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紫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魔族狂潮

紫川 老猪 10913 2005.10.13 09:14

    安抚了林冰,紫川秀连饭都没来得及吃上一口就忙着与明羽、德伦、索斯、鲁佐等远东军政高层人士开会,听取他们汇报各地形势以及军队的状况。他毕竟已经离开了半年多,需要

  重新熟悉和掌握远东各地的情况。会议一支开到晚上,将领们带着一身的疲倦离开总督府,但紫川秀却还不能休息,卫兵报告,外面还有人在等着光明王大人接见,他从中午就一直在那里等,已经等了十个多小时。

  “是罗斯吗?”紫川秀沉吟了下,尽管已经很累了,他还是决定立即接见他。

  见面时,紫川秀几乎认不出罗斯来了。这个头发斑白,骨瘦如柴、点头哈腰的魔族老头子,真的是当年魔族宫廷不可一世的世袭功勋公爵吗?

  一进屋,他一下子就扑倒在紫川秀面前亲吻紫川秀的鞋子,紫川秀连忙缩回了脚:“不必如此,不必如此,公爵大人。”

  罗斯抬起头来,紫川秀看到他那满面的皱纹和憔悴吃了一惊,他匍匐跪在地上,虔诚地说:“伟大的光明王啊,请不必叫我公爵,我不再是神族的公爵了,不过是您属下的一个卑微的奴仆,蒙您的光芒照耀,我们鞑塔一族能活得安生立命,鞑塔全族感谢殿下您的宽宏和仁慈,对殿下您忠心耿耿永不背叛。”

  “公爵——呃,罗斯先生,请先起来说话吧。”

  但罗斯怎么样也不肯起来,他说奴隶怎么能站着和主人说话呢,那是太没规矩了。

  最后,紫川秀都快发火了,他才慌慌张张地从地上爬起来,神色仓惶,惴惴不安地问:“光明王殿下,我没惹您生气吧?”

  注视着那个偻迤的身体,紫川秀感慨得好久没说出话来。

  沧海桑田,当真是世事变幻。高傲和卑微不过是一个硬币的两面,曾经高高在上、作威作福的贵族,一旦沦落,他会比常人更快地适应奴仆的角色。

  他放缓声音问:“罗斯先生,鞑塔族到远东来,一切都还好吧?你们生活得还习惯吗?”

  “感谢殿下对我们的关怀。远东军民对我们鞑塔族很好,尤其是白川和明羽几位大人,在最困难的时候,几位大人接济我们口粮,还划了一块土地给我们自己耕种。我们深深地感谢大人对我们鞑塔族的恩惠。”

  紫川秀点头,又问:“那你们生活上有什么困难吗?有什么我可以帮你们的吗?”他猜罗斯之所以守在外面等上老半天,肯定是碰到什么麻烦事了。

  罗斯犹豫了一下:“殿下,听说神族已经破了瓦伦关了,要打大仗了,我想殿下您这时候一定很需要军队和兵员吧?”

  紫川秀点头:“你说得没错。”

  “殿下,您的敌人就是我们鞑塔族的敌人,您的旨意就是对我们鞑塔族的命令,我们鞑塔全族效忠于您,我们鞑塔族愿为殿下而战,恳望殿下能接纳我们!”

  紫川秀小小吃一惊:“鞑塔族?”

  “正是!年初我们就提出了申请了,希望也能为保卫远东出一份力。但不知什么原因,白川大人一直没有答复,所以我只好直截向殿下您请求了。”

  紫川秀正在沉吟,罗斯急切地说:“殿下,我们什么要求也没有,和其他远东部队一样,我们完全听您指挥。我只是觉得,既然鲁帝也能带领赛内亚族的军队为殿下服务,那我们鞑塔族也一样能做到。这是我族唯一能报答殿下的方式,恳求殿下答应我们。”

  他低下头黯然说:“另外还有个原因,现在日子实在过得很艰难。如果我们族的战士能加入远东军中,能拿到一份薪水回家,这就能养活家人,老婆和孩子就不用被饿死了。”

  紫川秀悚然动容。他理解白川的顾虑,接纳鞑塔族难民是一回事,但让鞑塔族重新组织起军队来,白川担心养虎为患,不答应也是正常的。

  紫川秀问:“鞑塔族在远东有多少人口?”

  罗斯露出了悲愤的表情:“殿下,我鞑塔族全盛时期足足有三百万的人口,但如今,只剩不到三十万人在远东了。其他的人,全部给杀掉了!”

  紫川秀又一次震惊。他第一次领略到魔族皇权战争的残酷,那当真是斩草除根,毫不留情啊!如果不是白川当机立断伸出援手,鞑塔族真的会成为一个历史名词了。

  “三十万人,中间有多少是青壮年呢?”

  罗斯扳着指头算了一阵,不好意思地说:“大人,我们的男子大多战死在战场上了,三十万人中不到三万人是青壮年,其他大多是老幼妇孺来着。”

  紫川秀放下心来。即使鞑塔族全族参军也不过三万来人,远东军多达数十万,他们动摇不了远东军的根基。

  他对罗斯说:“罗斯,我同意你们族的战士加入远东军,但只要五千人就够了。”

  “殿下,五千人太少了!我们可以出兵更多!哪怕全族男子参战,两万、三万人都行!”

  紫川秀轻轻摇头,温和地说:“罗斯啊,战场无情啊!你们已经蒙受很大的损失了,给鞑塔族留下点种子吧!没有了男人,生活会很艰难的啊!”

  听到紫川秀这句体贴入微的话,罗斯鼻子一酸,想起那内战中成千上万死去的同胞,他号啕大哭起来。他一边哭,一边对着紫川秀连连磕头:“殿下,鞑塔军定然拼死效忠于您!我们会挑选最精壮的战士出来,五千精兵就是五千敢死队!只要您肯接纳我们,鞑塔军愿意充当全军的冲锋队,刀山火海都不后退!殿下,我们鞑塔族就是您养的狗,您看谁不顺眼,我们立即扑上去咬他!”

  紫川秀好不容易安抚了他,还答应给一批粮食周济鞑塔族难民。

  罗斯感激涕零,正要离开,紫川秀忽然想到一件事,他叫住了罗斯:“罗斯,我打听个人。在远东大公路上,我碰到了王国第十二军军长,蒙族的族长蒙汗公爵……”

  听到蒙汗的名字,罗斯立即抹净了眼泪,杀气腾腾地叫道:“什么!蒙汗来了远东!他在哪里?殿下,我找他报仇去!”

  “很遗憾,我是三天前碰到他的,他可能如今已经到了瓦伦。罗斯,即使你能找到他也没用的,他现在身边有十几万蒙族兵马护卫,你是奈何不了他的。”

  罗斯愣了一下,想到鞑塔族衰落了,对蒙族,自己确实无能为力的。

  回想起昔日鞑塔族仅次于赛内亚族的辉煌时期,他黯然泪下。

  紫川秀很好奇:“为何罗斯对蒙汗的名字如此敏感呢?”

  罗斯泪如雨下:“殿下,您不明白,蒙汗是我们鞑塔全族大仇人啊!我族上下恨他入骨,无不欲杀他而后快!”

  “哦?我一直以为鞑塔族最恨的是魔神皇呢。”

  “殿下,魔神皇陛下虽然击败我族,但他堂堂正正打败我们,胜者为王败者灭奴,这本来就是皇权战争的规矩,我们输得心服口服,没什么好恨的。”

  “但蒙汗——”罗斯将牙齿咬得咯咯直响:“那个无耻的卑鄙小人,我族之所以沦落到如此凄惨地步,全是蒙他所赐!”

  他给紫川秀讲述了去年皇权战争的内幕。蒙族的首领蒙汗六十多岁了,担任蒙族首脑长达三十多年,比当今魔神皇继任皇位的时间还要长,算是魔族皇族中的前辈。

  除了赛内亚族和鞑塔族,蒙族是唯一在王国军队中拥有两个军团的部族,实力强劲。

  蒙汗和罗斯交情深厚,两人历来称兄道弟,十分亲密。

  在发动叛乱之前,罗斯向蒙族去信暗示自己会有“大动作”,如果自己和赛内亚族决裂,到时蒙族会站在哪边?

  蒙汗回答得非常明确:“我们有超过三十年的交情,我肯定支持老哥你的!即使鞑塔族不幸失利,我们蒙族也会庇护你!”

  得了蒙汗的承诺,罗斯才放心地发动了战争。

  战争初期,鞑塔族连连告捷,几乎打到了魔神堡周边。

  眼见有便宜可拣,蒙汗派信使和罗斯联系,说蒙族马上出兵与罗斯会师进攻魔神堡。

  罗斯以为大援将至,即使失败了也可以从蒙族的领地上撤退,更是放手大打。

  不料风云突变,赛内亚族诸路军团增援魔神堡,将鞑塔族打得大败,按照事先的约定,罗斯率部借道蒙族的领地撤退,这时魔神皇遣信责问蒙汗:“贵族集结军队,包庇鞑塔族叛逆,究竟意欲如何?”

  眼见大势不好,蒙汗立即翻脸不认人了,他大骂道:“罗斯你这个叛徒,你假借皇权战争名义与远东叛贼勾结背叛王国,正义的蒙族战士绝不会坐视你的罪恶行径!”

  二十万蒙族骑兵义愤填膺地杀出,对着撤退的鞑塔族平民又砍又杀,足足让鞑塔族人口减少了二分之一。跟在蒙族后面,各族也派出了军队对鞑塔族追击拦截,但大家不过是讨好赛内亚族虚应一下罢了,唯有蒙族全心全意地投入追杀,一直追到了远东界碑,死在蒙族手里的鞑塔族平民比死在赛内亚族手里的还要多。

  罗斯咬牙切齿地说着:“蒙汗这厮出尔反尔,落井下石,他双手沾满了我族子民的鲜血,只要我们鞑塔族子民还有一个人活着,我们生生世世都不会忘记这个血仇的!”

  送罗斯出去,紫川秀陷入了沉思。从罗斯的说话中,他得出了对蒙汗的结论:狡诈,无耻,善变,凶残,毫无信用,他对于赛内亚族和魔神皇并非十分忠诚,是个投机的墙头草。

  偏偏这样的家伙,却掌握着实力强大的两个王国军团,在内战后王国军力衰弱的如今,这二十万骑兵的作用举足轻重。

  紫川秀隐隐觉得其中有可利用之处,但一时却想不出个头绪出来,他暗暗记下了这个名字。

  七八四年上半年,震撼人心的事件接踵而来,奔流不息的历史长河惊疑地、担忧地凝望着大陆的各个国家和政府,它在为人类的明天焦虑,为自己未来的道路焦虑。

  三月下旬到四月上旬,魔族王国的第六军、第十一军、第十二军、第十三军等多路军队到达瓦伦,魔族军队迅速集结,而且更多的后续部队还在远东大公路上源源不断地赶至。

  瓦伦是个天然的军事要塞,但同时也是个巨大的城市,城中居民不下百万,当魔族军攻克要塞后,大部份的人类居民都没来得及逃跑,幸好魔族将军云浅雪严厉禁止魔族军队肆意杀戮平民,城中的人类战战兢兢地活着,不敢稍微招惹占领军。

  开始居民还存有希望,希望家族的军队能反攻将他们救出,但随着魔族军队一支又一支地到来,瓦伦的大街小巷上塞满了黑色或者绿色皮肤、说话嘈杂又刺耳的魔族兵,那刺耳的魔族语混成了一片朦胧的雾气笼罩在城市上空。

  这时,城中的居民才彻底绝望了。

  瓦伦要塞中心最高的阁楼,这是要塞最早被阳光照到的地方。凭借险要的地势,瓦伦要塞最后的人类士兵曾在这里抗击魔族入侵者,全部战死,不能动弹的伤员们被攻进来的魔族兵从二十米高的阁楼天窗处推了出去。

  抵抗者的斑斑血迹还没被擦干净,阁楼已成了魔族占领军的临时指挥部了,魔族的将军是不怕血腥味的。

  争吵激烈的军务会议已经持续了整整一个晚上。各位军团长要求立即出关发动对人类的攻击,而羽林将军云浅雪则认为,魔族军队冲出瓦伦关这是件极需慎重的事件,魔族一旦出关,与人类的全面战争将不可避免,在远东还没平定的情况下,与人类打全面大战并非明智。

  黎明的阳光透过天窗照进阁楼,第六军军团长温克拉疲倦地站起:“羽林大人,看来达成共识是不可能的了。大家各行其事吧。”

  他大步出了门,跟在他的身后,第十二军蒙汗、第十三军蒙帝等军团长们纷纷起身出去。会议室变得空荡荡的。

  第十一军军团长裴玛是唯一留下来的军团长。他肯留下来,并非是因为他赞同云浅雪的主战,只是因为他与云浅雪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

  裴玛湛蓝的眼睛凝视着云浅雪:“云,你是王国首屈一指的战将。当年打下远东,如今攻克瓦伦,你功勋卓著,战绩无人能比。你绝不是个胆小的人,我不明白,曾经无数次打败人类的你,为何谨慎呢?征服人类是陛下钦定的国策,以我族强大的军事力量,打垮懦弱又愚蠢的人类是再容易不过的事了!”

  云浅雪沉吟道:“裴玛,当初我也是抱着和你一样的想法,但与人类接触得越多,我就越发现他们的可怕。人类是种很奇怪的生物,大多数时候他们会怯弱得惊人,但他们一旦被激怒奋起,操刀在手,他们就爆发出可怕的力量,仿佛变成了另一种截然不同的生物,悍不畏死,前赴后继!帕伊城下,中央军被逼入绝境后,他们强悍得令我恐惧;当年的远东侯紫川秀事件,你也是亲眼看到的,就在我们皇族大营里,他一口气斩杀我们数十位高级将领后全身而退,王国有哪位高手敢独自到帝都去做同样的事?”

  想起了当年的紫川秀事件,裴玛露出了恐惧的神情:“紫川秀,那是个怪物!幸好他已经死了,大魔神庇佑,但愿我们这辈子都不要再碰到他和像他一样的人类了!”

  云浅雪淡淡一笑。他不想告诉裴玛,紫川秀不但没死,他还成了远东的光明王,人类统管一方的封疆大臣。

  裴玛虽然求大魔神保佑,但云浅雪觉得,这件事连大魔神的神力也无能为力:紫川秀是专门对付王国的远东统领,神族与他的碰头简直不可避免的。

  他淡淡道:“紫川秀不可能只有一个。随着我们神族的深入,我们就会遭遇千千万万个紫川秀。这时候,难道你还认为人类是轻易可以征服的吗?”

  裴玛露出了深思的表情。云浅雪转身打开了窗帘,火红的太阳灼然跃入眼睛,初升的红日鲜艳如血。遥遥的阁楼响起了清脆的钟声,从阁楼往下望去,成千上万的士兵正在聚集成团,黑绿两色的海洋潮水般地向西城门涌去,一队又一队兵马队列整齐地消失在城门口。

  “全面战争一旦打响,不是人类被征服,就是我们神族被消灭,再没有别的可能了。”云浅雪合十祈祷道:“大魔神啊,请庇佑我族昌盛。”

  七八四年四月上旬,黑压压的魔族军队出现在瓦伦峡谷以西,大军首当其冲的目标是位于瓦伦峡谷出口的达玛行省。

  尽管当地驻军早就得到了警告且也做好了尽可能的准备,但是二十万的魔族军实在是无法抵御的可怕力量。

  在被围攻三天三夜后,苦苦期盼援军不到,达玛首府陷落了,一万五千守军阵亡,达玛总督范蒂自尽。

  达玛行省失陷后,库里和哈拉达两个行省也相继被魔族攻陷,上千万逃避战火的难民涌向帝都和帝都以西的领土避难,道路上日夜人潮滚滚。绝大部份的逃难民众并没有亲眼目睹过魔族,但这并不妨碍他们以最权威的魔族问题专家自居。

  帝都街头到处是面有土色衣衫褴褛的逃难民众,他们满面惊恐,言之凿凿地向路人讲述着自己惊险万分的脱险故事,多年未见战争的帝都市民听得发出阵阵惊呼。自然,故事的主旨是他们自己是如何智勇双全地从凶残的魔族手中逃脱,但是给人的印象却是魔族非常强大,不可战胜。在那些绿色皮肤的怪物面前,人类只有两条路可以选择:要嘛狼狈逃窜,要嘛乖乖受死。天地间似再没有力量可以阻止这些绿皮怪物的前进了。

  尽管惊恐万分,但帝都并没有绝望,民众还存有最后的希望。在惶恐不安的时刻,一个英雄

  的名字流传在帝都的大街小巷,谈起他,连那些最悲观的人眼中都燃起了希望。紫川家的第一名将,举世闻名的抗魔族英雄,远东战争中,他以孤军弱旅抗击百万魔族于帕伊城头,即使魔神皇的可怕威力也不能让他屈服。

  他耀眼的身影万众瞩目,人们众口一声:“斯特林!唯有他能抵挡魔族!”

  “斯特林大人还在!家族的精锐部队中央军团依旧完好无损!”

  “当年在帕伊,是他打退了魔族大军!现在,他定能再次创造奇迹,打退魔族侵略军!”被民众和国家寄以高度期望的斯特林此时处于高度的紧张中。军务处内气氛相当紧迫,巨大的东部战区地图上,密密麻麻的黑色箭头无处不在。

  情报潮水般从前线涌来,令人沮丧的词语一再重复:“失陷了”、“被包围了”、“被打垮了”、“失去了联系”。由于魔族的先遣分队四处活动,侦察兵只能带回一些含糊的情报,指挥官要在这些情报中判断出敌人的下步动向,其难度不下于在漆黑的屋子里找到一根牙签。

  在上千公里的战线上,魔族仿佛有着无限的兵力和挥霍不尽的精力,他们同时向五个行省发动攻击,顺手还围攻着十二个守备坚固的城市。

  战线复杂得像印象派画家的代表作,红黑两色的箭头纠缠成一团,敌我混杂。尤其让斯特林迷惑的是魔族竟可以如此四面出击,他们意图如何?究竟哪个才是魔族的主攻方向?他们的兵力足够支撑五个攻击面吗?

  军务处的高级参谋们都被召集来一同讨论研究,十几个拥有超过一百七十智商的远东军校最优秀毕业生为猜度那些大字不识的魔族想法而绞尽脑汁。大家冥思苦想,翻阅了所有的军事典籍和过往战例,却没有任何一条理由可以解释魔族如此疯狂地四面出击,除非魔族的兵力比人类估计的要多上十倍。

  一个思考得脑袋发胀的参谋军官叫嚷道:“我想得都要发疯了!”

  斯特林一震,他抬起了疲惫的脑袋:“我想,我们找到原因了——魔族发疯了!”

  事实上,用发疯两个字来形容魔族此时的状态还是太轻描淡写了。

  在瓦伦要塞,魔族的军团长们与云浅雪分道扬镳,出了要塞以后,在军团长们之间再次爆发了争论。

  蒙族士兵为主的十二和十三军则主战攻打东南的比特、杜加马、安奇等东南行省,这几个行省是御前会议上魔神皇许诺给蒙族的领地,蒙族希望能尽早落入自己的掌握之中。

  而第六军的温克拉公爵则有着强烈的建功yu望,出关后的几次胜利使得他极轻视人类的抵抗力量。他认为,不必出动王国的主力军,光是几个先锋军团就足以横扫整个大陆了。他呼吁继续西进,在魔神皇御驾光临前就夺下人类名为帝都的大城,以此向魔神皇陛下驾临西川大陆作献礼。

  但蒙汗对这个光荣的任务兴趣不大,他像个温州地产商一般,只管到处抢地皮。一气之下,温克拉带着第六军独自上路了。

  虽然温克拉是孤军,但他身后有魔神王国的大军,他底气十足。再加上遭遇魔族军队,人类表现得异常的惊惶失措:平民惊惶地尖叫惨呼,军队躲藏在城池里不敢出来野战,甚至一次,第六军几个落单迷路的魔族兵就把一个小城全体军民吓得弃城而逃。那十几万军民愣是想不到,对待这几个落单的魔族兵,除了逃跑以外还有别的方式。

  这一切无不在助长温克拉的傲气,他甚至已经在苦恼着进入帝都时该如何向投降的紫川家首脑演讲了。是好言好语地安慰对方一番,还是严厉地把他们恐吓?或者干脆把他们全部干掉?如果紫川家的首脑们都给杀光了,那王国跟谁谈判呢?谁来率领紫川家残余领土向王国投诚?

  “这还真是个棘手的问题啊!”温克拉装模作样地叹着气,活像个土财主在发愁午餐该先吃熊掌还是先吃鱼翅好。

  斯特林判断,魔族会取道最短的路途直奔帝都而来,那他们下一步的主攻方向必定是奥斯行省。

  为此,军务处做好了迎战的准备。四月十三日,刚刚组建的东南军团出征,斯特林亲自坐镇奥斯行省首府,他就如大蜘蛛一般盘在网中央,细心又谨慎地观察着逐步逼近的敌人。

  大批部队被派出侦察魔族的动向,信使火速地向各行省发布命令,在宽阔平坦的大道上,在崎岖不平的山间小道上,在罕为人知的秘密丛林中,到处是行进的兵马,到处是武器,就如同小溪和河流汇进大海,无数的军队从四面八方开始向奥斯行省聚集,紫川家对入侵敌寇的首次反击即将开始!

  四月二十一日,正如斯特林所预测的那样,魔族温克拉军团九万三千人进入奥斯行省境内。

  

  这是一支蔚为壮观的大军了,兵阵延绵数里,刀如山,枪如林,人如海,杀气如虹,战马暴躁地嘶鸣,骑兵铺天盖地地撒开,军阵如海。见魔族军阵鼎盛,奥斯行省东南雷鸣城的守军被吓得弃城而逃。

  温克拉傲慢地笑了,他大手一挥:“我们今天拿下了雷鸣城,明天我们将拿下奥斯的首府,后天,士兵们,我们会在帝都过夜!美酒、佳肴,美女,金银,那里要多少有多少!”

  想到那传说中大陆最繁华的城市,堆积如山的金银和美酒,整路军队鼓噪起来,成千上万魔族兵激动地吼叫起来,那声势直如山洪海啸:“帝都!帝都!拿下帝都!拿下帝都!”

  连前哨都不派,魔族军队前呼后拥地前进,温克拉并不担心自己会落入埋伏——在平原地带无法进行埋伏和伏击的,这是军事的基本常识。

  但当一方拥有几乎无穷的后勤和人力资源时,常规军事常识就不足为训了。

  一个星期内,东南军动员了五十万的军队和两百万的平民,数目惊人的军民日夜不停地在广阔的平原地带挖掘壕沟和布置铁丝网阵地,构建了一层又一层的防线阵地,奥斯平原被挖掘得沟渠纵横,支离破碎,以致战后开荒的农民连开挖引水渠的工夫都给省下来了。这些工事依托平原上星罗密布的城池,层层叠叠的壕沟和土垒墙一直延续到大地的尽头,组成了一个庞大的防御阵线。

  当魔族首次看到那一望无边的防御工事时,士兵们目瞪口呆:“哦哦哦,真是壮观啊!”

  

  没有人意识到,一个几乎要导致第六军全军覆没的巨大陷阱已出现。

  开始,温克拉还想绕过人类的防御阵地进攻,但侦察兵回报说,左右两边都出现了同样连绵不断的防御阵地和城墙,人类军队守备森严,他们竟找不到离开的空隙。

  这时,哪怕是再蠢的人都会闻到阴谋的味道了。温克拉虽然狂妄,但并不愚蠢。要布置如此庞大的纵深防线,所需要的人力和耗费都是天文数字的,绝不会是一个地方行省有能力组织。很明显,敌人已经举国动员,要以一个军团与紫川家举国对抗,自己力量不足。

  从觉察陷阱到做出撤军决定只用了一个小时不到,温克拉的反应不可谓不快,但斯特林的动作比他更快。

  四月二十二日晚,人类步兵幽灵般出现在魔族后方,出其不意地拿下了只有少量魔族兵留守的雷鸣城。守军撤离时候已经做好了诡计,地道暗中直通城内。敢死队夜里从地道杀出,将守城的魔族兵杀光夺回了城池,包围圈的口袋被绑紧了!

  闻知雷鸣城被夺取,温克拉预感大事不妙,一边派信使回后方请求云浅雪和其他魔族军团长前来增援,一边调转军队,企图从右翼的滨松城中突破,但紫川家的军务处对此也早有准备,在外线布置有相当强大的预备队,迅速增援滨松城,随即从两翼发动反击,重又把包围圈防线巩固了。一通厮杀后,魔族军不但没有突破,包围圈反而缩小了。

  随后几天,魔族军先后对左翼和后方的几处人类阵线进攻,都没能实现突破。无论魔族对防线的哪个点发动攻击,骑兵机动部队就迅速增援该点守军,同时其他部队就从侧面和后方进攻牵制他们,而在交战的同时,工兵部队二十四小时不断地挖掘壕沟和架设铁丝网,人类阵地步步逼近。

  温克拉觉得这简直再荒谬不过了:“整路大军居然被人类包围在平原上?这怎么可能!”但依托层层叠叠的壕沟和防御工事,再加上快速机动的骑兵部队,人类居然就办到了这“不可能”,硬生生地把第六军的九万多魔族兵包围在了一个平原上。

  连续三天突围不成,魔族

  军队筋疲力尽。第四天,第六军不得不转入了防御。

  两军不间断地厮杀和冲突,人类军队轮番上阵与魔族交手,简直把这支威名显赫的魔族军团当成演习的练兵对手了。

  晚上本来是擅长夜战的魔族天下,但此时,他们的优势已经不复存在,人类军队实在太多了,四面八方都是旗帜,四面八方都是人海,四面八方传来雄壮的军歌,响彻云霄,魔族兵心胆惧丧:这该有多少兵马啊!他们连去夜袭的胆子都没了。

  一直以来,温克拉见到的都是人类在魔族面前仓惶逃跑的场面,直到如今,他才总算醒悟过来:作为个人,人类是渺小,柔弱,惊惶失措的,但如果这些弱小而柔弱的人类一旦组织起来,他们就脱胎换骨,迸发出无比的威力。一万个魔族不过是一万个战士力量的累加,而松散的一万个人类组织起来,他们就将发生质的变化,他们能分工组织,各司其职,能发明犀利的兵器,制造坚固的盔甲,制订周密的计划,使战斗力以可怕的速度攀升。

  人类有着庞大

  的国家,军队纪律严明,而这种高度紧密的组织性和联系性,是桀骜不驯的魔族难以企及的。

  作为个体的人类是一条虫,而组织起来的人类是一条龙。

  魔族并没有规模后勤的概念,他们的食粮都是依靠就地掠夺。连续几天高强度的战斗和行军,第六军的食粮即将消耗殆尽,一周后,军中开始限量供应粮食,魔族兵饥肠辘辘,饿得眼中直冒绿光。尽管有命令禁止,但私下底,有骑兵已经开始偷偷宰杀战马了。

  军中流传着可怕的谣言,说是某某士兵晚上出了营房就一去不回了,两天后,被人在营地某处发现了他的尸体,连皮带肉被人啃得干干净净,只剩一个骨架了。又传说某某分队已经集体堕落了,他们晚上专门出来绑架落单的其他部队士兵,绑回去煮了炖汤喝。

  白天里,魔族兵睁大泛着绿光的眼睛互相打量着,就如两头瘦骨嶙峋的饿狼在森林里相遇,一边望着对方一边流口水,又怕又馋。晚上,营地中空无一人,值勤的守夜哨兵紧紧地聚在一起不敢分散:并非害怕人类偷袭,他们是怕被那些幽灵般徘徊在营地中觅食的同伴抓去了。

  人人自危,生怕被别的部队趁夜偷袭,各个帐篷和分队晚上不敢安心睡眠。恐慌和绝望感抓住了整个军团,这个时候,向人类投诚的逃兵开始三三两两地出现了。向人类投降了还有活命的机会,若是落到同伴手上,那下场就凄惨了!

  温克拉忧心如焚,人类重重围困,第六军军心和纪律都已涣散,陷于崩溃边缘。现在,他唯一的希望就是在包围圈外的其他王国军团能来救援自己。

  他很纳闷:“求援信送出好多天了,增援为什么还没到来?”

  他不知道,云浅雪和裴玛两人早已率领军团日夜兼程赶来了,从四月二十七日开始,他们就在外围与人类的阻击部队乒乒乓乓打成了一团。

  赛内亚族的第二军和第十一军强攻数天,伤亡惨重,而蒙族的第十二、十三军压根就是在旁边看热闹的——反正被包围的是赛内亚族的军队,蒙汗才不担心呢。

  起点中文网www.cmfu.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

  以下非正文,也不会花钱买,猪卖点广告:

  《紫川》、《佣兵天下》和《亵du》三本书合伙做了个XYZ游戏,第三次封测已经结束。马上开始不删档内测——2008年5月6日下午6:00。

  需要注册的玩家,可以通过这个链接注册。

  http://www.516171.com/account/UserReg.aspx?Introducer=z

  需要说明一点的是,这个游戏没有客户端,是一个网页游戏,大家进入游戏后,是成为一个贵族(三个国家自己选择),并拥有自己第一个小村子。

  在游戏进行中,你通过修建农田、矿场等,可以源源不断获得资源,卖出资源就可以得到金币,可以提升科技,征兵,修建按更多的城市。

  而其他两个邪恶的国家(亵du和佣兵天下啦@_@),他们的贵族会不停地派兵打你——当然,也有可能是你不停地打他们,呵呵......

  游戏里还可以培养自己的英雄,建立公会,刷副本等等。

  这个类型的游戏,最大的特点是,不怎么占用时间,上班的时候都可以抽空玩玩,就算不在线,游戏里依旧在生产资源。

  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玩玩,希望紫川帝国强大!

  老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