下发出种陶瓷般光洁的美,给人种不真实的感觉,仿佛是在梦中遇到的仙子。

  斯特林递过去礼物,微笑地说:“二十岁生日快乐,宁小姐。”

  紫川宁接过了礼物,说声:“谢谢”,却调皮地笑笑:“斯特林大哥,今晚连你都在提醒我二十岁了,我成了没人要的老姑娘了!”她笑嫣如花。

  斯特林也笑了:“宁小姐,说这种话的你可真是没有良心啊!你难道就没看到,帝都一半的适婚青年都来到了尊府,个个是意气风发才华横溢的青年彦俊。他们是为何而来的,宁小姐您该比我更清楚吧?”

  “我知道的啊!他们是奉我参星的叔叔的命令前来的。”

  “恐怕不止吧?您看,就在您和我说话的当儿,起码有十条好汉盯着我,时刻准备把我撕成碎片呢!”

  “反正我没看到!”

  紫川宁眼波一转,狡黠地笑笑,少女的天真调皮个性表露无遗,艳丽焕发。看到那甜美的笑容,一瞬间,斯特林惊叹于这位家族未来继承人的美丽。紫川宁的气质是多变的,她有成为绝代美女的潜质:妩媚、端庄、纯洁,既有青春少女的烂漫天真,也有成熟女性的娴熟和内在的聪慧,这么多种特质融合在一起,达到了高度的完美,就连斯特林一向的自制和定力也不禁心驰神晃,他随口吟诵:“魔族俘人为奴,宁小姐,您俘虏的可是人心啊!”

  紫川宁给逗乐了,她装模做样地斜眼瞟着斯特林:“怎么,斯特林大人,难道你的心也给谁俘虏了?我可是要告诉清姐的啊!”一边说一边用秋水般的明眸夸张地瞄着斯特林。

  斯特林大笑:“老天保佑,幸亏我是成了亲的人,若是我没成亲的话,恐怕连我都。。。”他突然想起了卡丹的玉颜,心脏猛地往下一沉,心头充满了种空荡荡的刺痛,笑容也苦涩起来。那些快乐的往事、离别的忧伤泪水早已深藏他心底,但生活常常在人们早已不想、或者不愿去想的地方出其不意地打开一个世界,迫使他回忆起那些痛苦和快乐的往事。

  看到斯特林的僵硬,紫川宁也意识到了什么。两人都不做声了,斯特林无意识地整了一下礼服的腰带,仿佛是害怕身上正逐渐消失的暖意赶跑。两人走在布满青藤的葡萄架下,远处,悠扬的音乐不断传来,那些喧哗和嘈杂仿佛是另一个世界的事。

  “我听说,军务部正在准备一项针对流风家族的庞大计划?”

  斯特林望了她一眼:“你是从哪里听到的?”

  紫川宁笑笑:“不要这样看我啊,你的眼神怪吓人的——叔叔跟我提过的。”

  斯特林笑了:“抱歉,我太过敏了。计划目前还是机密,连统领级别的都还没传达,你突然说出来,还真把我吓一跳。”

  “所谓机密只是你自己以为吧?自从报告交上去以后,叔叔连续几天都在长吁短叹的,现在,就连总长府扫地的仆役都知道要打仗了。”

  斯特林清下嗓子,屏息感觉,四周只听到虫子的鸣啾声。他压低了声音说:“殿下,今年深冬时节,军队将会完成作战的准备,作战部队将会秘密进入前沿预定阵地。那时候,只等流风西山断气,流风家族内乱一起,我们就马上动手。”

  “多大规模的兵力?”

  “出动了边防军、中央军、黑旗军、预备军团还有多伦湖的水军,一共一百零八个师团,其中包括十八个轻骑兵师团、五个重甲骑兵师团、八十五个步兵师团、多伦湖的水军舰队,水、步、骑兵总计九十二万人,还不包括大量的后勤辎重辅助部队。”

  空气突然间象是变得虚薄了,紫川宁急促的呼吸声音清晰可闻:动员军队超过一百万人,如此庞大的作战计划在家族三百年的历史上还是头一次。她仿佛有些呼吸困难地说:“恭喜你了,斯特林大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